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69】携母归家
    在京城之中某一处院落里,此时茫茫的夜色并没有让房间之中的人早早安睡!但见一个穿着一身单薄衣服的女人此时颤抖着双手拿着手中的一个玉牌还有一封信!

    这一个女人长得真是如花似玉!那一个端庄高雅的妇人髻让她露出了雪白挺直的玉颈!高挑的身材婀娜娉婷,但是却在微微颤抖!

    手中的玉牌传来了阵阵冰凉的感觉,一摸上去就知道不是凡品!

    柳絮紧了紧自己的手掌,将玉牌握住,目光却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信上的内容!但见那一张有点泛白的信纸之上只是写着寥寥数语:絮儿,当你看到这一封信的时候,或许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你也不要在寻找我了!是我许啸天对你不起!至于我们的女儿,你可得好好抚养,将我这个当爹的爱也一并给予她吧!

    还有,楚惊云这个小子天生奇才,尽得我真传!我也将一身的武学都教授于他了!而且他也吃了大量的灵果,只是却没有完全融合那一股力量!你也算是他的师娘了,有必要的话,尽量帮帮他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楚惊云他是万中无一的九阴九阳者!相信,你身上的媚灵,他会有机会帮你驱除的!

    言尽,啸天留!

    “这……”

    柳絮惘然地摇了摇头,口中还低声呢喃道:“这怎么可能!他能够解得了我身上的媚灵?”

    所谓媚灵,那是一种很笼统的说法!本质上来说,那是女人天生的一种怪异绝脉!拥有媚灵者,绝对会是一个武学上的天才!

    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随着武功的增长,媚灵也会越益增强!当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就会使得主人无时无刻都在被欲火煎熬!可以说,媚灵就是一种最强烈的春药!

    只是,当柳絮还年轻的时候媚灵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也就是在她剩下了自己的女儿之时才知道!不过那已经太迟了!

    而如果男人跟拥有媚灵的女人结合的话,一定会马上被吸成人干!

    试想一下,吃了烈性春药却找不到男人来安慰自己,那一种欲求不满,欲罢不能的强烈渴望实在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只是,也不知道许啸天所说的是不是正确,如果是正确的话,那么楚惊云要如何帮了柳絮清除媚灵呢?难道得靠双修?可柳絮是楚惊云的师娘呢!

    还真是头痛!

    不过,楚惊云现在也够头痛的了!

    现在京城之中的事情也处理得七七八八了,那些潜在的敌人也被他无声无色的干掉了!现在京城之中,楚惊云是只手遮天!而且林远一死,他手中的兵权自然落入了楚惊云的手中!

    这样一来,楚惊云先在就是掌握了天朝的一半兵力以上!如果他腺癌造反的话,多半会成功呢!不过,他却对当皇帝没有兴趣!毕竟,先在皇太后,女皇,还有公主都是他的女人了!

    整一个天朝,还不是他手中之物!

    花了大半个月处理好京城之中的事情,也安慰好皇宫之中的女人之后,楚惊云决定先回家一趟!他离开得太久了,姐姐一定担心死了!而母亲也还没有回过家呢!

    留下了自己的心腹女人,楚惊云点上了五万亲信精兵向着家乡苏州出发!

    同行的有宋玉瑶跟东方雨婷母女,还有丫鬟香儿,以及楚惊云的母亲宁楚涵!

    至于陆雅菲跟平怡方母女还有香兰夫人跟林灵儿母女还有皇太后张诗芸跟女皇龙雪英、公主龙雪晴这三对母女则是被他留在了京城!

    反正,自己只是会苏州一趟!等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后便会马上赶回来的了!

    在崎岖不平的山崖,五万军队举步艰难的行进着。BanZhuOO1殿com在缓慢行军之时,五万人不忘时刻保持着警惕之心,四处留意着周围的环境,生怕从黑暗的角落中窜出一批难缠的敌人来!

    虽然此刻并不是行军打仗,但是现在也是执行任务!用楚惊云的话来说,只要是任务,他们就得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五万多人亦步亦趋的走在凹凸难行的路面上。

    对于处境云这一个大元帅,他们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话!因为,在这行军的两个月里,从百万人中挑选出来的精英并不是傻帽子!

    但是从对付洞庭湖水贼的手段来看,他们已经对楚惊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以无伤亡的功绩全歼数万贼子,而且斩杀了大部分的顽固分子!

