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7章新帮主上任也要烧三把火
    张玉虚察言观色看出了我心惊肉跳的感受,故意轻松缓和地说道:“也没什么,仪式之一就是交接帮主信物玄铁令——”

    我想起了《天龙八部》里萧峰挥舞绿竹杖英明神武的无敌气概,打断他话头问道:“丐帮帮主的信物不是绿竹杖吗?”

    张玉虚虽然被打断了话头,但脸色一往平静,仅是摇了摇头,沉吟不语,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是绿竹杖了。版主0○一电COM

    大概刘士安他们对我这个千年远外异国而来的帮主出言见怪不怪了,此时似乎也没怎么有兴趣追问那什么绿竹杖是什么玩儿了,只是见张玉虚不说话了,赶紧就继续说道:“仪式二就是帮主的就职演说,之后嘛自然就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吃喝玩乐了,当然期间帮主你可就要小心众弟子们的敬酒了,最后嘛——”他神秘兮兮地故意不说了,而李白则是压低了声音但其实在座的丐帮董事们都听得到:“众长老建议,请来了新丰县青楼中的头牌美女们为咱们这些刀刃上舔血的弟兄们也乐一乐,毕竟好久不放松了,趁机正好享受享受江湖游侠们浪漫的狎妓行径啊!”

    众人一脸的猥琐邪,什么高风亮节,什么仙风道骨,什么侠义风范,全的荡然无存,顷刻间全变成了道貌岸然!他***,这决定还是集体决策智慧的结晶呢!

    我倒是吃了一惊,但见连李白杜甫之类的后世称为诗仙诗圣的旷世人物都对此热衷不疲,我倒是觉得自己不像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而是来自比他们还老土落后的原始社会了,太那个out了吧!看来得继续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才得啊!其实想起对大唐帝国繁荣昌盛的那点记忆的历史,恍然之下,终于明白了大唐盛世之开放的蔚然成风了!***熊,其实对比原世的吃喝玩乐黄赌毒,只怕还是小巫见大巫吧!

    我顿时又想起给我一帮之主买套衣服都吝啬的他们怎么会有钱去召女支,再说这等花钱经费的帮内头等大事竟然不经我点头同意就去花差花插了,这分明是还不把我当做一帮之主来看待。这可是尊严的问题啊,我皱起了眉头,但只谈谈地道:“这活动花费肯定不少吧!”

    刘士安是总管兼头号吝啬鬼,说到钱自然是心疼到绞痛了,但还是苦着脸说道:“就三百两吧,只是几乎是我丐帮所有家底的一半了!”

    龙昆仑知道花钱没有经过我这位还没上任的新帮主的拍板,多少有点心虚理亏,更怕在这钱事上纠缠不清,难得他谄媚一回地笑道:“帮主你可是千年罕见的异邦而来的帮主,这等千年一遇的大事,那自然是很值得庆贺庆贺的啊!花这点钱不算什么的,是吧帮主?”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法不责众,我还能纠察不清地追究下去?只是心里老大的不痛快,愤愤不平地嘀咕骂街:你***,让你们置办几套衣服给作为一帮之主的我都磨磨蹭蹭的,公款吃喝玩乐黄赌嫖倒乐此不疲!***,支出如此之大,还不经过帮主我的同意签字呢!看来我这个一千年后转来的帮主还是没资格获得你等老江湖的尊敬啊!看来要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好好地烧起来才行!

    大诗人李白早就为我这个帮主准备好了就职的演说稿,我只有先小心翼翼地聆听一遍,然后上台去照本宣科声情并茂地大呼小叫一番就ok了。这可是大唐第一诗人为我所准备的演讲稿啊,艺术性与思想性的含金量之高,不管是放在江湖还是庙堂之上,那是前无古人,后只怕也无来者的!但我听他只“之乎者也”了几句掉书袋子的绝句,头就大了——丐帮弟子文化素养都很高吗?都听得懂唐诗楚辞般的演讲?难道大唐盛世人人都普及了绝句诗词?

    “我说弘法长老,您老人家的这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弟子们都听得懂吗?”

    李白停止了摇头晃脑,愕了一下,恍然一笑道:“帮主提示的是!”龙昆仑则又是捧腹没肝没肺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好歹在原世也算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不敢往上拔高,我想文化水平的程度好歹也应相当于大唐帝国时代的秀才进士了吧?演说水平不敢说天花乱坠顽石点头,但临场蛊惑人心煽风点火的能耐还是有的,我于是在听读了李白起草的就职演讲稿后,摒其糟粕取其精华地提炼出了核心内容,跟他们一众董事们交流了意见,最后就定下了演讲的提纲。反正又不是什么政府工作报告,非要关起门来让秘书长副秘书长和秘书们花上三五十天来捉刀执笔地斟酌打磨玩文字游戏。

    我整了整麻布粗衣,在手心上唾了一把口水,然后在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五寸长的头发上捋了几下,潇洒地一如当年第一次约会般地昂首挺胸,其实我看更像是香港电影里大哥级人物的出场前的准备,抖擞抖擞了一下精神,迈步就想出场。这时,一个专门负责外围警戒的斥候弟子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急报:“报!报告帮主及众位长老,新丰县县尉刘天山来了!还带着一帮捕快、衙役!”

