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12章酒后群乱性
    惜别了弟子们热情如火、轮番轰炸的敬酒,我逃之夭夭地回到了董事局们专用的吃喝豪华包厢——茅草屋,相对于外面露天的弟子们地为桌草为座的吃喝,这茅草屋自然算是豪华包厢了。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而我再不逃之夭夭,只怕要被喝得趴下了,刚刚上任的帮主就被喝得趴下了,传开出去,在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为尊的江湖好汉面前,这个脸我可丢不起,也有辱我做我一帮之主的身份啊!

    在董事局的豪华包厢茅草屋内,面对着大唐帝国一个小小县城的武装部部长兼警察局局长的刘天山,我碗里的酒可就是实打实的人间佳酿大唐名酒新丰酒了。这新丰酒在大唐公费消费界下属的酒类中,那可算是仅次于兰陵美酒郁金香而排在第二位的奢侈品,在后世公费消费界下属的酒类中,那可就是相当于仅排在国酒茅台之后的五粮液。老二级的美酒啊,千年前的老二啊,难怪龙昆仑他们拖儿带女般的逃到了这里不想再跑了,原来另一个原因便是被新丰美酒给绊住了脚。

    早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之时,在我的授权之下,传功长老张玉虚与局长大人刘天山已经谈妥了彼此间的合作事宜。他两人都是师出少林的俗家弟子,张玉虚还痴长一两年,师兄师弟的,说话自然透着非同寻常的亲切与交心,自然而然,一场黑道白道的发展协议那是水到渠成了。等到我进来的时候,那是击掌为盟,酒碗交错了。

    满满的一碗新丰特酿,在烛光映照之下,透出一种珠玉般圆润的光泽,不愧是美酒,与美女都是一般的圆润啊!我举起碗,与刘天山局长大人一碰而干,为了丐帮的事业,为了丐帮的前途,谁叫咱是帮主呢?我豁出命去了,碗到唇边,那是一饮而尽的痛快。自然,那是博得了刘局长大人举起大拇指的称赞:“好兄弟,够朋友!来,再干一碗!”我也是豪气冲天:“好!再来一碗!”

    前一碗的酒如火穿过喉咙,似汽油碰到了火柴般轰地一声燃烧在胃里,第二碗则是酒气冲天地就冲上了云霄般直达脑门,我的世界开始旋转起来了。至于后来跟刘天山局长大人说了什么,是搂搂抱抱,还是勾肩搭背,亦或是探讨着男人之间共同的兴趣与爱好,我全都懵懵懂懂,似真似幻了。至于李太白、杜子美、高达夫和刘士安这些董事们的埋怨与不满之声,在对酒当歌中我听来似是而非了:

    “道来竟不来,何人共醉新丰酒。”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义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乾坤恨入新丰酒,霜露寒侵季子裘。”——

    当我被膀胱涨得发疼不得不醒来时,已是后半夜时分,用后世的时间来记,应该是凌晨一两点钟了吧。我一骨碌爬起来,膀胱那个涨,走到茅房外,对着僻静黑暗处掏出鸟儿就哗啦啦撒了起来,怎一个爽字了得!此时经夜风一吹,清醒了的我才记起来,这可是我到异世的第一泡啊,第一啊,哈哈,那可是有值得纪念的意义和万古流长的价值的!哈哈,哈哈!

    撒完了,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擂台上,中央竖起七八根竹竿,七八个妖艳多姿袒胸露乳的女人攀扶着竹竿,蛇一般的腰肢转动着,在跳着舞蹈,一边跳,嘴上一边发出令人酥到骨头的靡靡之声,台周围以及台下面,里三层外三层地紧紧围坐着的是我丐帮中低级的弟子,有的已经气喘吁吁地瘫倒在地,有的早已一泻千里满足地睡了过去,没有满足的把手都伸进了裤裆里,随着那些袒胸露乳的女人们的声还在剧烈地上下着其手。

    这是在干什么?钢杆舞?不对,应该是钢管舞的前身竹竿舞。这难道就是刘士安总管所说的休整、放松、乐呵乐呵?***熊,什么世道?大唐盛世与我所在的原世的昌盛也真是一般样啊,都的流行酒后乱性啊!

    正在我暗暗想纳闷之时,隔壁的茅房里传来了阵阵与喘息声,声音不止一个,似乎是男女之响作,一阵高亢之后,还传来了阵阵吟诗声:

    “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朝共琅玕之绮食,暮宿鸳鸯之锦衾”。“——相思愁落晖。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出舞两美人,飘摇若云仙。留欢不知疲,清晓方来旋。”——这似乎是弘法长老李太白的春风得意之声啊,节奏抑扬顿挫,够潇洒的啊!

    “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百宝装腰带,真诛络臂鞲。笑时花近眼,舞罢锦缠头。”“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剡溪蕴秀异,忘。”——这好像是执法长老杜子美意气风发的声音,节奏够明快的!

