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55】慈母责备
    “楚贤侄……你、你干什么!”

    夏芸熙忽然浑身一抖,在这一个时候她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自己现在跟楚惊云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她现在背上顶着身后的木柱,可是身前却被楚惊云那高大的身体给挡着,自己身体跟他之间若即若离地接触摩擦,夏芸熙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那双高高耸立着的入云酥胸被他胸膛摩擦着!

    “你……让开!”

    曾经的峨眉仙子那娇俏的脸蛋嚓的一下红了起来,那双芊芊玉手推举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让开!”

    那惨白的脸上此时露出的细细红晕让楚惊云看得食指大动!那恍若春山般的柳眉被泪水沾湿,泪汪汪的桃花杏眸闪过一丝惊慌。BαΝΖΗú~零0一~COM

    “不!芸姨,现在你需要冷静一下!”

    楚惊云的声音有点沙哑,他的双手竟然用力地环住了身前这一个哭泣的美艳那一手盈握的腰肢,身体向前用力倾斜着,将她那成熟的胴体定在了高大木柱之上!

    身体压在她的身子上,楚惊云心中一阵心猿意马!那种充满着肉感的美妙滋味让他浑身一抖!大腿贴着美妇的一双白嫩丰腴的玉腿,胸膛更是将她胸前的那双玉兔给重重挤压着!那种十分刺激美妙的滋味实在让楚惊云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疯狂飙升的了!

    “楚惊云!你快点让开!”

    夏芸熙显然有点升起了,想她当年以峨眉仙子的名号闯荡江湖以来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调戏轻薄过!就算是她的丈夫也是对她规规矩矩的!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被一个比儿子还要小的男人给这样轻薄,美妇脸上的红晕更盛,而且这个可恶的男人更是拒绝营救自己的丈夫,心中的怒火顿时一下子升到了最高点!

    只是,当她真被动用武功将压在了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的时候,楚惊云的话却让她的心一下子跌谷底!

    “芸姨你不是想要救秦伯父么?”

    楚惊云此时就像是一头大灰狼一般,他的双眼紧紧的顶住了眼前这一个梨花带雨的美妇人,心中的邪念在疯狂的冲击着他的理智!

    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个无助哭泣的美妇人,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声音高驱使着自己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夏芸熙她的肌肤很白,白里透红,宛如两座倒扣的雪峰,随着她那高挑成熟的身体扭动而左右摇晃,荡漾出一阵阵波涛,看得楚惊云神魂颠倒,色授于魂!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靠得那么近,近得让楚惊云的胸膛可以随意挤压那双充满着弹性的!丰硕傲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松弛,依然是充满着弹性,充满着青春,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魔爪弹上去好好把玩一番!

    “你、你……”

    美妇双手撑在了楚惊云的胸膛之上,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你愿意放过他吗?”

    话一说完,她却马上别过头去!

    因为这一个将自己压在木柱上的男人那双眼之中尽是浓浓的占有欲!仿佛要将自己吞进肚子里面一般!身体深处忽然感觉到有一种十分痕痒的感觉,双腿之间更是被那一根男人图腾顶着,美妇顿时变得有点慌乱起来!身为人母的她很想要将这个男人推开,可是现在她却又害怕得罪了楚惊云,那么自己的丈夫就九死一生了!

    此时楚惊云的身体已经快要炸裂开了!面前这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妇人此时就好像是自己手掌之中的肉一般,虽然准备被自己吞下肚子!而且压在她的身上,那种挑逗般的刺激让他变得十分兴奋起来!

    夏芸熙可是秦天的妻子,自己也要叫她一声芸姨!

    可是现在呢?他却在勤罚亵渎这一位出尘脱俗的美妇人!

    夏芸熙低着头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便微微抬起头来。可是就在这时,她又被对方眼中的那股兽欲给震撼着了!“不要!”

    她的一双玉手本能地而上下挥动,竟然……竟然用力抓住了楚惊云的……

    “哎哟!”

