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2章我要做个强者!我也要穿越!
    心头忐忑,善与恶、反击还是憋屈,这几个念头在心底短兵相接有足足一个钟头,六个粉仔已经远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的胆气这才恢复回来,也许是酒气散尽头脑清醒了的缘故,我突然仰天长啸,振臂高呼:

    “我要做个强者!”

    天已蒙蒙亮,在扫地的几个清洁阿姨对我清晨扰民的举动很是不耻,嗤之以鼻地嘀咕道:“现在的年轻人啊,书读得越多,素质似乎越来越差了!大清早的,吼什么吼呢?练声参加超男超女也没必要一宿不睡眼睛红肿眼圈发黑像大熊猫般痴迷吧?”

    我悻悻而去!

    我知道,做一个强者,先得从吃喝拉撒开始,虽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banzhu001点扛”但我想做的只是一个强者,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强者,只要能保护自己,能保护家人及身边的人,不让人家欺负就行了。可以说我的要求并不算高,毕竟不是去做那拯救世界的真正的“大任斯人”也。

    回到租住在平民窟月租七百小小五平米的蜗居里,一边把热得快放进水壶里热开水准备煮方便面,一边去翻箱倒柜找压箱底的钱包。将个蜗居搞得天翻地覆差不多变成狗窝了,才在一个发霉发臭的旧笔记本的夹缝里找到三百块钱。拿着这点钱,四脚朝天趴叉躺在馊臭无比的,思绪万千。眼皮虽重如千斤,但一点倦意都没了。工作无着落,前途渺茫。我心又烦躁了起来。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一上来,一如当年姐姐失踪、父亲非命、母亲去世的噩耗传来就躲进网络虚拟的世界里逃避现实一样,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直奔网络游戏,在虚拟的世界里做起了强者来。

    但今天,不知是什么原因,大概是心情烦躁,亦或是霉运连连吧,原驾轻就熟取胜如探囊取物的《穿越X线》、《魔兽xx》都败得一塌糊涂,肝脑涂地!

    越输就越想赢回来,不一会儿,我就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了玩游戏的三个境界中比废寝忘食、两耳不闻窗外事还高两个等级的“泰山崩于眼前心不跳眼不眨”的最高境界!

    时间就在我的指尖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钟头吧,亦或是三个钟头吧,眼看我所率领的战队就要大获全胜,本人也将做一回真真正正的强者之时,突然“碰”地一声,热水壶被热得快蒸发掉了所有的水后,空气在水壶里剧烈膨胀,将水壶炸开了。我、和手臂阵阵撕痛,几块水壶胆的碎片飞炸扎进了我的、和手臂里。我还来不及呼爹喊娘地叫疼,热得快的电线一阵噼里啪啦地电闪,然后火花四溅,火沿着电线烧了起来,只一眨眼,火花溅到了刚刚因我翻箱倒柜找压箱底的钱后乱堆乱放的衣物等易燃的物品,火就直接窜了起来。还在我傻乎乎不知所措时,火就在整个诺大的蜗居里一哄而起,火光冲天,狼烟四起。再傻的我,此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声叫:“着火了!”扛起笔记本电脑,夺门而出,逃命而去。

    出到楼下,但见滚滚浓烟从窗户里腾腾冒出,眼看就要酿成一起火烧连营的大灾难,闻声的左邻右舍一个个端着锅碗瓢盆盛着水救火来了,谢天谢地,还有比我还聪明的人先去断掉了电线。人心齐啊泰山移啊,只三分钟一众好邻居就将火势控制住了,这也是令我感动的地方,大家都是廉租房的平民,虽然平日老死不相往来,但邻里有难,相救还是很及时的,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啊!”

    只是我的所有财产只剩下了身上穿的一套衣物,手上拿的一个笔记本电脑,兜里揣着的三百块钱了,可怜哦!更让我落泪的是,邻里邻居们出于义愤,要挟着一贯落井下石的房东把我烧得乌烟瘴气黑不溜秋的财产抢救了出来后,群情激愤地吼叫道:“你不把这差点致我们于死地的小瘪三轰走,我们就集体罢租!”

