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4章回到唐朝做帮主
    我感觉到我压在了别人的身上,睁眼近看,果然骑在了一个中年人的身上,此人身上衣装及装束入眼颇为奇怪,好像是电视上经常看见的唐朝服饰,只是有点破旧,下颚胡子一尺来长,很是飘逸,只是此时被我压着已然昏厥过去了。版主零零壹点坑母再打量四周,才发觉自个身处一个由木头木板钉成的舞台之上,而下面黑压压的围着几百号人,大部分粗布长袍,衣衫褴褛,蓬头垢脸,但一个个都手执家伙,或刀或剑,还有木棍,神色各异,惊愕尤多,这场景使我感觉更像是身处在一个擂台之上了。

    糟了,莫非他们是在拍古装戏?我怎么从下水道就掉到了这个地方来了?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讲文明树新风的新一代青年才俊,我赶紧站了起来,连声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打扰你们拍戏了!”把被我压住的人扶了起来,想来个人工呼吸施救,但想到是一个大男人,而且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很是不雅,只好来个掐人中将他弄醒。

    一边施救,一边认真打量起这人:四十左右,内穿汗衫外罩襕衫,足蹬六和靴,脸庞,眉须飘飘,颇有出世之仙风道骨的风韵。当他慢悠悠地醒过来时,一把将我推开,抄起掉在不远处的宝剑,大叱一声:“你是何人?为何突袭与我?”

    我说大哥啊,我不是向你道歉了吗,干嘛还气势汹汹要吃人的样子?再说不就是拍戏吗,NG一次,浪费了点胶卷,从新来不就得了。哎,附近好象没有导演也没有摄像机啊,难道是长镜头隐蔽拍摄,那就难怪这位大牌级的帅哥明星生气了,只是生气也生得太迂腐了吧,我哪来的偷袭?还是趁天色灰蒙蒙的好像才天亮不久赶紧回去找我的那五百万彩票去,迟了可爱的清洁工们就要清理垃圾,到时找不回彩票,清洁工们可就可恨可恶,我可就可怜不幸凄惨了。

    你迂腐我也迂腐一次吧,有模有样地抱拳回应道:“这位大明星大叔,在下打扰多有得罪,那就不打扰你拍戏了!”想说一句拜拜但又怕轻浮不够诚意,话到嘴边只好免了。

    那位大叔手执宝剑,一边摆着一个叫什么什么仙人指路的poss来着的,一边定睛打量起了我来,大概是看见我蓬头秽脸的丑模样,转声叱问道:“你也是丐帮弟子?”

    还未等我对他所问回味反应过来,擂台下静悄悄了的人声忽然喧闹了起来,也许原本就很喧闹吧,大概是我的匪夷所思的从“天”而降打乱了他们的拍戏好事吧,这时有人甚至大叫了起来:

    “天外飞仙!”“神仙下凡了!”“我丐帮又一神仙帮主下凡来了!”“天佑我丐帮!”

    我说各位大哥,入戏也不能这样入吧,不就是一个流落了街头的失业青年一失足掉到了你们的拍戏现场搅局了一下嘛,何必大惊小怪的口出封建迷信类的词语?莫非把我当做群众演员了在跟你们一起拍戏?

    听到台下的鼎沸人声,对面仙人指路的大叔脸上似乎挂不住了,神色转愠,斥道:“你到底是何人?从何而来?难道也是来与我争抢丐帮帮主的吗?”

    我说大叔,我可没心情也没时间跟你们玩玩儿,我还要赶回去捡垃圾找出彩票来呢,那可是五百万,比你演一部电影还来钱。我嘀咕着:“谁是什么丐帮不丐帮的?该道歉的我也道歉了,要赔偿损失,也得让我回去找出彩票来有钱先!再见了!”说着就走向擂台边的木头搭成的阶梯而去,离开这是非之地,找回五百万彩票才是我的重中之重。

    但仙人指路的大叔一扬剑,将我的去路拦住了,口上依然不依不饶:“你到底是何人?”离我脖颈仅两寸的锋利刀刃上传来的寒意通过毛孔直渗入皮肤,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不是道具剑,竟然是真的宝剑,可以一剑封喉置人于死地的剑!我吓得几乎要软倒在地。

    台下有人大声呵斥了起来:“青莲居士,你还是我丐帮中人吗?明明说过能将对手击倒在地就是胜利,最后的胜者将是我丐帮新任帮主,你竟敢说话不算数吗?”此人一喝叱完,身后众人纷纷附和大叫:“是呀,说话不算话,就算你天下第一,又如何服得众?如何做得我丐帮帮主?”“帮主应该是光明磊落,说一不二的人!”……

    这时我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起来:他们不是在拍戏!接下来的一切印证了我的不妙猜测——

    那被称为青莲居士的大叔在众人的口水压力下收起了宝剑,然后向我恭恭敬敬地施了一个只在古装江湖大侠片里才见的抱拳礼,语气也是甚客气:“多有冒犯!但确实不知阁下是何人,竟然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地从天而降将太白我击败了?”

