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9】母女争风
    陆雅菲对上了楚惊云的目光,忽然娇嗔道:“哼!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说话之间她已经跳到了楚惊云的面前,芊芊素食在他身上的道一点!

    “呃……你要干什么!”

    楚惊云浑身不能动弹,不过却是一脸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一个好像小姑娘般的美少妇,道:“你不会想要我吧!”

    “哼!你别说话!”

    骑在楚惊云身上的平怡方当即嗔道:“我娘亲还没有说话,你插什么嘴!不准你说!”

    “楚惊云,今天我、我一定要报复你!”

    陆雅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早已经泛起了一阵阵红潮!此时她呼吸有点急促胸前的双峰更是频频起伏,深深地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

    而下一刻,陆雅菲却竟然伸手将自己身上的衣裳解下来!芊芊抬素手,顿时罗裳轻解!

    楚惊云则是躺在床上一脸色迷迷地看着一件一件的衣服从她身上退下来,那雪白而成熟的胴体逐渐的展现在眼前!

    现在的美妇直喘着一件白色的肚兜还有一条亵裤!

    浑身呈现半裸状!那一头原本扎着妇人髻的秀发被她放了下来,柔顺的发丝轻轻飘扬。版主零零壹点坑母一双肩膀削平浑圆,锁骨性感迷人,胸前那一双傲挺高耸的雪乳更是将肚兜撑得鼓鼓胀胀的!

    平坦的之上镶嵌着一颗可爱的小肚脐,光滑的肌肤看起来好像浸没过牛奶一般迷人!那双美腿因为长期习武的关系而健美修长,曲线柔和!让楚惊云开始幻想着被这么一双美腿夹住腰身,将她他在压在身下冲刺之时会是怎么样的一种销魂!

    正当楚惊云在幻想之时,一只葱葱玉手摸到了他的身上,最后停在胸前!

    不过,楚惊云似乎很享受,他装作惊慌地说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虽然陆雅菲已经是过来人了,而且还是被这个男人凌辱过!但是此时却听到楚惊云这么说话也不由一阵心慌!原本,为楚惊云脱衣的工作应该是交由自己的女儿来做的,可是这丫头现在居然坐在了床边一动不动!

    这使得这一位早已经下定了决心的美妇一下子变得娇羞万状!

    陆雅菲一只小手握成拳头在楚惊云的胸膛上轻轻的捶了一下,道:“给我闭嘴!否则我就毒哑你!”

    嘴上这么说,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慌得要命了,别看她已经三十多岁,连女儿也有这么大了,可是她的经验却是少得可怜,这十多年来她的内心是嫉妒寂寞和空虚!

    可是她还从来没有红杏出墙的念头!只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愿意做出这种事来!而上一次,被这一个男人侵犯也只是被逼无奈!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可是自己去侵犯这个男人!想到了这一点,陆雅菲浑身的毛孔顿时舒展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让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而且,这一个男人的身边,女儿正在红着脸看着自己!

    陆雅菲虽然年过不惑,但依然是那么水嫩嫩的,岁月除了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更为成熟风韵的味道以外还不曾见到有一丝皱纹,甚至连她眼角的也是粉嫩得像个青春少女!

    看着她坐在自己边上,红着脸蛋,一双玉手在自己身上笨手笨脚地想要解下自己的衣服,因为身体倾斜向着楚惊云的缘故,在他看来,美妇胸前的一对玉兔似乎受到的挤压不少,居然让他清晰地看到了那肚兜变形了的痕迹!

    暗暗吞下积在喉咙的口水,楚惊云心中的欲火居然就这样简单的被点燃了起来,而且有火剧攻心的趋势。

    不过,看到陆雅菲她一双小手竟然弄了那么久也没有解开腰带,楚惊云便揶揄道:“雅菲你不是说自己吃过的盐要比我吃过的饭要多吗?怎么现在好象害羞得像个小女生一样呢?”

    “呸!”

    陆雅菲轻轻地碎了一口,逞强地对上楚惊云的双眼,道:“我什么风浪没见过,又怎么可能会因为看到你的身体而害羞呢!”

    楚惊云突然严肃的唤道:“雅菲!”

    “嗯?”

    陆雅菲见楚惊云突然严肃起来,她的心也暗暗戒备着。

    怎不知,楚惊云却又突然像个换脸大师似的,笑道:“你生气害羞的样子很可爱呢!啧啧,这让我又想到那一个跟你们母女在一起的激情之夜了!”

    “你——”

    陆雅菲怒瞪了楚惊云一眼,却也不再说话,而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哼!等一下我要你好看!”

