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武林歪歪记 > 第1章我是一个失败者、懦夫!
    “我是一个现实的失败者!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亲人全没了,家也没有了,工作没了,女朋友也没了!”

    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夜总会里,望望一眼望不到边的红男绿女们纷纷攘攘热热闹闹的纸醉金迷,再看看对面两个化妆得妖艳沟壑纵横的坐台小姐,我酒气十足地说出了埋藏多年的心里话。ωWW。βáйΖhǔ0零一。℃om

    “再干一瓶!好酒啊,纯生啤酒!”

    “我是谁?我都快记不得我是谁了,给你我的身份证,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上海市《江湖》杂志著名记者、超一流编辑、顶级摄影师括号实习林武先生!”

    “啊,给错了,那是我曾经的名片,现在已经失效了。这才是!”

    “姓名:林武;性别:男;民族:汉;出生年月:1986年10月19日;家庭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

    ……

    “我掉眼泪了吗?胡说,那是喝啤酒多了下面排泄不及,由眼腺排泄而已!

    什么?我喝多了?不就才喝多少支?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才十八支嘛,人家武松十八碗过岗打老虎,今晚我十八支打你这只母老虎!

    生气了?嘿嘿,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嘛!

    神经病?你看我像是神经病的人吗?

    无聊?你说对了,我就是无聊啊!”

    ……

    当我被几个穿着妖艳的女人架着出了灯红酒绿的夜总会,然后像扔条死狗一样扔在了外滩的垃圾筒旁时,禁不住猛地呕吐,哗啦啦地吐了几滩刚喝下去的啤酒,有点肉痛,喝下去的又倒出来了,一支可是十二块钱啊。

    我爬了半天,才抓住垃圾桶的边站立起来。鼻子好酸,我是要哭了吗?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我……眼泪,你为什要哗啦了地往下掉?仰望天穹,夏夜的上海,天空灰暗,群星暗淡。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对待我?如果我有一把倚天剑,我定要破天去问一问苍天!

    可惜又可怜,我没有!“扑通”一声,我又倒了下去,身子趴在了臭气熏天的垃圾上。

    去去去!!!几只死蚊子忒得色,也敢来这样欺负我?要不是我喝醉有气无力了,我早就把你们粉身碎骨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狗欺,林武醉倒被蚊叮。叮吧叮吧,小心我血里的酒精把你们给醉死!

    的死老鼠,叽叽喳喳的你们也来凑热闹!明知道我喝醉动不了了,你也来欺负老子!什么,竟然咬我?不是不是,难道我影响你跟你的共进宵夜了?的,我今晚先做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了,我闪,我滚蛋,行了吧!

    帮帮忙吧小哈巴狗,咬住我的衣服,拉兄弟一把。咱们可同是天涯沦落人,不,是天涯沦落动物!哎,对了,就这样,用力拉扯!我说狗哥哥,能不能把我再拉远点,别只顾着吃那些东西,大不了我再多吐一点给你不就得了!

    我蜷缩着,依偎在平时不堪入目的垃圾桶旁,注视着不夜城的世界大都市上海的夜空。

    上海啊上海,虽然此时已是三更半夜,但还有谁愿意静下来倾听倾听一下我这个被社会遗弃者的心声啊!蚊子在吸血没空,老鼠在啃东西也没空,小狗狗在吃食物也没空,花花世界里的人们纸醉金迷更没空。高天白云,那就只有向你们倾诉了!

    我先声明,从我的眼睛里掉下的都不是眼泪,而是排泄物,液体排泄物!

    我是一个弱者!无能的懦夫!

    高三那年,姐姐为了攒够我今后上大学的学费,孤身一人到广东打工,半路上被人拐卖了,而我呢,亏自个还是什么人人歌功颂德的高材生呢,竟然无能地只有在家蒙着头痛哭流涕悲天惨地的份!

    大一那年,父亲也是为了自己的学费,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去矿区给别人挖矿,结果劳累过度,死在了矿井下,以生命为代价,为自己的大学攒足了5万块学费。而自己呢,为了泡上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妞,却将父亲用命换来的钱带着她全国度“蜜月”般地大手挥霍,结果一毕业,人家把你给甩了,欲哭无泪,落到今日的下场!

