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71】俏妇的心
    中年人看了看楚惊云,又转移看着倒地不已的钱俊,最后望向了凌雪妍,微微点头道:“我家公子学艺不精,倒让大家见笑了!”

    道完此言,他径直走到了钱俊的面前将他扶了起来,慢慢的向着台下走去。ЬánΖhū+0○一+CǒM

    钱俊回头瞪着楚惊云恐吓道:“姓楚的,我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识趣的马上给磕头认错,否则我一定要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楚惊云冷笑道:“很好!你记住今天所说的话,他一定会有跪在地上求我的机会!”

    楚惊云忽然想到了大笑道:“回去告诉你老子,如果他胆敢滥用职权的话,那就等着人头落地吧!滚!”

    他的眼神再次杀机尽现,凌厉的杀气让钱俊浑身如坠冰窖,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直到钱俊他们两个人离开之后,凌雪妍大声宣布道:“本次比赛,楚惊云胜出!不知道台下还有没有其他人上来挑战?”

    台下哇声一片,却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挑战,毕竟能够轻描淡写的将那个二世祖给解决掉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呢!

    “既然台下的乡亲父老们没有再有人上前挑战的话,那么,我在这宣布:今天擂台赛的胜者便是这一位楚惊云楚少侠!”

    闻言,沈雪柔浑身一抖,眼神之中充满着一种复杂的感情!这一个男人,曾经无情的将自己按倒在地上狠狠蹂躏了一番!而现在,他又好像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娘!”

    感觉到了母亲的不妥,杨玉兰疑惑地问道:“娘亲你怎么了啊?那个叫楚惊云的男人有什么特别的吗?怎么你——”

    “没什么!”

    沈雪柔打断了女儿的话,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既然比赛结束了,那娘亲先回去了!

    可是杨玉兰还想要说什么,而沈雪柔却一脸复杂之色地站了起来,冷冷得从楚惊云的身上一扫而过,对女儿说道:“好了,现在已经知道优胜者是谁了,我还是先退下比较好!”

    说话之间,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那微微隆起的肚子。

    “可是……”

    杨玉兰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当她对上了母亲凌厉的眼神之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说不下去。

    “那个男人……长得挺俊逸的嘛!就是有点色色的!”

    杨玉兰心中暗道。

    一想到了他即将成为自己的师弟,杨玉兰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女人本能的羞涩,一朵朵鲜艳的红霞飞上了她俏丽的脸颊之上!

    可她却没有发现,自己母亲的脸上也同样是面泛的霞光,仿佛涂上了一层淡淡的凝脂一般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却说比武场中,凌雪妍笑着对楚惊云道:“楚公子,这边请。”

    她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领着楚惊云一直回到了他们天圣门的教馆之处,周围绿草如茵,鸟语花香,实在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灵地!

    而在正中间,一座高高耸起的的木楼迎风而立,在木楼的周围星罗密布的点缀着大大小小的房子,呈现半圆形的巍然着一间偌大的院落!

    在这里,足足有一百多人!他们全都是这一次天圣门招手的弟子!年龄最大的跟楚惊云一样是十八九岁,而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

    此时见到楚惊云,那些人顿时一阵喧哗!他们之中看着楚惊云的眼神很奇怪,有羡慕,有嫉妒,有敌视……

    “好啦各位!”

    凌雪妍对着众人摆了摆手,道:“我是师父的大弟子凌雪妍,你们以后可以叫我大师姐!今天,你们通过了我们天圣门的种种考验而获得了成我们其中一员的资格!闲话我也不多说了,你们现在先回去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一个月之后我们便出发会天圣山!”

    “那个啥……”

    当大部分人都走了的时候,楚惊云却叫住了自己这一个名义上的大师姐,“不知道师娘在什么地方呢?”

    “你找师娘有事?”

    凌雪妍看着楚惊云,眼神之中和充满着一种异样的神色,“小师弟你还是先回去准备一下吧!师娘她身体不适,早就回去休息了!”

    “带我去吧,我想见她一下!”

