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66】夺人妻女
    感觉到香兰夫人的紧张和羞涩后,楚惊云就主动的引导。BAйZHμOO1殿℃ōΜ楚惊云温柔的爱抚香兰夫人那成熟曼妙的身体,灼热的手掌在这一具诱人的胴体之上抚摸而过!

    他们更是相互拥抱,温柔的爱抚彼此的身体,美少妇的喘息占据了整个房间。在这一个时候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沉醉在刚才美妙的快感之中!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他们急需一种最原始,最激烈的运动来释放自己心中的万千柔情!

    而就在外面,林远并不知道妻子此时就像温顺的小猫般依偎在别人的怀中!先在的他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女儿,道:“灵儿你到底怎么了啊?内殿来的是什么人?”

    林远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没、没什么啊!”

    林灵儿芳心急颤,她还真的害怕自己的父亲闯进去!那时候母亲偷情的事情就一定会被他发现了!先在她只能够在心中祈祷母亲他们能够发现门外的他们而尽快离开!

    可惜的是,林远这一只老狐狸察言阅色一向高明!此时见到女儿脸上露出些许红晕,还有为难与着急的表情,他心中一沉,“是不是里面来了什么厉害的人?灵儿快让开!”

    他伸手推开了挡在自己前面的女儿,大步流星地向着内殿走去!

    “不!爹你等一下子啊!”

    林灵儿马上想要跑过去揽住父亲,只是这时候林远却没有理会他!双手搭上了内殿的大门用力一推!

    轰!

    看着眼前的这一情景,林远顿即愣住了!

    只见自己平时温柔可人,端庄娴熟的妻子此时竟然一脸陶醉的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她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一个身体都缩进了他的怀抱之中!

    而男人也是双手紧紧搂抱着她的腰肢,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被他用力环住,那手掌放在自己妻子那浑圆翘挺的玉臀之上轻轻抚摸揉搓着,妻子不时发出一两声让人销魂蚀骨的呻吟娇啼!

    轰!林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居然就这样站在大门之上,呆呆的看着妻子跟男人拥抱着!

    大概好几十秒的时间!

    林远这才幽幽恢复过来!

    “贱人!我杀了你!”

    林远还没有看清楚那个搂抱着自己妻子的男人是谁便挥起了拳头对着眼前的这一对奸夫YIN妇击去!

    而原本一脸幸福的伏在情郎怀中的香兰夫人在听到丈夫的那一声暴喝之后娇躯剧烈颤抖,目光惊慌的看着向自己两人走过来的丈夫!

    “别怕!”

    楚惊云此时竟然丝毫没有那种偷子被当场抓住的尴尬与慌张!看着越来越近的林远,他只是微微一笑,大手一挥,强烈的气劲顿时将迎面而来的林远击飞而出!

    “砰!”

    林远的身体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之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你……是你!”

    林远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个奸夫!

    赫然就是他一直想要算计的楚惊云!

    天啊!他是是那么时候跟自己的妻子好上的?

    林远此时只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啊!”

    看着丈夫那一脸愤恨的表情,香兰夫人却惊慌失措地埋首在楚惊云的怀中!背着丈夫偷情的她感到了羞愧难耐,无地自容!

    楚惊云搂抱着她的身体,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别担心,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会结束了!”

    说着,他竟然拥着香兰夫人的小蛮腰向着林远走去!

    “别、别这样!”

    香兰夫人此时恨不得挖一个洞钻进去才甘心!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丈夫!虽然早已经对林远没有任何感情了,但是自己毕竟是他的妻子!

    此时自己竟然当着丈夫的面前被男人紧密拥抱着,伦理道德的压迫让她变得呼吸急促起来!身为人母的她更是感到了一种十分刺激的偷情之乐!

    “哟,林大元帅你回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楚惊云居高临下的看着口吐鲜血的林远,拥着他的妻子冷笑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将我除去么?你不是一直都不想要见到我么?今天,我便如你所愿!只要你死了,就永远无法见到我了!”

