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九章 关东王与奴良组
    更新时间2012-11-2320:08:40字数:3826

    自认为完事大吉,一切只需等待的佑太,又开始恢复他的日常了。βaиZhμ+00①+COΜ

    该吃的时候吃,该喝的时候喝,该睡的时候睡,该上班的时候去上班。

    顺便提一句,自打那次的地藏虐之后,佑太再没见到有学生被妖怪扰了——大概,这和羽衣狐有关。

    不过他也乐得轻松,每天上上课,和美羽聊聊天,日子倒也乐呵。

    羽衣狐好像也暂时停止了在京都的行动,佑太估计,她应该是弄人肝去了。

    遵循着与佑太立下的约定,羽衣狐确实没有在京都再伤人了。

    这也是佑太的底线,他自问没法在一个残酷到会让一个普通人连维持自己世界观都不行的环境里生活下去。

    在非自然的世界里走的越久,他就越是希望能够在不需要战斗的时候,可以享受普通人的生活味道。

    这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转眼间,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京都的这一个月,妖怪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密,佑太估摸着,羽衣狐,应该会再度动手了。

    借助清秋院的情报部门,他已经打听到,这一个月,日本入境了相当多的HG人,而且都是年轻的女子,足足好几千人。

    现在,入境已经差不多停止,想必是这样的量对羽衣狐而言,已经够了。

    不过,佑太并不关心这个。

    又是一天过完,到了晚上,他带着美羽回到了家。

    “欢迎回来,哥哥。”

    空跑了过来。

    这是个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佑太发现,每次回来,第一个欢迎他的必定是空,就连这个屋子的守护灵加奈,都没她速度快……

    “我回来了,空。”

    摸了摸空的脑袋,后者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擦,他摸的应该是人不是猫啊……

    “回来了啊,佑太。”

    姐夫小鸟游信吾,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和佑太打着招呼。

    “姐夫,今天回的好早啊。”

    佑太惊讶。

    “嘛,今天公司事情不多,我随便处理一下。”

    小鸟游虽说现在是搬来和佑太一起住了,其实生活上,除了换了个大房子,有人服侍了之外,其他方面倒没什么变化。

    如今,他们早就习惯了在京都的新生活环境,而且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善,小鸟游夫妇可比以前的气色好了很多,毕竟,没有那么劳累了。

    就算是这个房子,也是他们夫妇和佑太一起出钱买的。

    这座大宅,和周围的山林,确实是清秋院的产业,但佑太可没白要人家的,而是坚决的付了钱买来的。

    这可正儿八经是他从意大利的裘鲁洛那边赚的钱。

    就好像他不肯白要清秋院的东西一样,裘鲁洛那小子也不愿让他白帮忙,愣是每年都有付给他大笔的钱,作为保护其家族的报酬。

    虽然这点钱和真正的豪门比不算什么,但买下这宅子,那没问题。

    不过,当时购买的时候,小鸟游夫妇也强烈要求一块儿购买,不愿让佑太一个人负担,当然,这栋宅子真正的价格,肯定要比他和小鸟游夫妇所支付的要高,但这地和房原本都是清秋院家的财产,他们不说,到底真正价值是多少,佑太也不可能知道。

    反正他是怀疑清秋院那边肯定是进行了贱卖。

    毕竟那些钱,买这栋宅子也许足够了,但买下周围的地皮,那绝对不可能。

    当然,清秋院也没做的太明显,就连小鸟游信吾对这个价格,虽然怀疑,但也找不出漏子。

    小鸟游家族在关东那边,其实还算是个不错的大家族,亲戚中也有人开着大公司,小鸟游信吾虽不是富豪,但也是经济条件属日本中上的档次,一定的眼界还是有的。

    但不管怎么样,有了这一茬,这栋宅子也确实在经济上可以视为是佑太和小鸟游一家的共有物,住着心安。

    “啊对了,你的那个意大利的朋友,刚从意大利回来了,在等你呢。”

    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小鸟游信吾拍了拍手,

    “不过佑太啊,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说是恋人吧,我觉得又不像……”

    小鸟游信吾,眼中燃烧着某种叫做八卦的火焰,虽然掩饰的很好,不过,还是能够看的出来……

    “姐夫,你怎么这么关心这种东西……”

    佑太干笑,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他自己都不知道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和他到底是个啥子关系啊……

    这个银发的少女,从那次莫名其妙的行跪礼之后,就真个跟着他了,一直以他的骑士自称。

    老实说佑太对这个实在是……

    这么说吧,作为一个在现代社会出声长大的人,他真心受不了“吾主”啊之类的称呼,以及被人行跪礼。

    那简直浑身上下不舒坦!