    还有行军过程的军事训练,虽然艰苦,却让他们成长不少!不但理解到团队作战的重要性,更是学会了如何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之下全身而退!

    原本以为路上不会有敌袭的士兵,在到达了平原之时却呆住了!并不是有敌人来偷袭!是的,不是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等着他们!

    只见前面黑压压的人群摆成了数个阵形,清一色的黑色紧身服!而且看起来就像是一支军队般纪律严明!

    最前面是长枪步兵,两翼是重骑兵,后面是弓箭手。而在军队的最前方,一名身穿将军服饰的中年人骑着黑马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楚惊云的军队。

    此时他一脸傲气,单手抓住缰绳,另一只手则是手持银色长矛。只见他神色自若,松开了握住缰绳的手,脱去头盔,用力扔到两军对垒的空地之上,而他的长矛则是高高的举过头顶!

    这是在两军对战之间,军官要求单挑的一种仪式!

    五万大军中,楚惊云嘴角微微上翘,十分赏识的望着那位中年人,他两鬓斑白却不怒而威!他的眼神坚定从容,没有一丝异样!

    在楚惊云认识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这样的人一旦效忠,则是始终中心不二!曾几何时,楚惊云多么渴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忠诚的手下!

    “对方是什么人?”

    东方夫人宋玉瑶跟她的女儿东方雨婷此时紧张地站在楚惊云的身边,而香儿还有宁楚涵则是躲进了马车之中!

    “不知道!”

    楚惊云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对方胆敢这样拦截我们,那么就一定有阴谋!难道是魔教的人?”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群人,楚惊云马上摇头道:“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怎么回事呢?”

    “那……现在怎么办?”

    宋玉瑶有点担心的问道!

    而楚惊云则只是说了一个字:“战!”

    在宋玉瑶与东方雨婷这对美艳母女话的帮助下,楚惊云穿好自己的战斗服——那是楚惊云根据前世的记忆而特意缝造的衣服,其实也差不多跟运动服一样,只是其中多了很多暗袋而已!

    而那些暗袋则是楚惊云用来携带暗器的。楚惊云骑在白色战马上,手上握着一根灰黑色的金属长棒,就跟孙悟空的定海神针一模一样。

    当然了,只是模样相同而已。要是跟定海神针一样,那楚惊云还跟敌人打个屁啊!直接用变大的定海神针压扁敌人算了!

    楚惊云牵着缰绳,策马向着中年将军慢步而去。而在他的腰间,则是挂着一根金属长箫,那是楚惊云特意命人制造的!

    两人相对而视,目光如利剑一般攻击着对方。他们的身体并没有一丝一纹的移动,甚至连他们身下的战马也跟主人一样岿然不动。相对视的二人犹如置身于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上!

    他们握着各自的武器激烈的颤抖在一起!

    但是,这仅仅只是他们利用目光在战斗而已。真正的决斗还没有开始!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对视着,谁也不让谁。许久之后……

    中年将军仰天大笑,他笑得很真,没有一点造作。他从心中笑出来,可是,他的笑容之中又带着丝丝无奈。好一会儿,他才停止笑声,对楚惊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我严华活了数十年,杀敌无数,却在今天遇到了这么一个可敬可战的对手!不过,可惜啊!要不是我们处于敌对两方,我今天一定与你痛喝三千杯美酒!可是,上命难违,今天我们两人注定要有一个战死在这片草原上!”

    说完,长矛一挑,直指楚惊云!

    楚惊云会心一笑,道:“楚惊云!”

    他没有询问对昂是什么人!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问了也是白问!对方可不会就这样轻易地告诉自己呢!

    “好!”

    严华大喝一声,当下策马飞驰,挥动着手中的长矛直指楚惊云的喉咙!楚惊云没有移动分毫,目光淡定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长矛!

    他举起玄棍,在严华的长矛就要刺中自己的时候用力斜击在矛身上,蕴涵着潜龙真劲的玄棍重重的震开长矛!

    严华心里一惊,他想不到楚惊云年纪轻轻居然天生神力!他随意的一挥居然可以拨开自己五成功力的攻击!

    不过,严华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他顺势扭动着手腕将长矛旋转了一周,将楚惊云反击的力度卸去。不过,这也让他的战马后退了数丈!

    第一次交锋,以楚惊云的胜利终结!