    楚惊云看着眼前的这一个长得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可是心中早已经飞到了沈雪柔的身上了!对于凌雪妍这等绝色美人竟然有点无动于衷!

    “哼!臭男人!”

    凌雪妍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儿生闷气!平时哪一个男人见到自己不适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他倒好!竟然当自己是空气!

    这不得不说女人心的奇怪!有时候你盯着她看,她说你色狼。你不看吧,她有埋怨你没有目光!

    凌雪妍冷哼一声某找来了一名弟子带楚惊云道内院找师娘之后便扬长而去!

    在那名弟子的带领之下,楚惊云一路上穿过九曲十八弯的走廊,最后来到了后院之中。却见梅花朵朵盛开,傲雪寒霜,一枝独秀!

    “师娘就在前面的房间之中,师兄你请吧,我就不进去了。”

    那名弟子倒是会察言阅色的,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准备成为师父的入室弟子,连“师兄”都唤出口了!

    挥退他后,楚惊云慢慢地走向沈雪柔的房间,他的心却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竟然开始了逐渐地加速!砰砰直跳,恍若受惊小鹿一般乱跳乱撞。靠近房间之时,楚惊云听到了却从房间里面传来的银铃般嗓音:“娘!知道啦!那人家回去了哦!”

    是杨玉兰的声音!楚惊云恍若做贼心虚地采花贼一般,无声无色的跃上了屋顶。只见杨玉兰面带笑容,脚步轻盈地从她娘亲的房间之中走了出来,笑着跳着跑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之中!

    看着这一个小美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楚惊云心中忽然柔情万千,几乎忍不住想要上前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不愧是第一美人,杨玉兰当真可以用仙子这一词来形容!姣美的身段玲珑有致,娇俏的脸孔沉鱼落雁,脸上的五官更是精致无暇,让人看着不禁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不过,楚惊云却并没有太多的心思来欣赏这江湖第一美人的绝色,现在他还要解决自己跟她母亲沈雪柔这位准师娘兼女人的关系呢!

    待到杨玉兰回房之后,楚惊云这才蹑手蹑脚地从屋顶之上跳下来,悄悄地推开了沈雪柔的房间。

    房门发出“吱”的一声。楚惊云只见一名兰色罗裳的贵妇人。此时她正背对着自己站在窗户前凝视着窗外的景色,高高挽起的妇人髻将她白皙挺直的后颈裸露在楚惊云的眼前!

    正是站在窗户旁边发呆的沈雪柔!

    那一袭兰色的身影显得那样端庄高雅,雍容华贵。高挑身材包裹在衣服之中,玲珑有致,曲线婀娜:削平的香肩之下双臂交叉放在了身前,原本恍若杨柳纤纤腰肢因为怀孕的关系而微微隆了起来,下接微隆高挺的玉臀,浑圆翘起,弧度十足,一双修长健美的玉腿并拢而站,显得那样的婀娜娉婷,亭亭玉立!

    从窗外吹进来的自然发风儿将她的兰色罗裳轻轻撩起,鬓间那调皮的发丝随风飞舞,是那样的飘逸出尘,宛若误堕人间的成熟仙子一般高贵娴雅,让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听到了开门声,沈雪柔还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呢!她头也不回地说道:“怎么又回来了?娘不是让你回房间呆着吗?”

    可是,她的问话却没有得到女儿的回答,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着她走过来。“玉兰?”

    当她正要转身之时,却忽然发现腰间一紧,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竟然从后面环住了自己的腰肢!

    “啊!你是谁!快点放开我!”

    心慌之下的吴玉雅马上挣扎着,试图从男人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你放手!不然我定要杀了你!”

    身后的楚惊云发现她暗运内力,马上说道:“别出声,你女儿还在隔壁的房间呢!”

    他的双臂却用力收紧,将怀中的成熟美更件紧密的拥在自己的怀中。

    听到了这个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声音,沈雪柔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她慢慢地转过头去,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张嘴角上扬,微笑着的脸庞,那刀削斧砍、轮廓分明的俊脸。“放手——”

    “是不是很惊讶?”

