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65】偷恋红杏
    “真的想好了?”

    楚惊云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少妇,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耳鬓,柔声道:“以后……你可别后悔哦!既然决定要跟我了,那么你就要永远当我的女人,知道么?”

    香兰夫人看着情郎的眼睛,她的眼神中充满无限柔情的说:“有时真的感觉自己好傻,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去想过什么是幸福,感觉自己的生活就是幸福的。Wwω。ЬáΠzんμ○○①。cΟm”

    香兰夫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体会宁静中的感动,才是真正的幸福。我想……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闻着空气之中夹杂着阵阵成熟少妇的幽幽体香,楚惊云浑身舒爽不已,心中更是食指大动!怀中美少妇的那双眼眸此时荡漾着无限的柔情!

    楚惊云双手捧住了香兰夫人的玉颊,深情的对她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绝不会让其他人伤害你!”

    听楚惊云说完,香兰夫人嘤咛一声便扑到情郎的怀里!

    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这一点也不错!原本在梦中见到听到不下于数十次的情话,远处的林灵儿却是娇躯一抖!

    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自己能够有朝一日遇上了自己心仪的男人!然后意味在他的怀中,听着他对自己说着的情话!

    这是多少怀春少女的一个梦!

    而此时,看着那个那男人怀抱里的母亲,林灵儿忽然生出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感觉:要是在他怀里的,是自己那该有多好啊!

    只是,现在享受着那个男人怀抱的,是自己的母亲!听着他诉说着情话的,也是自己的母亲!

    天啊!自己应该怎么办?为母亲跟这个男人之间的奸情保守秘密,让自己的父亲带上一顶绿帽子?还是大义灭亲,将自己母亲红杏出墙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

    真的很矛盾!

    林灵儿的心在这一刻变得挣扎彷徨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站在理智上,她应该马上揭发母亲的不守妇道!但是站在情感上,她却再也不希望见到自己的母亲锁在房间独自流泪的情景了!

    此时,楚惊云轻抚着香兰夫人那柔滑的秀发,看着她那因为感动而布满泪痕的脸颊,“怎么忽然哭了呢?”

    他的手指在美少妇的脸颊上轻轻滑过,将她的泪水抹去。

    香兰夫人沉默着,感受着情郎的轻柔动作,看着他脸上每一个表情的变化,她却并没有说话!

    楚惊云用力的握住了香兰夫人的手,柔声道:“想些什么呢?”

    香兰夫人那双美眸满是深情地困难者搂抱着自己的情郎,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小冤家!真是人家的克星!遇到你后,我……我的心就不受控制了!你真是一个混蛋!就知道祸害女人!”

    楚惊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故作低沉的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香兰夫人浑身一抖,娇俏的脸颊突然红晕起来,一双拳头捶打着情郎的胸膛,佯怒道:“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会让你这样抱着我吗?如果不是爱你,我会这样依偎在你的怀里吗?你这个混蛋!大混蛋!呜呜……你竟然怀疑我!”

    楚惊云见此下了一跳,双臂马上将有点激动地香兰夫人抱在怀里,在她那娇艳的的樱唇之上亲了一下,充满歉意跟柔情地说道:“宝贝别哭,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的!你……你打我吧!”

    说着,他便抓起了香兰夫人的玉掌拍打在自己的脸上!

    “大混蛋!”

    香兰夫人将自己的手掌抽回,可是却不经意在楚惊云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闷响,楚惊云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两个手掌印!

    对于这种状况,香兰夫人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她确实主动地伸出双手抱住了情郎的脖子,那双恍若天空之上的星辰般闪耀的美眸凝视着他,最后慢慢地把头靠在了楚惊云的胸前,一副柔弱的样子,“坏蛋……恨死你了!”

    见此,楚惊云坏坏一笑,伸手在香兰夫人的那双高高耸立着的雪乳之上捏了一下,手掌将之覆盖住,让那充满着弹性的玉兔在自己的手掌变换着形状!“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要死啦你!”