    我真的懵了,四处打量,这时我才发现,周围竟然没有一丝我所熟悉的现代文明的气息,漫天漫地蜘蛛网般密布的电线不见了,充斥天地的钢筋水泥结构高楼大厦不见了,污染严重的混浊的空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苍翠的青山,低矮的茅屋,清新沁人的纯净空气,这是什么地方?拍戏的古城?

    突然有人大叫:“帮主帮主,丐帮帮主!”然后是众人一拥而上将我簇拥了起来,之后是腥兮兮的口水漫天飞舞着向我身上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已经懵了傻了,痴呆呆地任由他们作践于我,之后又有人将我抬起来,有人褪去我的牛仔裤,甚至有人在拨弄我的……

    有人说什么:“他真的是从天而降吗?”“这招就叫天外飞仙?”“他真的是我们丐帮的弟子么?”“什么真不真的?刚刚一众长老们不是验明正身宣布了吗,他也有我丐帮正宗弟子的戒印!”“他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裤子啊?怎们我们从来没见过?”“你见过的话,你就是神仙下凡了!”“他若真的是神仙下凡到我们丐帮,那我们丐帮的大仇可就能报了!”“什么若是不若是的,本来就是!”“我们丐帮一定能一雪前耻,踏平牡丹门,为老帮主报仇,重回东都洛阳总舵!”……

    我傻眼了!

    在一群穿着破旧的叫花子顶礼膜拜中,我才真正意识到,我已经不小心地成功穿越到了异世。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欲哭无泪!我想穿越,而且千方百计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去穿越时,成功的可能性竟是那么遥不可及那样渺不可茫;而当我时来运转苍天眷顾大中五百万巨奖时,竟然就匪夷所思不可理喻哭笑不得地穿越到了异世。

    受完普通叫花子们神灵般的参拜之后,我被大名小名都叫龙昆仑的为首的丐帮高层领导等六人带到了一间竹子为墙壁茅草为房顶的大房子旁的一间小厢房里,我知道,他们作为丐帮的高层精英内阁领导董事局董事,是想知道我来自何方是何人,说不好听点,其实就是要对我进行突击政治审查。

    我想,政审我怕啥?***,我可是根正苗红一无所有的典型的无产阶级分子啊,除非我还能回去找到那张五百万巨奖的彩票!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已经渐渐清醒了过来。反正已经不幸地穿越到了异世,什么痛哭流涕、捶胸顿足都无法改变一切了,与其喟叹不如直面现实吧,既来之则安之!心底在默默地说着再见,再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世,再见了我曾梦寐以求的五百万巨奖彩票,再见了我的朋友同学们,再见了曾经让我流落街头的那些坏蛋们,再见了那个现世!祈望上帝保佑我(希望异世也有上帝吧)在异世一如我所曾经期盼的能够建立不朽功勋和美女多多地投怀入抱——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异世?是过去还是未来?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显然是过去的几率大些。可是又会是哪个朝代?是谁在做皇帝?丐帮?我做上了丐帮帮主?这、这、这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叫花子帮能让我建立不朽功勋吗?能让美女多多地投怀送抱?

    我忐忑不安起来,未等那个龙昆仑询问我话,我抢先说道:“我叫林武,来自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这里是什么地方?哪个朝代?现在是谁做皇帝?”

    龙昆仑几人先是愕然,然后尽皆释怀轻松了下来,原先大概是怀疑我的身份吧,听我有如此只知秦汉不知魏晋的说话,不再有那般怀疑了吧。

    龙昆仑那家伙先客气了一下,道:“原来咱们神仙下凡的是林帮主!”然后回话道:“我们都是大唐帝国的子民。现在当朝的皇帝是天宝皇帝!”

    “大唐!天宝!唐玄宗李隆基当皇帝!那现在是天宝几年?”

    “不叫年了,改叫载了。现今是天宝九载!”

    “是天宝九载?那不是公元750年?那不是再过几年也就是天宝十四载就发生安史之乱了吗?那安禄山史思明在哪做官?”文科顶呱呱熟知历史的我不禁失惊起来。

    这时那个被称作青莲居士的仙风道骨惊异地插嘴问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等只听说过突厥、回讫、契丹、吐蕃、夜郎等国,却从来可没听说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国名,它在哪个方向?离我天朝大国大唐有多远呢?”

