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60】丰韵美人
    当天晚上,楚惊云从皇宫之中离开,可是一回到自己的府邸之时却忽然见到母亲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娘,怎么了?”

    楚惊云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妇,笑道:“那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宁楚涵顿时翻了一记白眼:“娘在等你呢!竟然在外面那么晚了,到底是不是到那个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呃……冤枉啊!”

    楚惊云走到了母亲的跟前,苦笑道:“孩儿一直都在皇宫里呢!现在女皇初初登基,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要处理!难道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那么一个好色的人么?”

    “难道不是?”

    宁楚涵娇嗔道:“要不你上次怎么轻薄你的芸姨?”

    “……”

    楚惊云脸上一阵尴尬,他顾左右而言他,道:“娘你等我到底为了什么事情么?”

    闻言,宁楚涵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叹气道:“还不是为了你秦伯父的事情!你芸阿姨她今天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之中不出来,哎,难道你就没有办法么?看在咱们两家那么要好的份上,你就帮帮他们吧!”

    楚惊云心中一愣,暗道:秦天可是朝廷重犯,现在要不是自己的关系,在就被诛九族了!

    不过,这话他却没有说出来。banzhu#001点com

    “哎,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秦伯伯他现在可是造反啊!哪里还有释放的可能!”

    “那难道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被杀头?”

    宁楚涵道。

    “从他帮助二皇子造反的那一刻开始,他便要有这种觉悟了!秦伯伯他既然选择了这么一条路,那么我们谁也帮不了他!就算是当今的女皇,她想要放了秦伯伯害的问过满朝的文武百官呢!”

    “我……想见一见他,可以么?”

    忽然一声女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却原来是秦天的妻子——夏芸曦!此时她一脸憔悴,那娇俏的月容之上此时一阵阵苍白,但是这样却丝毫没有破坏她那倾国倾城的面容,反而更加引起男人的保护欲,仿佛让这仙女伤心是天下第一大罪恶一般。

    这样的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美妇,看着真是让男人为之疯狂!只见她双目如水幕般的泪光若隐若现,双手用力的紧握着,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随风飞扬。那如天仙般的容颜此刻却是苍白如灰。

    楚惊云看着夏芸曦,然后又将视线投向了身边的宁楚涵!心中顿时翻起了一阵惊艳的感觉!

    两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从外貌上根本看不出她们的实际年龄。

    这两位成熟美人儿同样有着如花似玉的容貌。她们之中,夏芸曦这一位曾经的峨眉仙子穿着一个穿着雪白的劲装,光润圆腻的香肩浑然天成,削平如婿,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交叉着。

    而身边的宁楚涵比起夏芸曦来说更加美上几分!那毫无瑕疵的玉颊之上糅合了精致的五官!凤眸含情,玉颊吹雪,那丝毫不比夏芸曦差的高挑身材此时被薄薄的衣衫紧紧地裹住,那成熟丰满的娇躯却勾勒出了一段无比诱人的弧度!胸前若隐若现的凸显出了那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饱满的犹如一对熟透的水蜜桃般诱人心魄,将她胸前的衣服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裂衣而出!

    好一对成熟觉得美艳尤物!

    她们的容颜如花似玉,宛如画中的美人儿,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可以么?”

    夏芸曦对于楚惊云的你这一种充满着占有欲的目光感到了无比的羞赫!可是此时的她却不得不忍声吞气!

    “这个……”

    楚惊云有心想要拒绝,可是此时宁楚涵却是双手叉腰,杏眸圆睁地瞪着他!脸上的神情好像在说:你敢说“不”字我就跟你急!

    不过,此时她的这一个动作却是相当的吸引人!那叉腰的姿势让她胸前的衣服绷得紧紧的,让那双饱满傲挺的雪峰更加突出!

    “好吧!”

    楚惊云别开视线,道:“现在就去么?”

    “嗯!”

