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11章面对犯戒,敢于自宫
    我又神目如电地扫视了台下的丐帮弟子,继续挥臂高喊:“‘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下面似乎不是一百多人在回应,而是千千万万个声音在回应着:“‘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没有人天生是乞丐!”

    “没有人天生是乞丐!!”

    “我们的奋斗目标是不再做乞丐!”

    “我们的奋斗目标是不再做乞丐!!!”

    “消灭牡丹帮,为老帮主报仇!”

    “消灭牡丹帮,为老帮主报仇!!!!”

    “丐帮,天下第一帮!”

    “丐帮,天下第一帮!!!!!”

    我的每次呼喊一句,台下早被我蛊惑煽动起来的丐帮弟子们纷纷响应着我的呼喊,不断随我热血沸腾几近疯狂地呐喊着。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嘿嘿,这可是后世人演讲、竞选以及推销甚至传销中所常用的手段伎俩,没想到在异世也屡试不爽啊!想想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后世的人一个个文化素质比前人越来越高,但在这些鼓惑性的说辞下都禁不住入了套,何况是这些文盲居多见少识窄的前人叫花子呢?

    “大家对我林武有没有信心?”

    台下依然是顺流的呐喊:“有!——”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息。

    等到大家的兴奋点达到了极点,我大手一挥,下面不约而同地静了下来,这让我仿佛置身于了千军万马中军帐中的味道,我于是器宇轩昂挺直了腰板,朗声道:“但是,有人要伤害我们当中的兄弟,我绝对不会答应!”众人一下子面面相觑了起来,不知我要说的是什么事了,一时议论纷纷,而多数人只有顺着我的口风道:“是谁?是谁?把他揪出来砍了!”语气里无比的深仇大恨咬牙切齿。

    我大手一挥,朗声道:“执法长老,把独孤九他们请上来!”

    执法长老杜子美早把独孤九他们带到了擂台之下,听到我的召唤,赶紧把他们一行八人带了上来。独孤九一众垂头丧气的,像斗败的公鸡,手上还绑上了绳索,其实依着他们的武功,一根小小的绳索那是举手之劳的,但他们没有去挣扎,而是服服帖帖地任凭绑着,想来那绑着的不是绳索,而是帮规!

    我降阶地迎了上去,朗声道:“独孤舵主,委屈你们了!你们不但无罪,而且还是有功的!”看着他们五大三粗膀圆臂宽的彪形大汉无精打采的样子,激起了我的豪气,朗声道:“是丐帮的子弟都给我把头抬起来,我们都是堂堂正正的英雄好汉,岂能随便低头折节!”

    独孤九和木伤七本来就是江湖亡命之徒,骨子里都有一股子的桀骜不驯的本性,只是受困于“是丐帮弟子就得尊丐帮帮规”的江湖义气而不得不委曲求全地低头,经我一激,马上把头抬了起来,昂首挺胸的,身上一股凛然傲气就迸发了出来,对我则是充满了好感。

    好人就要做到低,我一一把他们的绳索解开了,只是解的时候由于力气有限,出了点小洋相,好半天才解开,弄得我手忙脚乱的,但这样更加令他们油然感激了。

    独孤九哽咽地道:“帮主,我们何德何能,让你亲自来解绳子?”纷纷半膝跪下,齐声道:“谢帮主不责之恩!”

    幸好那年头讲究君君臣臣的等级分明的那一套,我虽年轻,好歹已是一帮之主,他们给我跪下不算是什么羞煞人的行为。而我要的就是他们的感恩戴德,以及今后对我的忠诚。

    我把他们一一扶了起来,然后站到了擂台的中央,高声地道:“弟兄们,我们丐帮弟子本就是行侠仗义仗义疏财的英雄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更是平常事。而今日独孤九他们八个人在路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地把本地的一个大财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而现在官府要来把他们抓去,你们愿意吗?”

    我只字不提他们另外犯下的武林良家女子的大忌,再说我一个后世来的现代人,哪里在乎什么不的?何况艾金钱大财主家的女人未必就是什么良家女子,说不定了还是他艾金钱家为富不仁的报应呢!

    一众弟子的回答自然是不愿意,有的弟子还大吼大叫起来道:“把来抓人的官兵杀了!”这声音幸好说得不是绝对大声,也传得不是很远,不然在另外角落喝酒的刘天山一众人定然是吓得酒碗跌落逃之夭夭了!

    “对!他们不但没有犯错,还做了一件行侠仗义之事,那是值得大大称道的好事!弟兄们,拿酒满上,为他们的拔刀相助而干杯!为丐帮明天的辉煌而干杯!”

