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十章 宝船入京都
    更新时间2012-11-2412:50:18字数:3149

    “妖怪什么的……这看上去不是和我们差不多么……”

    看着眼前正热闹着的奴良组以及一部分自称远野来客,也是妖怪的家伙,草薙护堂发出了感慨。ωWW。βáйΖhǔ0零一。℃om

    确实看上去没啥分别,除了在外貌上的不同之外。

    顺便一提,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是被奴良滑瓢称为要塞宝船的飞行船上。

    护堂表示,他实在不知道这玩意怎么飞起来的……

    “奴良组是关东的妖怪界巨头,远野也是与奴良组暗中交好的隐世派,和京东的妖怪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在一边,听到了他感慨的万里谷佑理,立刻就向他轻声解释道,

    “奴良组的二代与三代目都拥有人类血统,是妖怪中的温和派,而京都妖怪,就是完完全全的激进派,直至今日,依然保持着‘崇拜’肝脏的传统。”

    “崇拜肝脏?”

    护堂表示他听不懂。

    肝脏也崇拜?这还真是有够小众向的崇拜喜好……

    “草薙同学,妖怪的崇拜方式,并不是供奉。”

    万里谷佑理的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认为在人类活生生的状态下取出的肝,可以增强它们的力量,所以古代的妖怪们,有着为了增强力量而捕杀人类的传统,现在盘踞在京都的大妖怪羽衣狐,是日本现今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大妖怪,她正是这一‘传统’的代表。”

    “你是说……吃人!?”

    护堂的眼睛瞪大了,他潜意识的,坐的离一边的关东妖怪们远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关东妖怪不一样,近代以来,关东是日本现代文化的中心,关东的妖怪,在思想上,很受现代人类社会的影响,这种事情,已经不会做了。”

    似乎看出了护堂的不安,万里谷佑理连忙安慰,

    “所以奴良组的话,可以视为人类的朋友,毕竟,它们的三代目,已经只有四分之一是妖怪血统了。”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

    “日本妖怪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他们中的一部分会伤害人类,但另一部分又在保护人类,日本的神灵,有很多本身就是妖怪。”

    说完,她指了指远处的滑头鬼祖孙,说道,

    “滑头鬼一脉,古代就曾是一种客人神。”

    听了这话,护堂才重新安心了下来。

    他也是人类,听到妖怪吃人,不可能不过敏,现在听到不是所有妖怪都如此,他就宽心了。

    不过……

    “佑太……莫非连这都不管么……”

    他喃喃自语,似乎是不敢相信,

    “不可能,佑太的性脾气虽然不太好,但他不是这种人。”

    只是脾气不太好?

    一边的佑理和艾丽卡听得有些发愣……

    虽然她们同样不认为佑太是侯爵那样的人,但若只说是脾气不好,那也太那啥了点,濑川佑太,那绝对不是一个用“脾气不好”这四个字就能描述的弑神者。

    佑太与侯爵肯定不是同类人,但他们却是相似的人,脑子想什么旁边人根本搞不清,最可怕的是,他们为了自认为必要的目的,是会不择手段的。

    濑川佑太和侯爵的区别就在于,侯爵出生在乱世,视人命如草芥,心中只有自己,根本不管普通人的死活,而濑川佑太是现代社会出生的人,心中有着基本的道德伦理观,会尽力避免对普通人造成伤害。

    但尽力和全力,那是有区别的……

    相比之下,护堂是后者,甭管手段如何以及做得好不好,在想法上,他确实属于后者,这也是为何主导委员会的沙耶宫家族因为某些原因想要交好和依靠本国弑神者的时候,选择的是护堂的原因。

    可以说是护堂的耳朵软,性子软,但不可否认的是,护堂让沙耶宫觉得更为安心,面对护堂,他们的压力要小得多。

    而同样,出身在人与妖怪死斗千年的西日本的清秋院,就选择了明显性格激烈,手段强硬的佑太。

    因为西日本的神秘侧世界,奉行的不是人道,而是强权与力量!就算是在现代社会,也依然如此。

    佑理知道,护堂自己一定没察觉,如今的他和佑太,已经是日本神秘侧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的代表以及中心了。

    若非不是此次的事件一旦恶化,后果绝不会是京都一府,而是整个日本来承受,她是绝对不会建议护堂来京都的。

    “那个……这方面,我们就不知道了,京都……不,整个西日本,是非官方的人类修行者和妖怪们昌盛的地方,势力仅仅限于咒术师群体以及关东地区的委员会,在这方面难有作为。”

    万里谷佑理一边继续和护堂说着,一边默默祈祷着,濑川佑太对羽衣狐坐视不管仅仅是因为他与护堂一样是普通人出身而不了解妖怪。

    不然,她真是不敢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

    “弑神者大人,怎么一个人呢。”

