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50】柔情一夜
    楚惊云双手擒住跨坐在腰间的成熟美少妇后便再次打量起怀中的她,与第一次观察之时不同,这一次更加的贴近,在楚惊云的大手作用下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只见香兰夫人面容娇艳,凤目紧闭,一丝丝的泪水湿润了她那弯弯的睫毛,丰润红润的樱唇微微开,喷出阵阵醉人香气。

    那一阵淡淡的熏香,如幽兰般的清新,淡淡地却又泌人心啤,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那成性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之推倒在地上狠狠蹂躏一番!

    楚惊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迅速低下头吻住香兰夫人的樱唇。入口间只觉香软滑腻,他长舌向前一卷,意欲顶开佳人禁闭的牙关。

    “不要!”

    香兰夫人用力挣脱楚惊云的侵略,可是当她张开小嘴之时却被楚惊云趁虚而入,紧紧的缠住了她香软的小舌头吮吸了起来。

    楚惊云的吻技很好,一条大舌头如锋利的杀敌长枪,在香兰夫人的口腔之中龙飞凤舞的纵横驰骋!时而卷住美妇人那丁香小舌,像个贪婪的孩子一样的吮吸她口中分泌的仙露玉液。时而又像个吞噬万物的黑洞,咬住香兰夫人的小舌,舌头在她的舌尖不断的打着圆圈。

    “嗯……”

    香兰夫人很想用力的挣脱楚惊云的钳制,然后狠狠的扇他几个巴掌!可是,旧旷的熟妇胴体在昨天晚上早已经为这一个男人而奉献!现在更是不知不觉间迷失在楚惊云所制造的温柔缠绵之中!

    她小嘴咿呜轻哼着,一双藕臂无意识的搂抱住楚惊云的脖子,香舌也缠绕住他的舌头,主动的吸吮了起来。

    楚惊云一面继续亲吻,一面便动手攀上了美妇人那对娇嫩而丰挺的,把整个手掌贴在之上。滑腻柔软,充满着柔嫩弹性的双峰握在手,楚惊云顿时感觉到细细的颤抖。

    香兰夫人“啊”的一声,身子抖了一下:“不要……”

    在丈夫的面前做出这样羞愧的事情,身为人母的她顿时感到了娇羞万状!强烈的负罪感让她马上想要反抗起来!

    楚惊云可不管不顾,低下头隔着衣服的阻挡一口咬住她的粉嫩蓓蕾就吸允起来。另一只手却在她的另一只上揉捏着。

    “求求你,住手吧!我、我不要……你放手啊!”

    香兰夫人惊恐万分,她不敢想下去,要是自己在熟睡的丈夫面前被人凌辱夺去自己的贞,那她到时侯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虽然自己早已经背叛了丈夫,但是现在的这一种情况确实让她感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

    楚惊云很得意,也很有快感,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个女人的丈夫肯定是个社会人渣,国家败类!自己这样做上在为民出气!

    当着这么一个混蛋的面前,轻薄他的妻子,楚惊云心理顿时产生前所未有的征服感与成就感!

    而香兰夫人此时心里却是怦怦直跳,绝望与控制不住的快感在她心中不断的争斗着!

    她的眼睛往丈夫那里看了看,只见林远趴在桌子上香甜的沉睡着,嘴巴还不时笑的微张着,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跨坐在别的男人身上被狠狠的凌辱着!

    楚惊云趁她失神之际,撩起她的旗袍下摆,一手入侵到旗袍下的迷人胴体之中。

    “不要!”

    香兰夫人螓首左右摇摆着,双手用力的按住楚惊云侵入自己衣服之中的魔爪。

    “香兰宝贝,你看,你已经春水泛滥了。”

    楚惊云从旗袍中退出魔爪,他把沾有闪闪发亮的玉液的手指在香兰夫人眼前晃了晃。

    看到自己被调戏的玉体流出了雨欢,香兰夫人羞得无地自容。她的身体早已不可自制的春情荡漾,全身乏力,充满着素酥麻麻的感觉。

    “嗤”的一声,只见碎衣漫飞。香兰夫人那高贵的旗袍被楚惊云撕裂得衣不蔽体,一只娇艳的脱衣而出,那峰顶淡淡的红晕之上,一颗鲜艳欲滴的晶莹宝石随着整座山峰的颤抖而一左一右的摆动着,让看到此情此刻的楚惊云不由意乱情迷。

