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10章没经审议的帮主就职报告
    嘿嘿,被人尊敬的样子,能够拥有对别人生杀掠夺的权力,我的心里开始膨胀了起来了。BanZhuOO1殿com仅仅半天的功夫,我林武作为帮主的地位似乎是越来越踏实了。我沉吟了一下,还想到了收服独孤九他们之心的法子,于是发话道:“今晚是我们丐帮难得高兴的日子,岂能让弟兄们不尽兴呢!去把他们押到擂台上去,由我正式接任了帮主之位后,亲自特赦,把他们给释放了!”

    护法长老高达夫、执法长老杜甫、弘法长老李白三人真是同穿一条裤子同一个鼻孔出气的家伙,他三人对视着了,脸色不满意地说道:“释放了?那——”我是帮主还是你是帮主?对我的命令还敢指手划脚说三道四,想挑战我帮主的尊严?我瞪了他们一眼,他们由高达夫赶紧转口道:“——那刘天山那边怎么交代?”

    还是张玉虚知道我的心态,声调不高不低、语速不慢不紧地说道:“高长老,我想帮主自有妙策的吧?”其他人乖巧地不敢再吭声了——该闭嘴时就闭嘴,这才是做部下的好榜样嘛!

    而该开嘴的时候决不能吝啬词语啊,张玉虚就是这典型的代表:“帮主,帮内不能一日无主,还请你就职去吧!”

    在丐帮董事局的董事们的簇拥下,我迈着四方步,昂首挺胸地走向擂台中央,好歹我也是一帮之主,放在原世,相当于厅级干部了吧,厅级干部得有厅级干部的气概,走起路来岂能不大腹便便虎虎生威的?唯一遗憾的是身前还不够大腹便便了,唉,算了,那个得花上年龄才行的!

    在护法长老高达夫的主持下,既庄严肃穆,又简单直接地进行了帮主信物的交接仪式。对于喜欢热闹大场面的我来说真有点泄气,这哪里是一帮之主的就职典礼?我所在原世,一个科处级的县长镇长上任,那都是警察鸣笛开道,送行的豪车都能排到一里之外,好歹我自以为是一个厅级干部咧?退一步,能不能把我林武坐上了丐帮帮主宝座的信息散播到江湖中去呢?好歹也能让江湖上的各门各派发来贺信贺电啊!哪怕是仇敌牡丹门啥的来送送贺贴,那也强过了丐帮弟子们的自娱自乐啊!而对于不是打狗棒作为帮主的信物,我心底更是耿耿于怀,仅仅是一块黑不溜秋的玄铁令,而且还有一股无法说出的酸臭味,就把我林武一帮之主推上了宝座,不,应该叫打发叫花子才贴切,***,那真是寒酸得掉牙齿,掉到无齿(无耻)了。

    唉,一个来自一千多年后的人就这样响屁都响不大地坐上了大唐天宝年间的丐帮帮主之位,可怜。

    就在玄铁令挂在我胸前的一刹那,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帮主!帮主!帮主!”台下一百多号的其他弟子顿时被鼓噪了起来,欢呼声雀跃鼎沸,棍棒敲打声雷鸣响动,而且还很有节奏有气势地附和呼喊了起来:“帮主!帮主!帮主!”这让我刚刚失落的情绪热血很是沸腾了起来。

    这人是谁?看上去与我一般年纪,很会做人嘛?拍马屁表忠心的场合和时机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简直是天衣无缝,我一定要把他提拔起来,作为我今后坐实帮主宝座的新势力。我问了张玉虚,他老家伙的马上微笑地对我说:“这弟子叫李八白,三袋弟子!”

    李八白,八白八白,想他爹给他取名字的时候,家里一定是一穷二白的,不像龙昆仑刘天山名字的霸道,一看就知是江湖的猛人;也不像李太白杜子美刘士安张玉虚的文绉绉的,尽带着书呆子的气息。好,李八白,穷孩子出身,根正苗红,我记住你了!

    而在这热血沸腾的鼓噪中,前生最高只做过主任助理的我,终于找到了当上领导的感觉,一时轻飘飘的,大有一夜暴富后骑马上扬州,一晚女昌尽扬州女支的满足感,早将他书呆子弘法长老李太白定好的长篇大论、洋洋洒洒、深邃博大地的帮主就职演讲稿忘到了脑后了,想到今后就与这些一个个虽臭熏熏,但很可爱的叫花子们一起抢地盘、抢银子、抢女人地闯荡江湖,尤其是想到几年后的安史之乱,能都带领这些可亲可爱的叫花子能否生存下去,责任一下就觉得重大了起来。脑门一热,就将自己酝酿了几个时辰的复兴并光大丐帮的计划一股脑倒了出来——

    “丐帮弟兄们!”

    ——怎么有点像是原世拍摄的三年内战电视剧中解放军向被包围的国军喊话的味道呢?管他呢,实用就行,在李太白几个董事局领导们的惊讶中,我进行了一次我在大唐异世堪称名垂千古、江湖留芳的蛊惑性互动性都很强烈的帮主就职演讲——

    “Longlongago——啊,也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名叫陈胜和吴广的像我们一样是一穷二白的人,也算是我们丐帮的老前辈吧,他们在一个叫大泽乡的地方吼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句叫‘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的话来!你们知道他们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们,他们说的是一句向苍天发问的话,意思是王侯将相都是天生的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没有人天生是王侯将相!同理,也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乞丐叫花子,在场的兄弟们,我说的对不对?”说着我特意向李八白的方向投去了热烈深情的媚眼,希望继续得到他的回应附和。

    果然这小子乖巧又上位,夸张地叫了起来:“对——!”山谷那边都雷声滚滚般地回响起了他的吼叫,“我们不是天生的乞丐,更不是任人欺凌的叫花子!”