    夏芸曦点了点头。

    “那……走吧!哎……”

    楚惊云说道,转身又对母亲说道:“那我们先出去一下!”

    “真是娘亲的乖儿子!”

    此时宁楚涵见到楚惊云答应了下来,顿时笑道:“快去快回哦!”

    楚惊云命下人准备好一顶大轿,两人顿时向着京城的监狱出发!

    “谢谢你!”

    轿中,夏芸曦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轻薄过自己的大男孩,柔声道:“不管你愿不愿意帮忙,我都得谢谢你!能够见他一面也好!”

    她一脸感激的表情丝毫不造作,反而更像是真情流露!

    此时两人离得很近,他们之间就只有那么一个拳头的距离!

    楚惊云看着近在咫尺的夏芸曦,鼻端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仙香味,泌人心脾,引人遐想。她的身体前倾,更是差点就将那一对丰满的雪峰抵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如远山柳枝般的眉毛弯如新月,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在平静地看着风星云,琼瑶小鼻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她的娇靥之上,薄薄的嘴唇性感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熟端庄,给人一种温柔贤淑的感觉!

    “……”

    楚惊云一下子沉默了!他实在不知道此时应该还能够说什么!只是,现在孤男寡女,而且两人又离得那么近,眼前的成熟美妇人所特有的幽香深深地刺激着楚惊云的嗅觉神经!

    此时的夏芸曦淡淡一笑,随手将自己的乌黑秀发向后高高地盘起了一个妇人髻,用一根发簪扎了起来!那一身典雅而端庄的气质让人着迷!素白色的罗裳犹如翩翩起舞的凌波仙子般出尘绝艳。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胸前的一双雪峰,此时正随着主人的笑意而耸动着。只是,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此时满是愁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楚惊云也不是贪花好色之人,不过如此近距离得面对这这么一个成熟美艳,浑身散发出阵阵迷人幽香的女性娇躯,这让他体内的欲火慢慢的高涨,似有剧烈燃烧之逝!

    楚惊云忽然双手按在夏芸曦的香肩之上,将她下,坐在自己的身边,他才收回双手,道:“我也没能为芸姨你做什么,所以还是不要谢我!”

    夏芸曦一听,她的芳心顿时吓了一跳,幽幽地说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没有办法还是你不愿意?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楚惊云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你也知道的,我不是皇帝,朝中的大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对了,秦伟大哥他能呢?还有苏媚嫂子是不是在京城?”

    闻言,夏芸曦脸上的神色一愣,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丈夫犯下的罪行!造反可是会被杀头而且连诛九族的重罪啊!她慌忙道:“朝中是不是想要对他们下手?”

    楚惊云摇头道:“虽然,这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我也尽力了!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听到楚惊云这么一说,夏芸曦这才呼了一口气!现在丈夫已经救不出来了,她可不想要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媳妇也被抓进去!“他们……现在早已经离开京城了!不过,对于他父亲的事,他们两夫妇却并不知情!甚至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要不是得到他被擒住的消息,恐怕我也还不知道呢!”

    “哎……这一次,秦伯伯真是做得有点过了!”

    楚惊云叹气道,“不过,芸姨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秦伟大哥跟苏媚嫂子就不会出事的!”

    “谢谢!”

    夏芸曦淡淡地笑道,对于这个曾经乘人之危轻薄威胁过她的男人,她此时却有点感激地看着他。

    “芸姨不要总是谢来谢去好不好?咱们两家人可都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呢!所以,你不必要总是将‘谢’字挂在嘴边的!”

    “这怎么可以!”

    夏芸曦小嘴微微嘟气,那模样甚是可爱!线条分明的樱桃小嘴性感湿润,让楚惊云很想扑上去咬上一口!她的一只玉手伸到楚惊云的脸颊上轻轻抚摩着,柔声道:“反正,这是他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我、我也无话可说了!”

    说到最后,美妇人却幽幽地叹了叹气!

