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56】再入皇后(上)
    骤然之间,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厚厚的雷雨云积聚在天空之上!

    “哎……”

    玉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那隆起的肚子,美少妇心中也不知道是喜是愁。banzhu001点扛只是,如果让丈夫知道自己竟然怀了别人的儿子,那……

    想到那一个后果,沈雪柔心中一下子沉了起来!只是,自己的丈夫长天都在闭关修炼,一年之中根本就不会见多少次面!

    想到了自己的丈夫,美少妇眼中的幽怨一时之间猛然剧增!那还算是自己的丈夫麽?而且……他竟然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是一个太监了?

    沈雪柔那线条优美的小嘴忽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天空灰蒙蒙的,风在吹,雨在下!

    不过,此时的沈雪柔心中却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不缺!原本,失身给那一个可恶的采花贼她便想要一心寻死!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她却将那种轻生的念头抛诸脑后,并发誓一定要将那个玷污自己的男人碎尸万段!

    只是,在两个月前,她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时沈雪柔便恍若晴天霹雳般!

    自己竟然怀上了丈夫以外的男人的孩子了!可是,将孩子打掉么?她却有点不忍心,如此矛盾之间,一晃眼便过去了三个月了!现在,她却有点喜欢自己肚子里面的小生命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肚子里面的小家伙总会顽皮的踢着自己的肚皮,可是那一种悝动,那一种满足让她身为母亲的却是欢喜不已!

    原本对于玷污自己的男人的恨随着日子的飞逝而慢慢的变淡。甚至有好些个夜晚,沈雪柔都会不由自主地响起了那一夜充满着激情的夜晚,想起那一个自己被男人压在身下蹂躏的夜晚!

    在寂寞空虚之中,那种回忆……似乎并不太坏!

    有时候,沈雪柔甚至会一边想着那次被的经历,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嘴划出了漂亮的弧度,傻傻地笑着!

    只是,笑过之后,她又对那个男人恨得咬牙切齿!自己甚至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天空,还是停止了那汹涌磅礴的大雨,原本灰蒙蒙的天空一下子明亮起来!整一个天空被大雨洗净了尘埃,变得更加清晰!空气也一下子变得清新起来!

    天边,出现了一条七色彩虹!

    沈雪柔抚摸着肚子,看着彩虹,低声说道:“宝宝,你看外面的世界多么漂亮!”

    沈雪柔的身上,一袭素白色的连衣裙飘飘摆动,在从窗户外面吹进来微风之中摇曳生姿。乌黑柔顺的秀发随风飘扬。

    而此时,美少妇她的脸上红霞密布,仿佛醉酒仙子一般诱人之极!微微隆起,一只玉掌温柔而充满着母性地轻轻在上面磨动,眉宇之间的妩媚成熟妇人风情。

    她的身材很美,婀娜纤浓!

    因为怀孕而显得较为丰润的成熟身躯,可是她那曼妙迷人的身段曲线却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是显得更加亮丽诱人。胸前那胀鼓鼓的雪峰隔着薄薄孕妇装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

    那白璧无暇的俏脸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柔顺的秀发披散在双肩两侧,飘逸而秀气。她冰肌雪骨,意态艳丽,丰韵娉婷,恍若月宫仙姬一般娇俏艳丽!又如天山上的雪莲花般圣洁纯真。

    她的肚子微微隆起,似乎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高挑的身材却并没有因此而失色,反而更加增添了一丝丝的少妇魅力!修长匀称的美腿交叉而行,纤纤抬素手,拢了拢耳鬓凌乱的发丝,甜甜地对着自己还没有出声的孩子说道:“不知道你到底是是男还是女呢?不过,娘亲倒是希望你是一个女孩子,不然……像你爹那么混蛋就惨了!”

    说罢,沈雪柔的脸色忽然一沉!

    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对那个自己的男人变得不再那么怨恨了!甚至……竟然还隐隐希望再见他一面!

    “哎……”

    心中那复杂的感情实在让沈雪柔迷乱了!只是,想到自己又一次当母亲了,那种喜悦无论如何也冲淡不了的!

