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混在异界的骨灰级玩家 > 第71章 宣武门的反常态度
    距离赵辰所宣布的拍卖时间还有超过一个星期,然而这些势力却是在短短几天里便赶来了赵家,这效率不可谓不高,宣武域能来的势力几乎都已经到了,不能来的再等更久也不会来,但赵辰依旧是没有现身。ЬánΖhū+0○一+CǒM

    赵辰的修炼已经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第27个窍基本上快要修炼完毕,就差那么最后一点,他自然希望能在竞拍前修炼成功。

    他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完全陷入了疯狂的修炼当中,升到了18级的他,如今吸收灵气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不止,虽然依旧很慢,但也勉强令赵辰满足了。

    当夜,众多势力头头都在赵家的数十个客房里住下,其余不少人都住在外面,至于那些家丁和丫鬟自然是没资格住进赵家,不得不包下一个个酒楼,使得池青城从今天起,酒楼生意火爆异常。

    时间过去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

    今天,一大群人又一次聚集在赵家,其中不乏皇级实力的超级强者,甚至,如宣武门大长老这样的皇级九星强者,包括孤夜凡在内,一共有十多个,至于帝级,那等超越俗世的超然存在却没有人到来。

    众人依旧在等待,实际上,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有些不耐烦了,既然人都到齐了,为什么不能将这拍卖会提前举行?

    难道非要等到一个星期之后吗?

    不过既然大家都没有吭声,也就没有人做出头鸟挑事,万一被那个叫赵辰记恨上了,却是得不偿失,而且这些耐心不够的往往是势力相对较小的,真正的超级势力,如官府学院这样的庞然大物,反而是气定若闲,没有丝毫焦急的样子。

    人家大人物都还没发话,那些地位相对低一点的也就没敢有什么怨言。

    小绿则是在赵辰屋外焦急地来回徘徊着,那大厅里大厅外聚集的人群并不算太多,大约一百多人,但是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是她曾经想都不敢想过能亲眼见到的大人物,其中身份地位最低的也是一个大型城池的家主,她只是个小丫鬟,何时见过这样的阵势?

    更何况,她担心赵辰太久不去,会怠慢了那些人,使得那些人把火撒在赵家,因此才会在赵辰屋外徘徊。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晃眼间便逝去了几个时辰,那屋子依旧是没有动静,她又不好直接推门而入,她记得少爷在修炼之前曾说过,如果没有出现危及赵家的危机,那么就不要去打扰他,他需要一个安静修炼的环境,以冲刺一个重要的瓶颈。

    究竟这个瓶颈有多重要,小绿无从了解,但现在这大厅里的气氛她却很清楚,这些人只怕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

    “少爷啊少爷,你怎么能选在这个时候闭关呢?”小绿心里担忧地想到。

    大厅里,孤夜凡小声地与其余几个皇级强者交谈着,偶尔露出一丝笑意,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焦急,不过别人却不像他那样淡定,不少人已经越来越浮躁,开始怀疑起这个少年难道准备把自己等人晾到天黑?

    众人一早就来到赵家,而现在也都已经是下午了,而这个少年却连个影子都不见。

    他的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难道真以为他是个天才锻造师,就能无视在场所有人吗?真以为没有人敢对他出手吗?诚然,他是个初段六级锻造师,就是皇级九星强者单从身份上来说,也差之一线,但毕竟这个世界是以实力说话的,现在许多人都不了解情况,自然会把赵辰看作一个有了成绩便骄傲自满的‘伤仲永’。

    与孤夜凡交谈的一个老者突然问道:“孤兄,为何这少师还未出现?”

    孤夜凡歉意一笑:“听他的侍女说,他似乎正处于一个极为关键的修炼阶段,只怕还得等他突破了这个境界,才可能出现的,青木兄还请稍安勿躁。”

    “这样啊!无妨,既然他修炼到了瓶颈,咱们自然不可妨碍他突破。”那位叫青木的老者捋须轻笑道,其眉宇间的不悦也在悄然间消失了。

    “这么看来,也许近几日,少师可能都会闭关不出,不若,我们还是过几日再来吧!”青木老人身边的一个瘦削的老人提议道。

    孤夜凡点头符合:“这样也好,若是少师出关,我定会通知大家。现在愿意留下的可以继续在赵家歇息,不愿意留下的,也可以去池青城里逛逛,这池青城虽然比不上宣武城,但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倒是有不少风景优美的地方。”