    楚惊云撇了撇嘴,心道:“鬼才相信你呢!”

    不过他嘴上却道:“芸姨你别叹气了,不然的话,皱纹也会多几条呢!”

    夏芸曦瞪了他一眼,道:“这么说你是嫌弃我老了喽?”

    闻言,楚惊云笑而不答。

    “哼,我告诉你哦,你芸姨我一旦生气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哦!还有,以后不准用那样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不然我定要代替你父亲好好教训你!”

    夏芸曦故作生气地说道,她挥了挥小拳头,胸前的衣服绷得紧紧的,将那一双高耸的雪峰衬托得更为突出,强烈地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楚惊云笑道:“就凭你一个女流之辈就想要教训我吗?”

    夏芸曦瑶鼻微翼,小嘴一撇,道:“要不要芸姨陪你过上一两招?”

    她到现在还以为楚惊云只是武功平平而已呢!

    楚惊云慢慢地站了起来,大有一副“咱们谁怕谁”的表情,道:“你想要怎么样过招呢?”

    夏芸曦也跟着站了起来,面对楚惊云,笑道:“你这个小鬼不知道天高地厚。也好,今天就让我这个当阿姨的好好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楚惊云微笑着向前走了一小步,这让他几乎就要撞在了夏芸曦的身上了,他一副居高临下地表情说道:“我想,芸姨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吧?”

    夏芸曦也不后退,反而是跟着他向前迈了一小步,高耸丰挺的雪峰轻微地挤压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而她自己却恍若未觉,而是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比一比呢?就让芸姨教你一些尊重长辈的礼仪!”

    楚惊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娘亲的成熟丰腴的美人儿,胸膛之上传来阵阵酥麻感。他故意扭动一体,轻轻地摩擦着那一双充满弹性的玉兔!

    夏芸曦感到了胸前发出阵阵异样感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跟楚惊云的站姿是那样的暧昧。可是,心底里那一种不服输的性格却让她咬牙坚持着,就是不后退半步!她反而挺了挺高高耸立着的胸脯,却是粉脸酡红如醉酒仙子般红润似火,她娇嗔道:“你这个小鬼好大的胆子,竟然连芸姨的便宜也敢占!”

    楚惊云他没有理会,反而又向前移动了一小步,而他的身体却慢慢前倾,直到了夏芸曦那一对传来了十分强烈的挤压感之时才停了下来,他笑道:“女人的生理结构天生就弱于男人,芸姨你这样不是自讨苦吃么?”

    这个时候,满脑子邪思想的楚惊云却突然浑身一抖,真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果然,夏芸曦听到了楚惊云的话,夏芸曦这一个美艳却愣住了!可是,当她发觉到自己已经跟这个男人几乎是紧密相贴在一起之时不由一阵心跳加速,娇靥绯霞红如焰。

    她后退一步,轻轻碎了一口,嗔道:“要是让你娘知道了你又在占芸姨我的便宜的话,看她怎样收拾你!”

    夏芸曦她不说这句还好,楚惊云也知道适可而止的。可是现在她却哪壶不开提那壶,撞到了楚惊云的火山口上了。只见楚惊云大步向前迈出,将夏芸曦紧紧的逼到了矫厢的墙壁上,而楚惊云的双手则是撑在她螓首两侧,整一个上身用力的压向了她的傲挺酥胸之上,几乎要将那一对丰满的挤压得扁扁的,他邪笑道:“芸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还要让我再占你便宜?”

    夏芸曦一双玉手用力撑在他的胸膛之上,微微有点生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娘可要生气了哦!”

    她尽量装得恶狠狠一点。可是,她那如丝媚眼以及飞霞双颊却是一脸毫无意识的妩媚动人,实在让楚惊云心猿意马!

    楚惊云俯首在美妇的粉颈之间猛吸一口混合着夏芸曦那淡淡体香的空气,然后向后退了一大步,坐了下来,而后又呼了一口浊气,感叹道:“好香啊!”

