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6章丐帮新董事长上任
    既然决定了武斗pk选出新董事长,于是趁着在新丰县郊外全公司进行整顿的时机,由刘士安总经理提出了方案,并在全体董事局集体一致通过的决议下,在当年刘邦被项羽惊吓得屁滚流的鸿门宴遗址上搭起了临时的pk擂台,不但对帮主这一最大的人人垂涎的董事长肥缺进行pk,就是下面能跻身于董事局的各舵舵主因争斗牺牲了的缺位也进行pk选拔。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当然,用刘士安总经理当时的话意来说,团结最重要,这只是蜻蜓点水点到为止的公司内的技艺切磋,这样既可以驱散因争霸失败而导致的阴霾,也可以放松放松一直以来的紧张心情,既能愉悦身心,又能选拔人才,一举两得!况且pk大会结束之后,还会有琼浆玉液美女入怀的大鱼大肉式的公款犒劳呢,帮内员工人人谁不是何乐而不为?

    那时就在我连人带魂飘飘悠悠飘飘悠悠的时候,进行新董事长的擂台pk选拔正进行得如痴如醉如火如荼。江湖上鼎鼎名号的青莲居士李白董事凭借着深厚的内功修为和精湛的剑法,以及他“对同志春风般温暖、对敌人秋风扫落叶般无情”的丰富又老辣的经验,一路是力劈华山五丁开山,过十五关斩十六将地在最后一战中,“素手把芙蓉,虚步摄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把最后一个竞争对手——也即暂时全权主持全丐帮公司事物的副董事长龙昆仑激斗了一千零一个回合后,最后以据传得神秘兮兮的白日梦中得神仙传授的“荡涤剑法”第二十七招中的第三十六式变化无穷的招数将其逼落到擂台之下。

    当时,他青莲居士战胜了全公司内最大的竞争对手,不由得神色傲然,,手执着寒光闪闪的芙蓉宝剑,气宇轩昂地长身立在擂台中央,可谓衣袂飘飘,长须飘飘,朗声道:“我帮中还有哪位兄弟哥们敢与我太白一争帮主之位?我看三更兄弟都不是我的对手,帮中再无人与我为对手了!”说着像一只斗胜了的大公鸡般雄赳赳地踱步于擂台,气昂昂地环顾四周,一时台下无人应声,禁不住更是气焰嚣张地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笑毕了,还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挑战性的言词:“如果帮中再有人能将我击倒击败,这帮主之位我李某人就双手奉上了!有木有?有木有?木有了?哈哈!哈哈哈!”说话间,暮色沉沉,初夏的天边忽然雷声滚滚,霹雳一声,据说就是那一声霹雳哗啦过后,我就从天而降,将在擂台上高傲自大不可一世的青莲居士李太白憋屈地击倒在了地上。那一刻,据说龙昆仑这家伙在擂台之下捧腹足足笑了个良心狗肺没肝没肺!

    在帮内高级内阁董事局董事们将近一个时辰的轮翻轰炸式地教诲下,我算是慢慢地融入了丐帮,至少在身体上融入了丐帮这个公司里。其实一直以来我的适应能力都是超群的!

    我打了几个哈欠,感觉到全身乏力,两耳透气,应该是穿越之后的时差还没倒过来的身体反应吧,从中国到美国都有时差,何况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大唐帝国穿越了一千多年的时空?

    我慵懒地摆摆手,向丐帮全体董事们提出了几个不算是要求的要求:一,能不能给我弄一套标准的大唐帝国良民的服饰来?毕竟人靠衣装马靠鞍啊,再说我也得融入当地民风,与大家打成一片啊,再穿着二十一世纪的服饰,岂不格格不入?二,能否让我洗一洗酸臭的身子?人家都说浴火重生,我这仅仅算是浴水重生的洗礼好了。然后密西密西地休息一下,把生物钟拨正过来,以恢复体力焕发青春地走马上任董事长!

    我知道作为丐帮董事长,这几个要求并不过分,想在原世的世界里,那个对公家单位的东西不是吃了又拿,拿了还兜着走?怕就怕行有行矩帮有帮规,一个只以乞讨为主业务,顺便收黑钱以及坑蒙拐骗偷抢为辅业务的叫花子组织,如今更是沦落到无处栖身的集团是不是有点难?