    香兰夫人浑身一颤,酥胸之上传来了阵阵酥麻感,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对情郎象征性的打一下,嘟着娇艳的嘴唇,嗔道:“快点放手!谁让你胡来了啊!”

    说话之间她的脸颊泛起了阵阵诱人的红潮,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间仙子一般!

    看着情郎脸上的那一个鲜红的手掌印,香兰夫人只觉得一阵歉意!那芊芊玉手柔若无骨,轻轻地在楚惊云的脸上抚摸着,洋葱白玉般的手指在他那刀砍斧削的俊脸上轻轻爱抚着,就好像是抚摸着一件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似的!

    楚惊云双手搂住了怀中美少妇那一手盈握的柳腰,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享受着香兰夫人的小手在自己脸上的轻柔,淡淡的发香混着少妇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子之中!

    原本就已经开始抬头的神龙此时更是呈现出一柱擎天的威武姿态!

    “活该!”

    香兰夫人先是风情万种地瞪了情郎一眼,但是随即却又温柔的问道:“还痛吗?”

    俗话说的好,大在你心,痛在我心!

    那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让香兰夫人看得一阵心痛!

    楚惊云虽然并不觉得有什么痛楚,神功护体的他要不是刚才即使控制着自己的内力,说不定还会将香兰夫人震出去呢!不过他此时却装做委屈的样子,弱弱地说道:“好痛!你真是狠心,打得我疼死了!”

    香兰夫人顿时翻了一记白眼!虽然明知道情郎在撒谎,但是她依然仰起头在情郎的俊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先在呢?还疼么?”

    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残留着淡淡的唇温,那柔软的嘴唇让他陶醉起来!“嗯,先在好了一点,不过还是有点疼!你看,我的脸上还有这个手掌印吧?”

    “那你还想要怎么办!”

    香兰夫人知道了情郎想要对自己使坏,她双手顿时紧了紧,将他的脖子抱紧,整一个成熟曼妙的娇躯依偎在他的怀中,那朱唇撅起来娇嗔道:“别想着占人家的便宜!哼,这次没有让你那么容易得手的了!”

    也不知道香兰夫人是在拒绝情郎还是提醒情郎,但见她那婀娜高挑的身体在楚惊云的怀中扭动着,那双丰满傲挺的顿时挤压着他的胸膛!

    “嘿嘿,我想要怎么办?宝贝你好不知道麽?”

    楚惊云一脸坏笑!他一手搂抱着香兰夫人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是在她那修长的玉腿之上轻轻抚摸着,在她那高跷的玉臀上一阵揉搓,最后又沿着她的腰肢一路而上,五只手指已经接近了那双饱满的酥胸边缘了!

    “别、别动啦!”

    感觉到自己的酥胸即将失守,香兰夫人马上放开了情郎的脖子,双手抵在了她的胸膛之前示图将他推开!只是可惜楚惊云却是比他还要快上一步!

    但见他那手掌五指一张,形成了一个仿佛蟒蛇般的血盆大口,将怀中美少妇那鼓胀的一下子握了个结实!

    “喔……”

    胸前一紧,香兰夫人的脸上变得更加迷人了!醉酒般的红晕恍若天边灿烂绚丽的火烧云似的美艳动人!

    “宝贝,来,亲一个!”

    楚惊云的脸凑到香兰夫人的嘴边,脸上的邪笑让她心悝,一颗芳心更是抑制不住地感到了脸红耳赤!她双眼之中尽是娇羞与柔情!修长的玉指轻轻弹了一下情郎的脑门,娇嗔道:“坏蛋,你别的得寸进尺了哦!不准使坏!”

    说着,她将自己的玉手覆盖在情郎那一只抓住自己雪峰的手掌给按住,但是却没有让他离开自己雪峰的一意思,反而是更加用力地将他的手掌按在自己的酥胸之上,而她自己则是不自觉地挺起胸脯,让自己的与玉兔跟情郎的手掌更加亲密地接触!