    我捧着唯一值大钱的笔记本电脑,孤孤单单地走在上海宽阔的大街上,华灯初上,将我落寞孤寂的身影映照得更凄惨。此时此情,使我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老天啊,你为什么这样对待一颗本就脆弱的善良之人的心啊!难道非要让我使出最后的绝招——“自杀”吗?可是我才二十三岁啊,虽说不是了,可还没成家立业呢,我还不想死啊!

    想到死,这时被水壶碎片刺入的地方烈疼了起来。死也要要死个全尸,还是先到医院去瞧瞧医生吧!

    花了五块急诊挂号才见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医生,然后又花了五十多块,他才让我宽衣解带地裸露除碎片上药。但在众目睽睽之下,特别是几个如花似玉的护士面前,我脸红地说:“医生,我害羞!”医生嘿地嗤之以鼻地冷笑道:“人家黄花大闺女的都不怕羞,倒是你怕羞?没出息!”我无言了,等他们倒腾着忙了半天之后,我憋屈地小声问道:“会影响我今后做男人吗?”那慈眉善目的医生恶作剧地抓过一个护士的纤纤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的那根东西上轻轻地打了一下,我吓得退后了一步,但那护士的小手实在太滑腻清爽了,我的那东西条件反射地腾就一柱擎天了起来。那医生哈哈大笑:“小子,你说会影响吗?只是从此你那里就长记性有记号了,奉劝一句,千万别做坏事,那里很容易让受害者认出来的!”

    我只有讪讪离去。

    在二手电脑城,把笔记本倒腾出去,花了我一万二千的联想本本,被那奸商趁火打劫地剥削了大半,只给了我二千,要不是我决定离开上海伤心地,要不是我连吃饭睡觉的钱都没了,要不是我倒霉……我绝对绝对不会给他的!想当年,只有我占别人的便宜,那有被人占的道理。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虎落平阳被犬欺!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原想到南京自己的母校再瞻仰一番,然后就灰溜溜地回家面壁思过苦练内功等待时机东山再起。但在火车站买票时,我的人生苦难注定还没完没了。卖票窗口里,将那可爱本本大跳楼大出血得来的人民币递将进去,那售票阿姨对我迷人妩媚地地一笑:“请稍等!”等了大概有一分钟,然后她又意味深长地笑着说:“对不起,你的钱是假的!”没等我回味完她那迷人的妩媚的成熟的笑,两个驻扎在火车站的警察叔叔就将我带到了派出所。

    “最近假钱泛滥,特别是装着学生模样的人!小瘪三,把你身上的假钱全掏出来吧!”

    我懵了,待两个人民警察叔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式地将我身上其它钞票也搜出来时,我终于清醒了——我被二手电脑奸商诈了!

    “根据法律,要对你处以5000元的罚款!”

    我惨然一笑,摆手示意,我是光棍我怕谁!

    在拘留所住了几天,等我出来的时候,真真正正地成了一名无产者。

    我直奔那二手电脑奸商的地盘。当我衣衫褴褛,不修边幅,满头毛发邋邋遢遢,双眼冒着凶光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都被我征服了。虽然他很嚣张地叫来五六个人,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我虽然输了面子,但赢得了尊严与尊重,最后他不得不将四千块钱甩在了我的脸上:“小子,我还要在这里混下去,算你狠!”

    我心有不甘地拿着钱,双目无神,但擦干了嘴角的血滴,英雄就义般地就爬了起来,然后拍拍走了人。

    暮色惨淡,乌云蔽日,狂风起作,一场大雨就要来临!

    我形如枯槁,心如死灰,行尸走肉地走在寂静的街头,任凭滂沱大雨浇在我羸弱的身上!我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与希望,这个世界已经不适合我这样懦弱的人。可是,我就这样甘心被自己曾经信誓旦旦意欲建树的世界?

    原本还计划回到那个生我养我虽然是穷山恶水的山村去潜伏修炼内功以图东山再起,但又经历了这次人心险恶之后,对那淳朴的山村也怀疑了起来。当年我众望所归地考上了在西安的全国闻名的重点大学,父亲为此敲锣打鼓大放了三天的鞭炮,还用猪头羊头隆重地祭拜了先祖,告慰在天之灵的列祖列宗。而如今,我就这样一文不值灰溜溜地回去?整天夹着条尾巴做狗?颜面何在?尊严何在?与其让江东父老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说这就是重点大学毕业回家种田做缩头乌龟的林武,还不如让父老乡亲们回忆着曾经高中全国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林武为事业客死他乡!宁死也不能苟活啊!