    楚惊云双手连连挥动,迅速的解除了香兰夫人身体上剩下的障碍之物。

    一对丰满雪白的跃然跳动着的,又大有圆,两个大小适中、圆而均匀的红晕上绽开着嫣红的两朵坚挺的小红花,雪白丰满成熟的及娇艳羞红悲伤绝望的粉脸散发出成人阵阵肉香。

    一对丰硕下,纤纤柳腰只堪一握,两条白腻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缠在楚惊云的腰间,两只美丽洁白的脚丫儿因为主人的争持而紧紧的并拢在一起。那双腿间的神秘之地在玉液的湿润下显得越发水嫩。

    楚惊云抱住她站起来,然后将她平放在酒桌上,随即双手搭在她柔滑的双肩上,嘴贴在她的粉耳边轻浮的挑逗地说道:“告诉我,你心里面爱他吗?”

    楚惊云指着趴在一旁死睡的林远。

    已经放弃挣扎的香兰夫人随着楚惊云所指而望向自己的丈夫,悲伤无助的泪水再次涌眶而出。想起自己嫁了一个无能的卑鄙小人,顿时心痛欲绝!“我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她并不爱林远,只是,已经嫁作他妇,自己柔弱妇人又可以做得了什么?

    “你对他并没有爱!”

    见香兰夫人没有回答自己,楚惊云便替她回答,双手从她肩上滑向她的前胸,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又摸又揉。

    香兰夫人触电似的打个寒战,她扭动娇躯想闪避身上男人的轻薄,却冷不防的被他再次紧紧吻住了香唇。

    湿吻下,楚惊云腾出一只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得光光的,赤裸的上身伏在佳人的娇躯之上,手掌游走在她的、柳腰以及滑腻的大腿内侧,她的肌肤是那样的白嫩润滑,充满弹性。

    “……唔……”

    香兰夫人好像喉咙吞咽了一下,螓首认命的往旁边扭了扭。此刻的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楚惊云知道,要彻底征服这个女人,惟有从她的身体开始。于是并不迟疑,湿滑的舌头滑过香兰夫人的娇艳红唇,又沿着玉颈一路往下游走,或添,或吸。游过她那消瘦的香肩,一直来到她的仙子禁地。

    大舌头从头到尾游览了佳人的玉体,楚惊云头回战于美妇人的娇嫩小耳,轻轻撕咬着。

    闭着眼睛的香兰夫人感到耳朵边上明显传递过来一阵阵的热感,潮红顺着耳朵一直延伸到脖颈,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知道时候已到,楚惊云便把身体重重的压在她的之上,嘴唇凑到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道:“我要进来了!”

    百战神枪,一剑游龙!

    楚惊云的分身坚定有力的向着目标一步一步的前进着!

    “嗯——”

    感觉到自己好象进入了一个十分紧窄的世界之中!香兰夫人的紧窄而温热,让楚惊云浑身一抖,小神龙变得更加坚硬起来!

    “喔……你的真大……啊……”

    从楚惊云的入侵,到两人的紧紧契合,香兰夫人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楚惊云的手臂,眉头似乎因为痛苦而紧皱着,但她却没有任何反抗!

    “得到了我,你开心了吧?”

    楚惊云没想到身下被自己进入的佳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温柔的一笑,他把佳人的飘柔长发轻轻撩起,相互对视了很久,很久……

    “如果能够得到你的心,我会更加高兴的。”

    楚惊云轻轻的吻了她满布泪痕的小脸,“他不能给你幸福,但是我可以!”

    说话间,楚惊云缓慢却有力的来回着,他含住佳人的樱唇,极尽温柔的亲吻着,默默撕咬,似水柔情。

    “嗯……轻一点啦…………好舒服……嗯……用力啊……”

    渐渐地,楚惊云感到身下的佳人芳心乱跳,呼吸急促,紧张得整个胴体频频高低起伏,不自觉的迎合着自己身上的运动。此时的她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她的胸部不断起伏,气喘的越来越粗,小嘴半张半闭的。

    “喜欢这种感觉吗?”

    楚惊云低头在佳人耳边轻语道。

    香兰夫人闭眼不语。但是,她小嘴中却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声的欢爱娇吟:“嗯……唔……”

    楚惊云见此,也不再说话,而是将温柔变成了的袭击,身体大幅度的起落着。每一下的进入都深深的进入到她仙地的最深处!