    这位以前位居武林十花之首的美少妇脸上露出了坚决的笑容!她淡扫蛾眉,清喉娇啭举手投足之间浑然天成,淡雅脱俗。那一颦一笑无不引人遐思!长眉连娟,微睇绵藐,一双仿佛会说话的杏目水汪汪的,灵动而清澈,仿佛荡漾着一池秋水般。

    “宝宝……如果这里的人都容不下你的话!那……娘亲就带你去找你爹爹好了!”

    沈雪柔甜甜地说道。

    对于自己曾经凌辱过的女人,楚惊云此时却是一无所知!当他再次见到沈雪柔的时候,他已经快要当父亲了!

    不过如今,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长得极为性感成熟的贵妇!

    皇后娘娘今天穿着整齐的凤袍,整个人看上去庄严肃穆,俏丽而端庄,让人生不出一丝的亵渎之心。可是,为何楚惊云心里却依然在想着跟穿着凤袍的皇后来一场男女之欢呢?可能楚惊云这丫不是人吧。

    “皇后娘娘,你真美!”

    楚惊云眉开眼笑,张开手臂就要拥抱过去。可是皇后娘娘却向旁边一转,避开了楚惊云。

    “嗯?”

    楚惊云有点不解。

    皇后娘娘望了望跟自己有过一席之欢的楚惊云一眼,随即黯然的望向远处的人工湖,幽幽的说道:“我们都错了!我们已经犯下了一次大错,那就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我始终是这个国家的皇后,也是天朝的一国之母!而且,现在我已经是皇太后了!”

    楚惊云凝视着皇后娘娘那泪水汹涌的双眸,叹了叹气,道:“诗芸,既然我们已经错过了一次,那么再错第二次又有何妨?况且,谁说我们做错了呢?我们只是按照自己心里的意愿行事而已,又没有伤害了谁!”

    皇后娘娘转过身去,道:“你不要再说了。我这次让你来是要告诉你,忘了我们之间的那次错误吧,以后我依然是这个国家的皇太后,而你依然是这个国家的楚王!”

    “不!我不要!”

    楚惊云从她身后一把抱住她,道:“我不管对还是错!我只知道,你——皇后娘娘是我楚惊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是!甚至于永远也是,谁也抢不走你!谁要敢将你抢走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我不会让其他人碰你一根头发,决不!”

    “楚惊云,别……别这样……我到底还是皇后!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

    皇后娘娘奋力挣扎着,力度之大让楚惊云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看她一脸决绝,可是,她双眼之间饿泪水不会骗人!楚惊云知道她也是爱自己的!那是作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

    “诗芸!”

    楚惊云握住她的双手按在她的上,道:“我爱你!”

    皇后娘娘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那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此时却是充满挣扎,矛盾的痛苦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理智与情感之间相互争斗,背德与快感的不断撕磨!

    皇后娘娘嘴唇微开,喷出阵阵醉人的香气:“难道你一定要把我逼得无路可走才安心么?”

    阵阵幽香充斥着鼻子周围的空气,成熟而柔软的丰盈娇躯,颤抖着,痉挛着。楚惊云只觉怀中美少妇是那么的需要自己的关爱!

    他心里柔情万千,那双大手更加用力的握住皇后娘娘的芊芊玉手,深情而又坚定的说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一辈子也得留在我的身边!”

    皇后娘娘这次没有反驳,而是抬头望着上方的屋梁,好久好久……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竟然是目涩神迷,娇脸含情的幽幽叹道:“你真是人家的克星!看来我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你了。”

    那仿佛娇嗔般的话语一说完,原本还矜持着的皇后娘娘一下子转身投入了这一个男人的怀中!

    楚惊云抱着皇后,就像以前她抱自己那样抱着她,只不过这次性质大有不同,以前是虽然也是男人跟女人。

    而现在也是男人跟女人,却是一个情人将另一个情人抱在怀里。而且,他们两人都有一种打破社会道德的快感,那是一种对道德礼教的挑衅!那是一种对人伦人母束缚的反攻!