    一场无形的危机就这么平息了下来。

    当众人走后,孤夜凡缓缓舒了一口气,苦笑道:“这少师也不知道在做啥,如此关键的时刻,为何会选择闭关呢?”他也搞不懂赵辰在想些什么。

    日起日落,潮涌潮退,三天时间转眼即逝。

    赵家大厅里,又一次围满了人,而这次,众人却是带着些许怒意与不满。

    青木老人脸上有些怒意,眉头微微挤拢,淡淡问道:“孤兄,三日已过,这第四天都快要天黑了,少师却还未出现,难道他真要让我们等到他所宣布的时间再开始拍卖?”

    孤夜凡作为这次宣传和接待工作的主要人物,心里却是有苦难言,他苦笑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大家不必去怀疑少师的人品,如果能出现,他早就出现了,现在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或许他还没有突破瓶颈,正在努力冲刺吧!”

    “他的人品?我们为何不能怀疑?”青木诧异问道。

    “他是在建邺城长大的,一个月前才来到池青城,但无论是建邺城还是池青城,只要是认识少师的人,无一不是赞赏他品行端正,这样一个人,断然不会无故戏耍大家的。”孤夜凡这句话倒是说得极为真诚,只不过能有多少人听得进去就无从得知了。

    “呵呵,孤兄,只怕这少年是伪装出来的啊!”青木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人,至少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不管怎么说,现在他已经四五天都没有出现是事实,如果可以,我希望孤兄直接去知会他一声吧。”

    转过头,他又向宣武门大长老看去:“柳兄,可认同我的说法?”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这个平时最为急躁的家伙,此时却是依旧气定若闲,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焦急的神情?

    宣武门大长老柳轩愣了愣,没想到这青木老头会突然问自己,有些措手不及,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却是缓缓摇头:“没事儿,既然少师有急事,我们理当再等等,最好不要打扰少师修炼。”

    青木老头诧异道:“老家伙,你今天吃药了?”

    柳轩暴跳如雷,激动地骂道:“你才吃药了,你全家都吃药了!!!”

    青木问道:“那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平时你不是都喜欢凡是冲在前面吗?今儿怎么就一反常态了呢?”

    对于这柳轩的性子,在场的皇级强者至少有一半都比较了解,其余的自然是来自那些隐世已久的老牌势力,不过从他们的对话当中,其余人倒也不难猜出问题之所在。

    他们都感到十分诧异,这柳轩为何会如此淡定?

    孤夜凡却是扔了个感激的笑容过去,解围道:“大家还是别着急了,池青城的风景的确是不错,相信大家也领略到了,何不趁着这些日子多多体验一下?”

    柳轩急忙附和:“是啊是啊,多多体验一下。”

    “柳老头,你肯定知道点什么,不然你不可能会稳坐钓鱼台,快点说吧,别弄得我们都急死了。”青木追问不停。

    “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反正我是不会去打扰少师的,你们要去打扰他修炼,好啊,我举双手赞成!”柳轩将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说话的语气却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有一种鼓动他们的意思。

    柳轩越是这样,众人就越是怀疑,难不成这少师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

    难道少师真的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

    “死老头,你到底说不说!”青木也是猜到了一点东西,心里抓狂不已,甚至都骂出脏话,他是真的被这柳轩的作态给搞得晕了头。

    柳轩嘿嘿一笑:“我就不说,你们能拿我怎么样?”他的性格本就如同小孩子一样,老小孩老小孩,说的正是他这种人,他继续说道:“反正你们随时都可以去找他,只要别拉上我就行了,我还不想被…”

    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闭上嘴巴,接下来一句话都不说了。

    不过这句话却给众人提供了一个信息,那少年,似乎隐藏着更大的秘密,就连宣武门这样的实力都不敢招惹,这柳轩好歹也是个皇级强者,宣武门更是超级势力之一,到底有什么能让宣武门这样的势力都如此忌惮?

    他到底还隐藏着些什么?

    躲在人群中的任盈盈眼中闪过一道异彩,随后又闪过一丝黯然:“好神秘的一个少年郎,只可惜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妖异的女人,挂着一抹苦涩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