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70】再见俏妇
    “姐!”

    楚惊云一眼便看到了那是自己的姐姐楚汐晴!此时她穿着轻纱,曼妙的身姿正在随着她的跑动而婀娜娉婷!

    “娘!惊云!”

    楚汐晴小跑着走到了楚惊云跟宁楚涵的身边,一把扑进了母亲的怀中,“娘,你终于回来了!真是太好了!都担心死我了!”

    “傻孩子!”

    宁楚涵双手抱着女儿,脸上也露出了充满着母爱的慈祥笑容:“娘又不是不会回来,你担心什么呢!”

    楚汐晴从母亲的怀中抬起头来,道:“反正人家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嘛!”

    说着,她却嘟着小嘴瞪了弟弟一眼:“哼!楚王殿下,了不起啊!我还以为你在京城乐不思蜀呢!”

    “呃……”

    楚惊云讪笑道:“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我这不是跟娘亲回来了嘛!”

    “哼!”

    楚汐晴别过头去。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好啦!先别说了,我们进去啊!”

    宁楚涵拉着女儿的手,扭头对楚惊云说道:“快点进去吧!站在这里成何体统!”

    而此时,正在金陵这一个纸醉金迷的六朝古都之中却是一片繁荣!金陵的夜市之天朝最热闹的地方!尤其是秦淮河这一带!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而此时在天圣门的一处院落之中,两个女人正在商量着事情!

    “我说师姐,娘亲吩咐下来,这一次的比武大会可是要严格挑选!我们天圣门的弟子自然得能力出众的!”

    上一代武林第一美人,沈雪柔的女儿,也是这一代的魁首——杨玉兰此时正一脸愁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之上挂着化不开的哀愁!不过,杨玉兰并不是在为这一次招收弟子而发愁。

    她是在想着自己的母亲呢!

    而身边,这一个美人儿虽然没有杨玉兰那样的美色,但是去也是万里挑一!又是成熟的一个尤物!她正是杨玉兰的师姐凌雪妍!

    此时她也是叹气道:“光凭我们两个可能还成不了场面呢!师弟他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要他好看!”

    “哦,师兄又出去啦?”

    杨玉兰苦笑道:“那个家伙就是喜欢这样,说什么去历练,还不是想要去看看自己的父母!他的的父亲好像还是天朝的大官呢!哎,先别说这个了!我们还是想一想十天之后应该怎么办呢!”

    “还能够怎么办嘛!”

    凌雪妍道:“反正我们就这样,摆上擂台。让那些人比试一下,谁的资质好的就收录谁!”

    杨玉兰还没有说话,可是门外却传来了一个外门弟子的通报:“两位师姐,师娘她来了!”

    “什么!”

    杨玉兰这么一听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娘她竟然来了?可是她不是有身孕呢?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怎么办!

    镜头回到了楚惊云的身上!先在她正跟楚汐晴还有宁楚涵在一个房间之中!

    “娘,姐!”

    楚惊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两人跟前,拉起她们如玉的纤手,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美妇宁楚涵刹时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娘么?快说,你的那些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们……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出静音心中暗暗叫苦,但是却又不敢跟她们说实话!

    听了楚惊云的话,宁楚涵从他的手掌之中抽回小手,强压着心底那异样的情愫,宠腻的用手指点了点侄儿的头,道:“我不管你的那些女人,但是你以后要是三心两意的话,娘亲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而身边的楚汐晴却忽然“扑哧”一声轻笑,接着道:“依那他的个性啊,娘你将来的儿媳妇可能会有很多呢!”

    说着,她有娇嗔般白了弟弟一眼!

    “快说,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宁楚涵故作生气地问道。

    看着眼前的这两个脸色各异的女人,楚惊云却不知道怎么说了!大肆他也不可能说实话!

    “小坏蛋!看什么啊!问你话呢!”

    宁楚涵有点受不了儿他的眼神,故意用手在他头上敲了敲。

    听了宁楚涵的话,身边的女儿楚汐晴心里却翻起惊涛骇浪,想不到自己居然在弟弟的眼神下有了女人的反应!天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现在自己居然……楚汐晴真的不敢想象下去!

    被母亲敲打了一下,楚惊云也回过神来,尴尬的讪笑道:“这个……不说行不行!”

    顿了顿,他又道:“有些事情,我不能够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也芳心,我绝对不是那些寡情薄意之人!”

    “那你准备怎么办?真的要将那些女人都娶回来麽?”

    宁楚涵道。

    而楚汐晴也从迷乱中清醒过来,虽然一颗芳心依然在剧烈的跳动着,但是身为她身上的典雅从容却让她语气平静的说道:“真是一头大色狼!”

