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5章丐帮是组织,也是一个企业组织!
    丐帮既是组织,也是一个企业机构!

    听完了传功长老张玉虚的介绍,我给丐帮下了这样的定义!同时令我茅塞顿开大开眼界的是丐帮竟然有将近上下两千年的那么悠久的历史,让我砸破脑瓜更意料不到的是千古圣人孔丘孔老二孔子大君子,以及战国时期的鼎鼎大名人伍子胥也曾经是丐帮弟子!奇也怪哉,呜呼奇乎!

    丐帮创始人,也就是第一任董事长乃是春秋时期的范丹范帮主。版主001电COM我四处瞅了瞅,这间堪称茅屋的房子正上方挂着几轴画像,我想最前面正中央发须飘飘的那就是范董事长范帮主范丹吧,左右两轴应该分别就是孔老夫子和伍子胥两大丐帮曾经的董事局成员的猛人了吧。因为我发现孔董事气宇飘然,气质彬彬,与后世流传的夫子影像差不多多,很容易辨认;而鞭尸楚王的伍子胥气质则很猛烈,可谓血盆大口,面目狰狞,黑髯张箕,与后世人想像的张飞之类门神的猛人差不多,十足十地吓唬得鬼神与夜啼的小孩。

    说来丐帮的发扬光大真还有孔圣人和伍子胥不世之功啊。张玉虚说,春秋时期,孔圣人在鲁国杏坛讲学时,不幸囊中羞涩缺米少粮,在七十二弟子中名列前茅的子路外出比唐三藏化斋还凄凉的求官家富翁不得借粮之时,找到时创丐帮并任第一任董事长的范丹帮主解决。由此,孔圣人和他的弟子们度过了饥谨和凄凉,后来心悦诚服功德无量地申请加入了丐帮,成为名符其实的丐帮化外的董事之一的弘法长老。至于伍子胥伍猛人,他也曾经成为丐帮的董事局成员之一的护法长老,说来也有些悠悠岁月的凄凄惨惨戚戚切切,那是当年他家仇国恨抑郁不得志而被迫流落江湖奄奄一息时,偶遇丐帮无名弟子半碗粥之恩德而感恩戴德五体投地加入了丐帮,后来在丐帮弟子们的背后支持下在吴国立了彪炳千秋万古流传的不朽功业。

    听完张玉虚董事讲的这些悠悠岁月,我热血都有点沸腾了起来。想来史董事万长大侠接下来所说的李白杜甫高适三仙的加入丐帮成为董事局里的大佬之一亦是顺理成章见怪不怪了——他三人在官场上的秉性是比茅厕里的石头还又臭又硬,自然是林黛玉妹妹之流的抑郁不得志了,而骨子里自认任侠好义其实是游手好闲的三人不期而遇结识在什么江湖之上的从大打出手到不打不相识再到一笑泯恩仇的,据后来韵事的小道消息透露说,其实是他三人上青楼狎妓抢头牌的吃醋才大打出手得,那时几乎是打得头破血流血流三丈,后来亏得被丐帮上一任的董事长王元亏帮主当头棒喝的劝架兼恩情而才加入了丐帮,尸位素餐地霸占住了三个董事局的名额。

    这三人如果不是千年之后而来的我被历史深深地烙上了神仙般良好印象的烙印,否则在我听到还原真实的来龙去脉之后,必定就把他们给踢出了丐帮董事局!

    而说到上一任董事长王元亏王大帮主,大家原本清新爽朗悠闲自在的精气神三位一体的气氛一下子变成了乌烟瘴气的哀痛与愤懑。原来在三个多月前的丐帮公司与新近迅速崛起如孙猴子出世的牡丹门公司的江湖恩恩怨怨兼抢地盘的争斗中,他老人家光荣负死轰轰烈烈地为帮捐躯了,一起高风亮节捐躯的还有帮中的很多董事局成员的长老、舵主们,可谓精英级别的。而李白杜甫高适这三个家伙之所以在刚刚加入丐帮才半年就走运地被委以重任地擢升成了董事局成员之一的长老,其实就是丐帮董事局中再无武功及威望超过他们的弟子了,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呗。而经过这一次江湖恩恩怨怨兼抢地盘争斗的惨败后,丐帮这一天下几乎是第一大的江湖企事业单位可谓是元气大伤,再也无法立足于遍地是黄金肥沃比杨玉环贵妃的洛阳这块江湖公司之中了,所以一路往西长征兼奔袭逃跑,这几天才七零八落地不知是流落一词准确还是漂泊一词更准确地到了京畿这个虽说是肥得流油,但遍地只有皇家国有公司企业,江湖私立公司难以插足立足的天子脚下的皇家一亩三分地的地方来了。可是现在全丐帮整个总公司的员工弟子也不过才两百来人了,而且尽是职称列入中高级级别的四袋以上的员工弟子了,其他低级别职称和临时工待遇的员工弟子,眼看丐帮这个大公司濒临破产倒闭关门,于是就来了个树倒猢狲撒的猢狲,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好汉,脚底下抹油全开溜了。前途渺茫啊前途渺茫!

    我忐忑不安地问到底还有多少人,故作深沉一脸狐狸相的总经理刘士安总管此时也沉不住了脸上的神色,看了龙昆仑副董事长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也不得不报出了准确数字来:“一百六十四人!连帮主你新近加入,就是一百六十五人了!”