    果然,总经理兼财务的刘士安眉头微皱了一下,说道:“本来按帮规,服饰与盥洗属于个人行为,不能挪用帮内财物。再说帮内这两天的擂台整顿,在新丰县县尉那打点花了三十两银子,今晚还要庆祝帮主新任——”大概是看见了其他董事们的不悦之脸色,尤其是副董事长龙昆仑几乎要咆哮的表情,一贯抠门的他赶紧一转口风,“不过帮主你乃是天外飞仙而来的英明神武气宇非凡的青年才俊,焉有按照一般规定的道理呢!”他大有马屁要拍就拍到底的精神,又说道:“那帮主要不要请人来服侍?咱们帮内刚好有新加入弟子的——”

    我知道丐帮里面都是清一色的大男人,而且一个比一个邋遢航脏,叫他们中的一个人来服侍?算了吧,比我还脏!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但过后我才知道他要说的是请一个小美女来服侍我,我知道了那个后悔不跌啊,但这是后话了。

    就这样,免费的服饰与盥洗就算是送给我这位即将新上任董事长的见面礼了。

    也许是异世没有了原世工业喧哗的声音,我睡得真ta妈的香爽。当我一觉醒来,窗外已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按照原世的时间算,应该有下午五六点钟了吧,我整个人精气神恢复得也差不多九成九了。外面擂台周围篝火渐起,人影约约,人声嘈杂,没素养的江湖粗人只怕就是这样子了吧。一众丐帮弟子们正在忙碌着,大概是在筹备酒席来庆贺我这位新董事长的走马上任吧。

    趁着董事长就职仪式还没开始,我就在院子里活动活动起了筋骨来。身穿唐装,整个人虽说离器宇轩昂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好歹也可以并入到了倜傥的行列,一时风度翩翩了起来。但又想到今后要做一帮之主,带领一群乞丐叫花子打打杀杀抢地盘抢金钱抢女人地闯荡江湖,不得不对自己的能力怀疑起来。在原世,自己做过最大的领导层次也就是一个编辑部门主任的助理,上有的领导多如牛毛,归自己领导的部下也只有自己一个而已,真能做得一帮之主?信心有点歪歪,但想到自己是死了一次的人了,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既来之则安之了。至于领导的能力与手腕,只好现学现用地往抠门恶毒的《江湖》杂志社的老总身上寻找了。又至于保命的江湖手段,幸好还在原世的时候,为了讨好当初的女朋友而孜孜不倦地学过将近一年的四十二式太极拳,虽然学得马马虎虎,打人不行,防身不行,健身也不行,仅作泡妞娱乐的工具,更不曾敢实战过,但也不曾荒废遗忘,好歹它也是拳啊!看来要在异世做与董事长一样地位的帮主,不得不把它提升到当做护身符的地位上来了,甚至是闯荡江湖的必杀技啊。唉,走一步算一步了。那就来打几趟吧!

    当我打完一遍太极拳,身后传来了噼里啪啦稀疏的掌声,扭头一开,是副帮主龙昆仑以及总管刘士安和四大长老等帮内的董事们来了。

    龙昆仑似乎对于我天外飞仙地把李白压扁了是大有好感,大赞地道:“帮主果然是神人也!使的这一套拳法行云流水绵延不绝啊!”

    他能看得出行云流水绵延不绝来,看来武功不差,以后外出抢地盘抢金钱抢女人的时候,我林武乖乖地跟在他后面得了!嘿嘿,有门道!

    李白更是瞪大了双眼问道:“这是什么武功?我等竟然从来没见识过呢?”

    “这叫太极拳!”

    我有些洋洋自得了,太极拳可是四五百年之后张三丰那个牛鼻子老道才会使出来呢,你们能说出它的特点来,也真不愧是丐帮中的武林高手了!

    李白捻着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道貌岸然娓娓地道:“《易经系辞上》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难道就是《易经》所说的太极?”

    我暗暗惊异,这家伙出口就是高深的易经八卦,难怪能扬名千古头啊!

    只有传功长老张玉虚老史看出了我的拳法虽高明,但内力明显不足的最大缺点,捻须沉吟了半响,说道:“帮主这一套拳法意领身随、轻灵沉稳,柔和缓慢中不乏连贯圆活,称得上绝技!只是帮主从遥远的那个什么共和国——对对,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来,只怕是路途遥远,身体未恢复过来吧,使起来虽行云流水却也是空洞无力,可惜了!他日闲暇,在下倒想向帮主请教一二!”

