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弑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 第十七章 灭鼠
    更新时间2012-11-160:50:10字数:2837

    “哼……江户,不,是东京妖怪之主么,真有意思。:ъAИzhu零0①.COm”

    在奴良家又打扰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离开了大宅的濑川佑太此时在街上走着,想到有趣的地方,甚至不由得轻笑出声。

    “不过,不单是奴良组,而是把整个势力都搬到了江户,倒是有些意外……”

    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似乎是感慨,但更多是玩味的想道。

    “老鼠们,你们可千万别连我的面都见不着就死了啊。”

    轻轻低语了一声,佑太的身体在行走的过程中开始逐渐变得模糊,到最后,他化为了一股风,消失在夜色之中。

    如果是白天,想必这会惊到不少人吧,不过此时乃是天亮之前的最后黑暗时刻,即便是东京这样的大都市,非商业地带的路上,也不会有什么人。

    而在此时,东京的一座大宅内,花开院柚罗,才刚刚醒来。

    年轻的少女,作为阴阳师的天赋,是毋庸置疑,但很显然,处世的经验那是一塌糊涂,否则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这里……”

    脑子还有些昏沉的花开院柚罗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同样是刚刚醒来的小鸟游空。

    “小鸟游同学!”

    她惊呼一声,扑了过去,一个劲的摇了起来。

    “唔……”

    小鸟游空,终于被摇醒,她眨巴了下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花开院同学?”

    渐渐的,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然后,清醒了。

    “啊!老鼠!”

    她尖叫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

    “噢?已经醒来了吗,阴阳师少女。”

    略带嘲讽,同时充满了某种渴望的声音传来。

    柚罗这才发现,自己和小鸟游空,竟是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

    她同时也看到了说话的人——不,那并不是人,而是妖怪,一只鼠妖,变幻成人类英俊男子的模样而已。

    “你这是干什么!?”

    柚罗愤怒的大声斥道,

    “我说过跟她没有关系的!”

    “哼,小姑娘,看来你还没搞明白啊。”

    旧鼠组的头目,旧鼠在一瞬间不由得有些怀疑,眼前这个阴阳师少女是不是练阴阳术练到脑壳坏掉了,

    “没有了式神的话,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了,知道么?”

    他冷笑道。

    “啊……”

    柚罗惊呼一声,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眼前的妖怪,搜过她的身子了!

    连异性的手都未牵过,今日却被个妖怪给……总之,柚罗的少女心很受伤,羞怒到了极致。

    “花开院同学,怎……怎么办啊……”

    小鸟游空此时已经完全清醒,她带着哭腔紧紧的和柚罗依偎在一起。

    她算是被吓的六神无主了。

    “哥哥,救救我……”

    “哈哈哈……”

    房内的鼠妖们大笑了起来,猎物临死前的挣扎,是最让他们兴奋的。

    “哼哼,谁也不会来救你们的,知道吗,人类少女的血啊,天亮之前,最是美味了!”

    旧鼠怀着玩弄之心这么说道,同时,他不紧不慢的打开了笼子,走了进去。

    “别过来!走开!”

    柚罗将小鸟游空拦在身后,又是恐惧,又是憎恶的看着眼前的妖怪,

    “你这肮脏丑陋的臭老鼠!”

    “真敢说啊,阴阳师小姑娘!”

    自认为美丽无双的旧鼠,被柚罗那句“肮脏丑陋”给惹怒了,决定待会儿,一定要这女孩慢慢的死,让她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被吃掉的!

    “哼,你是想要这个吧?”

    他拿出了从柚罗身上搜出来的符纸,然后放进嘴里吃掉了。

    “啊!我的式神!”

    果然,柚罗叫了起来,声音中满是绝望。

    她虽是阴阳师,但真正的战斗力全在式神上,没了召唤式神用的符纸,她根本不可能打的过眼前的妖怪,当然更比不必说这满屋子的妖怪群了。

    “有谁……有谁救救我们……”

    看着面目狰狞,正一步步走进的旧鼠,她绝望了。

    “呜呜呜……哥哥……救命啊……”

    她身后的小鸟游空更是哭了出来。

    而看着眼前“可口无比”的猎物,旧鼠可谓是口水直流,他再向前踏了一步,就要动手。

    作为鼠妖的老大,自然是他先享用猎物最可口的部分。

    不过,他今天这一餐,注定吃不成就是了……

    “老鼠,你胆子很大,我喜欢。”

    一声少年人的轻笑声,在房间里忽然响起。

    然后,原本照耀着整座大厅的巨大吊灯,忽然光芒黯淡了……

    “怎么了!?”