    “你……楚惊云!我杀了你!”

    林远大呼着站了起来,对着这对奸夫YIN妇挥出了自己全力的一掌!

    “去死吧!”

    楚惊云的身影突然移动,来到几步之遥的林远面前,对着他的鼻梁就是一拳!只见林远那高达的身体便向后倒飞了出去!

    楚惊云虽然没有用多大的力度,但是林远又怎么可能受得了先天高手的这么一拳呢!砸在墙壁之上的时候他已经早砸昏过去了!

    “爹!”

    一只呆在门外的林灵儿马上闯了进来,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父亲,她却有点惘然地看着母亲,“娘,爹他……”

    香兰夫人此时脸色一阵惨白,难道自己偷情的事情还被女儿发现了不成?

    “娘!”

    林灵儿见娘亲没有理会她,又叫了一声!

    “呃……啊!”

    香兰夫人浑身一抖,这才恢复过来,“怎、怎么了?你爹……哎,你先让下人将他送回房间去吧!让大夫看看他的伤势!”

    香兰夫人此时已经打定主意要跟自己心属的情郎离开这里了!

    “他……”

    林灵儿看着母亲身边的楚惊云,那双美眸之中流露着复杂的光芒!最后,她幽幽地叹了叹气,找来下人将父亲抬回房间。

    直到大殿之上只剩下自己跟香兰夫人两人之时,楚惊云顿时笑道:“现在……你想要怎么办?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楚惊云细细欣赏着眼前的美妇人,这个女人真是天生尤物,身材那么美妙。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蜂腰,肌肤雪白、美艳媚人!

    香兰夫人那不加粉饰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惨白,但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却以充满柔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情郎,一颗心跳竟然不争气的有加速跳动的迹象!

    幽幽的叹了叹气,香兰夫人强行压抑心里的异样感觉,嘟着小嘴娇嗔道:“人家……都已经跟你那样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楚惊云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之上,“好香!”

    他贪婪的呼吸着带有成熟芳香的空气,有点轻浮的说道:“宝贝果然高雅玉致,这牡丹香味只怕是沐浴时撒下的花瓣吧?”

    香兰夫人俏恋一红,故作生气道:“小混蛋!要你管!”

    楚惊云的脸皮可谓极其厚,他恍若事地拥抱着香兰夫人的柳腰,笑道:“走,咱门去看看林远对的伤势如何!”

    说着,竟然不顾香兰夫人的反对,拥着她走进那一间超大的房间之中!

    香兰夫人让下人都退出,房间之中只留下了自己跟昏迷不醒的丈夫,还有她身心所属的情郎!

    看着正躺在床上昏迷着的林远,好像在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他伤得不轻啊!”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如果说楚惊云是特意来看望林远的,香兰夫人却是宁愿去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升起,那样或许还有点可能。

    楚惊云一改适才的轻佻,转而深情的凝望着她的眼睛,道:“如果说我是想要来杀了他,你会怎么呢?”

    “你——”

    香兰夫人没想到楚惊云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也一时语塞,思绪好像却忽然回到了自己跟楚惊云投亲之时的点点欢乐时光!这一段日子是她这一辈子过得最开心,最满足的时候了!

    先在,自己不仅是身体被他夺去了,一颗芳心也已经被他的身影充满了!想到了自己偷情,香兰夫人她的脸如火烧。

    “还能怎么办嘛!你这个小混蛋!难道还不知道人家对你的心么!”

    楚惊云愣了一下,刚刚他居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忧郁以及幽怨!他叹气道:“那你……放得下自己的女儿么?”

    闻言,香兰夫人微微一愣,但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觉得你的女儿呆在这里生活有意思吗?林远这只老狐狸我是一定要除去的!难道你也想要看着你的女儿要跟着他受累?”

