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八章 开门人
    更新时间2012-11-2313:15:24字数:2478

    佑太是一路走过来的。banzhu001点扛

    以在学校捕捉的那只地藏虐为“媒介”,他果然成功的打开了通往日本神话中的阴间的大门。

    和往日进入他那个空旷的冥府不一样,也和上次与泰舒卜战斗时不同的是,这一次,仅仅是踏入,就直观的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东西。

    说执念也好,说是愿力也罢,反正差不多是那样的东西。

    神话是由人的崇拜与敬畏创造出来的东西,神话世界的基本构成元素,自然也是。

    神灵有自然属性的一面,但神话世界没有。

    一入赛河原,佑太就差点被这浓密到极点的愿力给吓了一跳。

    在一瞬间,他就似乎听到了无数人的祈祷。

    他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听到,因为他是弑神者,篡夺了神灵的神力,得到了神性的人。

    和赫梯冥府那种已经被人遗忘,仅仅停留在神话故事层次的不一样,赫梯王国和赫梯人都已经消失,而佑太得自异世哈迪斯的那个冥府,也同样仅仅是依靠佑太才得以维存,这两个地方,都已经不会被人所惦记,说的不好听一点,是已经沉寂的,没有了众神,仅仅剩下了一具躯壳的神话世界。

    但日本的阴间,可是依然被许多日本人相信着和敬畏着的,它从神话时代开始,一直保持至今。

    而在这个时候,神性的作用就完全被体现了出来。

    在佑太的眼里,他可以看到,这些抵达了三途川的灵魂,都被“束缚”着,根本不能反抗,人间的执念与愿力,在某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运行原理下构筑了神话世界,并在这里拥有着惊人的力量,唯有神性,凌驾于这种力量之上。

    这一路走来,佑太心里都有些发毛。

    死亡的世界,一直以来被人们以敬畏的心态想象着,当这股敬畏化为现实之后,实在是相当的可怕。

    但现在,佑太已经无法前进了。

    “哗啦……”

    一条宽广大河,正在佑太的面前流淌。

    河流之中,似乎有无数人影嘶叫着,拥挤着,但却无法脱离。

    这里,就是三途川,或者说,三途河。

    佑太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赛河原,三途川连接阳世的这一边,对岸便是阴间,灰蒙蒙的,完全看不清楚。

    看着眼前鬼气森森,水鬼无数的三途河,佑太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以为自己是弑神者,就可以无视这条河直接游过去,又或者而是混上船,就大错特错。

    这里是神话世界,可不是人间。

    在他的身后,是看上去无边无尽的平原,平原上,无数灵魂游荡停留。

    这里,除了灵魂和碎石地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就是一棵棵光秃秃的,没有枝叶,只有枝干的枯树。

    平原上,到处是灵魂的嚎叫声,可以看到,一条条阴森森的黑影正在平原上不断闪现。

    它们形如枯骨,形象上分为老太婆和老头子,老太婆们看到刚出现的人类的灵魂就一拥而上,将其全身衣物扒光,换上似乎是前往阴间的衣物,而老头们,会将剥下来的衣服放置到一边的枯树树枝上,一旦枯树的树枝做出了某种反应,它们就会嚎叫着,发出类似是指令的东西,让老婆婆将灵魂拉走。

    只有一种人,它们不会去管,就是一些小孩子,这些小孩子哭哭啼啼的在岸边堆着石头。

    但每当这些小孩快要将石堆堆好的时候,就会有地藏虐冲出,咆哮着将石堆破坏。

    “地藏虐,脱衣婆,悬衣翁……”

    佑太看着四周的人……不,是鬼们,点了点头,

    “看来,在人间,是普通人看不到鬼,而阴间是‘普通鬼’看不到人啊……”

    不论是地藏虐,脱衣婆还是悬衣翁,它们都是单纯的灵体,从鬼的角度,自然是‘普通鬼’。

    他一路走来,没有一个鬼,看他一眼,好似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但并不是没有东西可以阻挡他,现在,他被拦在了三途河的岸边,不论怎样都过不去。

    他可以飞起来,但他无法飞过三途河,没有任何力量阻碍他,他就是飞不过去,好像距离一瞬间变成了无限一样。

    游过去?他体内的神性正以某种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的方式提醒他,警告他——千万别这么做!

    坐船?不好意思,根本上不去,这是一种没法用言语来解释的现象,他尝试了三途川的三个渡口,但都一样,船就在眼前,可他上不去。

    但这都不是他最惊讶的,最惊讶的,是他站在三途河的河岸边时,就能够感受到,从对岸传来的力量。

    姑且不去探寻原因,仅仅就是那股力量而言,和面对不从之神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相似,但又完全不一样。

    他看不清楚阴间的景象,但从阴间那边焕发出来的,此时简直是无穷无尽的庞大神性气息,却浓密的几乎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

    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偏生他还感觉到了另一种气息。

    是畏……

    原本认为虽然算是同源,但完全不同层次,不可能建立起什么直接联系的两股气息,此时正从对岸的阴间,向他展示出令他难以相信的姿态。

    畏与神性,交织纠缠在一起,相互呼应着!

    “畏和神性的力量,在相互补充!?”

    瞪大了眼,佑太差点以为自己是眼睛出毛病了。

    但就算眼睛出了毛病,身体里正在做出反应的神性总不会也有毛病。

    “难道,神性可以通过畏来增长?”

    佑太的声音颤抖了,他觉得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更是他自彻底体会到了神性的奥妙后,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

    不过不行,他还不能这么妄下结论,这里是赛河原,仅仅看是不够的,他需要进入阴间,才能确定!

    可他到底要怎么才能进去!?

    在三途河边晃荡了半天,佑太就愣是没找到办法。

    这简直就好像是人明明饿得要死了,眼前又有大餐,但偏偏就是吃不到一样。

    简直纠结死!

    终于,在多次尝试不能成功之后,佑太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没有媒介,他进不去阴间。

    地藏虐是只存在于赛河原的鬼,所以冥府之门,只能让他进入赛河原,却不能进入真正阴间的领地。

    极为遗憾的,最后看了一眼对岸的阴间,佑太只好认命的,重新打开了冥府之门,重返人间。

    当他走出“门”后,他出现在了清秋院大宅中,属于他的卧房中,此时外面天已亮。

    “唔,上哪儿找媒介呢……”

    他嘀咕着,准备出去吃点东西,饿了。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回身走到窗前。

    在普通人的眼里,今天的京都,只是天气阴沉了些,但在佑太这种人眼里就不同了。

    来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妖气冲天,覆盖京都啊!!!

    等等,妖气……羽衣狐!?

    佑太的眼亮了,他忽然想起来了,要进入阴间的话,现在的京都不就有个现成的开门人吗?他只要等待就可以了嘛!

    话说回来,羽衣狐破封印的速度好快啊,瞅这样子,绝对不止破了一道封印,起码也该是两三个啊,自己难道离开了不止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