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77】深闺美人
    四掌相接,强大的内劲竟然引起了他们周围的土地分崩离析!只听“嘭”的一声,被击起的灰尘随风而舞,隐隐阻隔了外人的视线。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一掌迩后,楚惊云被击退了十数步才停了下来,而来人只是堪堪退了两三步!谁强谁弱一看便知!

    不过,楚惊云反而笑道:“哪位道兄?”

    显然对方是被某些人骗来的,也就是说他不是跟那女子一路的。不过,那女子到底是哪一方势力的呢?这让楚惊云有点不解。

    不过,他得罪的势力虽然多,他那采花贼的身份是人人得而诛之了!但是知道这已秘密的人却没有多少人!不过眼前的这一个中年人给楚惊云的感觉大概就是像郭靖那些头脑呆呆的正道大侠了吧?

    果然,只听来人怒哼一声,道:“也罢,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自己是被谁教训的!我是洛阳杭风,小子记住了。”

    楚惊云心里一惊,洛阳杭风!江湖白道上鼎鼎有名的大侠士!比起白玉剑圣秦天还要早出道,人称“灭妖仙人”听闻他疾恶如仇,死在他手上的魔人不计其数!不过,楚惊云却市不惧,傲然道:“记住了,他日我到洛阳定必再会一会你!”

    杭风没有接话,而是一连悲痛的看着地上的试题,怒声问道:“我问你,这些人是不是你杀的?”

    楚惊云笑道:“既然他们想要杀我,那技不如人被我反杀也是正常。”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年纪轻轻却竟然犯下如此杀孽,实在留你不得!”

    楚惊云撇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没错,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关我屁事,我没有好生之德呢!而且,我只杀该杀之人!”

    “小子休逞口舌之能!”

    看来杭风这个异界版郭靖被气得不轻啊!只见他浑身内力外放,挥动手脚便向楚惊云攻了过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皆不是楚惊云他可以比拟的!不过,楚惊云他也甚是聪明,知道避其锋芒。可是,成名已久的杭风又怎么可能如他意呢?

    这一过招,楚惊云便知道了眼前的这一个敌人的实力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个杭风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先天之境!

    杭风前脚收回而掌劲瞬发,换招之快如迅雷闪电!楚惊云即使察觉到了也做不出适当的防御。只能运转内力聚集于胸口,眼睁睁的看着那如龙似虎的一拳击在自己的胸口上!

    仅仅一招!或者说,楚惊云在他的手下连一招也接不了!

    只见楚惊云倒飞而出,当他稳住脚步之时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了,只能是不甘心地向后倒去。其实,原本按楚惊云的实力来说即使不是杭风的对手也不至于如此不济。

    可是,一来楚惊云因为心目中那一个女人的原因而产生了心魔,《潜龙诀》也因为接近突破的缘故,潜龙真劲肆虐,使得楚惊云先在根本就敌不过这个成名已久的杭风,就是连一直跟着他周围数里之外的那一只猴子跟滑翔鼠也没有来得及叫过来!

    杭风走到楚惊云的身边,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倒有点赞赏地说道:“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居然可以在接下我杭风全力一击而不死!或者,你命不该死!罢了,今天我便废去你武功,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的双手凝聚着浓厚的内力击打在楚惊云身体上的重要道,一共是六六三十六掌!

    忍受着刻骨铭心的疼痛感,楚惊云牙齿紧咬,就是不发出一声痛哼!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是十多息的时间而已,但对楚惊云来说却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杭风再次赞赏道:“不错,你这小子真的不错。竟然能够忍受这么大的痛苦而不吭一声!要是你能够加入我白道那该是多好啊!那就是我武林的福气了!不过,可惜了。”

    看到楚惊云那双充血的眼瞳,杭风也是一惊,这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居然可以让我感到这么的寒心!不过,他还是说道:“你也不要怨恨我,你自己也说过,要怪就怪你自己技不如人吧!记住了,我是洛阳杭风,如果要报仇的话尽管来洛阳找我!”

    说罢,他便带着那名女子扬长而去!

    “杭风!今日我楚惊云如若不死,我定必抢你妻子,辱你女儿,亲手斩杀你于剑下!”

    楚惊云虽然不能发出一丝声音,但他还是在心里狂怒道!

    不过,他同时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从他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到现在,他好象走得太过一帆风顺了,自己的小心谨慎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丢得一干二净了!

    或许,自己会死去吧?

    而又或许,这是个新的开始也说不定!

    很久很久,楚惊云就这样躺在了地上,浑身疼痛无比,而且又酥软无力!

    但是他却依然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痛苦的呻吟!

    直到天刚刚黑的时候,楚惊云还是支持不下去了,脑袋一晃,眼前一黑便晕倒了过去!

    “哎,这也算是给你的一个教训吧!”