    我一声令下,丐帮上上下下,人人海碗斟满酒,个个豪气冲天,一饮而尽!就这样,独孤九他们的事就这样一带而过,他们八个人刚才还是好感到感激,这回连同一众丐帮弟子对我则是百分之八十程度地口服心服了。

    而我这个帮主的就职庆贺就这样不留痕迹地进行到了最后的环节:吃喝玩乐!而在这不留痕迹的庆贺背后,隐隐约约的是丐帮董事局的董事们不满的眼神,而我也只能宰相肚里能撑船地当做看不见了。

    唯一有点意外的是,在我敬到向日葵大碗喝酒的时候,他仰起脖子把一碗酒咕咚地喝光了,整个人也咕咚地栽倒了,还隐隐渗出了血水。我问这是怎么回事,独孤九含泪悲愤道:“向兄弟他挥刀自宫了!”

    我吓了一大跳,想起了《笑傲江湖》里辟邪剑谱里的第一招“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可怕行径来:“他、他为什么要挥刀自宫?难道要修炼什么神功?”***熊,在我所在的原世,的人妖才会挥刀自宫,难道这年头很流行吗?

    独孤九让木伤七把向日葵扶下去抢救了,愧疚地道:“他是愧疚于无法控制自己的下半身,怕再犯了的色戒,所以才采取了一了百了的手段!”

    原来,执法长老杜子美听从我的严查不怠的命令后,很快就锁定了独孤九这一路出去办事的为嫌疑目标,之后采取隔离审查问讯的方式,先从王重阴这里成为了突破后,很快就查出了事件的真相,之后就把他们八个人临时监禁在了臭熏熏的一间茅房子里等待我的发落。

    而作为江湖人,独孤九他们几个待罪的弟子都很明白,坑蒙拐骗抢偷盗都不算是什么事儿,但良家妇女那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黑白两道中的高压线,谁碰谁知道。在监禁室里,独孤九早把那个禁不住执法长老问讯而首先坦白的三袋弟子王重阴臭骂了一顿,骂他是软骨头没骨气,骂得他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口水都快把人淹没了,那王重阴吓得龟缩在地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骂完了这位,独孤九转而又去骂那个好色的青龙堂堂主向日葵,最后骂累了,只能自怨自艾了起来,说什么都怪他自己,没有管好手下的弟兄,让弟兄们牵连受罪了!而一直视他如亲兄弟的向日葵似乎被他骂醒了,知道自己这一好色的秉性改不了的话,迟早还会牵连一众弟兄的,于是绷断了绳索,拔出怀里削铁如泥的防身匕首,壮士断腕地一挥而下,把那习惯了指挥自己大脑办事的玩意儿削了下来。

    我听着不禁唏嘘不已,想来向日葵这人是有色心也有色胆,我林武只是有色心无色胆,如果不是他正在痛苦之中,我得好好向他讨教一二才行啊!同时也是有点痛恨王重阴之类的软骨头,***熊,下次有机会的话——不,就算是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地也一定要把他这类立场不坚定、意志不坚强的家伙通通地驱逐出境——开除出了丐帮去!

    我安慰了独孤九一番,吩咐他不要再喝什么酒了,好好照顾向日葵去了,毕竟兄弟如手足嘛,兄弟都挥刀自宫变成半个太监了,他是不会有什么心情喝酒了,与其让他不痛快,不如来个人性化的顺水推舟让他陪他兄弟去了。对于我的善解人意,独孤九自然是心存感激,感激到了几乎是零涕的地步,对比龙昆仑副帮主、张玉虚四大长老以及刘士安总管这些人的大义凛然到毫无人情味的境地,感觉到是遇上了一个明君一样的帮主了,真是今生的荣幸。

    放下了向日葵的不大不小的事儿,在庆贺环节之吃喝玩乐中,不待丐帮的弟子们来给我敬酒,我已在总管刘士安的陪同下,走向众弟子中间去了,每有弟子伸出碗来叫“干!”,刘士安就提前为我斟上了酒,其实他所拿的那坛酒是为我特别准备的庆功所用“酒”。说是酒,其实里面掺上了水,严格来讲,应该是水里面掺上了酒,百分之九十是水,百分之十是酒,这百分之十的酒掺上的目的还是为了掩人鼻目,以免有人闻出没有酒味而穿帮,呵呵,这可是借鉴了后世婚礼上新郎官们敬酒千杯不醉之绝世秘籍。

    饶是如此,一圈敬酒下来,我的肚子已是青蛙般鼓了起来,呵呵,那可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年代啊!拍着咕咕作响的肚皮,我不得不挥手向依然热情高涨的弟子们依依惜别——兄弟们,干吧,把酒言欢,拥护我这位帮主,未来的江湖之路靠我,更要靠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