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9章兴师问罪而来
    看着龙昆仑他们凝重无奈的神情,想到要立威,我立即就生气了起来,这些糊涂透顶的老江湖,怎么思考的方向不在丐帮而在官府了。banzhu+001+com不由得叫了起来:“弘法长老何在?”

    李白不明就里,听到我呼叫得突兀,一脸又严肃认真的样子,不得不出列地回禀道:“弘法长老李白在此!”

    “我们丐帮是不是江湖人?”

    “是!”

    “是不是学武之人?”

    “是!”

    “那我再问你,学武之人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

    “讲义气!”

    “还有吗?”

    “行侠仗义!”

    “还有吗?”

    “替天行道!”

    “还有吗?”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我连珠炮仗地追问,要的就是这几句话。此时再傻瓜的人都知道,何况在座的都是老江湖呢,我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为独孤九他们开罪了。

    我最后冷笑了几下,大吼一声道:“县尉刘大人,我们丐帮不是普普通通的良民,而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替天行道、行侠仗义、讲义气的、行走江湖的学武之人,打劫艾金钱这类为富不仁欺压百姓的土豪劣绅大坏蛋,那就是我们丐帮所要做的,你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是,你今天想从我丐帮这里带走一名弟子,先问问我这位帮主再说!”

    刘天山哈哈大笑地站了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而是拍着掌伸出了大拇指,对着龙昆仑赞道:“好!有义气!能为兄弟两肋插刀!不愧小小年纪又是小白脸的就能坐上帮主之位。但愿你除了义气之外,还有真本领让他们这些老江湖们心悦诚服!别只是一个任这些老江湖们纵的木偶就行了!”

    刘三根几人听着脸上齐是尴尬的苦笑,想来他们心里也真怀有此意,被点破了,自然尴尬难堪了。***,想让我做傀儡,没门!门缝也没一条!

    刘天山则又是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谈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了,老子说了一通话,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到了喝酒的时间了?呵呵,我闻到了十年的新丰酒的香气了!”双手摩挲,鼻孔翕吸,似乎闻到了十几年的陈年好酒了一般,一脸的馋相,

    到此时,这家伙终于原形毕露了,原来真的不是为了来破案抓人,而是为了喝酒的!***,害人不浅,十足的酒鬼!

    龙昆仑这时忽然醒悟似了的向刘天山朗声笑道:“差点忘了,刘兄,那还不随我来?”说着就把刘天山引了出去,安排他花天酒地风花雪月去了。

    我一时有点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兴师问罪而来就这样完结了?***熊,原来不是真的来抓人,而是来找酒喝顺便找茬的,难怪他十几人不怕被我丐帮以十当一地群殴就敢耀武扬威地上门来了呢。

    那边龙昆仑在把刘天山安排,这边刘士安总管为了排解气氛的尴尬,赶紧将我所不知的与刘天山打过交道的一些事情跟我汇报了起来。

    原来,酒鬼刘天山升迁上任新丰县县尉也就在这一两个月前的时间,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尽管是猛龙过江地由十二级小芝麻官的捕头连升地做到了县尉这一从九品的绿豆官的位置,但在新丰县县衙四大领导班子里面,除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人把他当做一回事儿——

    县令相当于我所在原世时的县委书记,可谓出身名门,从属孔老夫子一脉,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历经十年寒窗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爬到九品官阶,最是瞧不起他刘天山这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江湖出身的人,处处给他小鞋穿,甚至有时只给他一只鞋穿;至于县丞,相当于我所在原世时的县长,他善于察言观色,也从善如流,惟县令马首是瞻,也是时不时地刁难刁难他,县令给刘天山一只鞋穿的时候,他干脆就让刘天山赤脚了,比县令还狠毒;主簿呢,那就我所在原世时的县委秘书长了,是个八面玲珑见了石头都会笑的老好人,对刘天山还算讲文明有礼貌地树新风,见面呵呵笑,再见笑呵呵,但出于要紧紧地团结在县令为首的领导周围,他也暗地里经常地使绊马索,绊得刘天山比名字还苦。

    而令刘天山更为愤怒的是,新丰县本地有一个与华山派有一丁点关联的黑帮叫老虎帮,他们欺凌县令的软弱无能,在新丰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上一任县尉,就是无法将之铲除而成为了县令县丞治理一方无能的替罪羊而被贬流放到了三千里远外的冰天雪地寸草不生的边疆去了。老虎帮也欺负他刘天山初任异地,人生地不熟,没在新丰站稳脚跟之际,扬言猛龙也难压地头蛇,要在三个月内让他步前一任的后尘卷铺走人去西北苦寒之地喝西北风去。刘天山作为一个师出名门少林的有理想有志气的县尉,一腔热血之下,岂容忍得几个黑帮小角色的恐吓威胁。但他所领导的一帮手下捕头捕快、班头衙役,早已被老虎帮从精神到上蹂躏了几年,一个个外强中干,银枪蜡头,穿着光鲜亮丽的公差服吓吓老百姓还可以,对付老虎帮,一听说老虎帮三个字,反而吓得都撒不出来,一看见老虎帮的匪徒,剥下公服跑得比老百姓还快。作为一县县尉的刘天山,苦于单枪匹马只身一人,无法与根深蒂固于新丰县有五六年光景的老虎帮的抗衡,更别说要铲除还新丰老百姓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环境了。