    楚惊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自己身上起了反应的小兄弟被这个美妇用力一抓,那种强烈的扯痛感几乎让他晕倒过去!

    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竟然被人如此大力度的拉扯,那一种钻心的疼痛啊,大概就好象个子矮小的人骑自行车的时候从软坐之上摔下来,顶在了横杠之上产生的疼痛一般!

    “痛死了!”

    楚惊云顿时呲牙咧嘴,连嘴唇都泛白了!

    他的双手因为疼痛下意识地想要抓住什么,强有力臂弯环抱住了他眼前的丰韵成熟美妇的动人娇躯,双臂使劲用力的夹紧!

    直到那一种被称之为“只有男人才懂得”的疼痛渐渐消去之时他才慢慢平复下来!

    “啊……你别用力!快放手!”

    夏芸熙被楚惊云的双臂夹得身体发痛,于是便连忙挣扎!

    “别、别动!”

    楚惊云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是芸姨你先放手吧!”

    他一脸苦笑地看着怀中被自己抱着的美妇,动了动腰部示意她放开自己的小兄弟!

    “啊!”

    原本还没有擦觉到的夏芸熙一下子慌乱起来,原来自己的双手竟然还在抓住这个男人的……

    那种灼热,那种硕大,那种坚硬让多年来没有得到男人滋润的美妇心中一阵心神荡漾!

    “怎么那么大?”

    夏芸熙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手掌之中传来的灼热温度让她不得不松开小手!

    这时楚惊云才舒了一口气!把柄被人抓住的感觉还真是心惊胆战!只是,怀中却是传来一阵温香软玉!那润滑丰满的娇躯,充满着肉感的胴体让他心底窜起了一阵灼热的欲火!

    楚惊云双手用力紧紧的抓住了怀中美妇的那双削平香肩,佯怒道:“芸姨你那是想要将我杀了么?竟然这么用力!还是说,你想要以此来威胁我将你的丈夫放了?”

    被楚惊云这么一吼,美少妇吓了一跳,她的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娇躯微微颤抖,道:“我……我不是……不是这样!”

    夏芸熙双手交叉放在胸脯之上,任由这个充满邪性的男人搂着自己的柳腰,周围的空气之中,尽是他那男性的气息,熏得她芳心如小鹿般乱跳,隐隐有点娇羞,有点愤怒,还有一点背叛丈夫的内疚!

    “你先别……别这样!快点放开我!”

    夏芸熙这个时候才想起了自己现在还在楚惊云的怀抱里呢!这种以你的姿势让她的心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而且有求于人的美妇更是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被男人拥抱着,那样亲密的接触让她想要落荒而逃!但是却又不得不选择留下!自己丈夫还等着这个男人高抬贵手呢!

    此时此刻,夏芸熙的心变得很乱,心中产生了一丝仿佛偷情的刺激,那种强烈的感觉让她这个一向温柔善良,内向贤淑的绝色美不免生出了背叛丈夫的愧疚感!

    但是,多年的枯燥夫妻生活让她已经开始厌烦了这样平静如水的生活了。现在随着这个男人的轻薄动作,她锁闭多年的心房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

    只是,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自己的儿子都比这个男人要大上几年!而且,自己可是楚惊云名义上的阿姨呢!这样的辈分关系让她感到惶惑惊恐,但是内心深处却又忽然产生了丝丝快感!

    而楚惊云却并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他的双眼放肆地停留在夏芸熙的胸前肆无忌惮地欣赏起那一波波的乳浪,峰峦如聚,波涛如怒!这样强烈的刺激让他忍不住挪动身体,用自己那结实的胸膛去挤压那双活泼跳动的酥胸,那双饱满鼓胀的峰峦顿时被挤压的扁扁的,原本浑圆的山体顿时变了形状!

    那强烈的弹性更是让楚惊云迷上了这一种美妙的感觉!

    “啊!”

    夏芸熙马上想要挣扎,被如此近放肆的看着轻薄着,她感到好象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自己的胴体之上抚摩一样,感觉很舒服,却又很羞涩!