    仅存硕果的一百六十五人?我还是第一百六十五人?这是什么私立大公司?记忆中金庸武侠世界里的丐帮那好歹是江湖第一大公司,江南江北两大舵的大分区公司,两大分区公司之下又分为十几个省份的分舵分公司,起码一百六十五万人才对啊?一百六十五人?而且全部在了这里?而且还是享受坐办公室拿高薪的高级职称型的人员占了七成?有没有搞错啊?

    我心里拨凉拨凉的,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楚霸王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之后乌江自刎的悲愤心情!我的心冰寒到了极点,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地问道:“我们丐帮为什么要与牡丹门发生拼杀?为什么与牡丹门的争霸如此惨败?实力不济?对方高手如林?哥们、兄弟,好歹咱们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啊?”问到这里,我心更凉透了,如果当时能用温度计来测量一下的话,我想肯定有零下三四度了——我只会一点武功,如果四十二式太极拳还算是武功的话,而在现世失魂落魄的那晚,自己还空有一身正气和太极功夫,还不是被几个粉仔小混混给理所当然地抢劫了?而异世江湖中的打打杀杀,那可是如假包换的真枪真刀血流成河啊,自个恐怕连小命都难保,还奢望带领一帮冲锋在后享受在前的丐帮高层领导与牡丹门的亡命之徒在江湖争霸中抢地盘抢金钱抢女人?

    对丐帮为什么要与牡丹门发生拼杀这个问题,龙昆仑一众丐帮董事局高层们是脸上茫然地嘀咕道:“是啊,当初为什么就与牡丹门发生了冲突?退一步海阔天空啊,至于拼得你死我活的?”但心底却是欺我年轻懵懂地一片雪亮了:“还能为啥?当然是抢地盘抢金钱抢女人了!有地盘才有金钱,有了金钱也才能有女人啊!闯江湖的谁不知道?武林人全知道啊!”

    而对我所问的后几个问题,副董事长龙昆仑则是一副愤愤然的样子,说道:“如果是以江湖公平的争斗方式,咱们丐帮绝对可以笑傲江湖,可是牡丹门竟然使用上了官兵才能上用的弓弩!个人武功再高,毕竟是血肉之躯,如何能抵挡得那雷霆万钧之力的弓弩?”

    原来是不正当的江湖竞争,而且对手歹毒地使用上了我所在现世黑帮们常用的管制冷兵器而异世可称得上是军火的武器!***熊,难怪我的丐帮公司的员工们损失惨重,死的死,逃的逃,元气大伤,唉,家门不幸啊!

    但听总经理刘士安捋了捋鄂下的那部山羊须,补充说道:“牡丹门肯定与朝廷军方中的大官有关系!”

    官商勾结,黑白通神!

    我这可就头痛了,现世的黑帮分子之所以能够在黑道中逍遥自在无法无天,春风吹又生的,那也是在白道官场当中有人充当保护伞啊!这样看来,牡丹门也深得黑道不败之要诣啊,他们的董事长也是一大号响当当的人物啊!棘手了,棘手了!

    我可不想刚刚坐上丐帮董事长才几个钟头就吹灯拔蜡泄气不干了,赶紧转移话题地问道:“哪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进行擂台pk选拔董事长——啊帮主呢?”

    副董事长龙昆仑看了看董事李白,李白也看了看龙昆仑,两人眼神电光火石之间,我仿佛看到了两只瞪着怒目的大牯牛,两人眼里都充满着对对方的不满之色。

    原来是因为在与牡丹门的抢地盘抢金钱抢女人的激烈战斗中,两人相互埋怨对方守在原董事长王元亏身边但没能保护好王元亏,致使王元亏受伤后没能全身而退光荣献身了。俗话说“国不能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主”,在董事长英勇战死嗝屁之后,身为副董事长的龙昆仑自然临时行使起了老大的职务,带领一众弟子们东奔西窜逃之夭夭地来到了皇都长安城外的新丰县,为了能够使丐帮这一大私立公司继续傲立于江湖称雄武林,必须得重整旗鼓重振帮威,于是在众弟子们的建议下,要求在丐帮成立的纪念日子里即四月初八之日必须重新确立新董事长。但是立谁做新董事长,众人是各执己见,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莫衷一是,当然有与副董事长龙昆仑沆瀣一气的人提议由他副帮主继任即可,而有与龙昆仑有私人恩怨像借钱不还、亦或你嫖的女人比我的漂亮而不服的就起哄反对了,而像董事局成员李白之类的则是出于正义与正气,更加不忿于龙昆仑没能全力赴汤蹈火地救回王元亏董事长而坚决反对的大有人在。而更有隔山观虎斗想捞取渔翁之利的老奸巨猾的则干脆另提议董事李白接任帮主。在意见不和兼嘴斗争持不下之下,只好采取了历代以来董事长选拔的武斗擂台比赛的pk方式了。

    (听到这里,我呀是暗暗叹息:堡垒真的往往是内部瓦解而致敌人攻破的啊。若是我早来由我决定,干脆来个全民选举一人一票的决定好了,那才是真正的民主啊!不过,今时我已经是从天而降的神仙董事长,这种对外专政对内民主的阳刚正道可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