    “女人……我们女人的地位就是那么低!你们这些男人真可恶!”

    香兰夫人咬着红唇,“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不是你们男人想要的吗?再说,即使我不愿意这样,难道我又有力量来反抗吗?你们男人掌控着整个社会,却把我们女人当货物来看待!你说,这样公平吗?”

    香兰夫人显然有点激动。

    楚惊云看了也有点于心不忍,“如果我想要带她一起走。你会怎么做?同意还是阻止?”

    香兰夫人闻言,眼睛瞪得大大的,有点不敢置信。可是,她又摇头道:“就算让她离开又如何?她一个弱质女流,手无博鸡之力,要是让她一个人远居他乡还真的不知要受到多少委屈了。而且……她……知道咱们之间的事情呢!”

    可不是么?自己身为母亲的竟然红杏出墙,背叛了她的父亲,先在竟然还说要将她带走?

    想到这里苦涩之处,香兰夫人竟然手足无措地留下了矛盾痛苦的泪水!“我……不管我的决定如何,还是先问问灵儿的意见吧!”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那模样显得十分的凄美,楚惊云也不禁动心!

    见楚惊云站着并没有说话,香兰夫人又道:“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前生存着到底有什么乐趣!我自己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成为男人的附庸?”

    楚惊云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林远,双手将香兰夫人拥进了自己的怀中,柔声道“人生匆匆数十载,可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活着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金钱,或许是为了权利。但是,当我们男人得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我们也我们也未必会觉得幸福!即使一国之君高高在上那又如何?难道他活得有意思吗?整天被囚禁在皇宫之内,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情,那样的生活如同百开水,味如嚼蜡!”

    “或许,你的思想比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先进。”

    楚惊云继续的说道,“但是你为什么不可以反抗呢?”

    看着她一脸无助的表情,楚惊云不由得一阵心痛。

    她原本应该充满活力的凤眸尽是悲伤,身上穿着的素裙不时的飘动,胸前高耸的一颤一颤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让人心动!

    当楚惊云后知后觉的伸出手去想要将做点什么之时,香兰夫人突然张开一双手臂搂住楚惊云的脖子,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被一张温热的樱桃小嘴给给吻住了!

    琼鼻喘着粗气,每一口热气都喷在楚惊云的脸上,充满成人体香的气息深深的刺激着楚惊云的每一个细胞!

    香兰夫人有点疯狂的举动让楚惊云始料未及,或许是想要发泄,又或许是另有目的。不过,这时的楚惊云已经分不出时间来思考这样问题。

    两人那几乎狂暴的举动随着香兰夫人那一声声娇吟而不断进行着。热烈的湿吻让两人都有点透不过气来,只知道本能的索取!楚惊云的舌头与对方剧烈的站斗在一起,而他的双手则是在香兰夫人身上肆掠着,那一对玉兔被他握在手中不断的摇晃着,变幻着形状!

    他们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热恋男女般享受着来自对方的心跳与体温!

    “你迷惘了吗?”

    当两人平静下来的时候已经喘息不已,脸上也因为长时间的闭气而变得通红的。林宇抚着她的长发,轻声的说道:“迷惘了吧!”

    香兰夫人不着痕迹的从楚惊云的怀中离开,点头道:“身为女人的那部分吧!”

    楚惊云笑道你:“那你的身上还有身为男人的一部分?”

    香兰夫人幽幽的说道:“如果我是男人就好了!”

    “哦?”

    楚惊云晓有趣味的问道:“为什么呢?”

    “那样我就可以娶很多很多的女人了!”

    “啊?”

    楚惊云有点像是受到深深刺激的老人:“你……你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香兰夫人白了他一眼:“你才是个变态呢!”

    “那你为什么想要娶那么多的女人?”

    难道她是传说中的百合?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却是个女同,楚惊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香兰夫人看楚惊云的脸色有点异样,也明白他在想些什么,小脸一红,嗔道:“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呢!我只是想要给她们幸福而已!”