    她甩动着长发左右摆动着,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楚惊云的手臂。楚惊云的每一下撞击都带出她充满吸引力的仙女乐音。这一声声无比悦耳动听的音节组合成一曲激情荡漾欢乐无限的爱欲曲。

    “啊……我不行了……”

    香兰夫人浑身一阵抖颤,忽然间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强烈的袭击而来,全身颤抖不已,布满快感的余韵不断的袭来。

    看着全身瘫软无力的美人欢爱后的动人颜容,楚惊云那依然火热的坚硬仍然停留在世外桃源里面。

    热烈地与她接吻,她的嘴唇微微张开,让男人的舌头进去,与她的丁香小舌缠绵在一起。他们互相紧紧地拥抱着,亲吻着。而宁雪她的喉咙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在那一声声的娇喘呻吟之下,楚惊云开始逐渐加快了动作,用力,不停地冲击!而宁雪则是紧闭秀目,细声呻吟,螓首左右摆动,时而紧咬下唇,时而樱口半张,呼吸急促,那表情似乎很痛苦,但又是那样无比的满足。在强大的冲击之下,她逐渐处于半昏迷状态,小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呢喃娇吟声。

    “啊……真棒……夫君……嗯……用力……啊……顶到了啦……啊……快……嗯……”

    在男人的记记撞击之下,她好象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象一艘击浪的小船,上下颠簸,一头秀发也随着身子的快速摆动而飞扬着,十分动人!而且胸前的更是不同的晃动着,两点嫣红深深地引诱着男人!

    撞击声越来越响,楚惊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宁雪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一般,她的翘臀猛然地一阵上挺,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啊——”

    突然,她尖细地嘶叫一声,全身一阵痉挛,叫声随之停止,呼吸仍然很急促!

    就在林远的身边,他的妻子却在其他男人的尽情的纵体承欢,娇哼不断!

    “美吗?”

    从中恢复过来的佳人用泪水横程的双眸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夺去自己贞的男人,迷惘而痛苦的说道:“你这个混蛋!你害死我啦!这……要是让他发现了我该怎么办!混蛋!你这个混蛋!得到了我的身体你还想要怎么样!”

    楚惊云温柔的为她吻去泪水,道:“我还要你的心!”

    说完,他并不给香兰夫人出声说话的机会,又一阵剧烈的欢爱奏鸣曲响切整个房间。

    迷离已然清晰,坚冰逐渐溶解。

    香兰夫人埋首于楚惊云耳边,轻柔的娇声说:“你真的想要我的心吗?”

    “不管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我都要!”

    楚惊云用滚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雪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吐气如兰的小嘴,深情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她也紧紧的抱着他,扭动娇嫩玉体。

    楚惊云不断的亲吻着那红润清香的小嘴儿,堵着她的滑滑的嫩舌,另一只手则轻轻摸着她的白嫩细腻的大腿。

    唇分。

    “我要当你的!”

    香兰夫人一脸娇羞的说道。

    楚惊云知道她开始向自己屈服了,他心里也充满着柔情。

    楚惊云轻轻的用手捏住她的玉致下巴:“你真的愿意这么做?”

    “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香兰夫人虽然无比的娇羞,但她还是努力直视着身上的男人。

    “为什么要当我的?”

    香兰夫人嫣然一笑,道:“因为,我只能当你的!”

    说着,她好甜蜜而羞涩的亲吻了楚惊云的脸,又道:“不要再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

    她没有说错,她确实是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坏了自己身子的男人那样的小鸟依人。

    她十分清楚自己已是他人之妻的事实。但是,她却没有说出来。

    即使她很想问问这个男人是否愿意让自己成为他的女人,而不是!

    可是,这一切她都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在赌!要是楚惊云对她只是喜欢她的身体,那么,她会选择马上死去!

    只是,对于这一切,楚惊云却是不知不觉。

    “告诉我,你愿意离开林远么?甚至帮助我对付他?”

    楚惊云双手将香兰夫人从桌子上抱起,并让其做在自己的大腿上。

    “如果……如果你想要这样的话!我、我可以的!”

    香兰夫人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芳心从来没有这样紧张地剧烈跳动着!

    楚惊云淡然一笑,大嘴迅速捕获怀中美妇的樱桃小嘴,长舌突破贝齿,深入她的芳香潭口之中,纠缠着那柔滑的丁香小舌。

    香兰夫人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柔顺地靠在楚惊云的怀里,撅起小嘴迎接征服自己欲体的男人那几乎霸道的热吻了。

    没错,对于香兰夫人来说,楚惊云仅仅只是征服了她的身体而已,她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她之所以会如此的臣服,是因为她从楚惊云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幸福与未来的希望!而这一点,她却从来没有在丈夫身上发现过!毕竟,严格来说,林远已经不算是是她的丈夫了!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既然男人有能力去追寻爱,那为什么自己不可以?难道要自己一辈子守着那个无能的丈夫?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楚惊云!他的强悍,他的温柔,他的霸道,香兰夫人深深的感受着!

