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76】神秘美女
    星沉月落衣闻香,素手出锋芒,前缘再续新曲,心有意,爱无伤,江湖远,碧空长,路茫茫,多感情怀,闲愁滋味,无限思量!

    楚惊云独自一人骑着马走在那人烟稀少的官道之上,天空中不时传来燕子归来的惊鸣声。banzhu~001~com一晃眼就已经是春天,时间过得还这是快。来到这里已经有十九年了!

    当日辞别了师娘之后,楚惊云决定自己先回苏州一趟!因为,他总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一般!那一个将自己父亲抓走的势力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他一点也不知道!

    而沈雪柔、杨玉兰等人,则是连同天圣门的弟子一同回去天圣山了!至于楚惊云的便宜师父杨风,他却忽然有事离开了,也没有告诉他们去哪里!

    不过,楚惊云对此却并不关心!因为,他决定了,等到自己下次到天圣山之日,那边是杨风身败名裂,身首异处之时!

    正在走着的楚惊云见到路边有条小河便以为停下来休息一下的。可是,当他从马匹上下来之时,原本有点懒散的眼睛在顷刻之间变得冷历无比,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几棵大树。

    楚惊云向着那边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笑道:“那边的几只小老鼠,识相的就给本大爷滚出来,要不你家爷爷定要你们变成无尾小白老鼠!”

    楚惊云话音刚落,不远处便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掌声。“想不到阁下如此机警,看来我们要正面好好招待招待一翻了。”

    大树之后,走出了七八名持刀之人,他们脸目狰狞,嘴角边上挂着淡淡的狠劲,似乎只要有什么动静便会大打出手!

    他们领头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独眼人,只见他向着楚惊云走了去,就在离他五丈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一边向手下挥手一边对楚惊云道:“不知阁下何许人,竟然独自一人行走,不怕被强盗盯上吗?”

    楚惊云浑然不惧,道:“怕,怎么不怕呢?不过,我害怕又能如何?难道哦害怕了那些强盗就会放过我了吗?只怕未必吧,这位强盗先生!”

    独眼人却是不以为然,道:“刚才听阁下语气好像大为不善,不知鄙人有什么得罪之处,望请指出。”

    楚惊云道:“错就错在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找上我!”

    话音刚落,楚惊云突然发难,对着独眼人挥拳就是一击。不过,对方显然就不是易与之辈,长期过着茹毛饮血的强盗生活又怎么会这么大意呢!

    只见独眼人单脚一侧,他的身体边随之而倾斜,待楚惊云的拳头落空之时,他竟然猛然出腿,后发而先至,快速的踢向楚惊云的处。

    显然,楚惊云也是一只老狐狸。他不闪也不躲,却是手肘狠狠的向下一顶,时间力度拿捏得恰倒好处,堪堪击在独眼人的脚裸之上,将其重击的力度尽数化去。

    旁边的强盗见到自己的首领已经出手了便也是举刀大喝,冲向二人。

    而就在这时,响起了一声轻喝声:“小贼休得伤人!”

    未见其人而先闻其声,果真是婉转动听,让人如沐春风,那声音柔美却暗含怒意!

    众位强盗愣了一下,可就是这么一瞬间,只见一道素白色的身影飘然而至,那速度与身法堪称一流!素手无剑却凌厉如风,只消一刻,那些强盗皆是被打了个四脚朝天,痛吟连连!

    楚惊云跟独眼人也停了下来望向那道丽影。她那晶莹如玉,雪白得近乎透明的素手轻轻摇摆,精致的五官粉饰在一张倾城倾国的娇靥之上,那种完美的契合度实在不是笔墨可以形容!

    她的身材高挑,身体的各部位都堪称完美,凸凹有致的玲珑曲线尽显眼前,,娇美可人!胸前那薄薄的布料遮掩之下,一双玉兔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浑圆的小臀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即使是穿着宽松的连体女装却依然线条凸现!

    不过,如果她仅仅也只有这些有点的话楚惊云也不会那么惊讶了。美人之所以称之为美人,除了她的身材跟容貌以外,更重要的是那种与之相匹配的气质!如果一个美人没有那种独特的气质,那么也只能算是一个庸俗的美丽女人而已!

    可是这美人一身洁白罗裳无风而轻晃,乌黑的秀发平静却飘逸!白晰的俏脸之上透着一点点晕红,却又暗含怒气,虽然没有少妇特有的妩媚妖艳,却更加的清纯圣洁,双眼之间仿佛藏着一汪秋水,飘然欲仙如落神出水般圣洁高典雅却又让人心里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不可高高在上而不可亵渎之感!

    那种超脱于尘世,游离于天地万物的无欲无求让人恨不得将头上之发尽然剪去而臣服在她的脚下!