    “给她们幸福?”

    “嗯。”

    香兰夫人点头道:“如果我是男人,我会娶很多很多女人,然后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她们幸福!”

    看着她憧憬的模样,楚惊云倒觉得她像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小女孩。“那你夫君我帮你完成这个冤枉好了!我娶很多很多的女人!嘿嘿!”

    “咳、咳!”

    就在两人说话调情之时,大床之上却传来了林远的咳嗽声。

    楚惊云说道:“醒了?”

    “哦。”

    香兰夫人倒没有显得十分的慌张,而是优雅的转身,越过前面的楚惊云走向大床旁边。

    楚惊云嘴边挂着邪邪的微笑。

    躺在床上的林远费力地睁开双眼,在看到进来的是自己妻子时不由抽了一口气,眼中充满着愤怒!不过却还是有气无力的问道:“贱人——”

    可是,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之时竟然看到打伤自己的那个小杂种若无其事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你,咳……”

    林远显然是十分的激动!

    “哎呀!”

    楚惊云故作慌张的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他,道:“林大人啊,你身上有伤就不要乱动了。”

    说着,手指偷偷的在林远的后背上戳了那么一下。

    “啊——”

    林远双眼翻白,几乎痛得昏了过去。

    香兰夫人惊呼一声就要上前来查看,楚惊云却一把拉住她,道:“别扰林大人了,现在让他休息一下吧。”

    “林大人,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楚惊云笑道,可他的笑容在林远看来却是那么猥琐,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香兰夫人的脸色有点苍白,小嘴微张,欲言又止!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优雅的转身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当楚惊云走到香兰夫人身边的时候却被挪出来的凳子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到在地上!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原本应该是面向地面的扑下去,结果却是落地。

    后面的香兰夫人正跟在他身后,楚惊云这突然的一摔让她反应不过来,也被绊倒往地上摔去,重重的压在他身上“哎哟,好痛!”

    楚惊云双手悄悄的攀上了香兰夫人的柳腰上将她的身躯按向自己,而他却是在装模作样的问道:“夫人没摔着吧?”

    压在他身上的香兰夫人闻言马上挣扎着要站起来,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楚惊云的大手,她偷偷的往林远瞧了瞧,发现他此时正一脸铁青的看着自己。

    香兰夫人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小声的对楚惊云说道:“小冤家,快点放开我!”

    楚惊云的双手在香兰夫人的腰肢上下抚摩着,故意大声道:“夫人你压着我了,我怎么起来啊!”

    香兰夫人红着小脸,背住林远抓住楚惊云在她腰上侵犯的大手,奋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她刚刚直起身子却又因为不小心踩在衣裙上而再次倒了下来,两块娇艳湿润的唇片恰恰印在楚惊云的嘴上!

    楚惊云原本就是打着气死林远的心思!此时这样的一个成熟尤物压在自己身上,他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他的双手再次盘上香兰夫人的腰肢,大嘴一张,顿时将香兰夫人的朱唇含在嘴里!

    床上的林远那个气啊!从他这个角度,竟然看到自己的妻子主动去亲吻楚惊云这个小崽子!他想要开口大声责骂香兰夫人这个妇,可是因为楚惊云点了他的哑而发不出一丝声音。

    楚惊云一边侵略着香兰夫人的因套小嘴,另一边却对着林远眨了眨眼,表情十分的得意!

    林远只觉脑海里一片空白,“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无声无色的活生生的被气昏了。

    “不要!”

    香兰夫人双手撑在楚惊云的胸膛上企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楚惊云的双手却像磁铁一样始终贴在他身上!

    对于处境云的心思,香兰夫人自然知道!在丈夫面前被这样的轻薄调戏,她更是羞得粉脸通红!可是她却紧紧的咬着下唇,久久不语。

    “楚、楚惊云……我要杀……你!”