    “嘿嘿,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想要逃跑麽?”

    楚惊云紧紧搂抱住怀中美少妇的腰肢,先是用嘴巴讲香兰夫人的樱桃小嘴被给重重地覆盖住,灵活舌头顺势滑入到她的檀口之中!而他的那一只原本握住香兰夫人那一只的手也放肆地从香兰夫人的衣缝之中探入,轻车熟路地隔着肚兜,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柔软峰峦!

    “嗯……”

    身上两个重要部位都已经落入情郎的掌握之中,香兰夫人顿时在喉咙处发出娇呼一声,成熟的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香兰夫人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但是在情郎舌头的搅动下,还有在他那双魔爪的摸捏中,她的身体逐渐的变软,慢慢地接受了情郎轻薄自己的一系列动作!

    楚惊云的手,在美少妇胸前两座山峰中来回的穿梭,熟练地揉搓着她的敏感部位!这一吻一搓一揉,直弄得香兰夫人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随着情郎在自己玉兔上的力道加重,她的喉咙深处顿时发出阵阵娇啼!

    楚惊云的手也向香兰夫人的亵裤探去。当他的手触摸到美少妇光滑细腻而又非常平坦的时,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舒服的无法言表!那双魔爪在香兰夫人的上停留了好久,享受着光滑的柔润!最后,缓缓下滑,手指触到了美少妇双腿之间的那萋萋芳草!

    “喔……别动啦!”

    香兰夫人浑身颤抖着。

    “宝贝,你就给我吧!”

    楚惊云的声音沙哑地说道,他用力搂抱着她,让她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呼吸!

    或许,在这一刻,这两人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来自于对彼此的爱意!

    香兰夫人娇羞无限,但是却满含情意的看着情郎,那双美眸荡漾着一池秋波,眼神中无限温柔!

    此时此刻楚惊云和香兰夫人真正的达到了心灵相通,而楚惊云也终于理解了心有灵犀的实际意义。言语在有情人的面前已毫无意义,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在彼此的心中译变成万种柔情!这种感觉真好!

    “不要……在这里啦!这里还是内殿呢!等、等一下吓人可能会闯进来的!”

    香兰夫人娇羞万状地表情看得楚惊云食指大动!

    他笑着说:“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是不是到你的房间去?我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说着,他的魔爪在美少妇的之上用了一捏!

    香兰夫人抬起头看楚惊云了一下说:“混蛋!你怎么这么坏呢?”

    楚惊云笑着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嘛!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说话之间,他伸手把香兰夫人的丰腴胴体搂住,轻声问道:“可以吗?”

    面对着情郎的求爱,香兰夫人却是一脸红晕地点点头,芳心已经开始不争气地剧烈跳动着,小小的心房仿佛要从她的心窝之上跳出来一般!

    楚惊云把美少妇搂在怀里,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目光盯着怀中脸红耳赤的美少妇,对她柔声道:“宝贝,你听听!我的心,它现在都快要炸开了,因为眼前的你!”

    香兰夫人小脸更加红晕了!不过她双手却是抵着楚惊云的胸膛,很是认真的把脸贴在情郎的胸口上,静静地倾听着!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来自于情郎身体之中那强烈的心跳声让香兰夫人更觉娇羞!她甚至还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跟他的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双重心跳!

    “怎么样?听到了吗?”

    楚惊云抱住了美少妇蝶首,将之按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柔声道:“我的爱人,你听到了来自于我心底的爱的呼唤么?”

    “呸,什么爱人啊!也不害臊!”

    听着情郎的柔情密语,香兰夫人此时娇羞得就像是一个怀春少女般!她静静地依偎在楚惊云的怀中,倾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那……现在就给我好么?我想要你!”