    楚惊云一边亲吻,他的手一边爬上了香兰夫人高耸的,轻轻地揉搓着。

    香兰夫人的小嘴里也开始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呻吟声。

    感受着美人的柔软、高耸以及丰满,楚惊云的鼻子里充满了佳人小嘴里散发出的清新迷人的气息,他的鼻息开始急速沉重起来,嘴里含着她那娇嫩的香舌,手开使沿着下滑,滑过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终于覆盖到那丰满柔软的神秘之上。

    享受着如此醉人的刺激,美人在怀的温香软玉,楚惊云那因为刚刚征战而发泄过的如钢宝剑顿时变得火热起来,急需要放入剑鞘之中方可一解灼热之感。

    楚惊云双手抱在香兰夫人的腰间,把她的身体微微抬起,眼看强大的列车就要进入狭窄的轨道之时,香兰夫人却出手按住楚惊云的长枪:“不要再在这里了行吗?”

    顺着她的目光,楚惊云望向在一旁睡得像只死猪一般的林远,见他嘴角微翘,似乎在作着一个风流快活的春梦。

    可他却不知道,他的妻子却已经被自己想要暗算的男人糟蹋蹂躏了一遍了,此时却正乖巧的伏在男人的胸膛之上,用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意乱情迷的看着搂抱着她的男人!

    楚惊云横抱着香兰夫人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熟睡的林远身旁,腾出一只手来在他臃肿的身上猛的点了几下,然后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上。

    “你要跟什么?”

    被楚惊云抱在怀里香兰夫人不由诧异的开声问道,她并不是心痛自己的丈夫被楚惊云如此对待,可以说,即使楚惊云现在在她面前杀死林远她也不会觉得伤心难过。

    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害怕楚惊云把林远杀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说来可笑之极,她才刚刚被这个男人毁去人妇贞,现在看到自己的丈夫被如此对待,她不担心丈夫是否会受伤,却来担心这个可恶的男人!

    他以后将会是我唯一的依靠了,她在心里这么说道。

    “放心,我不会杀他的。我要他变成一个真正的太监!从这一刻起,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香兰夫人听了楚惊云的话不由“扑哧”一声轻笑道:“是!我的好主人!”

    听到怀中佳人的纠正之话,楚惊云也笑了,道:“就,反正你以后只能属于我一个!你的身体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碰得。而这个林远,他已经不是你的丈夫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乐意做你的夫君。”

    说完,宠腻的亲吻着她微张着的小嘴唇。

    说真的,香兰夫人她从来没有这么感动过!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虽然不知道以后的路会如何,但此时的她却没有半分的犹豫,她热情的送上自己的小舌,送上自己的甘美津液。

    激吻过后,楚惊云更是欲火焚身了。他又在林远的打了一掌,利用自己独特的内力彻底破坏他的生殖系统,从此他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太监公公了。

    “你的房间在哪里?我忘了!”

    “你混蛋!昨天晚上才从我的房间离开!”

    香兰夫人此时就像是一个娇羞无限地小姑娘办捶打着楚惊云。“转左啦!”

    “呃……好!你别打,不然等一下我一定要让你求饶!”

    顺着香兰夫人的指引,楚惊云抱着她来到一个偌大的卧室。把怀中的美少妇放在床塌之上,他的目光在这美妙的胴体上尽情扫描!

    经过了刚才的剧烈运动,香兰夫人那凝脂般的体因为刚承雨露的缘故而显得晶莹剔透、粉嫩迷人,曲线玲珑,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维纳斯卧像;洁白如玉的皮肤,光滑细腻,艳若桃李的面容,娇媚迷人;富有弹性的豪乳,圆润挺拔;修长丰腴的大腿,肉色晶莹;两腿之间的仙子福地微显濡湿,如牡丹盛开,艳丽无比。

    “主人——”

    美人仰握着,芬芳小嘴吐气如兰,一双小手羞涩的遮掩着自己外露的春光。

    楚惊云迫不及待的跃身上床,整个虎躯重重的压在娇嫩的玉体之上,在美人的一声轻哼之下直捣黄龙。

    香兰夫人在楚惊云的身下粉胯起伏,柳腰微摆,纵体受爱,婉转承欢。

    芙蓉帐暖渡春宵!