    “不要这样!”

    夏芸熙双手用力地捶打着楚惊云:“你快点让开!让开!”

    “芸姨,你不是想要我放了秦伯父么?”

    楚惊云双手抓住了美妇的那双手腕按在了木柱之上,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救他?”

    “你……你什么意思?”

    夏芸熙心中一怔,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神,她的心开始往下沉!那种充满着兽欲与占有欲让她清楚地直到了对方心中的想法!

    “我什么意思,芸姨你难道不知道么?”

    楚惊云慢慢地靠近,对着眼前的这一张花容失色的脸颊吹了一口热气!

    美艳夏芸熙那小嘴顿时发出浅浅的一声嘤咛,脸上随着男人口中呼出的热气儿泛起了阵阵红潮!

    这一种强所未有的几次快感仿佛强烈的电流一般,深深的冲击着美妇的芳心!夏芸熙她感到自己好像已经越来越沉迷于这一种背夫偷情的刺激快感之中了。

    只是……

    “不要!”

    强烈的道德谴责还有那沉重的负罪感让这一个美艳心中的理智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他连忙运气内力将这个将自己压在了木柱之上男人推开!

    “楚惊云!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夏芸熙转身就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一个频频冲击她心房的男人!忽然,她的娇躯剧烈颤抖了一下,却原来是楚惊云竟然在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芸姨!”

    “不,不要这样!”

    夏芸熙感觉到自己的粉背传来了男人胸膛的灼热,一颗芳心不知所措,羞赫无比,却又抵不过那一种神秘力量的牵引,她不由自主地堕入了身后这个男人的温柔之中。

    “芸姨你别动,不然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楚惊云双臂穿过她的腋下紧抱住她的娇躯,温热的手掌放在她那平坦的山轻轻摩擦着,感受着美妇人那平坦如川的那美妙的触感!

    楚惊云身下的兄弟不甘寂寞地太起头来,重重的抵在了他身前这个成熟美人的翘臀之间。他只觉自己被两团充满着弹性的棉花糖深深包裹着,小惊云的每一次怒吼都总是伴随着美人的颤抖娇呼!

    “楚惊云!不要!你、你快放手!我不能这样!”

    夏芸熙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男人的浓厚雄性气息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玉臀之中那异物更是开始击碎了她的心防,那一种硕大坚硬是她从来未曾在自己的丈夫身上见过的。跟这个男人的硕大相比,丈夫那只能勉强算是小蚯蚓罢了!

    天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放开我!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的!”

    清明的理智让夏芸熙马上做出了强烈的反抗,那高挑火辣的胴体在楚惊云的怀中扭动挣扎,想要从他的牵制之中挣脱出来!

    可是楚惊云却用力收紧双臂,尽量将怀中颤抖着的成熟美拥在怀中,一手搂腰,一手抵在她的背上不让她继续挣扎!并且附在了她的耳边轻声道:“芸姨,难道你不想要救你丈夫了么?”

    闻言,夏芸熙的挣扎动作顿时缓和下来!

    是啊!丈夫的生死现在掌握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如果自己得罪了他的话,那丈夫就死定了!

    趁着怀中的美妇出神之际,楚惊云低头咬着她润圆晶莹的耳珠,道:“想要我为你做点什么事情的话,芸姨你是不是应该付出一点代价呢?”

    说着,他便抓着夏芸熙的一只玉手,引导她摸向了自己跨下火热小兄弟!

    夏芸熙发出“嘤咛”一声,却没有拒绝,芊芊玉手颤抖着轻轻抚摩在那一团隆起的山丘之上,即使隔着两条裤子她依然深深地感受到巨龙的狰狞与火热!

    “别……别这样啊!”

    夏芸熙不敢过分挣扎,但是手掌处传来的硬度与热度却让她打从心底里感到害怕!

    楚惊云双臂用力拥着怀中的绝色美,他嘴中不时发出一声声舒服的低吼声,直让夏芸熙听得耳根发红,粉脸飞霞,桃腮似火。

    她的小手在楚惊云的牵引之下,温柔地握住他的巨龙,五指轻轻地揉按着,仿佛正在抚摩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一般!