    楚惊云看得暗暗心惊!这只是对方不经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冷艳气质而已,这样就几乎让人想要挥刀自宫的念头。这女人——不简单!

    这是楚惊云的评价!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一瞬,便是永远!风华,从此定格于一瞬间!过目一眼,风采流连。只因,内蕴气质的外显,让不由自主的风华,不表露,更流露!

    心风雅,行风华!

    毫不容易回过神来,独眼人盯着他眼前的女子一动不动,双眼之间似乎充满着欲,只见他色迷迷地说道:“大美人儿,你不知道这里荒山野岭很危险的吗?来,过来哥哥这里。”

    楚惊云一脸错愕的看着那个表现十分不堪独眼人的,心道:“为什么心里生出的是不可亵渎之感,而那家伙却是如此贪色呢?还有这个女子是谁?这气质,这冷艳,会是谁呢?”

    只见女子淡淡地说道:“滚吧!今日我放过你们,他日如若再让我看见你们持刀行凶定不轻饶!”

    显然是听到了很强大的笑话,那些倒下的山贼勉强地的站了起来,那名独眼人道:“美人儿可不能太凶了哦!要不将来嫁不出去就麻烦了。不过不用怕,哥哥我收你做压寨夫人好了。”

    说完还笑一翻。

    女子却好象没有听到什么似的,平静的说道:“不知廉耻!”

    她的语气依然是那么平淡,仿佛她眼前所有之物皆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白色的身影再次凌空而起!“啪”的巴掌声连连响起,那些才刚刚站起来的强盗再次倒了下去,可是他们每个人都被打掉了几颗门牙!楚惊云却更加惊讶,他清楚的看见了那女子的手掌根本就没有跟他们接触!

    好深厚的内力!

    独眼人吃力地站起来,恼羞成怒地大喝道:“兄弟们,跟我上,给我拿下这婆娘。你老大我吃肉少不了你们喝汤!”

    可是,独眼人只想要擒下那名女子却忘了楚惊云的存在!

    楚惊云也是想要拿人来排排心里的压抑感,便随手拿起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便向着那独眼人掷了过去!

    只听“啊!”

    一声痛苦声音,那石块却是从他的大腿穿过,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

    “滚!”

    很明显,比起哪个武功高强的白衣女子来说,那些人更加忌惮楚惊云。那些强盗扶起自己的首领慌忙逃窜而去,只是临离开之时却也不忘放下狠话:“小子,我们记住你了!以后定必取你性命!”

    白衣女子并没有理会那些强盗,而是走到楚惊云身边,隐隐有种责怪的语气道:“公子为何出手如此狠毒?如此一个活生生之人,他的大腿以后便被公子这么废了。”

    原本楚惊云还以为她会说出“你好厉害”之类的话,却没有向导是来教训自己!不过听到她的话楚惊云心中很是鄙视,傲然道:“对付强势之人,只能够做得比他们更为强势,那样他们才会害怕你!难道你们清心阁的前辈没有教你这些大道理?”

    那女子脸上表情一愣,她何尝听不出楚惊云的鄙视之意?不过,她也并不在意,而是有点惊奇地问道:“公子为何知道我是清心阁的人?”

    楚惊云得意地笑道:“原来只是猜测,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想不到我竟然能够见到清心阁的美人,实在是我楚惊云三生有幸!”

    楚惊云虽然是这么说,但他的语气完全没有一点欣喜之意,反而隐隐有调侃的味道。

    “你就是楚惊云?”

    女人浑身一抖,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楚惊云的脸上!

    在这一刻,楚惊云忽然有一种错觉!他好像忽然觉得自己的母亲就在眼前一般!可是她并不是自己的母亲啊!为什么会产生这一种错觉呢?

    “不!不对!”

    楚惊云心中一动,这一种来自于灵魂的共鸣不是错觉!但是,仔细感受一下,那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虽然有点像母亲,但是却不是!

    只是,楚惊云心中却忽然产生了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

    不过,心中的异样他却掩饰得很好,躬身笑道:“区区不才。”

    眼前的这一个女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妇人!

    虽然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但是她那一身成熟的风韵气质却让楚惊云一眼边看穿了对方!

    “这种感觉……难道她是自己母亲的什么亲人?”

    而女人对于楚惊云心中的疑惑却并不知道!只见她那绝美的容颜之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娇嗔的怒意:“昔日常听人提起你,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八九不离十!”

    楚惊云好奇道:“哦?那不知道是说我什么坏话了呢?”

    “你这怎么知道说你坏话呢?”

    美少妇忽然掩嘴笑道笑道:“你这人心狠手辣,对待别人毫无情面可言。这果然不差!”