    “知子莫若母,你这个小混蛋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宁楚涵心中隐隐有点不快。

    “娘,难道我在你心中真的就那么不堪么?”

    楚惊云抱住宁楚涵的一只手臂不依的摇动着,一双大手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她那傲人坚挺的圣女峰!

    宁楚涵与自己的儿子这样强烈的接触,心底里那压下的异样与不安再次抬起头来!但是她及时的一把拉开楚惊云,斥责的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那样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

    被母亲拉住,楚惊云也打蛇随棍上,缠着龙她的另一只玉手,道:“好娘亲,在你的心中,云儿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宁楚涵听儿子这么一说,心中的母性的被引发出来,只见她任由儿子搂着自己的手臂,而自己的另一只手却温柔的按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抚摩着,柔声道:“好啦,那么晚了,你快去休息一下吧!”

    楚惊云也没有可以逗留,道了声晚安之后便转身离开!可是这个时候,有个下人却匆匆忙忙地闯了进来!

    “夫人,小姐,少爷!大事不好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宁楚涵正襟危坐,看着眼前的下人道:“别慌慌张张的,天还没有踏下来呢!”

    只是,那下人却道:“夫人,是这样的!我们刚刚收到一个从金陵刚回来的护院说,老爷他、他失踪了!”

    “什么?”

    楚惊云心中一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的也不清楚!只是,根据逃回来的那个兄弟说,当时在金陵老爷忽然被一群黑衣人所围困,他们武功高强,那些护院根本就抵挡不住!先在讨回来的那个护院也是一身是伤!”

    “娘,姐,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去处理一下!”

    楚惊云安稳了母亲还有姐姐便感想了那一个护院所在的房间之中!

    可是,遗憾的是,他根本就发觉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在金陵被绑架了麽?”

    楚惊云低声呢喃道,“难道是阴谋?还是说,想要引我过去?”

    只是,不管怎么样,自己可不能不管啊!

    “哎,没有想到才刚刚赶回来又要离开了!”

    楚惊云心中微微一叹气,但是心中却已经怒火中烧了!竟然有人胆敢将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了!实在该死!

    现在的楚惊云可是在天朝之中权倾朝野!可是居然有人想要暗算他!

    楚惊云少做了安排,让自己带来的那五万精兵在苏州城外驻扎,自己却独身一人连夜上路,赶往了金陵!

    所谓艺高人胆大,也就是这个道理了吧?

    当楚惊云到达金陵的时候已经是第十天的中午了!

    这里不愧是跳巢第二大城市!但见城里人山人海的,熙熙攘攘!

    而且这里更是不是可以见到一些江湖中人!但见他们匆匆地往着城东的方向走去,一边赶路一边还留意着周围的人,眼中充满着敌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惊云十分疑惑,他叫住了一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的上很多的男孩,问道:“请问一下,前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小孩子微微一愣,道:“你是刚刚来到金陵的吧?”

    楚惊云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一进来便看到了这么热闹,城东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好玩?”

    那个小男孩微微一愣,却道:“江湖第一门派天圣门你听说过吧?这一次可是他们招手弟子的日子!那些想要混进天圣门学得一招半式的人都往那边赶去了!”

    “天圣门?招手弟子?”

    楚惊云嘴角微微一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天圣门!不过可惜啊,自己现在有要事在身!

    楚惊云并没有去天生们的招收弟子现场,而是按照约定去到了自己那个便宜父亲失踪的地方!但见这里却是一处十分偏僻的地方,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而地上甚至还留下了打斗的痕迹!

    “丫的,到底是谁呢?”

    楚惊云心中一直在思索着,可是却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会是谁想要对付自己!“没办法了,还是先到这里楚家的商会分部再说!”

    不过,原本走在大街之上的楚惊云却是微微一愣!因为身边匆忙走过的两个男人的谈话:“快走啊!听说天圣门的掌门夫人也来了哦!”

    “就是那一个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沈雪柔麽?”

    “废话,不是她还会有谁!”

    “快,我也想要见一见呢!”

    “沈雪柔?”

    楚惊云的心中忽然一痛,响起了那一个自己的美艳俏妇!原本并不打算理会天圣门的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着城东走去!

    一路走过去,楚惊云来到了城东所设下的擂台,却见这里已经人山人海,吆喝声,加油声,责骂声不绝于耳!

    只见高台之上,两名年轻人正在进行着激斗,可是在楚惊云看来,他们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更本引不起他的兴趣。

    环视四周,楚惊云忽然眼前一亮!