    我大惊,这张玉虚对这后世才有的太极功夫这般玲珑剔透,比龙昆仑的眼光似乎又高了一个境界,莫非他也会太极功夫?乖乖不得了,丐帮集团公司内武功最厉害的我看才是他,他日有空,我林武向你请教一二才对!不对,是求教!***熊,为了在异世混得风光,看来要谦虚才行啊!

    “史长老不愧为师从名门少林一派的啊!”

    在我大惊之下的胡思乱想之时,龙昆仑的话使我对张玉虚更增添了几分崇拜:“少林?史长老是少林弟子?”心底忽啊地一醒悟,此时已是大唐玄宗做皇帝,当年少林十三武僧相助他家祖爷爷唐太宗李世民,少林一派才由此名闻遐迩扬名天下。看来我想在异世丐帮中真真正正的坐上帮主之位坐实董事长之名,张玉虚史长老绝对绝对是我不可多得的助手之一啊。不过也要小心成为他们任意摆布的木偶傀儡才行!看他们目前的眼神,既把我当半个神仙看待,又把我当做半个傀儡。看来得在神仙二字上下功夫才行!

    随即又想到后世人武侠小说里说丐帮那天下至刚至阳神乎其神的降龙十八掌等功夫,赶紧问道:“我们丐帮集团公司是不是有董事长——”听着我“集团公司、董事长”生僻词汇的胡乱倒出,龙昆仑他们这些我称起来算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辈分的老家伙们像睁眼的瞎子一样听着天书般懵懂无知,我只好把自己的思维适应性地转回了大唐的江湖时代了,什么董事长,什么集团公司,一切都神浮云了!“——啊是帮主,啊是帮主。我们丐帮有没有帮主代代相传的绝世功夫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这两门镇帮绝技?”

    龙昆仑摇着头道:“什么帮主代代相传的绝世功夫?没听说过啊!”而杜甫则是和高适相视了一下,否定地道:“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相互直摇头。李白则炫耀地捋胡须称赞着道:“降龙降龙,一定是一种霸气十足的掌法了!”而比较老成的总管刘士安沉思地道:“打狗棒法?蛮适合我丐帮的一门武功啊,因为我们丐帮子弟行走江湖在大街小巷,遇到最大的敌人就是野狗恶狗了!”武功最高想法最超前的张玉虚则暗下拍马屁神功地说道:“帮主不远千里而来,既然能打出这轻灵圆活的太极拳,想必什么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也就不在话下了!”

    看到他们肯定语气的否定回答,我非常失望,简直是沮丧!看来什么降龙十八掌、什么打狗棒法,全都是后世小说家们子虚乌有的胡说八道胡言乱语。不过为了笼络人心为我所用,我只好强压下沮丧,顺着张玉虚的台阶往下下地道:“史董事——”看来思维定势还是定格在原世啊,我赶紧话头转回道:“啊——是史长老说得没错,太极拳都会打,何况什么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不过。哎呀,我头有点疼,唉,看来是不远千年而来,辛苦得把我的记性给抹灭了,我记不大全那些什么口诀和经脉的运行了,这得麻烦以后各位董——各位长老了!”

    我这样说着话,既拔高了自己作为帮主的身份地位,又很好地留了一条自己不会武功的后路。性格豪爽不明就里的龙昆仑粗声粗气地应道:“那是自然!刚才史长老不是说帮主身体未恢复过来,我们身为丐帮的八袋弟子,光大丐帮那自然是责无旁贷的!”只有老谋深算的张玉虚听出了我的话外弦音,他不动声色地道:“帮主,庆典仪式的时间就要到了,大家是不是——”

    由我的一套太极拳而口沫横飞地聊得忘乎所以,差点连更重大的事要办快忘记了,他张玉虚适时地提醒,众人这才停止了侃侃而谈。

    庆典仪式?我顿时想起了众人往我身上吐口水的恶心情形,一百六十四人啊,那不是把我给淹没了?这一下子惊吓得不小,心有余悸地问道:“仪式上要我做些什么?难道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