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十九章 爱人
    更新时间2012-11-1617:30:42字数:2286

    “说说,你是谁?”

    天台上,濑川佑太,对着新来的转学生,清秋院惠那说道。Wwω。ЬáΠzんμ○○①。cΟm

    在这里,还有三人,草薙护堂,艾丽卡·布朗特里以及万里谷佑理。

    佑太可不是什么口嫌体正直,面对美少女这种生物,他绝对是那种你敢躺他就敢上的类型,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正是他引以为豪的优点之一。

    但他绝不会接受不明不白的福利,说白了,世上木有无缘无故送上门的好处,就好像在商店里,再好的东西,不看清楚价钱,他是不碰的。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之前对王您真是太失礼了,但那样的所为,绝非是想要凌驾于王之上的意思,仅仅是希望因此而避免与其他异性不必要的接触而已,毕竟,我是王的东西。”

    在教室中看上去活泼洒脱的少女,忽然跪坐了下来,十分传统的行了跪礼,

    “清秋院惠那,前来陪侍您身旁的婢女,可以的话,请赐我与清秋院家永远的宠爱吧,也让我们跟随您一起步上霸王之道,请您接受这忠义。”

    “啊?”

    这画面转化的有点快,佑太眨巴眨巴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怎么说呢,他的生活中,不论穿越前后,到现在为止,都一直木有这么古典的“内容”出现的机会……

    “虽然这么说,但是王大人可以容许惠那不说敬语吗?因为惠那不是很擅长这么说,但如果王大人觉得不高兴的话,惠那也可以一直这么说没关系。”

    “你要是能照常说话就最好了,老实说你刚才说啥我根本没听明白……”

    佑太一脸蛋疼的表情。

    那是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简直莫名其妙。

    “这样啊,那惠那就放心了,简单的说,惠那希望能够成为您的东西,请尽管宠爱我,不论是作为爱人还是工具,惠那都会很优秀的。”

    清秋院惠那,刚刚让佑太从地上扶起来,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

    佑太木然的看着眼前口出惊人之语的少女,被卡住了,不知道怎么吐槽。

    举止上应该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秀丽大小姐设定,从形象上说,凹凸有致的劲爆身材,秀丽端庄的面容,还有那少见的,整体上散发着对男人而言不输给旁边的意大利少女的诱惑力,如红水晶一般的双瞳,还有那一头乌蓝色的长长秀发,搭配到一起,可以说从形象上,这正是佑太的菜,但他就觉得,怎么好像属性的搭配不太对?

    估计连那意大利妞,都不会护堂这么说话吧,这与其说是通俗易懂,倒不如说根本就是直白吧。

    最重要的是,这妞说这话一点都不脸红耶!她真的知道这话对着男人说意味着什么么?

    “我说,这话不是别人教你说的吧,你真明白那意思么?我是说……”

    想了想佑太决定提醒一下她。

    “惠那知道啊,王的意思是对惠那的身体有兴趣么?”

    眼前的日本美少女眨了眨眼,这次脸上倒是有些微红了,

    “没有问题啊,这段时间惠那已经完全的准备好了,就连新的房子也买了,随时可以为王生孩子呢,所以今天才来见您。”

    “噗……”

    旁边的护堂本来正一脸看戏兼好奇的表情的在喝水,这会儿直接喷了。

    “咳……那好吧,你说的清秋院家,就是咒术师四大家的那个?”

    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佑太是有邪恶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什么场合该想什么事,他虽然一直以来没啥女人缘,但也还没沦落到“动物”那么凄惨的境地。

    “是的,惠那也好,清秋院家也好,都将向王献出忠义,这一点,和委员会并没有关系。”

    “委员会啊……”

    佑太心中顿时一动……

    “我记得,你们清秋院家,和其他三家好像有那么点不同。”

    “好像是,不过惠那也不是太了解,但王如果有什么要求,老家的婆婆说了,一定会全力完成。”

    “不必说的这么严重,不过清秋院同学,你别叫我王了,听着不顺耳,叫我名字就行了,同样的,我就叫你惠那,没问题吧?”

    佑太舒了一口气,这样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了。

    至于为何对方会这样之类的,咦?刚才不就已经说出来了吗?

    他可不是被美少女追还一脸不情愿的口嫌体正直,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为何会被倒追而已……

    对于委员会,他一直关注着,对方毕竟是日本修行界的“官方”机构,由四大家中的沙耶宫家主导着。

    清秋院就四大家中的另一家,也是四家中较为另类的一家。

    严格的说,其他三家,都显的很“职业”,是非常纯粹的咒术师家族,德川时代,三大家就为幕府服务着,担任着如今日类似的角色。

    而清秋院,它的出身不一样。

    清秋院的祖先,乃是战国诸侯里的名门中的名家,也就是说,最开始,它的第一身份不是咒术师,而是诸侯,而时至今日,作为咒术师家族,这个家族对各方面都有超乎想像的影响力。

    说的再明白点,佑太可以将它当成不同于委员会的一个对象来看待。

    因为,佑太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委员会!

    并不仅仅是因为八云的那件事,虽然事后证明那些属于野修行者的和尚和委员会无关,但到底是真是假,谁晓得?佑太只知道,当时附近有人,而且一直在旁观!事后证明,他们就是委员会的人!

    就冲这一点,他就有理由讨厌这个委员会了。

    很显然,日本这个委员会,对他和护堂这两个弑神者的态度,绝对不会像意大利那些魔术师结社对待护堂那样的纯粹。

    弑神者是魔王,是能够弑杀神灵的人,但不可否认,依然是一颗人类的心,人心就定然有弱点。

    虽然不至于说委员会是想要掌控弑神者,但抱有利用之心是一定的。

    好吧,佑太承认,他有点钓丝心理,不喜欢这种被这些社会体制中占据高位之人视为可利用工具的感觉。

    清秋院,自己就暂且接受这份友好吧,如果真能够在互相坦诚的前提下各取所需,那么这份友好他愿意一直保持下去。

    “那么惠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伙伴了,请多指教。”

    伸出手,他向少女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唔,一开始就是爱人什么的,那还是太刺激了,先来个平常的打招呼吧。

    “好的,佑太君!”

    惠那回应的却不是握手,而是直接挽住了佑太的一直手臂,十分惊人的,佑太手臂的一部分,几乎陷入了两团柔软之中……

    “嘻嘻……”

    少女有些羞涩的,将头靠在了佑太的肩膀上,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样一来,惠那就是您的爱人了呢,以后不论是战斗还是生活,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