    奴良滑瓢带着孙子陆生,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在护堂的面前坐下,

    “看来您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妖怪的样子,如果有失礼的地方,还请你包含,虽然我家的妖怪们都是些不懂礼节的家伙,但绝没有恶意,对您也是绝对尊重的。”

    一种奴良组的干部,甚至远野的妖怪们也注视着这边。

    他们都是妖怪中的强者,可以感受到护堂身躯中那强大的力量。

    “您好,我是奴良陆生。”

    此时是妖怪形态的奴良陆生,在滑瓢之后,也向护堂行礼。

    奴良滑瓢得以恢复青春,和委员会的咒术师们脱不了干系,或者说,沙耶宫家没少花力气。

    在如清秋院一般下了决定之后,沙耶宫开始努力尽自己作为盟友的“责任”。

    弑神者在战斗中一般来说不需要部下,但草薙护堂似乎不同,至今为止已经理解了这一点的沙耶宫,正努力的帮草薙护堂营造他未来的势力。

    关东的妖怪势力巨头奴良组,自然被他们所关注,咒术师虽然不是阴阳师,见妖就要杀,但几百年来,却也一直关注着,奴良组的情况,作为关东第一咒术师家族的沙耶宫很清楚。

    “奴良君你客气了,叫我护堂就可以了。”

    护堂微笑回应,对这个有着人类血统的妖怪少主,他也许是好感度最高的。

    整船的妖怪,也就眼前这个能让他当成一个人类一般放松的说话。

    算不上种族歧视,只是,草薙护堂在这之前从未见过真正的妖怪,忽然来了一群,奴良陆生这个有人类血统的,自然是最让他处的自在的。

    很快,一众人就开始慢慢的聊的熟络了起来。

    奴良滑瓢毕竟活了几百年了,吃的盐比护堂一伙人加起来喝的水都多,更是当首领的,与人交际能力在场无人可比,在他的带动下,很快的,两方人就已经非常融洽了。

    “说起来,我见过现在在京都的那位王,与您确实有很大不同。”

    一边喝着酒,奴良滑瓢一边似乎是随便提起一般的说道,

    “他的妹妹与我那笨蛋孙儿竟同学,实在是巧合,当时来我家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我一直以为,日本,是没有‘王’的。”

    “没有啦,其实佑太就是脾气大了点,混熟了之后还是很好说话的。”

    护堂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和佑太差别很大了,这让他很疑惑,他印象里的佑太,虽然有点没节,但还不至于这么另类啊……

    “原来如此,您真是一位宽厚的‘王’啊,哈哈哈……”

    滑瓢爽朗的大笑起来。

    “总大将!”

    一个穿着超古朴的,脑袋看上去就是个草扎起来的玩意的妖怪跑了进来,

    “可以看到京都了,可是……”

    “不要这么惊慌嘛,好久没上京了,兴奋一点是可以的,但不可以失态,那可是有辱奴良组的名声。”

    滑瓢站起身来,先向护堂致歉了一声,然后才带着一众干部朝外走去。

    “护堂?”

    一边的艾丽卡看到护堂的脸色突然变了。

    万里谷佑理同样一脸不明。

    “天空……”

    护堂“呼”的一声站起,他身上有神性反应在发生。

    反应可称的上是强烈,以至于发出了用肉眼也可以直接看到的些许微弱的淡金色光芒。

    “关东王,您这是?”

    原本已经要走出去了的滑瓢也注意到了护堂的不对劲。

    “不好意思。”

    护堂略微歉意的看着他,

    “也许,我给你们带来了麻烦……”

    “哈哈,怎么会。”

    滑瓢习惯性的哈哈大笑,

    “我们原本就是来战斗的嘛……”

    他忽然停住了,

    “您刚才说,您的朋友?”

    显然,他意识到了什么,因为他自己刚才就提到了某人和这位关东王是朋友来的……

    “……”

    再度歉意的朝他点了点头,护堂深吸一口气,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踏出了船舱,他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被月光所照耀的夜空,宝船浮于云层之上,因此即便如今的京都被妖云所笼罩,这艘宝船却依然可以受到月光的沐浴。

    夜晚,向来是属于妖怪的。

    如今在他的面前,月光的照映下,宝船的正前方不远处,正浮起大片的黑点,如同一片乌云一般,朝此处快速接近。

    随着它们的迅速接近,最近的,已经能够让护堂非人类的视力所看清。

    虽然讲不出名字,但护堂光看那狰狞的,和布满了煞气的非人面貌,便已经足以判断对方的身份!

    “这就是……”

    护堂的目光中,难得的带上了厉色,

    “京都的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