    所以他一直坚决的要求莉莉娅娜对他使用现代的交流方式……

    虽然在要求对方直接叫他“佑太”即可后,对方莫名其妙脸红的像蒸过一样,但最近,确实可以较正常的称呼他了,只是这妞每次叫完,总有些发呆。

    佑太真心觉得这家伙和艾丽卡确实是死敌,就这性格,那边那个是腹黑女狐狸,这边完全是个天然呆啊,而且脸皮薄的要死,动不动就红脸……

    “哈哈,放心啦,我不会告诉你姐啦。”

    小鸟游信吾一脸“我懂”的表情揉了揉佑太的脑袋,倒是看得正好从这里路过的一个女仆心惊肉跳。

    因为考虑到如果宅子太大会显的空旷,没有家庭的感觉,所以佑太选宅子的时候,选的是一款“小户型”,嗯,就这种宅邸而言,确实是小户型……

    但再小也是一座宅邸,所以佑太还有聘请一些人在这里工作,一个大宅院应该有的配置,也算是齐全。

    这些人倒无一例外都是直接从清秋院那边请来的,佑太又不懂这行情,他自己上哪儿找人去。

    所以这些人,基本上都不是普通人……

    小鸟游夫妇虽然知道佑太不是普通人,可也只知道这么多,在小鸟游佑理的眼里,佑太就是弟弟,信吾眼中也没差多少,所以虽然当初是吃惊了那么一下,但现在已经完全没啥感觉了,两个女儿依然叫“哥哥”,他们也依然把佑太当自个儿弟弟。

    这种属于家人间的亲密举动,到了外面,还真没几个人敢对佑太做的。

    “是是是……那我先去了。”

    佑太无奈的接受了小鸟游信吾的鼓励目光,然后便上了楼。

    走过一段长廊,到了一间房的门前,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类似休息室的房间,里面还有大电视和打游戏的东东……

    意大利的少女骑士,正一脸紧张的和一边的太刀巫女打格斗游戏……

    莉莉娅娜和惠那的关系总让佑太觉得有些诡异,尤其是她们两个说话的时候,佑太完全听不懂……

    但那种诡异,又不是敌意的感觉,所以他也就不那份心了。

    作为弑神者,他需要关心的不是这种东西。

    “啊!”

    察觉到了身后有人,回过头来的莉莉娅娜露出“大惊状”,将手中游戏柄一扔,行了一个比较现代的礼仪。

    喂,就算是我也能看出来的好吧,你丫快输了,不带这么赖皮的啊……

    “欢迎回来,莉莉娅娜。”

    大家毕竟也算熟了,还是装傻当成没看到吧……

    这么想着,佑太撇撇嘴,然后露出微笑。

    “那……那个……佑太,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吞吞吐吐,在佑太好奇的目光中,她的脸还是慢慢的红了起来。

    靠,哥们的名字是酒精么?一喊就上脸?

    佑太表示蛋疼的不行。

    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作为弑神者的觉悟的,不论是惠那还是莉莉娅娜,都是一等一的超级美少女,这里面的味道,他又不是智障,怎会不知道。

    说抵触反感什么的,那就虚伪了,他也是带把儿的,更不是什么柳下惠,虽然现在也没和惠那变成那种关系,也只是因为终究不想在这方面太过头而已。

    就算是起因是那样,至少,先谈出点感情吧,他又不是发情期的动物。

    而莉莉娅娜,对他的态度,虽然早先似乎有些冷,但两个月下来,说到那个程度是绝对没有,只是朋友关系是算得上了,至少,她现在会叫他的名字,而不是一口一个“吾主”又或者是“XX君”这种看似礼貌,实则生分的称呼,一个星期前,她回了一趟意大利,今天又回来了。

    “什么事?”

    虽然对于对方老红脸表示无奈,但佑太也只有先管正事,他很好奇莉莉娅娜口中的重要事件是什么。

    “意大利的那位,目前已经伤愈了,我在撒丁岛遇到了侯爵,他让我带句话给你。”

    说到正事,莉莉娅娜就恢复了正常。

    “什么话?”

    佑太一愣,沃邦侯爵居然会跑到撒丁岛,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说,巫女的话,因为东京的损失,他算是违背了对你的承诺,所以不要了,不过如果你对召唤不从的仪式有兴趣,可以去罗马尼亚找他。”

    莉莉娅娜说完,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无奈。

    看的出来,那位任性的老人家让她很苦手……

    “这样啊,还真是位寂寞的老人家呢,对了,他还有什么吩咐你的么?”

    佑太摇摇头。

    仪式什么的老实说他兴趣不大,尤其是在他现在发现了冥府之门的妙用之后。

    也许,如果方法恰当的话,他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尤其是在不用损害无关人等的前提下,“召唤”不从。

    相比之下,所谓的仪式,他自然没了什么兴趣。

    “佑……佑太,吩咐什么的……我是作为你的骑士替他转达这句话的,我对侯爵已经没有了‘义务’,用这种说法对我来说也太过分了一些……”

    莉莉娅娜忽然涨红了脸,

    “我是你的骑士,佑……佑太你不相信我的忠诚吗?”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依然会在叫到佑太的名字时口吃,真是让佑太佩服……

    这丫头还真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忘记在这个地方给他卡一下。

    “佑太,虽然打断你们很不好意思,但我觉得相比侯爵,你应该考虑另一个人。”

    一边的清秋院惠那忽然出声,她的语气好像有点酸,

    “关东王,可是要来京都了哦,而且是和关东的最强妖怪组织奴良组一起。”

    作为日本的修行者,清秋院惠那不会不知奴良组,四百年前的京都一战,奴良组一战成名,奴良滑瓢就是那个时候成为了日本有名的大妖怪之一。

    “关东王?”

    佑太愕然,奴良组他知道,可关东王,那是啥米?

    惠那说的,该不会是护堂吧?

    --------------------------------------------------------------------------------

    PS:这两天人忙起来了,更新相对减少了,大家理解一下,过了这个周日的下午,就好了,送上3500字更新,虽然这章水了点哈哈,但毕竟还是要有这么个过程,才能把后面的情节连的起来,交代这种东西,我也是觉得很麻烦的,但还是不能不写嘛,哈哈哈,好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