    当楚惊云昏迷了过去的时候,一道包色倩影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

    竟然就是楚惊云里上遇到的清心阁的宁紫韵!

    只见她盈盈走来,丰姿尽展。那一张跟楚惊云母亲宁楚涵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容颜只之上呈现出丝丝怜惜,浑身撒发出一种成熟丰韵的气质!

    一身白色罗裳将她婀娜娉婷的成熟胴体紧紧地遮掩着,却让她那一身玲珑曼妙的身段曲线暴露无遗,意态妍丽,丰韵娉婷,性感却端庄,柔媚却显典雅,玉腿修长,粉臀浑圆,酥胸高!

    她走起路来雍容雅步,柔美而飘逸!

    这样的一个成熟美妇,要是男人一看便会产生着一种强烈的刺激!只可惜,先在唯一的男人楚惊云却是昏迷不醒!

    “这孩子……”

    宁紫韵微微抿了抿嘴唇,看着昏迷着的楚惊云,她心中也跟着一痛!

    在楚惊云的身边蹲了下来,宁紫韵伸出了洋葱白玉般的素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真想不到啊,你小小年纪便达到了先天之境!哎,不知道你母亲先在怎么样了?听说你还有一个姐姐呢!”

    说话之间,这一个成熟美艳的俏妇将自己的手掌按在了楚惊云的胸口之中,暗暗运转内力!那源源不断的强大内力从她的手掌之中过渡到楚惊云的身上!

    原本已经干枯的经脉竟然开始快速回复!

    甚至连楚惊云身体之中的乾隆真劲也跟着运转起来!

    “咦?竟然是……《潜龙诀》”

    宁紫韵微微一愣,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真是天意啊!想不到,竟然让你学到了《灭天诀》的基础武功!只是,在这之上,那更加高深的武功秘籍,就藏在你们楚家的族谱之中,这一点你又知道么?”

    宁紫韵一边忙着楚惊云修复着经脉,一边唏嘘不已!

    这《潜龙诀》真是她所知道的最厉害的武功《灭天诀》的基础篇!

    想要修炼《灭天诀》那只能够首先修炼《潜龙诀》而这《灭天诀》当初的创始者可是凭借着着一武功纵横整一个大陆!听说最后还得道飞升了!

    飞升!

    这是多么诱惑的字眼!

    她们清心阁一心追求天道,飞升便是她们的最终目标!

    而现在,楚惊云竟然在机缘巧合之下修炼了这一武功!

    “小家伙,这一次算是给你一次教训!以后的路,你就要自己走了!等你醒来之后,能不能抵抗得住突破之后的后遗症,那就是你自己的造化了!”

    宁紫韵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手掌,却忽然弯下腰,在楚惊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走了哦!也是时候,看看我的女儿了!”

    天空之中逐渐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而楚惊云却在这时缓缓醒来!

    “嗯?这是?”

    楚惊云不敢直线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脸上皆是震惊:“我的武功……不是废了么?怎么还在?而且……竟然精进了不少?突破了?怎么会事啊?”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楚惊云却是满心的欢喜!

    没有想到自己失去的武功竟然又回来了!而且比起以前,他现在的实力竟然有了质的飞跃!以前吃下的那么多灵果,先在终于被自己的吸收了!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充满着一种爆发性的力量!自己的潜龙真劲更是比起以前强大了十倍不止!

    恐怖!

    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爽!潜龙诀的突破根本不是以前可以比拟的!

    只见夜空之中一道人影闪过,只在那湖上留下了淡淡的波浪!楚惊云从湖面掠过,又穿过了一棵棵的大树,他每一次跳跃总是飞出几十丈远。

    落在一棵大树上,楚惊云突然发力,双脚好象装上了喷射器一般,只见一道几乎看不清的身影如炮弹一般飞射而去,而刚刚的那棵被借力的大树却已经轰然倒地了!

    “哈哈!”

    楚惊云仿佛一只快活的小鸟一般在郊外穿梭着,不时在路边无人处展现一下自己的新力量!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丹田之内的那一丝怪异的内力居然开始了剧烈的挣扎!要不是楚惊云用潜龙真劲包裹着他,或者自己现在丹田之内已经一片混乱了吧!

    这就是突破以后留下的一点后遗症!身体之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外来的力量在冲击着自己的经脉!

    “好一个杭风!我一定会报仇的!”

    楚惊云咬着牙关,落在了一间房屋之上,这里是一个不大也不小的村庄!

    只见他盘膝而坐,暗暗运起自己的内力想要冲击自己单瘫的外来侵客。可是那一丝怪异的内力却好象脚底抹了油私的,每当潜龙真劲攻上去之时它居然有意识地避开了!

    “拼了!”