    正当楚惊云跟香兰夫人在床上覆雨翻云之时,在那一间客栈之中的某个房间之内!

    此时宁楚涵却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想到那一幕羞人的情景,她心中便觉惶恐、惊惧、羞涩、耻辱,个中滋味仅在心头!

    “我这是怎么了啊!”

    宁楚涵的身体忽然发热起来,前所未有的空虚感让她十分难受!她的一双素手触上自己的身体,轻搔慢抚的游移起来,企图这样来平息自己心中忽然升起的欲火!

    只是,这种似拂琴般的轻柔挑逗,并没有让她发泄起来,而是使她那成熟曼妙的身体起了阵阵的颤栗,同时也勾起她心中潜藏的原始需求!

    想到自己的儿子很有可能见到自己的裸身,宁楚涵心中便觉阵阵羞辱感侵蚀着自己的心房!

    可……那是自己的儿子啊!自己身为母亲却竟然幻想起跟自己的儿子……

    “无耻!宁楚涵你怎么可以这样放浪!他可是你的儿子啊!你竟然幻想跟自己的亲生儿子做那苟且之事!你难道真的那么荡么?”

    “不!我不要想!不要!”

    这一个穿着单薄的美少妇不禁在床上扭动了起来!

    只是,不管她是如何地想要将那种前所未有的欲火扑灭,她双腿之间那枯乾已久的溪谷却已经是春水泛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从她紧紧所闭着的内心深处缓缓向外蔓延,其势实锐不可当!那强烈的重重地冲击着她的心房!

    “呜呜……我不要这样!”

    宁楚涵忽然从床上爬起来,那一身曼妙婀娜的娇躯的那是暴漏在空气之中!红色的肚兜将她那一双高高耸立着的雪峰包裹着,却被撑起了两座鼓鼓胀胀的峰峦!一身雪白的冰肌玉肤白皙得让人有点眩晕!

    那修长的美腿先是踏在了地板之上,美少妇卷起了一张薄薄的丝被将自己的身体包裹着!那秀气的脚丫踏在地板上显得那么可爱迷人!

    找来丫鬟将自己房间的这一个浴桶注满冷水,宁楚涵已经迫不及待地让自己变得滚烫的身体浸没在水中!

    那一瞬间,阵阵寒意直刺心房!宁楚涵原本还滚谈不已的身体一下子冷了一来!夜晚的温度很低,这样浸没在冷水中的感觉并不好受!

    可是,与其承受那种欲火煎熬,那宁楚涵宁愿选择这一种冰冰冷冷的感觉!

    心底之中的强烈顿时变得眼销魂散!

    “呼!”

    虽然感觉寒冷,但是宁楚涵却是呼了一口气!

    过了好久好久,直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点麻木了,美少妇这才从浴桶之中走出来!她只用一张薄薄的轻纱包裹着自己的身体!

    这一个雍容华贵,端庄典雅的美妇人看起来是那样的成熟娇媚,简直是不可多见的极品尤物!可是她此时却是泪眼婆娑,面容憔悴地望着微微敞开着的窗外,目光盯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她双手合十,一脸虔诚,似乎实在向自己的信仰之神祈祷着!只是,她眼中的泪水却再也控制不住了,浑圆的肩膀轻轻抖动,无声的苦痛悲伤哭泣着!

    不过,在此时楚惊云跟香兰夫人两人激情缠绵的房间之外却忽然走来了一个曼妙婀娜的美少女!

    她悄悄地贴上了自己母亲的房门之上,似乎想要听听里面为什么总是传出那种让人羞愧的声音!

    “我的男人……”

    美少女只听到这么一句,她的大脑便“轰”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那是自己母亲的声音!

    她知道的!可是自己的父亲此时却醉倒在偏殿的客厅之上!

    那么……在自己母亲房间的男人……会是谁?

    “是……是那个男人……吗?”

    此时林灵儿忽然想到今天晚上之前父亲跟自己说过的话:“那个男人可是一个先天高手……如果你不想要嫁给太子的话,那就让他帮助你把!”

    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自己母亲的房间之中!

    “不!娘她怎么会是这种女人呢!”

    林灵儿猛地摇了摇头,手指沾了点口水,在油质窗上戳了一个小孔,她凑到了上面往里面一看!

    “天!娘她……”

    惊讶不已的林灵儿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芳心也跟着剧烈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