    县尉?按照我对唐朝历史的认识,县尉应该是县公安局局长兼武装部部长的吧?捕快衙役那就是刑警和民警了。他们是白道官员,是皇家养的猫,我们是分子,是见不得光的老鼠,猫抓老鼠,水火不容,他们来干什么?还能来干什么?我说弟兄们,快点逃命去吧!第一次闯荡江湖做的我都快吓得六神无主屁滚流了,总管刘士安却高兴地道:“刘天山刘县尉?专程邀请的时候不来,这回怎么就上门来了?快快有请!快快有情!”见我脸色惨败,还是张玉虚星星知我心地解释道:“帮主,此人对我丐帮大有庇护!但见无妨!”护法长老高达夫还不忘安心地插上一句:“而且与传功史长老同出一门!是大大的好人!”

    刘天山与张玉虚同是少林派门下弟子?一个是县尉——官府的警察局长,一个是我丐帮传功长老——组织的大头目之一,这关系还真不错啊,以后想要发扬光大丐帮,得好好利用这一层关系才行啊!那就有请啊,快快地有请!

    新丰县县尉刘天山带着近十个捕快衙役,在我丐帮弟子有些虎视眈眈的夹道“欢迎”下,趾高气昂昂首阔步地迈向丐帮的总舵所在之处的一间茅草屋。茅草屋内是我们一等以我为首的丐帮董事局的董事们。

    县尉大人的驾临,真让茅草屋蓬荜生辉了!当然我们只能让他一个人进来。

    县尉大人一跨入茅屋,洪亮的声音就吼了起来:“你们的一群叫化子,净给老子找麻烦!”口气之狂,出言不逊,居高临下的官腔十足,跟我在原世见过的人民公仆的警察局长们差不多,都是来者不善之辈!

    我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身材与我一般高,但腰粗膀圆地比我书卷气清秀苗条的人威猛多了,浓眉粗髯,一双大眼更是精光毕露,俨然是一条粗犷狂汉!根据我读书破万卷的阅人知识来看,这样的人豪爽执拗,应该是那类不用金钱和女人相利诱都可以好好相处好好交心的人。

    果然,未等我上前迎接,龙昆仑刘士安张玉虚等一干与之相识的早上前去一番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地嘘寒问暖了起来,看情形早就是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一起女票过女昌的哥们了。***,倒是将我这个一帮之主晒在了一边,让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上前客套更无从说起,只好尴尬地愣在当场。好在他们只是嘘寒问暖了几句,没有把酒问青天高山高长水长地胡海侃山。县尉大人百忙之中终于没有忘了我这等地位低下堪称九等屁民的人,瞅了我一眼,对着龙昆仑他们朗声问道:“你***,你们叫化子不是选出了头头了吗?到底谁是头啊?龙昆仑?李太白?还是刘士安?这位书生又是谁?”

    我尴尬地清咳了两声,他们一帮人这才记得还有我这一号人物在后面,龙昆仑脸上哂哂然,把我引荐给了刘天山。刘天山像看怪物外星人似地看了我好半天,翻起一双牛眼叫道:“你就是丐帮新任帮主?***,细皮的一个白脸书生!咦,头发的装束还挺像个番邦胡子呢!什么什么?中华国人?要走一千年才到?你***,神仙啊?”

    什么中华国人?我说官老爷县尉大人官老兄,其实不单是你,在座的都是中华国人啊!喝着相同的水,流着相同的血,同根同宗啊!但此时跟你这没知识没文化的大老粗一个的说这些,只怕是对牛弹琴天方夜谭,还是免了!

    我只好抱抱拳客套道:“刘大人过奖了!您日理万机为新丰县百姓的安居乐业做出了卓绝贡献,此时还不辞劳苦地来看望我丐帮弟子,我丐帮弟子感激不尽,在下有礼了!”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还有的说不打笑脸人,再怎么样的人,对别人的恭维,谁都还是欣然接受的。果然听了我的一番言语后,刘天山县尉大人虽然还在不停地打量着我,可是眼神里已不再是鄙夷与不屑了。

    既然县尉大人开始正眼瞧我了,我就再把丐帮帮主的身份与派头演绎下去,让他不能再把我当做与奶油小生一个意思的白面书生的差劲形象,于是对总管刘士安吩咐道:“刘大人的一帮兄弟也辛苦了,烦劳给他们看座上茶,歇息歇息一下!”我的这番八面玲珑的说辞,甚得刘天山的赞赏,点了一下头,捻着胡须道:“小子有一套啊,看来不是徒有其表浪得虚名啊!”手一挥,让在屋外候令的一众捕快衙役听从刘士安的安排花天酒地去了。

    宾主入座,经过这一下的小风波之后,龙昆仑李白等人再不敢在我面前随便插嘴说话了,这就算是给他们烧起的第一把小火吧!***,好歹我也是一帮之主,岂有在外客面前抢帮主的身份和地位的,小心我秋后算账,一个个把你们给清算了!

    龙昆仑终于乖巧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征询之意,在得到了我单首点头后,他才出声道:“刘老弟此番不辞辛劳地暮色前来——”故意停顿着让刘天山接下话茬:“你***,我是无事不登三宝——!”似乎想到我们丐帮这茅草屋实在太破烂,与三宝殿不可同日而语,那“殿”字就咽了回去,接着骂道:“你们真的是一群臭叫化子,给了我一众兄弟几十银子辛苦费,原本说过要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地在这三天内不生事,谁知才过今天申时,新丰第一财主艾金钱就来衙门报案,说他家被七八个衣衫褴褛的蒙面强盗洗劫一番,抢去了现金六百三十三两银子和五套价值三百两银子的首饰,还打伤了十几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家丁护院,顺便又奸污了他的一个女儿两个小妾三个丫鬟四个老妈!你们说这不是你们丐帮叫花子干的还能是谁敢这般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