    只见鼓着粉腮,双手已经将楚惊云的外衣解了下来,只是,楚惊云没有穿内衣的习惯,现在他也只剩下一条造型奇怪的短裤了。

    当陆雅菲看到他那鼓鼓的部位之时,脸上原本有点小曲的红晕有突然增加,娇靥飞霞,就像一个完全成熟了的水蜜桃一般馨香诱人,虽然明知道有毒,可楚惊云还是十分愿意咬上一口的。

    “你的眼睛看哪里?”

    陆雅菲见楚惊云的目光竟然一动不动地集中在自己的胸部,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竟然让她心里感到一丝不安与期待!她连忙收敛心神,道:“你要是再看的话我——”

    陆雅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楚惊云打断她,道:“你的身材真好,尤其是你的胸部,真美!”

    陆雅菲只觉自己的大脑瞬间短路,还在嗡嗡作响。这个色鬼居然这么放肆,胆敢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么露骨的调戏之语!

    而楚惊云身边的女儿却笑道:“是吗?那你要不要摸上一摸?我娘亲可是一位成熟美妇哦!”

    楚惊云有点尴尬地讪讪笑道:“我又怎么敢亵渎你娘亲仙体!勿怪,都怪我一时定力不足,被你娘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迷失了心神,更被她那成熟艳丽,媚惑丰盈的高雅气质所吸引,你们勿要生气才好!”

    “口甜舌滑!”

    陆雅菲没有再说话,而是闭着眼睛想要脱下楚惊云身上唯一的短裤。可是,她的一只玉手居然抓在他的分身之上,火热的巨龙竟然不能一手握住!

    “啊!”

    陆雅菲也是吓了一跳,她连忙松开小手,一颗放心上下不停“扑通、扑通”地跳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自己的身体了。

    “娘!你干嘛那么害羞嘛!”

    平怡方调笑道:“如果你不行的话,那让女儿来啊!”

    她爬了起来,试图取代自己母亲的位置!

    可是陆雅菲却是玩起了手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敲打了一下,娇嗔道:“给娘亲让开!今天我我定要好好惩罚这个男人一下!娘又不会吃了他,你紧张什么!”

    “可是,娘!他不也是你的男人么?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平怡方红着脸道。

    “你、你要死啦!”

    美妇顿时羞愧万分!可是她依然没有让开,反而是自己坐到了楚惊云的身上,道:“哼!臭男人,今天你死期到了!”

    “呃……”

    楚惊云的双手却抚上了陆雅菲的腰肢,笑道:“我好怕!陆女侠饶命啊!”

    “啊!你的手!”

    陆雅菲忽然抓住了男人已经攀到了自己胸前的魔爪,对着身边的女儿道:“方儿快点帮我抓住他!为什么点了他的道还能动啊!”

    “不嘛!娘亲你刚刚不是说不要我帮忙嘛!你自己来咯!”

    平怡方脸上大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哼!”

    陆雅菲此时心里一狠,“臭男人!”

    说着,双手却将自己身上的肚兜解了来,上身顿时扑到在楚惊云的身上!

    而此时,在这一个院落之中,某一间房间!

    发床之上躺着的这一个美少妇幽幽转醒!

    宁楚涵先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却发现这依然是儿子的房间!

    “我……嗯,我刚刚……晕倒过去了?”

    宁楚涵从床上爬起来!可是她却忽然发出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声:“啊!”

    却原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我……怎么会……啊!”

    美少妇忽然想到自己昏迷之前,可是赤身裸体地在儿子面前的啊!当时还在疗伤逼毒呢!但是现在……

    难道是儿子……

    想到这里,宁楚涵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不!云儿他也只是将我……抱进来而已!什么也没有发生!对!什么也没有发生!”

    对!一定是这样!

    美少妇这样安慰自己!毕竟,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他怎么可能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来呢!而且,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想到这里,宁楚涵忽然呼出了一口灼热的气息!只是,这一个房间之中尽是浓浓的异性气息,这让她不觉浑身颤抖起来!一种强烈的不安让她马上抓起了身边的衣服穿了起来!

    那婀娜的身体顿时在衣服的遮掩之下而隐藏了起来!高挑的身材曼妙成熟,浑身的圣洁气质让人不敢亵渎!

    宁楚涵转好了衣服之后马上便夺门而出!

    而此时,陆雅菲的房间之中却传来了激烈的撞击声!

    “混蛋!你不准动!”

    “我不懂你喜欢吗?”

    “不管!反正你就只能躺着!”

    “咯咯,娘亲,那你动嘛!要不要女儿帮你!”

    “臭丫头,娘亲……自己来!嗯!”

    “算了,还是我来吧!”

