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混在异界的骨灰级玩家 > 第33章 赵家危急
    远在池青城的赵辰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因为他的高段五级锻造师的身份已经证实,所以无尘很痛快地提前支付报酬,也就是他名下一半的铁匠铺,能被无尘收纳的铁匠铺没有一个是次品。BαΝΖΗú~零0一~COM

    一共三十多家铁匠铺,分布在池青城以及池青城下属各个小城池中,每一间都有着惊人的收入,远远不是赵家在建邺城的收入所能比的。

    由于没有人手帮忙打理,赵辰只能亲自动手,首先是把各处铁匠铺的地契都拿到手,随后才吩咐原班人马暂时保持位置不变,等他熟悉之后再考虑稍作改动。

    叶狂的性格有些急躁,在答应了赵辰去建邺城一趟之后,第二天一早和赵辰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赵辰则是忙碌无暇,甚至在叶家借了十多个好手才勉强忙过来,或许是意识到这样下去完全不是办法,他想了个办法,准备招聘人手分摊工作,笔走龙蛇般在宣纸上写下招聘信息,赵辰领着小绿往叶家外的铁匠铺走去。

    宣纸上龙飞凤舞写着一排猎猎大字,气势雄浑,隐含金戈铁马的霸道气息。

    小绿丫头眼睛发亮,直到走出赵家,脑子里都还在回响着少爷刚才那一瞬间的气势:“少爷写的字比以前更好看了呢!也许连那些所谓的贤者书法大家也不比少爷强多少吧?”

    两人很快来到这人流量极大的铁匠铺外。

    “赵辰大人!”

    锻造师们脸上挂着来自内心的恭敬,就连那个曾经小声嘀咕对赵辰不屑的青年此时却是最为恭敬之人,他们无一不被赵辰那可怕的天赋所折服,在他们看来,跟着这么一个年轻得极为过分的高段五级锻造师,或许比跟着无尘大人还更有前途吧。

    有时候,年轻是一种过错,因为这代表着没有积累,没有经验,没有实力……但有时候,年轻却是一种资本,尤其是对那些天才来说,越是年轻,越是被人看重。

    “呵呵,你们继续忙吧。”赵辰笑呵呵地对众人说道,丝毫没有摆架子,给人的感觉极其温和,始终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众人心中一暖,这位大人平易近人,对他们这些手下也是格外尊重,这是他们在无尘手下所没有体会过的,有些东西,越是比较,就越是能体现出差距。

    不过众人虽然都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但目光还是时不时地扫过赵辰,众人大为好奇,这年轻的大人为何来了这里之后就站在门口一声不吭?

    观察了好一会儿,赵辰确定此地的确是池青城少有的人流集中的地方,对于无尘很爽快地把这间铁匠铺给自己,赵辰心里也是有些感激,然而他却不知道,无尘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铁匠铺,他所在乎的是自己的锻造技术,以及更多更高级的锻造材料。

    相比他随身所带的锻造材料,这些铁匠铺的价值却是远远不能与之相比。

    好一会儿,赵辰才缓缓摊开手里的宣纸,宣纸上面墨迹以及干涸,令他的字体看起了更具有霸气,不过在场的锻造师们并不是很了解书法,甚至可以说从未接触过,因此只知道这字写得好看,但却不知道好看在哪里,更不知道这书法到了什么境界。

    “哼!这些铁疙瘩都不知道少爷写得多好呢。”小绿撅起嘴,心里为赵辰大为不平。

    宣纸上写着简简单单的几个大字:招聘商人,报酬面谈。随后是一排小字:有意者可随时来百兵武器行商谈有关事宜。

    “这位老师傅,请帮我把它贴在这面墙上吧。”赵辰礼貌地请一位老铁匠帮忙。

    这锻造师顿时受宠若惊道:“大人,您直呼我名字即可,小老儿可担不起‘老师傅’这称呼。我这就去替您贴上吧。”

    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等级尊卑观念深入人心,赵辰的做法在地球上看来很平常,但在这世界,却是显得格外惊奇,不过他这种对任何人一视同仁的态度,这种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的态度,却是令这群锻造师心里暖暖的,颇有一种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的冲动。