    躺在床上动不了的林远看着妻子在自己的面前这样被搂抱,他双目嗔裂,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杀死才甘心!

    可惜,他现在却只能是是躺在床上对着楚惊云瞎瞪眼!原本就被楚惊云打伤了身体,先在更是伤上加伤了!

    楚惊云拥着香兰夫人,让她压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却发觉她神色有异,他也知道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了!虽然香兰夫人先在对林远并没有任何感情,可他们毕竟是夫妻,先在这牙膏让她太过难堪了!

    而更多的却是娇羞无限!

    “起来吧!”

    楚惊云魔爪在香兰夫人的酥胸之上抹了一把,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你先出去。”

    他轻轻地拥抱着美少妇的腰肢,柔声道:“过了今天,什么都会结束的!”

    香兰夫人心中一怔,顿时明白了楚惊云的意思!她幽幽地叹了叹气,柔声道:“你……我等你!”

    最后,她也只能够说出这么几个字便转身离开了!

    房间之中,只剩下了楚惊云跟已经被气得只剩下半条人命的林远!

    “你的人生……似乎已经到头了!”

    楚惊云一脸冷笑地走到了大床边上,看着林远的那双眼中进士骇人的精光!

    “你……你……你想要干……什么?”

    看着楚惊云的那双眼睛,林远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可惜的是,他现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惊云的大手向着自己伸过来!

    “唔——”

    脖子被掐住,林远顿时憋得满脸通红,呼吸慢慢变得困难起来!

    “林远啊,你这一生做得做错的事情就是惹了我!别以为你在我背后的那点小把戏就能够瞒得过我!那天晚上的那一个黑衣人你还记得麽?”

    楚惊云狞笑道:“可能你不知道,当时你们在说话,而我……跟你的妻子可是躲在假山的后面呢!”

    “什、什么?”

    林远心中顿时沉到了谷底!难怪自己当时在密室之中听到了怪异的声音!原来……原来自己早在那一天起就被戴上了一顶绿帽子了!

    真是讽刺啊!

    “虽然我很想要知道那一个黑衣人是谁,但是我想你肯定不会告诉我的!”

    楚惊云大手用力一捏,冷笑道:“所以,你还是死去吧!你的妻子我会代你照顾的!哦,还有你的女——”

    “住手!”

    楚惊云还没有说完,但见房门被猛然推开,一道十分亮丽的倩影扑了过来!

    “林灵儿?”

    楚惊云扭头看着夺门而入的美人,她竟然扑到了自己的背上伸出了双臂将自己的虎背熊腰紧紧抱住!

    “求求你,别杀他!”

    林灵儿紧紧拥着自己母亲的情郎,脸上早已经泣如雨下了!胸前那已经发育成熟的一双傲挺酥胸更是重中地挤压在这一个男人的身上:“放过他吧!我娘亲你已经抢走了,难道你还要抢走我爹吗?”

    闻言,楚惊云微微一愣,随即却笑道:“不行!林远他……必须死!”

    “不!算我求求你了!放过我爹吧!”

    林灵儿将楚惊云的腰肢抱得更紧,整一个身体几乎都贴在了他的背上了!

    半闭的房门此时发出“吱呀”一声,进来的却是先前离开的香兰夫人!

    此时她一脸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向着他们慢慢地走了过去!直到走到了楚惊云的身边之时才停了下来!

    “娘……”

    林灵儿看着自己的母亲,顿时哽咽起来:“你让他放过爹吧!不要让我没有了你,也没有了爹!”

    “哎……”

    香兰夫人摇头叹气,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的丈夫一眼!她双手慢慢地伸了出来,在女儿的面前捧住了情郎的脸颊,柔声道:“就……这样好么?我们离开这里!”

    说着,她竟然从侧面抱住了自己的情郎!

    被这一对绝色母女花这样拥抱着,楚惊云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阵飘飘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