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十一章 云端上的不从之神
    更新时间2012-11-2419:13:00字数:2312

    京都妖怪,并没有像护堂所想象的那样,像标准的反派一样,一拥而上,然后使用暴力。ЪǎЙZΗǔ零0壹.coM

    相反,出乎他意料的,对方是围而不攻。

    它们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奴良组和远野的妖怪们,此时也已经全部涌上了甲板。

    这么说也许显的有些生分了,因为奴良组的初代干部们,一半以上其实就是远野出身,远野也一直有为奴良组暗中提供战力,两者除了住的地方不同,根本就是一伙人。

    “真的好久没有来了呢,京都。”

    奴良滑瓢一边感慨,一边看向四周,

    “这个阵势……看来,她也感觉到了呢。”

    “喂,老头,你最近说话很奇怪哦。”

    奴良陆生皱着眉头瞅着自家的死老头,

    “你更年期到了吗?”

    “笨蛋孙子,好好看着,那个女狐狸,很快就快出现了。”

    滑瓢依然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奴良陆生虽然已经在远野稍微练了一下,但说白了还是温室的一朵花,此时并没有看出他爷爷眼中的焦躁目光。

    喂喂,别开玩笑啊,那样的存在,不是两个而是三个吗!?

    感受到了夜空中传来的某种似曾熟悉的压力,奴良滑瓢的后背溢出了些冷汗……

    不过作为总大将,这种焦虑,他没有在脸上表示出来。

    “总大将……”

    初代的老人们倒是察觉到了这一点。

    “没有问题,大家放心吧。”

    滑瓢闭上眼,沉下心来静心感觉了一下,当他再睁开眼时,目光已经不再焦虑,反而是一种……嗯,似乎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一次,在这里做主的,恐怕不是妖怪,我能知道,那只女狐狸也没道理没有见过这等存在的,如果刚才只是猜测的话,现在就可以确定了,她一定会来。”

    说到这里,他似乎很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相比奴良组众妖的不安,草薙护堂,却是已经搞不清楚状况了。

    搞啥?为毛不上呢?这些妖怪,不是大反派的设定吗?

    他很不解……

    宝船已经停下了活动,此时,已经决然不是可以硬闯的态势。

    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京都妖怪,已从西面八方冲出云海,将宝船团团围住,若此时硬闯,宝船必毁无疑。

    更不必说,奴良组和远野众妖,尤其初代的奴良组干部们,已经感觉到了,那有一股巨大的,令它们无比熟悉的畏,正由远及近。

    只有极少一些强大妖怪,才可以感觉的到,此时,还有一股力量潜伏着,其中一份,就来自于前方甲板上的那个人类体内。

    因为滑瓢并没有向它们解释这个人类和他同班的来由,仅仅告诉它们,这个人类很强,但它们还是可以感觉到,这一定是一股比妖怪的畏,更为强大的一种力量。

    虽然不太相信这样的感觉,但它们身经百战的身体,就是这么告诉它们的——它们的躯体,在因这股力量而颤抖!

    “轰隆隆……”

    前方,在月光照耀下的云层在翻腾,某种特大体积的东西,正在上浮。

    当它完全浮上云端,就算是护堂,也吃了一惊。

    那是怎么样的东西啊……

    如同神话中的龙一样的东西,当然,护堂知道那肯定不是神话之物,因为他感觉不到神性,而是和妖怪一样的那种气息。

    但那庞大的身姿,真是太惊人了。

    京都妖怪,此时展现在护堂面前的姿态,是他从未见过的壮烈,虽然,他是弑神者,但不妨碍他从非弑神者的立场来鉴赏。

    原本以为,奴良组那样的姿态,就是强大妖怪们的样子,但现在看来,这个差距,还真心有。

    至少这卖相,完全不同嘛……

    “来自京都之外的地上王啊,您来京都,可是有所吩咐?”

    悦耳的声音传来,护堂这才发现,那巨大的“龙”头上,站立着一个穿着黑色水手服的美丽少女。

    “人类?”

    护堂惊讶。

    在他心目中,妖怪纵然与人相近,也绝对可以看出有非人的一面,但这个少女,俨然……不,那绝对就是个人类啊。

    “草薙同学,她就是羽衣狐,羽衣狐是转生的妖怪,每一次复生,都会寄宿在人类的躯壳里!”

    万里谷佑里的声音传来。

    护堂略略一愣,当他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后,一股怒火从他心中冲出。

    这不就是说每次复生,都要杀一次人么!?

    他的目光中带上了憎恶,眼前的美丽,让他只感觉到心中发冷。

    “妖怪,立刻离开这里!”

    他冷声说道,

    “我讨厌暴力,但,对于你们这样的东西,是绝对不会留情的,休想再在日本害人了。”

    “您的话,我听不懂,恕难从命。”

    羽衣狐心中大怒,但终究考虑到对方的身份,没敢当场翻脸。

    对于她这样的妖怪而言,纵然是地上王,也不是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打不过也是可以跑的,更何况她的出身特殊,就算是弑神者,打败她容易,杀死她可就难了。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渐成为京都妖怪唯一承认的妖怪之主。

    “妾身已与京都的地上王达成协议,就算您是另一位地上王,妾身也不会束手就擒,这个孩子,妾身一定要生下来,这是妾身与他的约定!”

    羽衣狐看向护堂的目光,同样是饱含憎恶,千年来,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类。

    明明杀死人类最多的就是人类自己,却偏偏摆出一副很伟大的样子,对他们妖怪喊打喊杀。

    她确实食人心肝,但那并不是为了食欲,而是为了完成与那个孩子的约定,让他重新降临于世。

    若真视人类为食物,她当年又怎可能与人类相恋?

    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同样是王,但根本不能交流!不过是个空有力量的俗人而已!

    “妾身言尽于此,您若有不满,尽管出手吧,但妾身一定会反抗!妾身已经遵循与京都王的约定,您的无理要求,断然不会答应!”

    呼啦声中,雪白的狐尾从群下冲出,随风摇摆。

    “那我就不客气了!”

    护堂也不愿和他心目中的邪妖废话,心念一动,就要动用权能……

    但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让他霎时间僵硬,然后几乎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克制的“兴奋”了起来。

    “弑神者啊,见到你真是怀念,打扰你的玩耍真是不好意思。”

    夜空中,美丽如昔的银发少女,沐浴在月光中,一脸恬然,

    “妾身为濑川佑太而来,你可曾看到他?”

    她的美丽与崇高,一如在罗马相见时一般,没有半分消减。

    “雅典娜……”

    近乎于呻咛般的,草薙护堂念出了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