    楚惊云一方的士兵顿时呼天抢地的大喊道:“将军必胜!将军必胜!”

    严华那边的士兵也不相让:“元帅无敌!元帅无敌!”

    一时间,两军之中的叫骂声如天雷洪水般汹涌滂湃,响彻整个草原!

    严华被这惊天动地的叫喊声振奋着,心中涌起了一股勇往直前的气概!“再来!”

    他怒吼一声,双手握着长矛在头顶上快速的画着圆圈。

    楚惊云见此也依样在头顶上旋转着玄棍!

    两匹战马相对而奔,就在两马近在咫尺的时候,二人头上的圆面化为一条直线,严华的长矛是直线刺向楚惊云,而楚惊云的玄棍则是自上而下的一棒击下!

    矛棍再次相与,虽然看起来依然是势均力敌,可是楚惊云凭借着力量上的优势还是略胜一筹!

    只是,这么微妙的差别是士兵们所发现不了的!

    严华调整了一下坐姿,赞赏道:“不愧为许啸天的弟子!足够作我的对手了!”

    闻言,楚惊云心理一惊!自己跟许啸天之间的关系大概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便是许啸天本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师娘了!

    难道会是那个只见过两面的美艳师娘泄密了?

    心中虽然疑惑顿生,但楚惊云却摇头道:“你错了!我的能力是我靠着自己的双手得来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么说是对我的侮辱!”

    对方的实力可不在自己之下,楚惊云不得不严阵以待!

    话一说完,楚惊云再次高举旋棍,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一招力劈华山来势汹涌!甚至连楚惊云座下的战马也被他的双退蹬得跪地不起,四腿的骨头刺了出来,明显是粉碎性骨折!

    好可怕的力量!严华暗暗心惊,可他却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他运用内力贯注于长矛上,横向而扫!“嘭!”

    长矛与玄棍的第三次碰撞,是真正的半斤八两!

    不过,在楚惊云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的双腿深入到泥土下!可他的玄棍却没有任何停顿,一个横扫千军,严华的黑色战马顿时四蹄断裂,倒地呻吟不起!

    而严华却是趁势而起,单手挥动着长矛,舞出了无数朵鲜艳的鲜花!

    不过,这双截棍中间并没有用锁链连接起来!

    楚惊云马上将自己的双腿从泥土中,他的双手握住玄棍的两端,反向扭动!不消一瞬间,原本一米半长的玄棍变成了两截——双截棍!

    楚惊云一手握住一根短小的玄棍,双手交叉尔后又用力的掷出!当双截棍击中那矛花之时,无数的矛影消失得无影无踪,指留下一根长矛来势不减的刺向手无寸刃的楚惊云!

    这时,严华手中略显单一的长矛再次舞出朵朵矛花,如天网擒鱼般密集的矛影让楚惊云避无可避!

    楚惊云原本打算使用腰间的长箫的,可他却从严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惋惜,那是对即将失去自己这个对手的叹息与奈无!

    略微思索,楚惊云还是没有下杀手,而是将全身的内力都集中在自己的双掌之间!

    矛花飞舞,矛刃如迅雷般刺向楚惊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楚惊云双腿微微张开,作出了一个虎步的姿势,怒喝一声,双手快速闭合!就在长矛刺中自己喉咙的前一刻抓住了锋利的矛刃!

    严华有点不敢置信,他没想到楚惊云居然敢如此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可是,让他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

    楚惊云双手抓住矛头,依然用力的握住,他的双掌之间流出了一丝血丝!

    但楚惊云却好像没有感觉到痛楚一般,再次大喝,就在他呼喝之声落下之时,坚硬的长矛竟然被硬生生的揉碎了!

    这除了恐怖以外,根本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了!

    而就在严华出神之际,楚惊云那双染血的大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脖子,只要楚惊云轻轻一用力,严华绝对会身首异处!

    可是,严华就这样输掉了吗?

    其实不然!这一点楚惊云很清楚,因为——他感觉到对方的内力在疯狂的集中在他的脖子上,竟然让楚惊云的双手有点发烫的感觉!

    就在楚惊云诧异之时,严华双眼的凶光暴发,他的膝盖向楚惊云的撞击而去,而他的双手也成掌形!

    汹涌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发出,让楚惊云有种如置身于暴风雨之中的小草般不停的摇摆着!

    楚惊云察觉到不对,马上松开自己的双手向后退去。可是,严华的身形如影相随,紧紧的贴在楚惊云跟前!