    武台上面的宾席之上正坐着一行十多人,而楚惊云的目光做落在了中间坐着的两名女子。只见其中一名大约而立之年的妇人,一身雍容华贵的兰色罗裳,高高挽起的妇人髻显得那么端庄贤淑,国色天香的花颜月貌之上此时却蛾眉颦蹙,目光严峻地看着场中大斗的两名年轻人,修长的双腿并拢侧靠,双臂,玉掌叠于大腿之上,胸前那饱满高耸的雪峰轻轻地摇晃着,鼓胀而坚挺!

    这个绝色美妇人正是当初跟楚惊云有过合体之缘的青城派掌门夫人沈雪柔!而在她旁边的,却是一名二九年华的妙龄少女,她跟沈雪柔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容貌,身穿白色的侠女装,显得那样的英姿勃发。此时她也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正全心全意地看着武台之上!

    “嗯?”

    楚惊云的目光十分灼热,看着台上的美妇沈雪柔,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直线了!他死死地盯住了她的肚子!虽然沈雪柔故意弓起了身体,但是眼睛贼尖的楚惊云却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肚子微微隆起!

    轰!楚惊云浑身顿时如遭电击!

    杨风早在十年前便是一个太监了!那么,沈雪柔肚子力度孩子究竟是谁的?

    楚惊云又一次想起了那一个自己十分光也得晚上!自己压在了那个美少妇的成熟胴体之上纵横驰骋!

    “不会是我的孩子吧?”

    楚惊云一下子呆住了!

    而在台上的沈雪柔却忽然感受到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灼热目光在打量着自己!她不由得顺着目光望去,但是却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一样!

    “娘,你怎么了啊?好像魂不守舍的呢?”

    杨玉兰并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心事,她抓住了沈雪柔的手,道:“娘,放心吧!”

    因为旁边还有其他人,杨玉兰也不敢说得太过明显!

    她还以为自己的母亲是担心她怀孕之事被发现了呢!

    “嗯,娘没事!安心看比赛吧!”

    沈雪柔心不在焉地看着舞台之上的打斗,一颗心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躲在人群之中的楚惊云依然是一脸震惊!他的脸上有喜悦,有忧愁,有歉意……

    看着主席台上的那一个美妇人,他拳头紧握,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啊!

    可是自己却一直一无所知!

    正当楚惊云思索之间,周围却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好!”

    “不愧是太守的儿子!”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诸如此类的阿谀奉承不绝于耳。不过,这也告诉了楚惊云场中最后的胜的是青元城太守的公子。他长得倒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不过楚惊云怎么看都觉得他有点奶油书生的味道呢?

    “各位,不才钱俊这厢有礼了,谢谢各位的支持!”

    钱俊倒也显得风度,连忙对着场下的观众拱手道礼。

    凌雪妍的脸色有点难看,不过他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大声道:“这一场比赛,钱俊钱公子得胜!”

    他环视着四周,又道:“不知道还有哪位英雄豪杰前来挑战呢?如若没有的话,那钱公子便是这一次的优胜者了!”

    天圣门的比武,招手的弟子都必须是天资聪慧的!而且得到了比武大会的那一个人还有机会成为天圣门门主杨风的坐下弟子!

    “娘!我不喜欢他!那个家伙看起来真像一只笑脸虎!”

    杨玉兰委屈低声地对旁边的母亲说道:“我们不要收这样的弟子好不好!”

    “他如果得到了冠军,那么娘亲也不可能随便剥夺他的权利吧!这样会让我们天圣门失去威信的!”

    沈雪柔道。

    “可是,那个混蛋的名声一直都不好啊!凭借着自己的老爹是金陵太守就为所欲为,欺男霸女!如果让他混进了我们天圣门的话,那还得了!”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沈雪柔没好气地反问道。

    “啊!是他!”

    沈雪柔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她的身体也在剧烈地颤抖着!目光却死死地盯住了比武场上!

    正在思索着的杨玉兰忽然听到了母亲的一声惊呼,只见她此时双眸圆睁,正看着武台之上,双眼之间异彩顿生!

    好俊逸的一个男人啊!

    楚惊云慢慢地走向武台之上,白色罗裳随风而扬,到有一点仙衣阙阙的姿态。他笑着对主持人凌雪妍问道:“我可以挑战他吧?”

    凌雪妍微微一愣,却不曾想过这一个给自己带来一种十分诡异的男人会这样上场!不过她还是说道:“只要年龄在十八岁以下的武林中人皆可以参加!不知道这位公子年方几许?”

    “十八了!”

    心中似乎发现了希望,凌雪妍打量着楚惊云,看他长得一脸成熟,但是脸上的稚气却没有完全退掉,一张俊脸还是有点青涩!她连忙笑着说道:“以公子的年龄当然可以参加了!”