    众丐帮弟子原本就对我从天而降的神秘身份已由猜测到确认的境度,认为我就是苍天派来拯救丐帮于水火之时的凡仙,此时再听我与众不同的说辞,加上李八白煽风点火式的鼓噪,一时感触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地烧腾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更多的人感触地哗然,纷纷响应。

    呵呵,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我拿出了在原世使用多次并行之有效的演讲手段来,拿捏到他们情绪渐起了,然后摆一摆手,示意他们静下来了,又娓娓而道来:

    “没错!在座的丐帮弟兄们,你们没有一个人是天生就做乞丐的,也没有人愿意做乞丐。在世人的眼里,我们就是被施舍被欺凌的对象;在朝廷的眼中,我们就是影响市容的流民,我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处处遭人白眼受气,就连那野猫恶狗都欺负我们,简直连猫狗不如!

    “就说我们的执法长老杜子美得了,他是一个忧国忧民,人格高尚的读书人,曾经到京师应试,但由于权贵倾轧而落第,穷困潦倒,不得不加入我们丐帮,与我们同甘共苦地过着‘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的叫花子生活;再说弘法长老李太白,从小就立下了‘济苍生、安黎元’的宏大志向,曾经在林筠的推荐下供奉翰林大学士,可是也被权贵奸相所眼馋排挤,被迫离开了长安,最后抱负无处可施,也不得不加入咱们丐帮;最后再说护法长老高达夫,少年孤贫,以建功立业、报效朝廷为毕生追求,可是因看不惯穷苦百姓被权贵鞭挞而转入江湖,爱交游、富有侠肝义胆的他选择加入了丐帮来以实现他的抱负。”

    在我身后的杜子美、李太白、高达夫三人没想到我这个刚从遥远的一千多年而来的林武,将他们曾经的过去说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知我说这些事儿的目的,但还是感慨地不住颔首点头。而台下的一众丐帮弟子却以为他们是同意了我的看法,于是也纷纷附和呼喊起来。我不由大喜,继续着我的演说:

    “大家同样是人,为什么别人就可以出则香车宝马,入则前呼后拥。而我们却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四海为家,遭人白眼遭人嫌?你们愿意吗?你们甘心吗?”

    李八白继续着他的点火媒介作用,抢先地呼喊唱和道:“不愿意!不甘心!”

    “对!没人愿意,谁也不会甘心!我,林武,在你们所认为的那个仙界里,我也不是乞丐,但是,今天老天爷就让我下凡来拯救你们来了,拯救丐帮来了!

    李八白的附和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几乎把我引向了迷信的地步:“谪仙谪仙,帮主帮主,拯救丐帮拯救丐帮!”

    “如何拯救?只要你们今后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你们有一天也会衣食无忧成为被人尊重的人!不信?那趁着今天晚上难得的好日子,我向你们演示一套在仙界才有资格使用的太极神拳!”

    说到后面,我感觉我自己有点吹牛过火了,赶紧收敛了一下,以一套太极拳来为自己壮壮胆气了。起势,左单边,白鹤晾翅,玉女穿梭,野马分鬃,贯耳,金鸡独立,弯弓射虎,一式式漂亮的太极拳在异世大唐震古烁今-博得了台下丐帮弟子们的再一次浪潮般的叫好!就连暗藏不露实际堪称丐帮目下第一高手的张玉虚也点头不已。

    打完一遍太极拳,我的头脑才又清醒回来,及时地抛出了更加宏伟壮观的分三步走的近忧远虑的奋斗目标,朗声道:“我作为下凡来拯救丐帮的新任帮主,我要向你们保证实现做到的三个目标:

    “第一,就是要让丐帮从今天起的一个月内,不要再去流浪,不能再以乞讨为唯一的营生了。有没有信心?”

    近几个月来丐帮弟子们几乎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我这第一步奋斗的目标解决的就是近忧,正中其下怀,他们焉有不高兴的?不等李八白带头呼应,早已异口同声地呼喊了起来:“有!”

    “第二是歼灭洛阳牡丹帮,为王元亏老帮主雪恨,为死去的丐帮弟子报仇。有没有信心?”

    这可是我奋斗目标中的重点,也是难点,对此我心底也没有底,但此时此景,我唯有开出空头支票来了,既是鼓动他们,也是给自己一个鼓励了!而众弟子自上一任帮主王元亏逃之夭夭地到了不知是天堂还是阎罗地狱后,人人心里想的就是报仇雪恨,此时由我先说出来,那自是同仇敌忾了:“有!!”

    “第三是让丐帮成为武林第一帮,江湖第一大帮,天下第一大帮!到时没人再能欺负欺凌我们这些穷人了!大家有没有信心?”

    这第三乃是奋斗的终极目标了,相当于进入共产主义共同富裕的阶段。是望梅止渴也好,是画饼充饥也罢,实不实现都无所谓,但至少能给大家一个奔头,一个希望。有希望当然一切皆有可能了。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