    楚惊云附在她的耳边柔声道:“我们到内院房间里谈?”

    夏芸熙自然知道道内院便意味着什么,可是她却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来。羞赫的她只能勉强点了点头,她的心已经再也不能拒绝这个男人的任何要求了!好象有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在牵引着她,指导着她,压迫着她,让她不得不屈服于这个男人,不得不臣服于这个男人!

    但是,她真的就这样臣服么?

    楚惊云并不知道,夏芸熙心中早已经算计好了的!等到进了房间,她无论如何也要趁着对方松懈的时候讲楚惊云一举制服!

    不过,她好像并不知道,楚惊云的武功可是比起她来说要高出不少!

    要真的进了房间,那到时候到底是谁制服谁,谁征服谁还真的不好说了!

    不过,楚惊云的那双魔爪却忽然一把攀上了夏芸熙胸前的那双高耸傲挺的酥胸之上,用力抓住了那充满着弹性的峰峦一阵揉搓!

    “啊!不要!”

    身上的敏感部位被男人侵犯,夏芸熙下意识的一呼,身体竟然硬生生地从楚惊云的怀中挣脱出来!

    “芸——”

    楚惊云刚还想要说话,可是他却忽然愣住了!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女人,他有点结结巴巴的说道:“娘、娘你怎么来了?”

    “哼!如果我不来,只怕你还会做出什么更加禽兽的事情来!”

    宁楚涵原本只是接到香儿的通知说夏芸熙来造访了,于是便往大殿赶过来!可是她没有想到,一进来便看到了儿子在轻薄自己的闺中好友!

    由于秦天跟丈夫楚扬交好,宁楚涵跟夏芸熙两人也便成为了闺中姐妹!

    只是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这一个好姐妹身上!

    而此时,宁楚涵身后的丫鬟香儿更是将脑袋低下,不敢看楚惊云!她并不知道楚惊云竟然会对夏芸熙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香儿,你带客人到厢房休息一下!”

    宁楚涵冷着脸道。

    “是……夫人!”

    香儿撇了撇楚惊云,领着一脸羞愧的夏芸熙离开大殿。

    整一个偌大的空间之中只剩下了他们母子二人!

    “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宁楚涵并不知道秦天帮助二皇子造反被擒的事情,此时她心中一阵愤怒地看着楚惊云!怒道:“你怎么可以做你芸姨做出那种事情来!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秦伯父么?”

    “我……”

    楚惊云刚要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见楚惊云不说话,宁楚涵心中的怒火更盛了!“你、你真是太让娘亲失望了!你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情来!你是不是想要将娘亲活活气死?”

    闻言,楚惊云的嘴唇抿了抿,抬头望向了近处的母亲!

    只见她那高挑的身材将那一合身的罗裳撑得高雅端庄,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段曲线完全呈现了出来。翘挺的美臀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扭动,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不过,楚惊云除了能够看到她高挑火辣的身材以及胸前的那双频频起伏着的之外根本不到其他了!而唯一可以清楚看见的便是她那张冷艳得让人感到发寒的俏脸,如傲雪寒东的腊梅一般!

    “哎……”

    宁楚涵走到了楚惊云的连钱,一脸慈祥地看着他,道:“娘亲知道你长大了!在你的这个年轻也是时候成家立室了!可是,你怎么可以那样对你芸姨呢!”

    “你告诉娘亲,你是不是想女人了?”

    宁楚涵看着儿子,道:“你跟婷婷那丫头有婚约在身,我们不如找一个时间回去苏州将你们的婚事办了,如何?让你早点成家立室,也让你早点收心养性!”

    “嗯!就这样吧!”

    此时的楚惊云可是尴尬死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呢!只是,面对着眼前的这一个美少妇,他新地址中隐藏着的那一丝更加黑暗,更加邪恶的东西却在慢慢地滋长着!那一夜走错房间的旖旎他现在还记忆如新!