    “你以后要怎样处置我?”

    皇后娘娘犹如一只被驯服的小绵羊般以为在身后这个楚惊云情人的怀中。可是,当面对爱情到来的时候,陷入其中的人总是患得患失。这个一国之母也不例外!

    只是,她现在的模样与起说是高高在上的皇后,那还不如说是一个将自己的身心都教给自己男人的女人罢了。“如果被人发现了,那我们——”

    楚惊云伸手捂住她的樱桃小嘴,从后面亲着她的绯红俏脸,打断道:“这个问题你不需要费神。现在我是你的男人,那自然要肩负起这些责任。而你只需要当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就可以了。”

    “可我们毕竟是皇后跟臣子,我还是有点害怕。”

    平时高高在上的皇后雍容华贵,但是此刻依偎在情郎怀中的她却是小鸟依人,温柔娇羞!

    楚惊云说道:“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想着自己是皇后,而要要自己想象成我楚惊云的女人。”

    皇后娘娘深呼了一口气,回头送上一个让人消魂的眼眸,幽幽的说道:“冤家!”

    这个成熟美人皇后的一瞥可让楚惊云欲念蔓延。他的逐渐的变得火热,隐隐有种突破裤子束缚的趋势。

    楚惊云轻轻的摆动,让那充血的神器顶在皇后那丰盈浑圆的翘臀之间。那充满弹性的两块股片紧紧的夹着那具火热。

    皇后娘娘浑身一颤,气喘急速,粉脸煞红,她闭上了眼睛,陶醉其中。

    楚惊云看到皇后居然像个小媳妇般任自己施为,体内的欲火燃烧得更加炽热了。他伸手又慢慢地将皇后娘娘扳过来。

    四目相对以望,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正在剧烈燃烧的火焰!皇后娘娘那迷人的凤眼里好像荡漾着一池春水,泛起阵阵涟漪,她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

    楚惊云微微一笑,将自己的嘴唇向着那性感的小唇片压下。两人四唇交叠在一起,楚惊云的舌头如探路的骑兵,冲开了贝齿的大门,深入到敌人的内部,左边卷一下,右边添一下,接着攻上了迎面而来丁香小舌,开始了疯狂的掠夺。

    充斥着旖靡的气愤笼罩着两个相互拥吻的激情男女。此时,他们眼中已经看不到那些虚无缥缈的束缚,只看到眼中自己深爱着的情人。

    皇后娘娘好像觉得自己身处九天云外似的,她的楚惊云正在充满激情充满欲火地和她深深的接吻。

    接下来,楚惊云吻遍她的俏脸,她闭着的眼帘,她小巧的琼鼻,她玉致的耳垂,然后是她那绯红的香颈,吻着,添着,撕咬着。

    他的一双魔爪隔着象征皇家最高贵的女人,天朝最端庄威严的一国之母金黄色凤袍,攀上了那两坐天下之间只有一个人有权利可以触摸到的神圣。

    而如今,怀中这具集合着女人优点的完美躯体就是属于自己的了!那高耸的在楚惊云的手中左右轻晃,上下摆动,并且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可爱的形状。虽然没有真正的肌肤相贴,但楚惊云却透过了那个肚兜深深的感受着那雪峰的伟大挺拔。

    皇后娘娘那闭上了的眼睛之上,那长长可爱的睫毛时不时的跳动着,好像在诉说它主任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在这个情郎的面前,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迈向了向封建礼教挑战的第一步!

    她伸出自己的一双藕臂,环住了楚惊云的颈项,那双手肘不时夹紧他的头部,好让他埋在自己那高挺的胸脯之上。

    楚惊云的唇在皇后的边缘上吻来吻去,虽然隔着肚兜,但是那让他心醉神迷的触感已经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了。他的鼻子停留在深深沟壑中间,贪婪地呼吸着充满着成人那馨美清甜的乳香!