    忽然,他的一只手掌电闪雷鸣般击在楚惊云的胸前!速度之快实在让楚惊云望尘莫及!被击中的楚惊云犹如断了弦的风筝般倒飞而去!

    半空之中,楚惊云吐出了一口赤血。可是,处于空中的他没有借力的地方,根本提不起劲。而严华依然跃身追上,又是数掌击在楚惊云要害位置!

    严华收回手掌,翩翩落地。可是楚惊云却不同了,他倒飞出去的速度本来就快,现在被严华又击中了几掌!

    只一瞬间,楚惊云便被击落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泥坑!

    “惊云!”

    宋玉瑶与东方雨婷母女二人见楚惊云被击伤,两人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要不是身边的士兵的阻拦,恐怕她们早就扑到楚惊云的身上哭泣起来了!

    片刻后,楚惊云并没有倒地不起,而是慢慢的站了起来。可是他身上的衣杉早已破烂不堪了,这让人有点怀疑他到底会不会随时倒下来!

    楚惊云用力的甩了甩头上的泥土,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的妇人之仁!在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敌人的残忍!可笑的是他竟然对自己的敌人产生了惋惜之心而害得自己几乎丧命!

    这是楚惊云所不允许的!

    一声呼啸,楚惊云的双腿蹬在草地上踩出了一个个深深的泥坑!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严华!

    画面仿佛就在两人击在一起的瞬间定格!二人四掌相接,他们体内的内力运转到里极至,两股不同的力量相互碰撞着!

    弱势的一方顿时被击飞!其实,这一过程根本没有任何停顿!从两人的手掌碰在一起到其中一人倒飞出去,中间的时间间隔竟然可以忽略不计!

    潜龙真劲的霸道威力岂是严华可以抵挡得住的?这一次比拼,严华彻底的输掉了!

    他的身体倒飞的速度比刚刚楚惊云被击飞时还要快!就好象动量的传递一般,楚惊云奔跑的速度全部过度到了严华身上!

    螺旋九影身法一下子挥发到了极致!

    看到严华倒地不起,楚惊云没有像他那样乘胜追击,而是伫立在原地,静静的注视着对方那蠢蠢欲动的士兵们。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楚惊云,他身上的伤口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愈合着!

    而他的内伤也在潜龙真劲的运转下慢慢调息,逐渐消减!

    好半晌,严华才在手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不过看他脸色苍白,恐怕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了。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帮主所下达的命令。

    他看着楚惊云说道:“今天,是我严华欠你一命!可是,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既然帮主给我下达了拦截你的命令,那么我今天就一定要将你挡在这里!如若你今天命大不死,他日我定当献上颈上人头!”

    说罢,严华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大喊道:“全军进攻!”

    蕴涵着内力的命令在军队之中传了开来!

    数万士兵获得进攻的命令,马上各施其职!中路先锋直线攻向楚惊云所领导的远征大军,而两翼则是以半圆形的轨迹绕向敌军中腹。

    而最后面的弓箭手则是在部分骑兵的掩护下徐徐向前,弓弦如半月,准备随时射杀敌人!

    一时间,呼喊声令人耳膜发痛。楚惊云站在敌军中路先锋正前方,感受到十面埋伏的冲锋陷阵之势,一颗沉寂已久的心马上苏醒起来!

    只见他双手平举过肩,在头顶上打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他身后的灭一等人见此同时大声下着命令:“马上戴上防毒面具!”

    话声刚落,训练有素的五万士兵以整齐的动作戴上了一个造型古怪的口罩。而在片刻之后,远征大军的中后方投掷出无数的黑色球体!

    那球体击在双方即将对战的草地上,顿时“嘣”的一声爆开,从里面散发出一阵阵香气!

    严华大惊,马上呼喊道:“是毒药!中路先锋马上给我散开!”

    可是,他的命令下得太迟了!远征大军在这时已经发起了冲锋!

    他们以十人一组冲入敌军先锋之中展开了残酷的搏斗,动作配合得十分良好,一个露出了缺陷,另一个马上填补上!而远征大军后方的弓箭手们则是利用一种好象弩的武器,长距离的射出一阵阵箭雨!

    不过,那箭上并不是锋利的尖刃,而是像刚才那些黑色球体一样,击在士兵身上并没有造成一丝伤害,可是却散发出阵阵异香!