    楚惊云嘴上说道:“我等鄙陋之人又怎么能跟你们这些清丽高雅的天道追求者比呢?”

    只是,楚惊云的语气颇为不善,甚至有点怒意。

    清心阁,一个十分出名,但是又十分神秘的门派!没有人知道她们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她们门派只有几个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是武功出众!

    而且,她们的弟子都是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们修炼的武功十分奇怪!会不自觉的让周围的人感到自卑与清淡,就好像被点化了一般!

    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但是宁紫韵自持却是马上运起《清心诀》好不容易将内心深处的激动压抑下去,宁紫韵有点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只觉得他长得也是风度翩翩,剑眉星眸。可是她实在不能理解对方的恨意何来,便道:“看来楚公子对我们颇有微词,不知事出何因?”

    “我看不惯你们,这一点这算不算?”

    楚惊云心道,不过,除此之外楚惊云也甚是讨厌那些和尚尼姑的伪君子!只听他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追求天道,那你们知道何为天?何为道?什么无欲无求!难道你们所追求的天道就不是欲,不是求?你们清心阁又有多少前辈能够真正的得道成仙呢?依我看,那天道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纯粹是子虚乌有,无稽之谈!可笑你们却还以此为荣!实在荒谬之极!”

    “你——”

    宁紫韵虽然很想反驳他,可是她根本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而且她不得不承认,楚惊云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她不相信。

    楚惊云见她一时语塞,便道:“你也不用说什么反驳我的话了,反正你们这些人也不会懂得什么是辨证唯物主义的了。我还有要事,就此告辞!”

    宁紫韵看着楚惊云逐渐离开的背影,她喃喃道:“辨证唯物主义……”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她心里却隐隐觉得他说得没错。可是,自己社么多年来追求的天道竟然被人说得那么一文不值,实在气人!

    宁紫韵她自己并不知道,楚惊云的出现已经在她的心底留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了!

    不过,她要是知道楚惊云此时在想些什么的话她一定会暴跳起来。楚惊云十分得意的暗道:“我的背影一定帅呆了!想不到我楚惊云也有王八之气的一天!”

    “楚惊云!楚惊云!他就是楚惊云!我的……”

    看着楚惊云离开的背影,宁紫韵却是一阵失神!她低声呢喃着,心中却是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一个夜晚!

    “想不到,涵儿那丫头都已经这么大了!”

    宁紫韵苦笑着摇头,“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哎,真是天意!也不知道她们过得怎么样了!”

    不说一男一女在想些什么。却说那些被楚惊云吓跑的强盗,他们扶着受伤的老大回到山寨。不过,那里与其说是山寨还不如说是山屋更为适合。只见山腰之上筑起一间百来方的小木屋。

    “大哥你怎么样?流了好多血!”

    “快,帮他止血再说!”……

    一帮强盗忙得手忙脚乱,却总算是将那独眼人的伤口止住了。不过,独眼人痛得几乎是喊爹喊娘的,那个贯穿他身体的的伤口让他失去了对那条腿的感知,就好象是被废了一般。他狠狠地说道:“这个丑我一定要亲手报回来!”

    可是,一想到对方的实力,他的底气就有点不足。不过,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大哥,我看是不是要将罗山村的兄弟叫回来,追上那贼子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独眼人想了想,却道:“不急,我们要先派人跟踪他再说!”

    “不,依我看还是追上去干掉他!”

    这时,门外一声娇媚勾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了?小独眼子,有没有胆量追杀他?”

    只见一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子漫步而入,仿佛不把那些强盗放在眼内似的。

    她身材姣好,曲线玲珑,面容如沉鱼落雁之容。

    或许是经一事长一智,独眼人十分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咯咯。”

    那女子笑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按照我所说的话去做就成了!否则——”

    说道此处,女子那双眼睛仿佛带着寒光般让人心惊胆颤。

    不过,作为一个大老爷,独眼人却不允许自己向一个女人屈服,他毅然道:“就凭你就想要指挥我——”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句话却是成为了他生存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了。因为,在他的心脏处已经插着一柄锋利的匕首!

    那女子的身手极快,那些人几乎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不过,在兄弟情谊跟自己的生命之间选择,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的生命。

    这正是应了那一句:兄弟,是用来出卖的!

    当然了,真正的好兄弟是绝对不会想外势力屈服而来加害自己兄弟的,只能说他们不是兄弟了。

    那女子看着自己面前毫无半点尊严而跪着的七个强盗,道:“你们不想死的话就照我所说的方法去做,否则他便市你们的榜样!”