    皇后娘娘顺手搂住楚惊云的虎腰,鼻子边上充斥着一股刚阳的男性气息,她全身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含情默默地看了伏于自己胸前的楚惊云一眼,娇嗔道:“小坏蛋!人家快被你羞死了!你真会作贱人家!”

    话语虽然带有则么的意思,可皇后娘娘那眉目含情,双靥飞霞的娇容却是显示出她此刻正陶醉其中。

    得到皇后的默许和鼓励,楚惊云大胆的将握着之上的魔爪轻轻揉捏一下,又穿过那衣缝,摸上内里的胸衣上。

    皇后娘娘感觉楚惊云的大手在自己的雪峰上揉搓,顿觉又兴奋又舒服却又羞愧!虽然她跟楚惊云已经有过一次,可是现在她已经是完全放下了自己身上的包袱,现在被胸前这个既是臣子又是自己男人的情人这样挑逗,她的身体里面好像是万蚁钻动,不停的撕咬着她。

    皇后娘娘按住他的头部,仰头问道:“你真的爱我吗?”

    看着平日高高在上的皇后在自己面前却是这副娇羞的模样,楚惊云心中爱极了,温柔的抬起她的粉脸,吻上了她的红唇,用行动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神情!

    皇后娘娘被吻得粉脸胀红,双眼之间那渴望被救属又同时渴望被疼爱神采让楚惊云心痛极了!

    楚惊云又吻了她一下,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皇后娘娘的俏脸更是红过了耳根,犹如漫天的红霞。不过她还是娇羞的看着楚惊云,乖巧的点点头。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楚惊云恶作剧的咬着她小巧红晕的耳垂慢慢道来。

    皇后娘娘可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表白,什么老鼠爱大米?哪有这样的比喻的!不过,她还是从语言中知晓了对方的情意,却还是深出如白玉般的小手点了点他的额头,道:“哪有像你这样说话的?我不管,我要再听你说!”

    皇后娘娘此时已经付出了自己的真心,那么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她只是一个被深爱着的小女孩罢了,那里还有作为皇后的尊严?

    楚惊云心里暗笑,这分明是她想要再听听自己哄哄她而已。不过,他也不点破。对于自己的女人,楚惊云的甜言蜜语从来就没有吝啬过。

    “我爱你,就像农民爱玉米!”

    类似于这样的话楚惊云前世在网上看见过不下千百次了,也不会出现词穷话绝的时候。

    不过,这次皇后娘娘并没有说话,只是羞涩的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楚惊云“嘿嘿”一笑,伸出手去摸上了皇后丰满浑圆的股部,那种富有弹性而且又有柔软质感的触觉,使得他心里产生深深震撼。

    再看着低头不语羞涩无比的皇后,楚惊云的魔爪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他越摸越用力,抚摸着,揉捏着的翘臀的,更试探地向下滑落,移到她股沟的之中,用手指在那神圣秘境的大门上轻轻的抚摸。

    “嗯……”

    皇后娘娘感到楚惊云那温暖手抚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一种如触电般酥麻舒的适感,但是出于女人的矜持,她还是伸手按住楚惊云准备肆虐的魔爪,道:“不要……”

    在这个时候,女人说的话皆可不听!楚惊云深知这个道理。不过,他还是依言松开了双手,改为环住皇后的纤腰,像个小孩子索要糖果般伏在她的胸前撒娇道:“吻我。”

    皇后娘娘大羞,正要说出“你不会吻我吗”这样的话之时,她猛然感觉到情郎的魔爪再次伸向自己的神秘之地。

    “不……人家……人家吻你就是了。”

    皇后娘娘的俏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不过她还是扶正楚惊云,双手环上其颈项,踮起脚尖,如蜻蜓点水般亲吻下去。

    可楚惊云却不放过她,搂住柳腰她的大手用力将她的压向自己的火热位置,道:“我要深吻。”

    “贪得无厌的小冤家!”