    楚惊云那赤裸裸的求爱让香兰夫人一阵手足无措!最后她红着脸,娇嗔的说道:“你想得美呢!我、我才不会理你!”

    楚惊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香兰夫人!而香兰夫人却忽然用力抱住了抱住了他的腰肢:“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艺术按星辰般的美眸您是这青蓝的双眼,香兰夫人就像是一个等待着情郎回话的小姑娘般!

    楚惊云说道:“怎么会呢!在我心中,你是最好的女人之一!而且,你的坏只对我一个!那就足够了!还是说……你现在依然感到压力?”

    毕竟,香兰夫人可是身为,身为人母的!

    而至于她的女儿,楚惊云却是装作不经意地瞥了墙角的阴暗处一眼,但是却并没有说话!

    听着情郎的甜言蜜语,香兰夫人此时只觉得自己好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她轻轻摇摇头说:“人家把自己全部的奉献给你,那么……我就不会后悔!我先前……也说了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女人!”

    “宝贝!”

    楚惊云充满着感动,充满着爱怜的轻吻着香兰夫人的额头和唇片,柔声说道:“放心将一切都交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一切,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也会为你撑着的!”

    香兰夫人十分激动地点头,双臂紧紧的把情郎的虎背熊腰抱住,将自己的身体都蜷缩在他的怀中!

    楚惊云也把她反抱住,两人身体全面的接触,皆从对方的身体之中感到了那一种十分强烈的!

    此时的香兰夫人表现得极为羞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已婚妇人,也不像是一个十六七岁女孩的母亲!反而更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处子一般!

    这让楚惊云感到又怜又爱!

    不过,此时在内殿之外却即将走进一个中年人!

    这人竟然就是楚惊云怀中抱着的这个美少妇的丈夫林远!

    只是,林园此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楚惊云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了!他现在只是一心想着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局面!

    现在京城之中,楚惊云一家独大!其他的官员是敢怒不敢言!他们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莫名其妙消失的那一个人!

    而且,他们都知道楚惊云很懒!只要他们不对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也不侵犯到他的利益,那么楚惊云绝对不会动他们!

    但是林远不同!他可是清楚知道楚惊云这个男人的恐怖!要是不能够除掉他,那么下一刻栽在他受伤的,绝对会是自己!

    因为,他林远现在就掌握着全国大部分的兵权,要是他造反的话,天朝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但是林远却没有这个胆,因为——天朝之中有着三个可以称得上是无敌的先天高手!

    即使在千军万马之中,他们三个想要去自己首级的话绝对是轻而易举!现在更是多了一个楚惊云,那么林远他便更加不敢乱动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对付楚惊云,但是楚惊云却不会放过他!

    林远却不会知道,现在就在内殿之中,自己的妻子正被这一个男人搂抱着,亲吻着!

    原本属于自己的妻子竟然被楚惊云夺去了身体,还多去了的芳心!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讽刺!

    而躲在墙角阴暗处的林灵儿听到了外面一阵脚步声,心中便暗道不好!可是此时自己的母亲跟那个男人却依然在动情地拥抱着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了危机的到来!

    “不行!不能让爹知道!”

    林灵儿玉颊娇俏,紧紧咬着下唇,偷偷地从内殿之中退了出来!不过她却并没有发现楚惊云的嘴角此时微微上扬!甚至连他怀里的美少妇也不曾发觉!

    “爹!你怎么回来了呢?”

    林灵儿一走出内殿边想着自己的父亲说道:“你不是说要到京城的王员外家里做客麽?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呢!”

    看着自己的女儿,林远笑道:“丫头,怎么了?是不是现在不喜欢见到爹了?”

    “哪、哪里啊!”

    林灵儿心里一慌,她现在却是不想要见到自己的父亲!她可不想要让父亲发觉自己的母亲竟然背着他去偷人了!而且还是明目张胆地在自己的家里红杏出墙!

    “呵呵,对了!听说家里来了客人?”