    敌军的士兵缓缓后退,企图避开异香的波及范围。可是,远征大军的弓弩手则是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推进!

    而楚惊云此时却已经腿回来了,正在周媚跟柳冰冰的扶持之下纵览着整个战局。在那些异香的帮助之下,楚惊云一方可谓占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不过,敌军不时的拼死反击也让己方阵亡了不少士兵!

    楚惊云见双方混战已久,便下达了撤退回来的命令。而严华并没有让士兵继续进攻,而是让他们重新排好阵形!

    见此,楚惊云得意一笑,道:“十门火炮准备!”

    随着楚惊云的命令,军队后方推上了十辆木制手推车,而车上则是安装着一根半径为三分米的铁柱,铁柱中间空心,里面似乎塞着什么东西似的!

    原本楚惊云归家带上这五万精兵只是为了将苏州的一下地头蛇给铲除掉的!没有想到在途中便遇到了敌人!

    “开火!”

    话音刚落,引线被点燃,发出“嘶嘶”的怪声。

    又是十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十枚炮弹极速射向敌军!

    严华虽然不知道那飞在空中的东西是什么,可是他不敢让己方士兵处于那来历不明之物的攻击范围之内,他果断的高呼:“散开!”

    他的声音贯注了内力以便让更多的士兵听到。

    可他却在这一声呼喊中倒下了,要不是有士兵扶着他,他恐怕早就被士兵慌乱的脚步踩成肉酱了!

    十枚炮弹击落在地上,顿时炸开了十个深深的巨坑。而那些落在军队之中的炮弹,更是带走了无数的生命!灰尘滚滚,声消去,留下的却是数不清的断臂断足以及倒地呻吟的伤兵!

    可是,俗话说得好,趁你病,要你命!这也是林宇一向对待敌人的宗旨之一。在他的命令下,又是十枚炮弹射出。由于有了第一次的惨痛经验,敌方士兵倒也即使三开,可还是造成了不少伤亡!

    严华在一队亲兵的掩护下逐渐退后,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前方那个衣杉褴褛的年轻人身上,喃喃道:“楚惊云啊楚惊云,我还是太小看你了!”

    他无奈的一声叹息,却是吐出了不少血丝!

    严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炮弹击落在己方士兵密集的地方,带出了让人辛酸的痛呼呻吟,他的心犹如被万刀切割一般疼痛。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战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撤退吧!”

    “可是帮主他——”

    他身边的亲卫还想要说什么,可却被他挥手组织了:“别说了,现在敌军处于士气高涨时期,而我方士气低落。而且,对方有那些神秘的武器。光凭这两点我们就没有任何胜算!我不能让黑耀帮的儿郎们白白送死!”

    楚惊云跟宋玉瑶、东方雨婷三人站在一块高地上,远远看着严华的军队向后撤退却也无动于衷。所谓穷寇莫追,而且,楚惊云心里隐隐有种担心!

    他们的目的到底为了什么呢?为什么要中途拦截自己呢?

    而且,刚刚他们好像还隐约听到了“黑耀帮”这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组织!

    不过,未待楚惊云多想,一道曼妙的身影便扑向了他的身边:“云儿!”

    却是楚惊云的母亲宁楚涵!刚刚看到自己的儿子差点就着了敌人的道,这一个美少妇可真是吓得快要晕倒了过去了!

    “娘,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么?”

    楚惊云拥着她的腰肢,不着痕迹地将她推开自己的怀抱,笑道:“好啦,我们的快点赶路了!不然等一下又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波人来袭击呢!

    近距离地看着楚惊云,宁楚涵也觉得有点不妥,月容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但还是关心地说道:“你……真的没事么?可不要吓娘亲啊!”

    “难道娘你真的很希望我有事麽?”

    楚惊云笑着反问道!

    “混小子!竟然编排娘亲了是不是?讨打!”

    宁楚涵弯曲手指在儿子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随即马上转身,道:“你也快去休息一下吧!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看着母亲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楚惊云顿时对身边宋玉瑶、东方雨婷母女两人笑道:“走,帮夫君我换一换衣服!”

    “要死啦你!”

    东方夫人虽然已经个您自己的女儿共同侍候过楚惊云,可是现在被他这样一说,这一位美妇的脸上顿时升起了一阵淡淡的红晕!

    宽大的马车之中,楚惊云身边站着这对母女花!