    皇后娘娘这次任命了,她闭上眼睛,乖乖的送上自己的樱桃小嘴。两人一时之间忘乎所以,只知道迎合着对方,吮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唇分而后,楚惊云突然弯腰将仍然穿着凤袍的皇后横抱起来,却不是走向不远处的凤塌,而是离开了皇后娘娘的香闺,向着远处的人工湖走去。

    皇后娘娘大惊,她的小手连忙抓主住侄儿的肩膀,问道:“楚惊云,你要干什么?”

    楚惊云俯首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深情的一吻,却坚定地说道:“我要在这青天之下完全占有你,我要那贼老天看着,你这个皇后娘娘是属于我楚惊云的!”

    听着楚惊云的话,皇后娘娘心中甚是欢喜,可她还是害怕道:“我们……我们到房间里面好不好?我一切都依你了。”

    楚惊云摇头道:“诗芸宝贝听话,等一下夫君我会好好疼爱你的。比上一次更加用心的侍侯侍侯你这位高贵的皇后娘娘!”

    “你要死啦!也不害臊!”

    皇后娘娘可没有他脸皮后,而且自己的小名居然被这个男人叫出口,这让她羞得几乎无地自容了。

    可是,她心里却隐约有一种打破道德礼教的快感,这种感觉来得异常强烈!她并没有再挣扎了,而是温顺的伏在情郎的怀中,小手在他的胸前画着小圆圈,嗔道:“看来人家以后注定要被你欺负了!你这个小坏蛋,小冤家,小虫,就会欺负心儿,一点也不怜惜人家!”

    楚惊云笑道:“夫君我这不是要好好侍侯你吗?”

    皇后娘娘轻碎了一口,道:“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侍侯谁呢!”

    楚惊云却是笑而不语,轻轻地将皇后放下,他跳进了那清澈见底的湖里,湖水并不深,也就只有半米而已。楚惊云向着站在岸上依然有点不知所措的皇后皇后大张开双臂,道:“乖乖诗芸,来,来夫君这里!”

    皇后娘娘羞红着脸说道:“我不去!你是谁的夫君呢!哼!”

    成熟美艳的皇后此时却露出了衣服小姑娘的羞态,那高挺的瑶鼻微微皱了皱,性感红润的樱唇也嘟了起来!

    楚惊云将目光移到她的翘臀之上,色色的邪笑道:“再不下来等下夫君定要打烂你的小!”

    皇后娘娘却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轻哼一声,竟然就这样从岸上一跃而下,如乳燕投怀般扑到楚惊云怀里!

    楚惊云一时反应不及,被皇后娘娘扑倒在水里!

    “扑哧。”

    皇后娘娘掩嘴娇笑道:“咯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家!”

    楚惊云一跃而起,像老鹰抓小鸡般将穿着凤袍的皇后皇后拉进怀中,二话不说就伸出大手用力的拍打在那翘臀之上,恶狠狠的说道:“叫你不听话!叫你忤逆夫君的意思!看我不揍烂你的!

    “啊!不要!”

    “嘿嘿,现在才来求饶,迟了!”

    一时之见,坤宁宫内院之上,一阵阵“啪”的声音伴随着成人的娇吟哀求荡漾在这人工湖之上。

    而他们却浑然不知到,正在远处的乾清宫之中,穿上了专门为自己度身订造的龙袍的女皇——龙雪英此时却深深地叹了叹气,想到自己跟妹妹都成为了那个男人的禁脔,她心中便一阵惆怅!

    虽然她大可以毁言,那样的话楚惊云也奈何不了她!只是,龙雪英天生倔强,自己说过的誓言,她无论如何也要遵守的!

    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龙雪英伸了伸懒腰,那一身玲珑浮凸的曲线顿时展现在眼前!高挑而火辣的身材完全继承了皇后娘娘的遗传,亭亭玉立!

    “来人!”

    “女皇陛下!”

    一名宫女马上应声而入!

    “摆驾坤宁宫!本宫要去见见母后!”

    但是,这一位初初登基的女皇却并不知道,此时在坤宁宫之中,自己那高贵典雅的母后却跟那一个男人正在上演着一场让人感到脸红耳赤的人肉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