    林远越过了女儿,道:“到底是谁啊?”

    他刚刚回来,从客人听到了有人做客,但是却没有询问来人到底是谁!

    要是让他直到了是楚惊云的话,估计他马上便会破门而入!

    到时候,他就会看到一幅惊人的情景了!

    此时,林园的妻子,徐香兰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拥在怀里,男人那温热的嘴唇覆盖住她性感的小嘴儿!

    楚惊云双手抱住她的腰肢不断地吮吸着她檀口之中个的甘美津液!

    看着近在面前的脸庞,看着情郎的脸部表情,香兰夫人心中充满着温馨甜蜜,她双臂不由自主地缠上了楚惊云的脖子,那双美眸慢慢地合上,热情地迎合着他的索取!

    对于外面,林远的即将进入他们两人却是浑然未觉!此时他们只是想要从对方的身上找到那一份真挚的柔情!他们两人的嘴唇紧密相贴着,身体也是紧密相拥,两条舌头紧密交缠!

    男人跟女人相拥而吻,香津互渡,沉重的鼻息随着热吻的进行而喷在对方的脸上,他们接由着嘴唇的亲密接触而交换着心中的感情!

    他们的身体相互拥在一起,嘴角边上甚至还连着一条银色的丝线!稍稍分开,他们又一次吻在了一起!这一次的热吻来得更加猛烈!恍若暴风雨一般!

    热吻过后,香兰夫人十分羞涩地伏在情郎那广阔的胸襟内之内,被他那强大的臂弯紧紧地拥着,她感到无比的温暖,一股无法言喻安全感包裹着她颤抖满足的芳心!

    而楚惊云也紧紧地拥着她,抱着她,一手搂住她的柳腰,另一只手则是在她那如云的秀发上轻轻的抚摩着,就好象在珍视一件极容易打碎的艺术品一样。

    内殿之外,此时林远却想要走进来!可是却忽然被自己的女人揽住:“爹,你才回来,不如先洗一个澡吧!天已经开始黑了呢!”

    “呵呵,爹先看看到底是哪一个客人再说!”

    林远点了点头,心中对于女儿的动作有点疑惑,但是却并没有往更深层次想去!

    故而,他并不知道此时在房间之中,那一堆原本相互拥抱着对方的男女还是乐最为原始的“造人”活动的序幕!

    伏在楚惊云怀中的香兰夫人动情地任由他接触着自己身上的罗裳!那弯弯的新月柳眉轻轻抖动,迷人樱唇划上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明眸皓齿,一笑千金,气质美如兰,当真仿佛出水芙蓉般娇艳俏!

    “你……你快点啦!等一下下人很有可能会进来呢!”

    此时的香兰夫人并不知道丈夫就在门外被女儿拦住,她娇嗔的模样风情万种,粉妆玉琢的玉靥之上仿佛一朵美丽的牡丹,亮丽美艳!

    她主动伸出一双修长的手臂攀上了情郎的脖子之上,整一个成熟丰韵的娇躯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腻声道:“快点啦!要是让别人发现的话,你让人家还怎么活啊!”

    邪邪一笑,楚惊云他的一双狼爪马上按住了怀中罗裳半解的美少妇吧翘挺的玉臀之上轻轻地揉按着,不时用力将她的粉跨压向自己的巨龙之处,结实的胸膛也轻轻扭动,挤压摩擦着她胸前的一双高耸雪峰,凑过头去,附在了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那灼热的气息顿时惹得香兰夫人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成熟动人的娇躯好象被千万只蚂蚁啄咬似的,酥麻酸痒,浑身无力的瘫软在男人的怀中,如此亲密地被男人拥着,即使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成熟,可是此时却犹如初恋少女般芳心急跳,心跳如麻,就像受惊小鹿,砰砰直跳。

    此时的她眼中只看到楚惊云这一个让她爱到心坎里的情郎!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丈夫还有女儿正在内殿之外纠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