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十三章 理由
    更新时间2012-11-2612:04:34字数:2480

    护堂现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

    老实说,当初,听到万里谷说的有关京都妖怪的事情后,一时气愤,也没想那么多,就去认识了奴良组,然后过来了。

    现在再仔细一想,他也发现了一些最近疏忽了的事情。

    随着濑川佑太的离开,东京这两三个月来,终于成了一座只有一位弑神者的城市,这种环境,让护堂不自觉的忘了一件事——他的意志行使力,与他身为弑神者的力量,是一种呈正比的关系。

    这与濑川佑太在的时候不一样,那个时候,是两名弑神者,他还可以从濑川佑太的身上,直观的看到一个弑神者的力量能够对周边环境施加的影响,以及周围的人是如何对这股力量做出反应的。

    与侯爵对上也是因为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侯爵以他超然的力量随意的将自己的想法作为标准强加于人,让以普通人自居的他非常的反感。

    但观人容易观己难,当东京只剩下他一人后,他这种以普通人自居的心态,反倒是让他忘了重要的事情——他也是弑神者,一言一行,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所以,他现在哑然了。

    不是没话说,而是原本想说的话,有点说不出口了。

    “这里是京都,长途跋涉的来了京都,结果连目的都没有吗?”

    对于护堂这种宁可不出声也不愿意撒谎的作法,佑太并不反感,正因为了解这个人,所以他知道,他们之间,会有摩擦,甚至是冲突,但惟独不可能变成真正的敌人。

    因为草薙护堂,本质上只是一个用感性来决定行为的烂好人,他哪怕是对侯爵,都只会反感,而不会将其视为所谓敌人的,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

    不管他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也不能否认这种思想本身没问题,否认这种思想的话,这个世界未免太可怕。

    但思想是思想,行为是行为,佑太会视护堂想要做到什么程度而采取相应的手段!

    “我……”

    护堂紧了紧拳头,然后下定了决心一般的开口道,

    “我是来驱逐妖怪的!”

    这番话不算完全说完了,因为紧接着他就被打断。

    “那你恐怕就要先驱逐你自己了。”

    打断他的是佑太,此时冷漠的看着他,

    “如果种族,或者说生物性这种东西可以成为立场的话,弑神者与妖怪的相像性远过于人类,就算说我们是人形的妖怪都是可以的,如果你打算以‘是否为人’为判断的根本,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才不是这样!”

    护堂有些生气了,显然是对佑太偷换概念的作法不满,

    “他们活吃人的啊!”

    “护堂,我恐怕得提醒你两件重要的事情。”

    佑太冷笑,举起手,伸出两根手指,

    “一,吃活人和收集生肝,不论是从本质还是从形式上都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一个是生存需求,一个是特殊需求,如果是后者,它在人类社会中的残忍程度,连中等都算不上,最邪恶的妖怪,也不过就是人类社会某个暴君的程度,顺便一提,没有人就没有妖怪,所以不要对着妖怪喊打喊杀,它们也是因人而生,和人其实无分别。”

    他弯下了一根手指,然后在护堂愕然的神情中,继续说道,

    “二,就算是死了人,死的也不是京都人,日本人,而是海外之人,与你草薙护堂所处之国之民族在这个世界上是争夺生存资源的敌对关系,你确定你要为了一群曾经与你的祖先,现在与你,以后还要与你的子孙争夺生存资源的敌对之人,而在自家的土地上再杀死以万为单位计算的人?”

    “……”

    不论是草薙护堂,还是艾丽卡和万里谷,全部听的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

    万里谷觉得她差点就要晕过去。

    活了十几年,她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看待世界之人……

    看向周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艾丽卡脸上,也浮出了一丝惧意,而四周的妖怪们,更是一个个瞠目结舌,看向濑川佑太的目光,有着她无法理解的色彩。

    不光是奴良组,连包围着这艘船的京都妖怪们,也一个个目光怪异。

    这些目光的焦点,都是濑川佑太。

    虽然,某人对此并无自觉。

    “好了,如果能明白的话,就告诉我,你是来玩别人灌输给你的种族主义呢,还是来看看我这个朋友的呢?”

    “……”

    现场陷入一片死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护堂终于再度开口,但说出来的,却是佑太意料之外的话,

    “佑太……我为这一次的行为向你道歉,但请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他这次似乎是很认真的考虑了之后才说话,

    “就算我也听得出来,这些根本不可能构成你的理由,因为这和你在做的事情没有关系。”

    “护堂,你果然根本就不笨,只是容易被影响而已,你这种烂好人的性格,还是改一改吧,不节制的好心,反而会造成糟糕的效果。”

    佑太似乎讶然的看着护堂,并扫了他身后的艾丽卡与万里谷一眼,

    “我的理由确实有,简单的说,我不会放弃哪怕一点点生存的希望,但如果真的要死的话,我希望我能死在我所珍惜的人之前,再多的,就不能告诉你了,其实告诉你也没用,理解不了呢。”

    他朝护堂伸出了手,五指张开,掌心相对,

    “所以,你如果依然打算搞乱京都的话,我也不能坐视不管,是委员会告诉你所谓的妖怪之事的吧,看来,他们并没有很好的接受已经发生的变化啊。”

    说到这里,他看了奴良组的妖怪们一眼,

    “他们和羽衣狐之间的事情,算是私仇,我不会管……但护堂你,我是不会让你乱来的。”

    通体漆黑的双叉戟显出了形体,被佑太一把抓住,轻轻一个横挥,一条雷霆的“波纹”在空气中闪烁而过,

    “战与和,在你的选择哦护堂,你没有做出答复之前,这艘船不许前进一步,否则,我会将它轰碎!”

    他的声音遥遥传向四周,

    “京都妖怪们,今天不是你们和奴良组战斗的日子,回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

    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所有在场妖怪的耳朵里。

    在这里,他就是“天”,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京都的妖怪们,都随妾身走。”

    羽衣狐当机立断,大声喝道,她只想生下自己的孩儿,并再度拥抱自己的孩儿,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这千年来,她都在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行事,对她而言,仅此而已。

    为了自己的孩儿倾尽所有,这本来就是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做的事情,无关是人是妖。

    “回到地面去。”

    在她的命令下,庞大的京都妖怪飞行军团立刻就开始了撤退,数不尽的妖怪转眼间,就从宝船的四周消失了,成群结队的京都妖怪,随着羽衣狐开始缓缓沉入云海之中。

    “有意思,妾身姑且观战吧。”

    一边的雅典娜在笑声中跃起,落在了船楼上,

    “妾身的‘蛇’之力,好好运用吧,这毕竟是你与妾身‘交换’所得的东西。”

    她轻抚耳边发丝,发丝之间,似乎隐约有某种东西在闪烁。

    那……好像是雷霆的光芒……

    而在甲板上,护堂似乎也做出了决定。

    “明白了,那么我会在这里,与你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