    楚惊云将自己的下巴枕在怀中美人儿的香肩之上,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深情复杂的月容。

    “别……你放开我!”

    惊慌失措的沈雪柔再次挣扎起来,男人浓厚的气息让她感到了心慌。那个夜晚之中失身于他的一幕幕恍若流水一般在她的脑海之中不断放映。

    楚惊云却不依不饶地紧拥着她的纤腰,嘴巴附到了她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低声道:“别太大动作了,你女儿还在隔壁的房间之中呢!万一让她看见自己娘亲被其他男人拥在怀中那就麻烦了!”

    “你——”

    果然,沈雪柔马上安静下来,可是她那成熟丰韵的娇躯依然在楚惊云的怀中挣扎不已,那丰腴娇嫩的胴体在他的身上不断地摩擦着,阵阵的电流让楚惊云欲火中烧,跨下那坚硬火热的巨龙抬起了它狰狞的头颅,重重地顶在了她的双腿之间,时不时地触碰到那娇嫩的玉门。

    “嘤……”

    沈雪柔仿佛触电般轻抖微动,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楚惊云的身上。“不要这样!你放开我!”

    可是,身为人母的道德却让她依然挣扎着,沉重的压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娘,你怎么了?”

    这时,门外却传来了女儿关心的问话。

    房间之中这一对紧密相贴的男女皆是吓了一跳,身体轻颤。

    沈雪柔白了楚惊云一眼,作了一个深呼吸平复自己那狂跳的芳心,平静地回答道:“没,娘没事。”

    “可是,娘你刚刚喊得好大声哦,是不是生病了?还是不舒服?”

    杨玉兰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惊云却不管她们母女的对话,怀中紧拥着身为母亲的成熟美,听着她跟女儿的对话,楚惊云忽然感到了一丝丝邪恶的兴奋,莫名的快感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一双魔爪开始不安分地在美人盈盈一握的柳腰之上轻轻爱抚着,跨下的巨龙却更加用力地顶撞她的臀片之间!

    沈雪柔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却还要分神来应付着门外的女儿:“刚刚只是看到了一只老鼠,吓了一跳而已。娘没事,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嗯,那我先回去了哦!”

    杨玉兰听了娘亲的话应了一句便离开了。

    “你想要干什么!快点放手!”

    沈雪柔的双手不断地拍打在楚惊云的身上,娇躯扭动不已,惊慌失措,心慌意乱的她轻微的挣扎着,却又害怕被自己的女儿发现,那模样让楚惊云有点忍俊不禁,轻轻笑道:“既然你知道女儿还在隔壁,那你就不要再挣扎了嘛!”

    楚惊云忽然凑过头去,张开嘴巴一口将她晶莹玉致的耳垂含在嘴中。

    “喔——”

    前所未有的触电快感让沈雪柔情不自禁地娇吟着:“嗯……不要……这样……”

    她的新体在挣扎,可是她的芳心却开始了慢慢的沦陷,仿佛回到了睡梦之中一般,这个男人的轻薄让她禁不住娇躯微颤,芳心大乱!

    楚惊云的双手慢慢开始了在怀中这具丰盈婀娜,成熟曼妙的胴体之上轻轻抚摩着!一手悄悄向上,来到了她胸前那饱满鼓胀的坚挺之上,另一只手则是悄然向下,在她丰腴的大腿上爱抚着。

    “啊……不要……”

    沈雪柔受到了男人的侵犯,女人的本能让她感到了害怕,已经背叛了丈夫一次的她却不能一错再错,她双手一上一下地按住了楚惊云的狼爪不让他动弹,可是却无意中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高耸丰满的之上。

    “噢——”

    强烈的快感让她禁不住呻吟着,美眸似闭微闭,琼鼻轻摇,小嘴娇喘吁吁,霞飞双靥,看上去是那样的风情万种,千娇百媚。

    只是,下一刻她却忽然紧紧地咬住了嘴唇,柔若无骨的手掌涌上了内劲一下子记载了楚惊云的身上!