    楚惊云再次运起潜龙真劲,丹田之内的内力几乎全部都被调动了起来,即使是游离于身体各处的他也不放过,源源不断的强大内力涌进丹田之内,大有不消磨入侵之物誓不罢休的势头!

    就在这时,楚惊云忽然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大汉鬼鬼祟祟的摸黑而来。“敌人?”

    楚惊云心里想道,可是随即一看来人他又否定了,只见他步伐沉重,整个身体微微失去了平衡,脸色还有点苍白,一看就知道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不过,现在楚惊云没有心情去理会他,而是更加用力地支撑着体内因为两股内力相互缠绕所带来的痛苦!

    “骂了隔壁的!以后让我看到杭风我定要他尝尝我的厉害!”

    楚惊云在咒骂杭风的时候依然能够分出心神来运攻,这不得不说他勇敢!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稍有那么一点差池的话,那他极有可能会因此而走火入魔。

    在这时,摸黑而来那名男人已经来到了楚惊云所在的那间屋子下。只见他小心地从怀中掏出一条长绳,那绳子的一端绑着三角爪形的铁勾熟练地抛过足足有三米高的泥墙!

    “盗贼?”

    楚惊云心里想道,随即又露出一丝凌厉的笑容。不过,这一间屋子的占地面积也算是这个村子里比较大的了,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而内里则有十多个房间。

    从那名男人的角度很难看到另一边的楚惊云,但是楚惊云依仗着自己视力却能够很好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等一会你家楚大爷定要让你好看!”

    楚惊云瞥了他一眼便不再关注他,而是专心致志地运起内力来。只是,那丝外来入侵者似乎总是不那么配合,在他的丹田之内左右闪避着,就是不与潜龙真劲交锋!

    楚惊云忽然有一种老鼠拉龟,无从入手的无奈之感!

    “嘻嘻,想不到杭风那老家伙竟然害得老子那么惨!突破之后的着一异样力量还真是难缠啊!”

    虽然不甘心,但是楚惊云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收起玩味的笑容,楚惊云用尽自己的所有力量全力驱动着潜龙真劲,丹田之内,一些潜龙真劲分成了一股股的细小旋涡,正在慢慢地高速旋转,而那丝怪异内力则是被这些旋涡逐渐地包围着!

    却说,那名中年人越过了高墙,又很是小心地将那长勾收了起来,先是警惕地四处张望,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才慢慢的向着唯一一间有灯光发出的房间走去!

    他贴在墙壁上,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戳破窗户的油纸,透过那个小孔观察里面的情况。

    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了吧,只见他的身体猛然打了一个哆嗦!自然风儿轻轻地吹过,穿过了小孔,飘入了房间之内!

    只见整一个房间布置得十分的温馨,以白色为主色调,并附以其他颜色,搭配得相当好,一看就知道布置这间房间的人是一名女人了!

    什么?你不相信?那么你看!

    只见一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坐在椅子上细心地缝补着一些衣服。她的秀发向后高高地盘起了一个发髻,雪白如玉的粉颈裸露在空气之中,被自然风儿轻轻的抚过,美妇人缩了缩衣着单薄的身子!

    她只是穿着一件素白色的衣裳,外面披着一件外衣。因为是坐着的关系,所以看不清她的身材有多高,可是,单单只看她那并拢倾斜着的修长双腿便可以猜测得到,美妇人的身材是那样的高挑!

    从她的面前看来,却是一张不施任何胭脂水粉的俏脸,脸上的五官出奇的完美,浓眉杏眼,小巧的琼鼻,古典形的脸蛋之上,樱桃小嘴轻轻地闭合着!

    再往下,便是两座雄伟高耸的雪峰,由于衣着单薄的缘故,她的肚兜能够若隐若现地看得到。如果楚惊云在场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大肆感叹一翻:这女人的胸脯还真是丰满啊!

    不过,楚惊云现在正在紧要关头。他拼命的收缩内力旋涡的包裹范围,可是那丝内力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不断地冲撞着,似乎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可是,在楚惊云的内力之下也只能够垂死挣扎了!

    而在屋顶下面,那名中年人此时正从怀里拿出一根竹管,他把足管慢慢地插进小孔之中,往房间之内轻轻地吹出里面的粉末!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小心地收好竹管,而后又四处张望了一翻,最后躲到一处比较黑暗的角落边上,似乎要等到药效发作才动手!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那名中年人知道可以开始行动了。只见他悄悄地走到那房间完面,又再一次通过小孔观察,似乎是看到了让他十分兴奋的事,他十分猥亵地吞了吞口水,动作轻盈地推开房间并小心地关上!

    房间之内,美妇人的外衣已经被扔到地下面了,露出了一身惹火的身材!纤瘦而高挑,腰肢如柳,紧堪一握,臀部却十分的丰挺饱满,那一身的“S”形曲线彻底地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再观她的衣裳,却是有点凌乱了,隐隐可以看到内里的肚兜!