    面对着男人的目光,宁楚涵心中一愣,碎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颊上露出了丝丝红晕,娇嗔道:“你给娘亲说说,为什么要那样对你芸姨,还有她为什么回到这里来!你秦伯父呢?他在什么地方?”

    “娘你好像不清楚吧!”

    楚惊云开口道:“二皇子造反,秦伯父竟然还帮助他一起对付皇帝,光是这一份罪就已经足够将他碎尸万段了!”

    “什、什么?”

    宁楚涵稍稍一愣:“你说……你秦伯父他竟然帮助二皇子造反?”

    “很难让人相信吧?不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楚惊云叹息道:“他现在就被关押在京城的天牢之中!”

    “这么说的话,你芸姨这次来时想要求你救他了?”

    宁楚涵的声音有点颤抖,她双眼紧紧地望着儿子。

    “嗯!”

    楚惊云点了点头!

    “啪!”

    一个巴掌声顿时响了起来!

    宁楚涵那双美眸溢出了丝丝泪水,“那么说的话,你那是在乘人之危,侵犯你芸姨了?你这个畜生!”

    “……”

    楚惊云闭着嘴,也不说话。

    “你、你说话啊!”

    宁楚涵抓住儿子的衣襟低声抽泣道:“你怎么会变得那么坏呢!你这让娘亲以后怎么办!”

    “娘,你……别哭啊!”

    楚惊云颤抖着双手扶住了怀中低声哭泣的美少妇,柔声道:“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又补充道: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看到的!

    “你这个小混蛋!”

    听到了儿子的保证,宁楚涵却忽然一愣,连忙不着痕迹地离开儿子的怀抱,抬头却见楚惊云的脸上留着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痛吗?”

    所谓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宁楚涵一脸怜惜的伸手抚摸着儿子的脸庞,柔声道:“你心里是不是生娘亲的气了?”

    “怎么会呢!”

    楚惊云伸手抓住了娘亲的手腕按在自己的脸上,“娘你你也是为了我好嘛,孩儿知道的!”

    “那你以后可不许在那样了!她可是你的芸姨呢!”

    宁楚涵有点尴尬地抽回自己的手掌,脸上也红了起来:“你、你要是想女人的话,娘亲最多帮你多找几门妾氏。”

    “还是……不用了吧!”

    楚惊云有点不好意思的摇头道:“娘,你还是别想了这些了,我可不想要娶一些我不喜欢的女人呢!”

    “娘亲怎么可能不想!”

    宁楚涵嘟着小嘴,一脸憧憬地说道:“咱们楚家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现在也这么大了,也该是时候娶妻生子了!娘亲还等着你给我生几个肥肥胖眫的孙子呢!”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

    楚惊云微微点头。

    而就在这时,在京城更远的地方!

    天生山——武林第一门派天圣门的所在!

    此时在那一个峡谷之中的一栋偌大的院落里,一名绝色美妇人正坐在房间之中,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怡人的风景,此时她却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欣赏!

    但见她穿着一身雪白的松宽衣裳,身材长得跟宁楚涵一样的高条火辣!双腿修长,亭亭玉立!

    此时,她的一只手正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

    自然的风儿轻轻吹过,却看到了美妇人的微微隆起,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她已经是怀孕了!

    这一个女人到底是谁?

    能够住在这个别院里的女人不多!也只有两个!一个是天圣门的门主杨风的女儿——杨玉兰!还有一个便是杨风的妻子沈雪柔!

    这一个美妇长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身上的那一种成熟的气质又怎么回事杨玉兰这种生涩小可以比拟的呢!

    那么,这个美妇的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那边是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沈雪柔!

    可是,楚惊云不是说了,沈雪柔的丈夫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被邪帝许啸天给伤了男人命根子成为了太监么?怎么他的妻子还会怀孕呢?

    要是楚惊云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知道!自己上一次了沈雪柔竟然一枪中标,让这一个让所有男人都垂涎三尺的美妇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