    母亲在父亲去世后,一个人在家劳,而嗜赌如命不可救药的伯伯因为垂涎父亲留下的抚恤金,在一个风高月黑夜,偷偷地潜入钱柜里拿走了所有的钱,待到母亲追寻到赌场时,他已输得精光,母亲气火攻心,心肌梗塞,一命呜呼,就此撒手人寰,幸得自己学费早已另存存折。可是自己竟然还是那样的无能,扶着母亲的尸骨只有痛哭装出一副孝子的模样!

    本来依着自己自负的才能,毕业了一定能找到一个好工作,谁知在《江湖》里实习了三个月,接着试用了三个月,眼看就要转正成为正式员工,在这节骨眼上时,就因自己跟那个小妞吵架分手心情不好不小心的顶了一句上司,竟就被吃鱿鱼去了。想当初自己不但参与了当红大明星绯闻案的策划,还亲自潜伏在当红大明星家外的三丈参天大树上,一瓶矿泉水,两块汉堡包,长枪大炮的相机,足足守株待兔了一天两夜,使得那绯闻真实可靠轰动天下,不但使《江湖》销量突破百万,还让《江湖》从此列入娱乐圈十大权威报刊杂志之一,如今却功劳全无了。哭爹喊娘地请求上司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是人家就像打发一个乞丐一样将自己扫地出了门。自己前脚刚走,人家总编包养的小蜜就后脚进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自己还是那样地无能,只有在街头痛哭流涕呼天抢地可怜兮兮样!

    最可恨的是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那个笑起来甜兮兮的小妞!她长得不是很漂亮啊,没有范冰冰的身姿,也没有章子怡的风韵,更没有徐静蕾的气质,倒有张柏芝刚出道时在《星语心愿》中护士形象的脸部的模样,现在想起来自己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死皮赖脸、死不要脸、死心塌地去追求她。我…我…我真贱骨头!自己来自穷山恶水的广西大山区,怎么可能配得上人家一个大城市有钱的富家小姐呢?偏偏当初就相信了什么“才子配佳人”的鬼话,我呸!尽信书不如无书啊!真是贱骨头!十足的贱骨头!可是,现在想起来,她巧笑嫣然,笑起来真的很甜兮兮的,眼睛一眯一眯的,皮肤滑腻如玉欺霜赛雪,当初真的是很让我蚀骨荡气回肠啊!

    呸呸呸!!!浪漫值几个钱?还是现实点吧!你现在可是醉倒在上海外滩的垃圾旁!想想明天起自己怎么办吧,怎么生活下去吧!口袋里只有金额是一万块的存折了。一万块,在上海能干什么?吃两顿大餐?泡两次妞?逛两次Ktv夜总会?……那今后怎么活?还要交房租、水费、电费、煤气费,还要吃饭呢!一万块钱,就算是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一如当年泡妞般三餐豆浆加面包,也不过能坚持留在上海一两个月,如果在这一两个月里工作再无着落,自己只有真真正正地像今晚露宿街头加入丐帮做乞丐了!

    唉,说了那么多,心情好多了,谢谢高天白云在倾听我的无能倾诉,特别感谢我身边的这位默默无闻伟大的垃圾桶先生!反正不用谢谢我的上司cctv之类的废话了!

    困了,困了,我要睡了!高天白云,拜拜了,垃圾桶先生,晚安了,明天见了,sayounala了,aurevoir(奥户无瓦)了,AufWiedersehen(欧芙威德另)了,打死伟大内压(俄语“再见”)了……蚊子晚安了,老鼠晚安了,哈巴狗晚安了……

    当我在梦里与小妞重归于好破镜重圆涛声依旧,两个人正在五星级大酒店内温馨的大搂搂抱抱亲亲热热再要进一步共赴巫山时,腰上突然剧烈地疼痛,似是被高跟鞋的尖头之类的尖东西踢了一下,这样的痛感太熟悉了,毕竟经常被那小妞如此虐待多次。可是这次好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疼,痛彻筋骨,直达心肺,我“啊”地叫着醒了过来,果然,眼前哪还有那小妞甜兮兮的笑脸,却有五六张狰狞如狼似虎的恶脸,是古惑仔打扮的男女。为首的一个脸白如纸的妞儿正用高跟鞋尖在我身上练跆拳道,一边一个哥儿正用手在我身上磨磨蹭蹭,拿了手机,还在搜索着什么。

    我一看就明白了,是遇上吸毒的粉仔了,他们是想在我身上揩油水找出钱去买白粉来超级享受的。当年陪着那小妞一起夜逛上海滩夜不归宿到早上时,就曾经遇过此类事情,当年处于英雄救美的地位,好歹也做了挺身而出的无畏举动,如今英雄不再,美女无踪,就没有挺身而出的必要了。可是,自己口袋里可是有着一张万元的存折卡啊,那可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心不由一惊,只好用半黑话以让对方认自己为同类以博怜悯地说道了:

    “嘿,哥们,别抓抓摸摸的,我又不是小妞,身上没长可人肉包!我可也是没钱了才露宿街头的啊!”