    旧鼠猛然回头,觉察到了笼外的异状,他冲了出来,看向悬挂着吊灯的天花板处。

    然后他发现,非但是那座吊灯,房间里一切能够发出光源的物件,都在变得黯淡——不论是灯泡,还是蜡烛,只要有光的地方,都在发生变化。

    原本白炽的灯光也好,还是偏红的火光也罢,它们发出的光芒,开始逐渐变成了统一的,青紫色的冷色调光芒!

    然后,某种黑色的雾状物,开始从这些光源处溢出,并发出如同蛇类吐信一般的咝咝声。

    刚开始时,还只是一点点,但几乎只是眨巴眼的功夫,这些黑雾已经迅速的增长到了规模惊人的地步,并开始在大厅的中央聚集。

    而当鼠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黑雾,已经汇集成了一团正不断从其中冒出暗红色光芒,发出诡异的噼啪声,并在以飞速旋转这种方式进行剧烈活动的黑色雾气团!

    相应的,包括旧鼠在内,每一个鼠妖开始感觉到了,这团黑雾似乎在吸引着它们的身体,证据就是,随着它旋转的加速,这股吸力,正在变大!

    “啊!!!”

    终于,有一个鼠妖没能抵抗住这股吸力,被吸的凌空飞起,只是一瞬间,它就被吸入黑雾,被吸入的一瞬间,暗红色的光芒大亮,那名鼠妖最后的声音,就是一声惨叫,加上同样是忽然变得更加的响亮和刺耳的噼啪声。

    他最后留在这间房间里的,就是它栽进雾团中的那一刹那,伴随着暗红的光芒而“喷洒”出来的疑似是火星的东西——这一幕让其他正在抵抗的鼠妖们,直接就吓了……

    但,他仅仅是第一个。

    犹如开了头一般,情况开始一面倒的转向了不可收拾的状况,一只只鼠妖开始在惨嚎声中,被轮流从地上“拔”起,黑色的雾团旋转的越来越激烈,鼠妖被吸走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几乎是片刻,房中的鼠妖们,就已经全部飞起,然后在极快的噼啪声中,以一个无比壮烈的场景,被一个个的吸了进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可恶!”

    旧鼠是唯一一个现在没被吸走的,原因很简单,他死抓着身边的铁笼子呢……

    此时,房间中,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妖怪了,那团黑雾还在迅速的旋转,加强吸力。

    终于,完全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几个小时,总而言之,原本抓住笼子被吸的整个人横起的旧鼠,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多少将他已经一片空白的脑子给摔的清醒了一点……

    “可恶,到底……”

    刚刚爬起来的旧鼠,仅仅是回了个头,就没有说话了。

    他瞠目结舌……

    就在他眼前,将他的旧鼠组全体灭杀的那团黑雾,此时正在大厅的中央,凝聚出一个人形。

    不,那就是一个人,一个人类的少年。

    “哥哥!?”

    少女的惊呼声响起,让旧鼠从呆滞中反应了过来,他回头一看,

    笼子里的两个人类少女好端端的,P事木有,显然那团黑雾对她们毫无影响。

    “你……是什么人!?”

    旧鼠要是现在还不知道是自己二逼,抓了不该抓的人,他就可以直接撞墙死了算了。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最后的差错,居然是自己抓回来的赠品!

    可恶!明明过了这个晚上,那个无能的三代目,就会下发引退宣言的!

    “抓了我侄女,还问我是什么人,果然你们这些由畜生变来的妖怪,完全是没脑子的呢。”

    佑太走到了旧鼠的身前,

    “鼠妖,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扒了你的皮?又或者再砍掉你的手脚,挖了你的舌头与耳朵,只留下你一只眼睛看着自己是如何慢慢死去的?”

    一边说,他一边用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很烦恼,

    “毕竟刚才没把你吸进冥府,现在再扔一次的话,果然是很掉价的行为吧?”

    “……”

    笼子里,小鸟游空和花开院柚罗俩人正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她们已经完全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