    但这样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与世长辞,真的是不甘心啊不甘心!我忽然想到了在拘留所那几天里,无聊的我曾经看了好几本也曾经被拘留在那的前辈们留下的精神遗产《寻秦记》啊《极品家丁》啊《兽血沸腾》啊《回到明朝当王爷》啊等网络小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大胆又富有神奇色彩的词语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穿越!

    我要做个强者!我也要穿越!向项少龙致敬!向林晚荣学习!向刘震敬礼!向杨凌鞠躬!我也要异世重生,建立惊天地泣鬼神的丰功伟绩和不朽的功勋!就算不能像他们那样伟大,至少也要强于现世的窝囊废物!就算比伟大低几个等级,就算只做平头百姓,只要不做太监或做牛做马,凭着我作为后世的名牌大学生的料子,也能头脑发热地创出一番事业来的,总比在现世遭受这不公平待遇。特别是能做一匹野性十足的“种马”,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只羡种马不羡仙,让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啊!

    此时此景,如果我头脑发热之下还有点清醒的话,那就是我应该明白迷信与宗教是怎样诞生的了。创立宗教或邪教的他们,应该都是现实的失意或失败者,创立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其实就是求得精神和心灵上的安慰与寄托!

    “我要穿越!我要做强者!”在T恤上龙飞凤舞地大书特书上了这两行字,这就算是为穿越做好精神上的准备吧。之后将几乎全部的积蓄兑换成了白银,算是到异世做物质上的准备吧。(其实我还有八百块人民币留着做两手准备,万一穿越不成功,那我吃什么?吃白银,那不等死啊。亦或是穿越时代出差错,不小心只穿越到了十年或二十年前,嘿嘿,人民币才有用的!)

    一切准备就绪,然后就穿越吧!

    怎么穿越?找车撞、跳楼、跳江跳海,都不成功!其实不是不成功,而是他们都没有配合好而达成我穿越的意愿。

    出租车司机劈头盖脸口吐白沫地将我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小瘪三,吃饱没事干是吗?想碰瓷来讹诈格老子?你的太嫩了吧?格老子当年做这档事时,连你在肚子那个旮旯还不知道呢!”

    刚从十五层楼楼顶上探出个脑瓜,下面一个老太太惊魂失措地大呼:“又有人要跳楼了!”吓得我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僵在那好一会儿,到最后想跳都跳不成了,原来最近失意的人太多了,或是失业,或是失恋,一个个都选择在这僻静适于寻短见的风水宝地轻生,结果人家物业吸取了教训与经验,二十四小时聘请老太太老头子们监视楼顶动态起来了,有人意欲图谋不轨寻短见,发现者立马敲锣打鼓式地大吼大叫,然后打开有关部门赠送的救生棉垫铺在地上,最后再拨打110报警。

    我跳进了水平如镜的长江近水处,才记起自己水性好得很,沉了半天,就算口袋里的白银沉甸甸的还是无法将我沉入江底,想绑住一块石头,可是怎么弄都绑不实身,我没沉底,它先沉底了。到后来,一位在江边钓鱼的老者都看不下去了:“年轻人,学菲尔普斯也不能这样学啊,小心会练成残废的!”跳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里,一个巨浪打来,将我又推上了岸来,如此三番五次锲而不舍,最后筋疲力尽,连穿越的力气都没了。

    卧轨吧,可是穿越史上都没有靠卧轨成功的典型案例啊。再说火车也太厉害了吧,被它一碾,不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就是粉身碎骨“生”无全尸,就算历史性地穿越成功了,到了异世,只有魂魄没有肉身了,哪还能建功立业,哪还能与不朽功勋有缘吗?这可是最愚蠢的穿越方法了,是不可取的!

    那就学林晚荣三哥的摔下山崖的穿越好了。可是在上海又没有什么高险点的大山,就算在那山丘上磨蹭了半天,也没一个人来碰我摔下去的迹象,最后还被两个巡警客气地叫到值班室去询问我是不是扒手,不然怎么老是在人群中蹭来蹭去的?山不高没办法摔下去穿越,东方明珠电视塔够高了,可那四周密不透风,而且安全设施做得万无一失,使我这只意欲穿越的苍蝇怎么都找不到缝隙。

    看来只剩下最后的一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