    有多远?唉,哥们,我也不知道啊,十万八千里?不止吧,那是用长度所不能丈量的距离!难道说我们是处在同一个空间只是处于不同一个时间而已?这样的回答,在我原处的号称科技世界里都无法使人信服,何况是在现在一个科技相对滞后的异世。这让我怎么回答?如果非要回答,那只能用时间来算了,那样的话也应有一千多年的时间距离啊!

    我叹口气说道:“离大唐有多远?走路的话,大概需要一千二百年吧!”

    他们几人一齐惊呼起来:“那您是怎么来到我们大唐的?”

    我抓了抓后脑勺,不知怎么回答了。倒是龙昆仑自问自答地替我回答了:“看来你真是从天而降的天外飞仙了!”说完对自己一等人对我的怀疑与不敬而惶恐了起来。

    这下再没人敢怀疑审问了,一个个再次参拜后自我介绍了起来:

    “在下副帮主龙昆仑参见帮主!”

    这家伙是副帮主?在座的只有他对我最好了,给好好笼络一番了。

    “在下丐帮总管刘士安参见帮主!”

    总管?丐帮也有总管?我还以为是小李子呢!不过眼睛小小的满目精光,倒是一个精明的人物,不可小视啊。

    “在下执法长老杜甫杜子美参见帮主!”

    “在下护法长老高适高达夫参见帮主!”

    “在下弘法长老青莲居士李太白参见帮主!”

    “在下传功长老张玉虚参见帮主!”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李白,唐朝第一诗人诗仙李白?你是杜甫,唐朝诗人排名第二位的诗圣杜甫?还有你边塞诗人高适?我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嘴巴张的大大的,可以塞下五个馒头了!

    “正是我等!帮主千年迢迢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来,竟然也知道我等的大名?”

    我惊愕,他们也惊愕,程度却还丝毫不亚于我!

    天哪!谁有笔,我得让他们帮我签一个名才行,诗仙诗圣啊,唐朝绝代双骄啊!有他们的签名,放到英国佳士得拍卖行,起码值一个亿,人民币还不要,绝对的美金,不,应该只收英镑!

    我激动得五体投地六神无主,上前去握了握李白的手,又拉了拉杜甫的手,再握了握高适的手,语无伦次了起来:

    “你是李白?真的是李白?写有绝世之作——‘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李白?”

    “你是杜甫?真正的杜甫?‘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甫?”

    “你是高适?边塞大侠高适?别董大时写有经典诗句‘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高适?”

    “帮主你才到大唐来,怎么全知道我们丐帮三侠的拙作了???帮主真乃神人也!!!”

    “其实《静夜思》这诗是我少年不知愁滋味狎妓有感而发的!那是在一个明月朗朗的长安之夜,第一名妓刘国容强赋新词——”在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中时,杜子美也陷入了迷蒙当中:“那时在子美学艺泰山之时的悠悠往事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唉——”

    你们悠悠岁月,我何尝不一江春水向东流?你们的大名在我们的那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简直是如雷贯耳,不,应该是如雷轰顶!天哪!

    但转而想到就算有他们的签名,自己也无法消受这天大的福气了,刚刚还追星族般手舞足蹈的我,一下子就泄了气,坐回座位上,垂着头丧起了气来。

    而被我堂堂一帮之帮主一番追捧的李白杜甫高适三人此时却是乐得屁颠屁颠捻起胡须来,一副神气活现的高兴劲。直到看见我神色不对的龙昆仑轻轻地咳了两声,他们才收起兴奋劲来。我却是陡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是丐帮一帮之主了,李白杜甫高适只是自己的部下,自己今后想在这个异世的丐帮里混下去,必须得放高自己的姿态才行了!如此一想,赶紧把头抬高起来,把胸挺直了起来,也轻轻地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李白杜甫高适啊,从今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亲兄弟了——”再想说些客气话,可一时竟也不知怎样说下去了,话就卡在了那里。

    还是传功长老张玉虚这家伙老狐狸的精明,看出了我的窘态,朗声道:“帮主,尽管您是天外而来的飞仙,神通广大地知晓我们的一切,可是按照帮规,在下还是向你知会一下丐帮的开山码头事宜。”

    我点点头,在张玉虚的娓娓道来声中,我才知道了丐帮的由来,以及现今丐帮处于岌岌可危的形势,还有李白杜甫高适加入丐帮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