    楚惊云双手环住了身上坐着的这一个娇羞俏妇,身体猛然翻身便一下子将她压在了身下!

    楚惊云大嘴一张,亲吻吸吮着柔软的嘴唇和以及内里的丁香小舌,而他的魔爪则是在丰美妇挺而充满着弹性的双乳之间游走,轻轻地抚摸搓揉!

    “啊……别乱动……嗯……女儿,快点来帮娘亲拉开他啊!”

    陆雅菲此时娇羞得要命,可是双掌却推不开身上的这一个男人!

    而且她一张俏脸已经被欲火熏得艳霞蔓延,红晕密布了。她的身体变得火热却又隐隐带着一丝丝难耐的痕痒感,她的臀片之间,那火热的巨龙已经被强烈的火焰充斥得快要炸开了!

    “嘻嘻,我看你现在还怎么报复我!”

    楚惊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绝美的脸容,目光盯着她那频频起伏着的的之上!

    “不要看!”

    陆雅菲双手连忙遮挡住自己身上的春光!现在这美丽成熟的胴体几乎就是半裸地暴露在楚惊云的眼中。她的肌肤雪白而有光泽,裸露着白晰的肩头,平坦的腹部光滑细腻,婀娜的腰肢纤细如柳。她的胸前,一对高耸丰满的雪峰就像是倒扣的玉碗般坚挺迷人!

    而在的顶端,两颗嫣红的小葡萄更是轻轻的摇晃着,强烈地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

    “咕噜”一声吞口水的声音发出,楚惊云只觉自己的喉咙好像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他低吼一声便再也忍不住地再次将她扑到在床上。他狠狠地吻住她的朱唇,魔爪探入了她的一双玉)腿之间,轻柔的抚摩着那两片已经湿漉漉的,而后又沿着她的身段曲线一路轻抚而上,稳稳地抓住那一对颤抖着的雪峰。随即两只魔爪一上一下地挑逗着身下的美妇!

    “雅菲宝贝儿,你看,都湿透了!”

    楚惊云的手掌从美妇的双腿之间抽出来,但见他的手指上沾着湿漉漉的,在光线的照射之下闪着阵阵银光!

    “啊!我、我不要看!你这个混蛋啊!”

    陆雅菲双手顿时握成拳状捶打着他的胸膛!

    “我要来了哦!”

    楚惊云双手将她的大腿分开,中间那仅仅闭合着的顿时展现在自己的眼前!那几缕芳草的遮掩之下,娇嫩鲜红的花瓣此时微微颤抖着,绽放着!丝丝露珠此时正从她的身体之中溢出来!

    “啊……不……不要!”

    女人的本能让她感到了害怕,在男人的身下,陆雅菲轻轻地扭动起来!可是楚惊云却忽然一头扎进了她的双腿之间!

    “喔……不……不行啊!那里……脏……”

    感觉自己的双腿之间传来了男人舌头的侵袭,陆雅菲顿时夹住双腿,将楚惊云仅仅地夹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啊……不要舔啦……啊……好痒……”

    陆雅菲的身体忽然剧烈地痉挛着,双腿之间的花唇之处一下子溢出了阵阵春水!

    她竟然就这样达到了!

    “呼……差点憋死我啦!”

    楚惊云从陆雅菲的双腿之间抬起头来,看着身下这张宜娇宜嗔的脸庞,他只觉心猿意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火热坚硬的巨龙寻入了仙境之门,慢慢地开山劈石,直捣黄龙,深深地刺入了她的身体之中,硕大的蘑菇头先是挤开了她双腿之间的花唇,摩擦着内里紧窄的,重重地顶在了她的深处!

    “啊!顶到了!”

    陆雅菲双手紧紧抓住床单,闭上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成熟曼妙的胴体在楚惊云的身下起伏,作了一个深呼吸,她颤抖地说道:“你……轻一点……喔!我……还不适应……”

    楚惊云抱着她弯曲着的长腿,一双大手固定在她的柳腰上,十分怜香惜玉地耸动着。陆雅菲圣道之内火辣辣的,十分紧凑,完全不像是已经生育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反而更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一般!

    “嘻嘻,我来帮你们加大力度好了!”

    身后后一直在看戏的平怡方忽然爬到了楚惊云的背后,双手抵在他的腰上,小脑袋却从他的腋下穿过,看着自己的母亲,娇羞地笑道:“娘,女儿来孝顺你来了!”

    说着,她双手用力一推!

    “哦……”

    陆雅菲顿时被楚惊云的灼热龙头顶撞了一下!

    “死、死丫头!”

    陆雅菲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她娇羞无限地瞪了女儿一眼!可是这一种母女同床,共侍一夫的禁忌刺激让她浑身的细胞都变得兴奋起来!