    那美妇人看到闯了进来的那名男人不由脸色大变!似乎是意识还清晰着,她马上蹲了下来,伸手抓起地上的大衣想要裹住自己的身体!

    “你——你是什么人!快点给我出去!不然我要喊人了!”

    大汉一边解开自己的腰带,一边笑道:“你尽管叫吧!要是让你丈夫知道了自己的妻子居然在三更半夜跟一个男人呆在一间房间里,你说他会怎么想?而且,我听说你那丈夫只知道采药给人治病,除此以外还能做什么?他根本就是一个痴迷于医术的太监罢了,不如就让大爷来好好安慰你寂寞的身体吧?哈哈哈哈!”

    “你——你不要过来!我相公很快就会回来的了!到时候一定把你抓起来去见官!”

    大汉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亵裤,他盯着眼前哭泣无助的绝色少妇,双眼尽是邪的欲火!

    “你那相公估计现在还在山上采药呢!估计他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被我干得下不了床了吧!”

    说完,他朝着美妇人猛然扑去!

    “啊!别过来!”

    美妇人向后逃去,可能是因为中了春药的原因,她的动作有点缓慢,一下就被抓住了外衣!

    大汉拿着外衣放在鼻子边上猛吸了一口气,道:“真香啊!”

    “唔……嗯……”

    似乎是药力发作了,美妇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几声娇吟。

    “哈哈!中了我的春药,我看你这下怎么办!也不怕告诉你,这药霸道得很,药力发作其间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你的意识还会很情形呢!美人儿,我来啦!”

    大汉又是一个虎扑,这一次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衣裳,用力一推,将她推倒在大床上,还没让她来得及叫出声来之前,他又用力撕开了她唯一的衣裳!

    顿时,那杏黄色的肚兜暴露在他的眼前!尝到了甜头以后,大汉低吼一声,正准备来个饿狼扑食之时,他却猛然发现自己居然用不上力来!他只觉得自己胸口一凉,伸手一摸,竟然发现了一些湿湿粘体。

    “血……血……”

    他艰难地低下头,却见一柄亮光闪闪而沾上了自己血液剑尖从心脏的位置刺了出来!可怜的他,连自己到底是死在那一个人的手上都不知道就已经失去了珍贵的生命了!

    楚惊云慢慢地将软剑拔了出来,重新收回自己的腰间!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些习武之人看到楚惊云现在的表情的话一定会大吓一跳!只见他双眼无光,嘴角边上正在流着黑色的血丝!

    其实当楚惊云听见房间之内那女人的呼叫声之时,他正处在紧要关头。可是,大概是做得坏事多,突然良心发现吧!拼着受重伤的危险,他还是决定出手击杀他!

    楚惊云一手提起大汉的尸体走出了房间,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只听到一声物体飞行的声音,当他走进来的时候已经两手空空了!

    “你——”

    虽然原先那个想要侵犯自己的大汉已经不止到被带到哪里去了,可是美妇人还不敢放下心来,因为她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加的可怕!

    “你想要干什么?”

    美妇人意识依然清晰着,可是她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看着眼前这样一个绝色尤物,俏丽清醇的脸蛋因为春药的关系变得红扑扑的,十分诱人。那一双丰满的雪峰虽然被包裹在肚兜之内,可是现在却被彻底地挤压在一起,露出了不少雪白的肌肤。一双玉腿并拢着,而小腿却向两边分开。

    楚惊云双眼死死地注释着她大腿之间的春光,怒吼一声,他竟然向着床上的美妇人扑去!

    美妇人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她转身往大床里面爬去。

    可是,楚惊云却快速地来到她的背后,伸出两条粗壮的手臂从后向前抱住了她,十指一张,竟然握住美妇人胸前两只饱满的,并不断地挤弄起来!

    “不要——”

    “放手!”

    叶秀云双臂向后撑去,似乎想要挣脱身后男人的侵犯,可是,娇柔无力的她有怎么可能是楚惊云的对手呢!

    即使如此,叶秀云还是拼命地挣扎,想逃脱楚惊云的拥抱。可是,那双按在了温暖的酥胸之上的魔爪好象落地生根一般一动不动,隔着肚兜,楚惊云依然能够感觉到她的体温和胸前双峰的雄伟!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眼忽而清明;时而又变得血红浑浊,鼻子端上嗅着怀中成熟玉体所散发出的清新体香,楚惊云好象越陷越深,双手更加用力地在她的上抓握着,时而左右摇晃!

    而叶秀云剧烈的挣扎使得她浑圆的臀片猛烈的磨擦着她股沟的火热之物,一阵阵的快感让楚惊云堕入了的深渊!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啊——”

    叶秀云想要大喊,可是楚惊云却不管不顾,大手用力一扯,她身上护住一双的肚兜便被轻松地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