    楚惊云心里下了一跳!但并不是因为害怕对方的这一掌!反而是害怕伤了眼前的这一个美艳孕妇!身为先天之境,他的身体之中的内力无时不刻不在运转,此时受到了外来的袭击,强大的潜龙真劲本能地做起了反抗,甚至好想要透过对方的手掌做出反击!

    不过楚惊云也是反应够快!他连忙运气内力抵制着身体之中想要反攻的内劲!

    可是,这一种反噬却让他并不好过!强大的内力被他一下子堵塞住了,保护了沈雪柔但却伤到了自己!

    “噗……”

    楚惊云的口中竟然突出了一口鲜血!

    “你怎么……”

    沈雪柔自然也察觉到楚惊云身体之中的内力变化。只是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是,这一个男人竟然为了不伤害自己而这样做!

    伸手抹去了自己嘴角边上的血迹,楚惊云温柔地笑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伤害你呢!而且……”

    说到这里,他将自己的目光与阿兵哥投向了美少妇那一个隆起来的肚子之上!

    被他这样看着,沈雪柔顿时感到了一阵羞涩!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可是自己独立孩子的父亲啊!

    “给我一个机会照顾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么?”

    楚惊云双手搂住了她的香肩,灼热的目光落在了她那娇媚嫣红的月容之上,那火热的眼神仿佛要将她彻底融化一般!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可是……可是有丈夫的人……”

    她的一双芊芊玉掌推拒着楚惊云结实的胸膛,娇羞无限地将螓首别到一边,软声呢喃道:“我不能再次对不起他了!”

    她的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却又因为兴奋而害怕。多来来没有得到满足的玉体似被火烧,欲火燎原,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上撕咬着一般,酥痒酸麻,甚是难受!

    “不!你是我的女人!你的孩子,也是我的!知道了么?”

    楚惊云的双臂从她的香肩之上落下,紧紧地将她的柳腰环住,让那成熟丰盈的娇躯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凹凸相贴,丰满鼓胀的重重地挤压在他的胸膛之上,接着又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肚子!

    “不行!我们不能再次错下去了!”

    沈雪柔想要用力推开这个男人的搂抱,可是那绵绵无力的玉掌却他毫无作用,楚惊云依然纹丝未动!

    他更加用力地扭抱着怀中的绝色美,笑道:“刚刚,我胜出了比赛,那么就要拜入天圣门的门下呢!现在我是不是要叫唤你一声师娘了?”

    见自己的挣扎毫无作用,沈雪柔也不想让隔壁的女儿发现,索性也不挣扎,闭上媚眼将螓首扭到一边,对于楚惊云的话充耳不闻。

    可是,这样真的可行吗?她心中清楚得很,那根本是自欺欺人罢了!芳心急跳的她却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难看的局面!

    听到了孩子的父亲呼唤自己作师娘,这一种十分乱的关系让沈雪柔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楚惊云将她不再挣扎乱动,慢慢地收紧双臂,将自己的头她的香肩与玉颈之中,微微贴着她的俏脸,柔声道:“还记得当初我说过的话么?”

    怀中沈雪柔的娇躯突然颤抖了一下,却依然紧笔双眸,编贝皓齿更是紧咬着下唇,就是不说一语。可是,她那宛如新月般的蛾眉却在轻轻地抖动着,恍若远山,又似柳叶,可爱而迷人!

    楚惊云笑道:“我说过的,你是我的女人!你逃不掉的!”

    “你妄想!”

    始终闭着杏眸的沈雪柔忽然睁开了那双剪水凤目,撅着可爱性感的樱桃小嘴儿,瞪着这个紧抱着她的男人。“我告诉——楚惊云猛然低下头,一口封住了她的性感的朱唇!

    “唔……”

    被楚惊云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惊慌失措,沈雪柔拼命地摇动螓首,试图脱离男人那火热的嘴唇!

