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二十九章 震动的东京市
    更新时间2012-11-207:55:53字数:2562

    权能这种东西,最清楚它的,其实不是弑神者,而是那些可以用“神秘侧”这样的词语来划定的那批人。BαиΖHú○零一店COM

    作为神秘侧,小到对单个事物的理解方式,大到整个世界观的构架,都与科学侧一方是两码子事,神秘侧的人从不会用科学来解释他们的世界,这就如同对于科学侧一方的人而言,那些所谓玄奥的学说,也大多只是古代愚昧时期的歪理邪说一样。

    没有人能够同时游走于两者之间,因为越是了解就越会觉得无法沟通,两者可以共存,但就“学说”这个方面,绝对无法沟通,甚至于,它们在现实中,即便能够造就同样的现象,它们做的也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但就这个世界来说,科学侧与神秘侧确实共存的极好,它们是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

    即便神秘侧的人,也需要生活,需要生活便需要科学的便利,而科学不能解决的事情,则就是神秘侧出场的时候,它代表人类的最高能力。

    或者说的直接一点,是人类对于非自然存在的最高抵抗力量。

    这个存在,就是神灵,由人创造,却凌驾于人之上,而且绝大部分时间是存在于另一个次元的强大存在。

    权能,就是它们“回馈”给人类的东西,虽然,这种回馈并不是主动的。

    代表同胞,而得到了众神“回馈”的人类,就是弑神者,这批人随着神话而生,直至今日。

    权能,便是他们在大地上行使意志的利器。

    一代代的弑神者诞生,然后死去,他们的传说被某些人详细的记录,分析,甚至反过来推导神灵的力量,最终,神秘侧的人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论。

    权能不是魔术,不是咒术,不是忍术,更不是阴阳术,又或者是作为其前身的道术等,总之,它与人间任何力量都不一样。

    不从之神是神话中的众神在地上进行了实体化的结果,那么权能,同样是这些神灵在神话中的能力被具现化之后的产物。

    所以它其实是一种概念,而不是人间那些以实际的能量运用为基本开发出来的术法技巧。

    人和神之间,人是弱者,所以人需要学习,再锻炼自己的运用能力,最后才能达到想要的结果,即便如此,这种结果也受到自身能力的制约。

    但神灵,以及拥有了神灵权能的弑神者不一样,他们只需要脑中有了相应的想法,这个世界相应的那一部分所对应的“属性”就会依据权能的“内容”而产生反应,直接为他们而向众生显现力量。

    这不仅仅是作弊,更是不可理解,因为不是弑神者,不是神灵,根本不会知道那东西是怎么用的。

    对于一个只要想就会有相应现象出现的逆天玩意,纵然是神秘侧的绝世理论大师,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因为他或者是她,除了瞎猜乱想,没有别的可以做。

    自然的,对于神与神,弑神者与弑神者,以及神与弑神者之间的战斗,人间的一切力量,都没有分析的能力,不论多么强大,只要还是人,面对这样的战斗,就唯有等待结果这一途。

    现在的日本正史编篡委员会,就担任着这种蛋疼的角色。

    大概,暂时不会有比他们更蛋疼的同行了——这个国家不但有两个弑神者,还是处于同一座城市的。

    要不是这两个弑神者之间关系倒是不坏,估计这个组织的人还得蛋疼至少一百倍……

    正史编篡委员会因为一批“老人”的存在,倒是比其他组织稍微另类一点,但这只是从外人角度的看法,从正史编篡委员会本身而言,他们对于某个赖了一千年了还不肯回去的家伙可是很头疼的。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脑袋上成天坐着一个神灵,尤其这个神灵还没什么节,当年还是个不从来的。

    愿意供奉神灵,和愿意和神灵一起共处,那可是两回事……

    不过,现在的正史编篡委员会可没工夫就这一点烦恼了。

    “哎呀呀,这可真是……该说是运气好吗,这个国家的两位王,正好是完全相反的类型,不论是性格,还是力量的形式上。”

    叫做甘粕冬马的男子看着窗外的一片雪白,发出了疑似是无奈的声音。

    之所以说是疑似,是因为他的表情上可看不出有无奈的神色。

    “看起来,即便是清秋院家最美丽的花朵,也无法成为那位的‘鞘’啊。”

    他现在在一座仓库中,说是仓库,但这里似乎有独立的供暖系统——当然的了,这里本来就不是真正的仓库,而是属于委员会所有的,打扮成仓库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为了其他方面的用途而建造起来的建筑。

    纵然是在这个全市大避难的时刻,这座仓库里也没有一个外人,仅仅是十多人在此休息。

    “甘粕先生,你这话是别有用心的想要挑拨家族与王的关系呢,还是要侮辱我等的忠义之心呢?”

    甘粕冬马的身后,一名大概是二十来岁的女子冷笑了一声。

    清秋院,似乎是一个阴盛阳衰的家族,当代的家主,也是女性。

    “哪里哪里,我哪敢抱怨王。”

    甘粕冬马哈哈一笑,不再言语。

    背后这个女子,他是知道的——看上去虽然只是如同普通上班族一般的打扮,实际上却是一名强大的忍者,和他这种仅仅是后裔,专注于隐匿的类型完全不同,对方是一名真正的在役忍者,最重要的是,她来自于一个世代效忠于清秋院的忍者家族。

    现代的影响也在这里体现——纵然是神秘侧的这些超自然力职业武斗者们,在各自的组织里,也是有退休之类的说法的……

    扯远了,甘粕冬马不再说的原因只有一个,清秋院家族,现在向濑川佑太奉上了忠义。

    天晓得这个堪称日本名门中的名门的古老家族为何会打破常规的向一个弑神者这么做,但甘粕冬马很确定自己再这么调侃下去,身后的女子搞不好会出手干掉自己,绝对不会顾及自己的身份。

    忍者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作为忍者的后代,他很清楚这帮人的凑性——表指望这些人会和谁讲常识,他们唯一的常识,是忠诚,除此之外全身上下根本就没几个和常识有关联的地方。

    “我家小姐只会成为王的助力,而不会是王的制约,请你记住这一点,如果再有此等言论,那就休怪我们不念与阁下同一组织的情份了。”

    房间中,另外一人,此时也阴森森的飘了一句。

    这是一个男子,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要多普通有多普通的一都市白领的样子。

    问题就是他偏生不算普通,他是一名清秋院家的咒术师,据说最擅长把人吊在半生半死之间。

    总之,甘粕冬马觉得,跟这么一帮人同处一个房间,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而就是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脚下传来了颤动,而且好像程度正在快速的脱离颤动的级别。

    “糟……”

    他反应过来了,冲向紧闭的大门。

    不仅仅是他,房间里的其他人,同样紧随其后,冲向了房门。

    地面……不,是整个东京市,正在震动!

    包括甘粕在内的这一群人朝门口跑绝对不是因为怀疑这座建筑的质量,而是因为……

    他们这些在常人眼中都属于拥有神秘而强大力量的人,都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真正的强大的力量,正朝这里席卷而来!

    不,这么说其实并不恰当,应该说,这座仓库,只不过是正好处于这股力量前进路线上的一粒渺小的,连路障都算不上的沙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