    响起了刚才的险恶情景,宋玉瑶的芳心依然在剧烈跳动着!“你啊,以后不准那么冒险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让我怎么向其他姐妹交代!”

    楚惊云搂紧她的柳腰伸出手在她的胸前狠狠的摸了一把,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一切有我在呢!”

    拥着她那成熟的胴体,楚惊云马上觉得喉咙干燥无比!

    “讨厌啦你!”

    东方夫人虽然已经跟楚惊云有过不知多少次的恩爱缠绵了,可是在女儿的面前被情郎这么一挑逗,俏脸也不由变得绯红,嗔道:“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美妇嗔怒的模样顿时散发出阵阵勾动男人心弦的成熟魅力!

    楚惊云原本抱着这对母女花,就有点心猿意马,现在被东方夫人一刺激,他就马上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

    楚惊云低吼一声,放开东方雨婷转而扑向东方夫人!由于在马车内,空间实在有点小,东方夫人根本没有逃跑的余地就被楚惊云这个大灰狼按在柔软的坐塌之上!

    “啊——”

    东方夫人的惊呼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就被楚惊云大嘴吻得结结实实的,只能把说到口中的话咽回肚子里。“不要在这里!会被别人听到的!”

    东方夫人挣脱楚惊云的热吻,一双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

    楚惊云笑道:“没事,只要你不喊得那么大声就没人会听到的。”

    他并没有因为东方夫人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隐隐有种兴奋!

    他一手撤开东方夫人的腰带,魔爪就迫不及待的从她的裙摆下探入她的双腿之间,触手尽是的春液。

    这时,女儿东方雨婷却探手而来,为楚惊云解开了母亲的衣衫,还有帮助情郎脱下障碍的衣服!

    顿时,楚惊云的处露出了那独霸一方,威力无比的神龙长枪!

    看着那无数次进入自己跟母亲身体之中的长枪,东方雨婷弯腰蹲下,一双小手有点生涩又有点颤抖的包围着冒着热气的长枪!

    楚惊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便伸手将东方夫人转过身去,从她的背后紧紧的抱着她,无数的热吻落在她的粉颈之上!

    “嗯……你轻点儿,万一被人听到就麻烦了!”

    东方夫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停止了那毫无意义的挣扎,温顺的靠在楚惊云的怀中任他轻簿,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爱人的抚摸!

    “喔!”

    楚惊云忍不住的大叫起来,身体轻轻的痉挛着。原来,东方雨婷竟然将那坚硬的长枪含进她腔热的小嘴中,小红舌试探着在长枪上面来回添弄着!

    楚惊云虽然知道男女之间有这一玩意儿,可他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的女人帮他做这事,毕竟,这个时代的女人并不同于前世。

    东方雨婷虽然完全不熟悉,可是,那生涩的动作也为楚惊云带来了无尽的快感!在她的小香舌的逗弄之下,楚惊云有种喷发的冲动。

    他连忙从东方雨婷的口中退出火热的巨龙,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掀起东方夫人的裙摆,直到她半裸为止。楚惊云不作停留,从东方夫人的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嗯,你……慢点儿,有点痛!”

    东方夫人双手撑在马车的窗沿前,高高的翘着浑圆的臀部,上下摇摆以承受身后爱人的冲击!

    楚惊云摆着后进式疼爱着东方夫人,而东方夫人的头却竟然探出车窗外,她极力忍受着想要呻吟的冲动,一张粉脸憋得通红!

    虽然他们所在的马车周围附近并没有其他士兵。可是远远的看到其他人就在自己的不远处休息着,东方夫人心中除了羞涩以外,更多的却是兴奋!而且,自己的女儿就在身边呢!

    母女之间共侍一夫,这一种强烈的快感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楚惊云一双贼眼一转不转的盯着东方夫人光滑雪白的后背。她的肌肤十分细腻,背后的曲线柔和而勾魂。她的臀部却在承受着越来越快的冲击,几乎每一下都深深的进入到她的最深处!

    楚惊云把脸贴在她的粉背上嘴唇不停的在那光滑柔软的肩膀上吻着,舔着,啃着。舌头不由自主地舔着她优美的背部曲线,在滑腻如脂的肌肤上来回地游动!

    在楚惊云最后的一击下,东方夫人的身体剧烈震颤,也随之达到了爱的顶峰!