    话没说完,那小妞立马一个巴掌扇得我眼冒金星摇头晃脑,娇叱道:“喇耶记你光!猪头五,胡样?”我刚想狡辩说我不是猪头三我是“吾林武而已”,那妞又吼道:“闭嘴!刚刚我们的小瘪三听你在这里天狗吃月亮哭爹喊娘凄凄惨惨地说什么你还有一万块钱的存折卡呢,在哪?快拿出来!不然,小心你的狗命!”

    我一阵眩晕,天哪,真是酒后吐真言祸从口出啊!

    我还来不及晕倒,那搜索我衣服的小子已经兴奋地从我口袋里摸出了存折卡来,借着上海外滩不夜城的灯红酒绿明明白白地看清了存折上的金额确是一万块时,更是欢呼雀跃跳了起来,亢奋的啸叫声就如恶狼扑倒了小肥羊般地低鸣呜咽。

    我眼前隐隐发黑,警察叔叔们,你们在哪里啊,救救我吧!但此时夜深人静,看看天色,已是凌晨三四点钟,那还会有警察叔叔来救我这个懦弱无能之辈吗?正在我心痛肉痛之时,老天似乎真的要开眼了,我想真的是我的如泣如诉感动了上天缘故吧,两辆警察的轻骑就从远处向我们驶来了。但也就在轻骑将要靠近之时,一把寒气逼人七月天也能将我激得直打寒颤的刀尖顶在了我的腰上,那小妞低低地将一张迷人的火红的但此时我却觉得如血盘大口般恐怖的贴在了我的耳上:“不许乱说话,否则——嘿嘿,一刀捅你两个窟窿!”

    害怕使懦弱再一次占据了我的心,当轻骑来到近前时,我主动向警察叔叔们问好,同时也是向粉仔们投诚了:“警察叔叔们好!呵呵,你们辛苦了!叔叔好!”

    轻骑一个拐弯转向,渐渐走远了,只留下那两位尽职尽责半夜三更还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人民好警察的对话:

    “几个夜不归宿的醉徒!”

    “不理他们了,回去交班吧!”

    警察是人民的,可是我会是一名合格的人民吗?倘若是在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时期,我这种懦弱之辈,只怕只有当汉奸的份!

    冷汗从额头涔涔直下。

    粉仔们很高兴我的配合,那小妞更是狠狠地吻了我一下,这个举动,让我恶心了足足有三天的光阴。但见她还妖娆地道:“哥们很配合,那就继续走一趟吧,把密码也告诉我们!”裹挟着我直往不远处的自动取款机走去。

    我又是双脚打颤,生怕他们劫财又劫色,杀人又灭口,吓得说道:“我老老实实地将密码告诉你们好了!求你们,别带走我了!”

    “再废话,就先废了你的男人那东西!”

    我已经是孤儿了,俗话说“百善孝为先。”我可不想再让含冤九泉下的父母说我断了后不孝,我只好闭上了嘴!

    他们粉仔在两处自动取款机各取了五千,加起来我那最后的物质保障一万块就全完了!一万块啊,就这样在五分钟之内哗啦啦地被取出来,流进了别人的口袋。早知如此,还不如早将那夜总会陪酒的那两个坐台小姐包起来到香格里拉酒店去疯狂一宿,那样还有点精神与上的双重享受呢。

    呜呜,心在烧心在颤,心在流血心在碎!

    我的心底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是男人的就雄起好不好?把自己的东西要回来好不好?你不是自那次被粉仔勒索后为了美人学过四十二式太极拳吗?反击啊!反击啊!”但另一个声音压过了这个声音:“金钱不过是身外之物,生命只有一条,那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况且我只是一个人,他们可是六个人啊,而且他们还有管制刀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