    赵辰这招聘宣纸刚贴上,便有许多人涌了过来,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许多人都跃跃欲试,而赵辰也开始了更加忙碌的生活。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间,一天已经过去了,赵辰这边忙得不可开交,建邺城赵家也同样陷入了一股大难将至的凝重气氛中。

    只见赵家此时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仲梦机一脸阴险地站在远处,偷偷打量着赵家的情况,一脸得意地喃喃:“这次你赵家还能撑过去,我仲梦机就算是彻底服气了。“

    这场戏虽然不是他所导演的,但其中诸多关键都是有他的身影,他昨天听到一个外出送货归来的手下禀告的消息,几乎立刻就找到了消灭赵家的办法,这个消息说的是一群人在四处打探一个赵姓家族,据说这赵姓家族应该是在十六年前才出现在这片区域的。

    很显然,仲梦机当时就联想到赵家,赵家不就是十六年前才来到这里的吗?

    据说这些寻找赵姓家族的人实力普遍强大无比,其中甚至有不少人都在将级左右,仲梦机可不是傻子,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可能是那赵家因为得罪了这些人,所以才会在十六年前逃到这里。

    尽管那些人并没有直说与赵家有仇,但那来者不善的样子却让仲梦机确定心中的猜测。

    派出手下连夜去邀请其中几个首领前来建邺城,在今天早上,一行人便来到了建邺城仲家,而仲梦机在见到几个首领之后,更是惊骇莫名,这几个首领的实力没有一个是他看得透的,也就是说,对方四人至少都是将级四星之上的强者,不过从他们的气势上来看,更可能是…侯级强者!

    仲梦机当即恭恭敬敬地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这四人,对待这样的高手,他可不敢撒谎,最后他还添了一句话:“这赵家还不算什么,主要是那赵青的儿子,那小子据说拜了池青城的无尘大人为师,而九峰道人也自愿成为他的跟随者。”

    那四人之中的老大瓮声瓮气地说道:“那小子当真拜了无尘为师?”

    仲梦机肯定道:“这消息是从九峰大人口里说出来的。”

    “哼,九峰道人我们可不在乎,不过这无尘却是有点麻烦,算了,无尘毕竟只是一介散修,哪怕杀了这小子,无尘也未必有胆量和我们对抗。”那粗汉子喃喃自语。

    这话却是吓得仲梦机咽了好几口唾沫,心想:“这些都是什么人啊!竟然连无尘都没被他们看在眼里,还好,还好我没有隐瞒,差点为仲家自掘坟墓,好险。”

    画面一转,时间流逝,到了今天下午,赵家已经陷入绝境。

    只见四位穿着黑袍的粗汉子稳稳地从赵家大门走进去,其余人分出一半跟着他们,另一半则是围住赵家,不让一只苍蝇飞过。

    赵家下人们被赵青命令聚在一起,看着偌大的赵家都在对方的围攻之下,而且其中地级强者可不少,就是将级强者也有好一些,至于侯级强者,这不是赵青所能察觉到的。

    叹了一口气,赵青对这些下人说道:“你们都走吧,他们针对的是我赵家人,此事跟你们无关,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们的。”

    然而面对赵青的劝说,下人们却是反应一致,纷纷大声说要留下了与赵家共存亡。

    “老爷,您就别劝我们了,您对我们的好,我们都记得,您和小少爷都是天大的好人,我们怎么能够在这最危急的时候离开你们?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老爷,我们生是赵家人,死是赵家鬼!身为赵家的一份子,我们只有站着死,绝不会跪着生。”

    “幸好少爷早在几天前就去了池青城,只希望老天能保佑少爷不被他们找到。”

    “你们…你们…”赵青嘴角微微蠕动,却是再也说不出话,声音显得有些哽咽,这一刻的欣慰与感动,令他双眼被泪水模糊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是能够超越生死的,尽管这些人才跟了他十六年罢了。

    赵青脸色惨然,脑子里回想起十六年前那一幕,这一幕与那一次是多么的相似。

    “赵青,十六年了,我们终于找到你了。”那为首的汉子定定地看着赵青,“十六年来,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寻找你,没想到你会躲在这小城池里,要不是那什么仲梦机通风报信,只怕我们还得花费至少半年才能找到这里。”

    “仲…梦…机!”赵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