    楚惊云从东方夫人的体内退了出来,扶着她,让她靠在车壁上休息。他马上转过身来,已经喷发过的巨龙有点软软的,可依然十分的巨大。

    他一脸坏笑的盯着东方雨婷的小嘴,慢慢的向她迫近!

    东方雨婷自然知道楚惊云的心思,不过她还是十分顺从的伸出小手握住那曾经令自己的长枪!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东方雨婷的动作也没有那么生涩了,她的双手环合包裹着沉睡着的巨龙上下着,不时挤出一丝龙液!

    楚惊云双手按在东方雨婷的头上,轻轻用力将她按向自己。东方雨婷瞪了楚惊云一眼,可还是张开小嘴迎接巨龙的到访!

    楚惊云这时才清晰的体会到东方雨婷小口的美妙之处!她滑腻柔软的舌头与巨龙温柔地交缠著,舌尖四处舔动,如同棉花糖般柔软的香舌令楚惊云有点情难自禁,狠不得一把推倒自己身前的小美人!

    楚惊云按着她的后脑,轻轻着,东方雨婷狭小温热的腔道里进出。她眉眼如丝,她看到自己的男人这么享受自己的服务,心中不由一甜,更加用心的服侍着他,随著楚惊云的进出之势,她的身体轻轻地摇摆著,两片嘴唇之间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欲火攻心的男人轻轻推开美人儿,他自己坐在软塌之上,扶着东方雨婷慢慢坐了下来,分开她修长雪白的双腿环在腰间,以“老树盘根”的姿势完全的结合在一起!

    一时间,轻微满足的呻吟声在整个马车中飘荡着。

    所谓快乐不知时日过,一转眼便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楚惊云带着这些军队一路而回,总算是赶回到了苏州!

    东方夫人宋玉瑶还有丫鬟香儿先回东方府去了!而身下的五万士兵则是被楚惊云安排在郊外扎营!他自己便跟母亲宁楚涵一并向着楚家赶回去!

    “你别走那么急啦!”

    两人进了城门,宁楚涵娇喘吁吁地跟在楚惊云的后面。身为弱质女流的她根本比不上男人的体力!

    “可是姐姐她们一定等急了!”

    楚惊云对着宁楚涵说道:“那咱们不如飞一下?”

    “飞一下?啊!”

    宁楚涵还没有来得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却原来是楚惊云竟然将她拦腰一把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呢!”

    被他者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的宁楚涵却不得不抓住楚惊云的衣襟以平衡自己的身体!

    “嘿嘿,抓稳了哦!”

    楚惊云横抱着她,诡异的身法施展了出来,螺旋九影一下子便幻化出了九道不同的身影!那速度简直快得不可思议!

    “啊!别、别那么快啦!我头都有点晕了!”

    宁楚涵此时那双手臂已经抱住了楚惊云的脖子以防止自己掉下来!这样的速度实在让她有点受不了!

    只是,楚惊云却丝毫没有停下来,而是紧了紧双臂,将怀中的宁楚涵更加紧地抱住,笑道:“快一点好啦!等一下就到家里呢!”

    说话之间,楚惊云在此忽然发力!在螺旋九影的基础之上,隔空挪移更是快上了不止一筹!

    宁楚涵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花了!周围原本就黑漆漆的一片!现在这样的告诉移动着,让她感到了不少的压力!最后只得更加紧地抱住楚惊云的脖子,见自己的身体都埋在了他的怀中!

    茫茫的黑夜之中,身影一闪而过!最后落在了苏州最大的一座院落之中!

    楚惊云微微弯腰将宁楚涵放了下来!

    而这时,周围还在守夜的护院听到了异响马上向着这一边跑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提着灯笼,周围的黑暗一下子被驱散了!

    “少、少爷!”

    那些护院自然认得自己的少爷了!而在少爷身边的美妇让是让他们吓了一惊:“大夫人!”

    楚惊云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去吧!哦,对了,老头子呢?还有我姐他们都睡了麽?”

    “少爷,老爷他可不再家里呢!一个月前他就已经动身去了南京了!”

    那些护院看着楚惊云的眼神充满着崇拜!

    他们的少爷先在可是天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楚王殿下啊!这让他们作为下人的也倍感光荣!走在大街之上他们也是傲气十足!

    “哦,这样啊!”

    楚惊云微微点了点头,可是却见远处一道倩影正向着这一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