    却说楚惊云依然在优哉游哉地赶着路。不过,他行走得极慢,基本上走一步,向周围看三眼。

    不得不说,这一路上的风景还真的不错。

    现在独自一人,楚惊云也有点唏嘘。从前在地球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去到另一个世界!而现在,他似乎已经在这里落地生根了。只是,他现在真的有点迷惘了,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虽然路边的景色优美,可是楚惊云却是一点也看不下去,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心中那一个女人那成熟丰韵的完美胴体!

    可是,他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了,却是恶性循环。他越是不去想,女人的身影在他脑海里出现的次数就越多!

    而就在这时,楚惊云听见前方传来了一阵阵的叫骂声。快步走上前去一看,楚惊云却好象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英雄救美的一天。你道是前面有什么?

    只见四一群衣着褴褛的年轻人正围着一个大圈,而圈内却是被困着一位小姑娘。那为姑娘衣衫有点凌乱,她双手抱于胸前以防止那些流氓的侵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尽是悲愤的泪水!

    不知道为什么,楚惊云总觉得有一丝阴谋的成分包含在里面。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那些主角很多不都是栽在这样的英雄救美之上吗?什么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话想一想倒是很美的,可是实际上自己有没有那样的艳福可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楚惊云他虽然不是好人,却也不是见死不救的坏人!至于救不救那就要看对象了。而此时,即使是为了那女孩子那一句感谢的话他也要挺身而出!不过,他也留了一个心眼便是了!

    只见他犹如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般怒喝一声:“住手!”

    楚惊云这一喝,那些人果然住手了,而且竟然全都望向自己这一边!楚惊云的第一感觉就是——有猫腻!

    那群流氓之中其中一个走上前来,道:“哪里来的小子,乖乖的给你家爷爷滚回家吃奶去,否则爷爷我定打到你满地找牙!”

    期于那些流氓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他们这动作在楚惊云看起来总是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撇了撇嘴,楚惊云以最快的速度杀入人群之中。对于这些败类,如果真的有阴谋那他们就该死了,要是没有,光是调戏良家妇女(?这一罪行也足够理由让楚惊云杀了他们了!因为他最讨厌看到那些欺负女人的男人了!

    这些流氓总共也就是来人,而且只有一点武功底子而已,还不够楚惊云他老人家塞牙逢。不过,话说这个场面也甚是诡异,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堆满一地的尸体,虽然没有血流成河那么夸张,但是那地面绝对已经被染得血红了!

    可是,楚惊云站在那些尸体旁边,而刚才那位被欺负的女子却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是飞身扑进楚惊云的怀里哭泣着。她那悲凉凄惨的哭声差点就让楚惊云以为自己杀了她全家了!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阴谋到底出于何处,但是本着“不吃白不吃,白吃谁不吃”的原则,楚惊云双手张开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一双魔爪借着安慰人家的时候在她的粉背上大吃便宜!

    “你没伤到吧?”

    楚惊云这厮假惺惺的问道,而他的双手居然当着人家面前攀上了那两座不算太大的雪峰之上狠狠地揉捏起来。

    那女子低声“嘤咛”一句便无力地伏在他的怀里,有点气喘吁吁地说道:“小女子谢过公子救命之恩。”

    楚惊云双手突然用力一捏,刚好捏住人家雪峰上的一点嫣红,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要装下去吗?还是说,你想在被我你以后才向我发难?”

    听了楚惊云的话,那名女子“咯咯”地轻笑了几声,却还是任由楚惊云在自己身上大吃豆腐,只听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冰清玉洁的身体却让你为所欲为,也算是便宜你了。”

    楚惊云一时没想明白,刚要说话却听到了原处传来脚步声,光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来人武功的不凡,身轻如燕,势如游龙!那速度绝对比自己还要快!

    而在这时,楚惊云怀中的那名女子突然身手抓住自己的衣襟用力一撤,顿时露出里里面红色肚兜。楚惊云还没有有所动作,那名女子却是突然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这么一听,楚惊云差点被气昏了过去!这样的点子也太烂了吧。思索之间,来人已经离他们不远了,只听他怒道:“贼子快快住手!”

    楚惊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即使做了也是毫无用处,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去做呢?就好象,警察抓逃犯。那警察一味说“别跑别跑”可是那逃犯反而跑得更快!就好象现在一样。

    楚惊云瞧了来人一眼,尔后低声对他怀中的女子道:“你赢了。”

    说完,竟然低下头隔着一层肚兜将雪峰之上的天山雪莲一口含住,用力的咬了一口。在那名女子的呼痛声中说道:“但作为惩罚,你同时也是输了!”

    说着便将她往旁边一推,双脚突然发力,迎向了那个攻来之人!

    而此时,在远处,先前跟楚惊云见过面的绝色美少妇宁紫韵却迎风而立!那姣美的脸颊之上尽是一阵哀叹:“小惊云还真是入世不深啊!不过,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哎,不也知道的我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