    “宅中歌笑日纷纷,门外车马常如云。”“君不见今人交态薄,黄金用尽还疏索。以兹感叹辞旧游,更于时事无所求。且与少年饮美酒,往来射猎西山头。”“可叹无知己,高、高、高阳一酒徒。”——这应该是高达夫那充满磁性的男中音,把德艺双罄的歌唱家杨洪基杨老比下去了!

    伴随着他三人的吟诗则是几个女子细弱纹丝的喘息与做作的埋怨,忽然一阵“哈哈”爽笑后却是李太白的洪亮之声:“你高达夫词穷了吧?哈哈,我辈不作乐,但为后世悲。”之后是他李太白大动喘息声,以及杂夹着一个女人无比的。

    原来李太白杜子美高达夫三人竟是一边在女人身上比拼纵横驰骋,一边在诗歌上恣意斗胜!我几乎惊愕得一地的鸡毛,幸好不是戴眼镜的四眼仔,否则还有一地的碎玻璃——哈哈哈,他***熊,这是被后世所尊为诗仙诗圣边塞诗人的李太白杜子美高达夫吗?果然是任侠好色啊!果然是性情中人啊!

    回到自己的茅屋,躺下想继续睡大觉。但摸到时,这才发觉,原来还躺着一个女人,刚才我是膀胱胀痛急匆匆而没有注意到,这时我泄尽了后顾之忧,借着暗淡的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不禁认真端量了起来。这女人胸前,一片粉腻,触手可及,滑腻顺溜,堪称如花似玉的美女,我一下子就情不自禁地一柱擎天了起来。

    而经过我的一出拉一入的折腾,此时她也醒了过来,大概是想到了拿了钱财还没替人消灾的职业警戒,非常专业地一把上前来抱住了我,将两个又的顶住了我的,马上就兢兢业业地摩挲了起来:“公子,你终于醒了?让奴家好生寂寥!”声如低吟的箫笛,能够穿透任何男人最后的堡垒。

    这时隔壁恰好传来李太白他们更加疯狂的声作,在这双重刺激之下,我再也控制不住了,管他什么原世异世,管他大唐女票女昌用不用安全套,是否绿色无污染,挥戈直上,大吼一声:“雨露偏金,乾坤入醉乡!”直杀入桃源胜地,异世的第一次就这样牺牲在了一个不知名的青楼女子身上,我觉得真有点可惜,十分地非常地对不住我以后的老婆们啊。

    随着我吟咏杜牧诗句声落,隔壁扑通一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爷,你咋了?吓死奴家了!”原来是有人从掉到了地下,然后传来了高达夫七分崇拜三分沮丧的声音:“帮主吟的好诗句!我高达夫惊跌在温柔乡,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醒来的时候日已三竿,刺目的阳光透过破破烂烂的茅屋墙壁照在了我的上,身边早不见了昨晚一夜疯狂的那女人。翻身起来,才觉脑瓜欲裂,全身的,似乎是纵欲过度的身体反应。我禁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不就是喝多了点酒,与女人多了几番嘛,身子竟是这等反应?别说当初穿越异世时定下的做种马的奋斗目标了,只怕连今后怎么在丐帮里站稳脚跟都难,更妄想在大唐世界里雄才伟略的打拼了!看来那些网络小说中男主角们奇强一夜御女几个的描绘都的是扯淡,仅可供意,不可付诸实施啊!眼下还是怎样强我体质,以在江湖中保命先吧。

    又想到昨晚自己那天花乱坠顽石点头的吹擂,不知有多少效果,能蒙多少人就蒙多少人吧,元帅不一定会打枪放炮,脑子才是根本,大圣人孔老夫子不是说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吗,我林武不会打打杀杀,只能使用比这些丐帮弟子进化了一千多年的聪明与智慧了。虽说今后以使用脑瓜为主,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还是多练一练太极拳才行,实战能力虽然差了些,好歹唬也要唬得住别人先。有空的话还是多打打拳吧。

    我翻身下地,打起了太极拳来。一边打一边想起那太极拳还有拳经,于是手上翩翩起舞,口上就配合着念叨起了拳经来:“太极两仪,天地阴阳,阖辟动静,柔之与刚,屈伸往来,进退存亡,一开一合,有变有常——中道皇皇——运我虚灵——”

    好歹自己当年是一个博闻强识的人,近千字的拳经还是在打完一遍拳后也一起念叨得一字不差。博闻强识好啊,当年也正是有着这一先天性的异能,才能在《江湖》的实习生应聘中一举夺魁,可惜,唉——还想它原世干嘛,还是实实在在的考虑现在所处的现实吧。

    打完一遍太极拳,活动了筋骨,感觉身子力气才上来了不少,但脑瓜还是空荡荡的,***,到底是御女过度了还是穿越时空时产生了生物钟紊乱呢?再来一遍看看,起手势,白鹤晾翅——

    身后传来了一个沉稳祥和的声音:“帮主,你是在修炼神功的吧?依在下看来,此时快接近巳时,有点不适合修炼神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