    而就在他夜夜苦闷独吞,常感慨壮志难酬,常使泪撒湿胸襟的时候,也就是三几天前,我们丐帮千里逃逃来到了新丰,而帮中的传功长老张玉虚当年是与他一起学艺于少林,虽说师兄弟间不是很谈得来,但好歹也是同门,于是在我们丐帮意欲在新丰休整选帮主时,他很是仗义地应允了,还趁机与张玉虚套近乎拉师门,不时地还透露出要我丐帮协助他黑吃黑地铲除地痞恶霸老虎帮的求助信息。目下我丐帮与他刘天山的情势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我这才善解人意可怜起了刘天山来,我们可有点同病相怜。我若不是情场商场上双双被人排挤,也不会沦落到这里来与他刘天山做难兄难弟了!

    末了,刘士安望着丐帮其他董事局的董事们说:“由于当时咱们丐帮还未选定帮主,对于他的有求于人的要求,龙副帮主、史长老都没有直接回复他。看他今晚的来势,多半是要以咱们丐帮弟子洗劫新丰财主艾金钱一家的案子为要挟,引我们入他之彀,帮助他铲除盘踞此地多年的恶霸老虎帮了!”

    我望着刘士安,又望了望张玉虚,说道:“黑吃黑?!他那么相信我们?就不怕是引狼入室?”一个带领丐帮走入复兴甚至更加辉煌的计划在我脑中慢慢成形,不由得嘴角边带起了笑意,只是那笑意在刘士安他们眼里也太显得狡猾奸诈了吧!呵呵,我也想不到一个在原世老老实实工作忠贞不渝地泡妞的懦弱男子在异世里会这么奸诈了?难道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不奸诈,只是未到奸诈时吧?

    当前影响我做好帮主的最大障碍就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年轻形象,我只好做作地把两眼睁到最大,瞳孔集中一点,装出“神目”的模样来,然后“神目”如电般地扫视着了丐帮董事局的董事们,一副老气横秋故作深沉的样子,朗声道:“你们认为,我们丐帮该不该伸张侠义地帮他刘天山铲除恶霸老虎帮呢?”

    我故意将话说得圆满,作为老江湖的他们岂有听不出我的意思之理呢?传功长老张玉虚眼睛里隐隐闪着喜色,副帮主龙昆仑、总管刘士安几个赶紧表明立场的大声说道:“一切听凭帮主定夺!”

    张玉虚微微沉吟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说还是不说,但只稍稍了一下,还是说道:“只是听说那老虎帮的二当家是华山派的俗家弟子!”

    年轻再次把我的腰撞了一下,心惊地道:“华山派?”大唐年间华山派就成立了?风清扬、岳不群、令狐冲都是很厉害的人物啊,那可是惹不起的——不过,好像他们几个不是活在大唐年间的武林高手。唉,都是看多了武侠小说惹的祸,害得担惊受怕心惊胆战的:“现在的华山派在江湖上很出名?他们有多少厉害的高手?”

    张玉虚道:“华山开山立派也不过才十几年,不过掌门郝太通不语先生自创一套不语拳,在武林中是赫赫有名的,其座下两个弟子玄通、圆通,已得不语先生的真传,同时精通老庄易学,擅长卜筮占卦,深得皇家的恩宠,被尊封为西岳国师,其弟子在官家当差吃皇粮的有不少!但在江湖上很少,不知那老虎帮的二当家所言师出华山,孰真孰假?”

    原来是扯虎皮做大旗的老二,就算他是华山弟子又怎样?你史长老、刘县尉还是少林弟子呢!难道你们就像两个小孩子打架了,非要找上自家大人来一起干架不成?那还成何江湖体统?我一时又轻松了起来,呵呵地笑道:“他孰真孰假还无法考究,而史长老你可是假一罚十货真价实的少林入室弟子呢,难道还怕他不成?”

    犹豫多虑的弘法长老青莲居士李太白还在担忧地说道:“帮会争斗,各凭本领,应该与师门无关,何况是行侠仗义我辈之美事?只是倘若我们与老虎帮斗个两败俱伤的,到时官府不是坐收渔利了吗?”

    这也正是我对刘天山的来意所担心的地方,但是收拾老虎帮,拉拢刘天山上我们丐帮这条大船一起同舟共济正是我中兴丐帮的途径。

    “是两败俱伤还是你死我活,这就要看咱们丐帮的手段与实力了!不过,我对咱们丐帮是信心十足的!因为丐帮既有像李长老您这样出类拔萃的俊杰,也有像龙副帮主那样义薄云天的豪杰啊!”

    我笑着说,脸上带着自信,同时还不忘给他青莲居士和龙昆仑戴上高帽,毕竟他俩都曾兴趣十足野心勃勃地窥睨过帮主之位,在慢慢树立我威信的同时,也应该不忘了团结他们中的中坚力量。心里此时也不禁阿弥陀佛无量天尊和天灵灵地灵灵地念叨,但愿《厚黑学》等后世人智慧结晶的驽人之术能够帮助到我林武能够坐实了丐帮帮主之位,虽然不会武功,毕竟是劳心者治于人劳力者制于人!

    答复刘苦更的调子就这样经过我丐帮非正式的董事局会议定了下来,执法长老杜子美忽然问道:“帮主,那独孤九等弟子如何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