    “你——”

    夏芸曦几乎被楚惊云的所作所为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心里却又不是真的生气。现在,她的芳心依然在急剧猛跳,犹如受惊小鹿般颤动不已。

    不过,她也很快平复下来,挨在楚惊云的身边坐下,一双玉手却攀到了楚惊云的腰上打起“招呼”来,嘴上娇嗔道:“坏小鬼!想不到你这样欺负芸姨!”

    楚惊云却是笑道:“谁叫芸长得那样的貌美如花呢!身材又好,简直比那些黄花处子好上了不知多少倍了,要是我们两人站在一起的话,别人准当你是我的小娇妻呢!”

    夏芸曦一脸娇羞地瞪了楚惊云一眼,却是连忙伸手将这个压着自己的男人推开!

    楚惊云他微笑着道:“怎么?芸姨害怕了呢?”

    夏芸曦没好气地回答道:“谁叫你这么坏!”

    就在轿中两人那暧昧的动作跟话语之下,他们已经来到了监狱!

    害的楚惊云心中暗暗责备那些手下不懂风情!竟然那么快就到!

    夏芸曦率先从轿中挑出,一身白色的罗裳轻轻起舞着,显得那么优雅端庄,仪态万千。举手投足见散发着成性所特有的气质!

    楚惊云的双眼一直在她的身上扫荡着,从她的头发到她的小腿,无一处让不他赞美不已,这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尤物!

    “小色狼!看够了没有!小心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哦!”

    不知道为什么,被楚惊云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扫视着,夏芸曦觉得特别别扭,但却又生不起气来,芳心隐隐有点欢喜,有点害羞!

    楚惊云一点也没有偷窥被抓住的尴尬,反而显得十分自在地说道:“芸姨你这么美,让我多看一眼那也是正常的呢!又不会让你少一块肉!”

    夏芸曦轻碎一口,道:“少灌迷汤了,现在快点带我进去吧。”

    说罢便自顾自地走在前面。楚惊云快步跟上,与她并肩而行,道:“哎,等一下不知道秦伯伯见到你之后会怎么样!”

    楚惊云拿出了自己的令牌之中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一个普通官员不得进入的监狱之中!

    而秦天,这个被称之为白玉剑圣的罪犯最是被锁在坐里面!

    这里都是关押重犯的!此时整一个内牢却只有秦天一个人在!

    当楚惊云到这夏芸曦走进这里之时却忽然听到了一阵充满哀伤的声音:“哎……也该是报应来了!想我秦天大半辈子行侠仗义,光明吕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时候鬼迷心窍!都是所谓的权利名誉害死人啊!”

    正在走着的夏芸曦听到了丈夫的声音马上愣住了!那双美腿甚至踏出了一步却忽然停了下来!她的脸上尽是一种复杂的神色!

    “芸姨?”

    楚惊云扯了扯她的衣袖,可是夏芸曦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了!

    轻轻地要了她摇头,夏芸曦微微侧过身来,背靠着身后的监牢墙壁之上,双眼之中溢出了丝丝泪水!

    “哎……”

    楚惊云微微叹了叹气,看着牙签这一个哭泣的美艳,他心中顿时仿佛被利刃刺痛了一下!

    “我、我该怎么办呢?”

    夏芸曦双手一下子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襟,无措地低声哭泣着:“要是……他死了的话,那我怎么向儿子媳妇他们交代?难道让我告诉他们,他父亲秦天因为造反而被杀了么?呜呜……”

    说到最后,她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个美艳妇人虽然哭泣声不大,但是近在旁边牢房之中的秦天却还是听到了丝丝异响!“谁?谁在那里?”

    楚惊云刚要说话,可是夏芸曦却是泪眼婆娑地拉住他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头。

    楚惊云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了秦天所在的监牢面前:“秦伯伯!”