    可是她的身体却被楚惊云拥抱得紧紧的,她的挣扎只是增大了两人身体的摩擦罢了!

    沈雪柔双腿之间被楚惊云那灼热坚硬的男人图腾重重地顶着,胸前的高耸被男人的胸膛挤压着,小嘴也被男人贪婪狂野地亲吻着,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逐渐的迷失于男人的侵犯之中,喉咙深出断地呜呜低哼。

    楚惊云趁着她意识迷乱,娇呼喘气之际,舌头马上顶开了她的牙关,深入到她的檀口之中,疯狂的吮吸着她口中的甜美津液。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向下,移向了那高挺的玉臀之上,另一只手则是一路攀上,一把握住了那滚动颤抖着丰满!

    “嗯……不要……”

    难得挣脱的沈雪柔再次被楚惊云深地吻住。她感到浑身滚烫一般,放无数的蚂蚁在爬行撕咬,那一道道的电流震撼着她荒废已久的成熟胴体,那触电般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芳心,背叛丈夫,跟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弟子的男人这样紧密亲吻的禁忌接触深深地轰击着她的身心!

    楚惊云的舌头在沈雪柔的檀口之中翻江倒海,疯狂的掠夺着她口中的甘美津液。那温热的舌头纠缠上了她的丁香小舌。他的动作狂野却不失温柔,深深地吻住了怀中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师娘的绝色美,一双狼爪在她成熟的胴体之上上下其手。

    “嗯……唔……”

    沈雪柔柳眉紧闭,轻轻地抖动着,白嫩如玉的娇靥之上飞上了一抹动人的红晕,宛如三月盛开的桃花般娇艳欲滴!

    如海潮一般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心,让她逐渐得沉浸在那莫名的刺激之中。她那双推拒着楚惊云胸膛的修长藕臂慢慢地缠上了这个拥抱着她,强吻着她的男人的脖子之上!

    或许现在已经说不上是强吻了。沈雪柔大脑一片空白,只感到了一阵阵天旋地转,双臂用力紧搂住了楚惊云的颈项,动情的回吻着她,丁香相送,津液暗渡!

    他们就像是一对热恋之中的情侣一般激烈的拥抱着对方的身体,深深的吻着对方的嘴唇。直到了他们句的呼吸困难之时,这才结束了这个不知道持续立刻多久的湿吻!

    沈雪柔双臂搂着楚惊云的身体,成熟婀娜,玲珑曼妙的胴体完全地伏在了他的身体之上,胸前的丰满重重地挤压着他,脸上一片火红的艳霞,宛如天边的火烧云一般灿烂。

    她呼吸很是继续,性感的樱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清淡馨香。可是当她对上了楚惊云那双充满着欲火的眼眸之时却深深的震撼着了!

    “不要——”

    她用力的推开了楚惊云,连忙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双手无助得交叉放在胸前那频频起伏着的饱满峰峦之上,那里的衣服因为被男人蹂躏的关系而皱在一起!

    楚惊云脸上的表情有点痛苦,他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成熟美人儿,缓缓说道:“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的存在?”

    “不……”

    沈雪柔无助的摇摆着螓首,一双美眸之上沾满了泪水,“我们不可以这样的……上一次……我不怪你。但是绝对不可以一错再错了!”

    沈雪柔作了一个深呼吸,芊芊素手将她眼角上的泪水擦干净,极力地平服自己心中的波澜,道:“以后,我是你的师娘!请你不要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楚惊云却从她的双眼之中发现了一丝痛苦,一丝挣扎,一丝无奈!

    “你在说谎!你的心中还是有我的,是不是?”

    楚惊云深情地凝视着她的剪水双眸,柔声道:“你这样能够不是自欺欺人吗?难道你以为这样还能够改变得了你是我女人的事实?还有,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我的!”

    “不——”

    “不要说了!我不听!”

    沈雪柔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停得摇摆着螓首。

    楚惊云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扶住了她削平的香肩,柔声道:“即使你是我的师娘,那又如何?你是我的女人,也是我孩子的娘亲!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痛苦的要求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