    凌雪妍同样不喜欢这一个臭名昭著的钱俊,对于处境云的出场,她十分欢喜摆了一个手势,道:“请问公子大名,家住何处?”

    “楚惊云,家住苏州!”

    楚惊云淡淡地说道。

    “好!好!”

    凌雪妍连道两声好,并没有深想而是大声对着台下观众道:“各位,新的一轮比赛现在开始,由苏州的楚惊云对战金陵的钱俊!”

    她作了一个开始的姿势便马上离开武台。

    而台下马上一下子炸开了!

    “楚惊云?那不是我们天朝的摄政王麽?”

    “笑话!人家唐谈一个异姓王爷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

    “也对哦!楚惊云不仅仅是摄政王,异姓王爷,也同时掌握住我们跳巢的大部分兵马呢!他老人家还真的不会讲天圣门放在眼内!”

    “对!要是楚王他老人家愿意,天圣门马上便会被夷为平地了!”

    “呵呵,那么这个楚惊云就不是楚王了吧!”

    “嗯,估计是同名同姓而已!”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却又是另一番的景象!

    “哼,小子!识趣的马上给我投降,不然等一下你家钱大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钱俊一脸凶相的瞪着楚惊云到。

    可是楚惊云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而是借着转身对着宾席之上那一对艳丽的母女花挤了挤眉眼。

    沈雪柔跟杨玉兰她们这一对绝色母女花可谓一人一个表请呢!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此时正对着自己在挤眉,她芳心感到无比的愤怒!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的轻浮啊!哼!

    而美妇沈雪柔看到那一个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男人之时却是浑身僵硬!

    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那一个自己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夜晚!这个该死的男人夺去了她的贞!可是这几天来,她总是梦到那个让自己失身于他的男人!

    自己曾经无数次祈祷他遇到天灾横祸而死去,可是现在看到他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之时,心中却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七上八下。

    却说场中,钱俊双眼之间冲满着无比凌厉的杀气。他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不将他放在眼内的男人,低声吼道:“姓楚的,你可知道我是谁?”

    楚惊云耸耸肩,笑道:“原本我是不知道你是谁的。可是刚才听那些观众说,你是金陵城太守的儿子,不知道是不是呢?”

    “哼!算你聪明。”

    钱俊得意笑道:“那么现在赶紧给老滚蛋,不然我定要你好看!不要以为你远在苏州老子就拿你没办法……”

    楚惊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身影快速的闪过,仿佛流星一般窜到了钱俊的面前,打手竟然就像拧小鸡那样扯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钱俊被楚惊云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那恐怖的速度让他感到了一丝危险,深知自己今天踢到铁板上了!

    可是高傲的他却怎么也不愿意自己就这么败在这么难道的手上,他双手抓住了楚惊云捏住他脖子的手臂,身体借力在空中旋转着,右脚猛然出力,直击向楚惊云的!真可谓阴险毒辣啊!

    楚惊云不慌不乱,一手凝聚着潜龙真劲用力回击在他的小腿之上。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吼叫从那个男人的口中含出:“啊——”

    楚惊云捏住他的脖子将他扔到比武场上,慢慢地走了过去,笑道:“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的,就算是当今的女皇也不行!你只是一个太守的儿子,居然还竟然敢仗着你老爹的名头在外面作威作福,今天遇上我算你倒霉了!”

    他的一只手凝掌成拳,眼看就要出手击在倒在底墒痛苦呻吟着的钱俊身上。

    “手下留人!”

    台下响起了一声雄浑有力的声音。

    楚惊云现在也不想这么快就杀死眼前这个无用的废物。他收回手掌,饶有兴趣的看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却见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人搭着轻功飞跃而上!

    中年人对着楚惊云拱了拱手,道:“阁下武功高强,在下徐某人在此领教了!”

    他并没有废话,先礼后兵。话音刚落,他的身影便舞动起来,凌厉的掌劲直袭向了楚惊云的胸口。

    楚惊云脸上笑意渐浓,一边闪躲着对方的攻击,一边说道:“你是那个钱俊的手下?还是他的保镖?”

    中年人快速的打出一拳,淡然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他能够出得起价钱,那我为他们卖命又何妨呢!看招!”

    他前拳未受而后拳先发,重重的一记拳头直击向他面前的楚惊云。

    “既然你要死,那我便成全你!”

    他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暗运内力,却忽然听到凌雪妍的劝阻声:“两位请住手!”

    他快步走到了楚惊云他们两人的中间,对着他们拱手道:“今天是我们天圣门招收弟子的的大好日子,希望徐前辈能够适可而止啊!”

    而此时沈雪柔却是一手不着痕迹的抚摸着自己那一个已经隆起来的肚子,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一个男人!

    他就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