    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大男孩,秦天先是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楚惊云会在这一个时候出现!不过他随机确实哈哈大笑:“原来是楚贤侄啊!”

    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悲哀!

    “嗯,有点事情想要见见你,所以便来了!”

    楚惊云淡淡地说道,可是目光却落在了秦天的妻子身上!此时夏芸曦双手将眼中的泪水擦干,只是那双美眸却是红红的,梨花带雨般的美艳妇人让楚惊云心中那种强烈的一下子升了起来!

    听到楚惊云的话,秦天闭上了眼睛,“是不是时候到了?”

    楚惊云这次并没有说话!可是秦天却以为是自己到了行刑的时候了!他哀伤地说道:“现在能不能给我弄一壶烈酒来?”

    “嗯。”

    楚惊云点头,转身就来开!可是却在经过秦天的妻子夏芸曦身边之时却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

    但见原本哭泣的美艳竟然在当楚惊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伸出了双手将他一下子拉到了她的身边!

    “芸姨?”

    楚惊云微微一愣,可是夏芸曦的下一个动作却让他更加激动了!

    夏芸曦将楚惊云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之时,那双丰腴如雪藕般的手臂竟然主动地缠上了他的脖子,那高挑曼妙,成熟婀娜的胴体一下子贴上了他的怀中!

    “轰!”

    楚惊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觉自己怀中已经是温香软玉了!夏芸曦那成熟的胴体触手吹弹可破!玲珑浮凸的身体此时贴在自己的身上,修长的玉腿挨着自己的双腿,楚惊云甚至感觉到自己微微抬头的小兄弟已经顶在了她的之上!

    丰腴美妙的刺激让楚惊云变得激动起来!胸膛之上,那双充满着弹性的峰峦此时却被挤压得扁扁平平的,惊人的弹性实在是妙不可言!

    最然楚惊云激动的是,现在自己怀中的美妇,她的丈夫就在身边不远处!可谓是她却主动地投进自己的怀中!

    疯了!

    楚惊云那双手臂情不自禁地慢慢将怀中的这一具成熟胴体环住!手掌放在她的后腰肢上,微微用力,让他们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

    夏芸曦那誘人的小嘴禁不住发出一声充满着销魂滋味的“嘤咛”双臂更加紧地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她的脸上抑制不住泛起了阵阵红潮,娇俏的玉颊上看起来极像成熟的水蜜桃,然楚惊云忍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

    “芸、芸姨……”

    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艳贵妇,楚惊云心中顿时变得心猿意马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了!

    夏芸曦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着!看得出来,对于自己主动投入丈夫以外男人的怀抱之中是那样的羞愧!只是,她却并没有将这个男人推开,反而让自己成熟身体更加贴在他的身体之上,脸蛋红扑扑的,但是却又泛起了一丝惨白!

    “我、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放了他,芸姨我……就是你的了!”

    说完,夏芸曦缓缓闭上了那双水汪汪的桃花杏眸,只是,她的眼角却溢出了两行清泪!

    “哎,芸姨你这样有又是何必呢?”

    楚惊云双臂紧了紧,感受着怀中的美妙触感,他苦笑道:“这样的话,你会高兴么?”

    “难道你不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吗?我、我现在就给你!只要你放了他!”

    夏芸曦双臂抱住楚惊云的脖子,小嘴离得他很近,说话之间呵气如兰,阵阵肉香深深地刺激着楚惊云!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只是……”

    楚惊云拥着夏芸曦,身体将她压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之上,高大结实的身体紧紧地抵着她,看着她那美丽的俏脸,道:“但是……现在我也不能这样做!我想要的不单单是你的人,我还想要你的心!”

    “你……”

    看着这一个抱着自己的大男孩,夏芸曦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楚惊云甚至比其他的儿子还要小上几年!但是自己此时却被他如此亲密地拥抱着,轻薄着!

    这让身为人母的她感到了羞愧万分,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