    “娘,你还是留着点力气等一下吧!”

    此时平怡方竟然变得十分放浪起来!她说完还吐了吐小舌头,脸颊滚烫不已:“夫君大人,我、我是不是很不要脸的女人?”

    “怎么会!”

    楚惊云用力一挺,坚硬硕大的深深地顶在了身下她母亲的深处,狰狞的蘑菇头在她的花蕊之上用力研磨,嘴上却亲吻着平怡方的小嘴:“在床上我就是喜欢你们放浪!”

    “嗯!人家……以后就放浪给你一个人看!”

    她娇羞却欢喜地在楚惊云的嘴上印了一口,又马上开始推起他的来!

    “啪、啪、啪……”

    阵阵撞击声从楚惊云跟她母亲的结合处发出!

    “……”

    陆雅菲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放浪的呻吟!

    可是在身上这个男人的推送之下,她的身体慢慢地变得火热而无法自抑,一双玉脚向外张开,挣脱了他的手臂,改而紧紧地夹住他的虎腰!

    “嗯……唔……”

    她拚命咬住下唇,可是那高亢的喘息声依然如洪水般从她的樱桃小嘴里面发出,犹如天上的绝美仙子的乐曲般动听,却又将男人的兽欲推到了一个最高点!

    一时之间那阵阵让男人感到骨头酥软的娇哼声马上传了出来!自然的风儿也觉娇羞万分地离开这一个房间,飘到了兵马大元帅的府邸之中!

    此时林远自己坐在书房之中,他在算计着这一系列的利害关系!自己面前现在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虽然身后有魔教的人在要挟自己,但是只要让他夺权成功,那么他就有了跟魔教叫板的资本了!

    而且,那个二皇子虽然为人狠毒,但是却心智不成熟,很多问题他都没有考虑到!而自己现在是算无遗策,确保了万无一失!

    只要二皇子龙天起事,那么自己绝对有信心将整一个天朝江山拿下!

    不过,目光最重要的还是处理那个楚惊云才是!那可是一个让整一个国家都感到棘手的先天高手啊!可是,真的要将自己的女儿送出去么?

    林远心中在挣扎着!虽然自己不会因为女儿的存在而手软,但是现在自己还没有实力跟那些人正面冲突!

    而且,将女儿送给楚惊云也好,让他跟太子去游斗!自己坐收渔人之利!

    “嘿嘿,楚惊云!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上的!”

    林远心中冷笑!

    可他却不会知道,自己早已经背着一个男人戴上了一顶绿帽了!而当他知道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

    ***********夜色逐渐降临于世间,夕阳的西下带走了白天的喧哗。

    “楚公子,这边请!”

    楚惊云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一间装饰得十分华丽的房间里。这里正是天朝兵马大元帅林远的住宅!就是上一次来,楚惊云给了这位大将军一顶绿帽子!而这一次来,也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其实,当林远邀请自己来这里时,楚惊云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无非是想实行上次那个黑衣人吩咐他的事情而已!嘿嘿,想要让自己跟他的女儿发生点什么吗?

    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楚惊云决定先收下的他“礼物”而且!不但是他的女儿,他的妻子楚惊云也要一并收下!

    “楚公子,这边请!”

    林远一见到楚惊云依言到来,不由满心欢喜,顿时喜眉于色的低声下气的招呼楚惊云坐下,像个下人的向他献媚道:“呵呵,昨日一别,老夫还真有千言万语要跟你说啊!来,这是我千金购来的极品女儿红,先试试看!”

    对于林远的表现,楚惊云不也说话,只是而已哼了那么一两声予以回应。

    拿起酒杯,楚惊云一饮而尽。虽然深知“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但是楚惊云依然照收不误,反正林远的这些大概也是一些不义之财。

    “好酒!”

    酒确实是好酒,可是却没有适合的人来相陪。至于坐在身边的林远,看着他那有点像姓猪名八戒的那个仙人,楚惊云心里就想吐。

    可是,“礼物”还没有到手,楚惊云也强行压下心底的呕吐感。

    林远看到楚惊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猜测他可能是等待着自己的“好礼”他也会做人,便马上吩咐站立在一旁的下人道:“你给我把夫人给唤过来。还有,你们都推下休息吧,不需要再侍侯了。”

    “来,楚贤侄,我们先喝酒。”

    楚惊云一边应付着林远,可心里却想道:难道他准备将自己的妻子也一并献给自己?

    如果让林远知道楚惊云此时的心里话,那他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难道要他真的把妻子牺牲掉?他之所以叫妻子来,无非是让她来凑凑人数,让这酒席热闹一点,这样他才好对楚惊云下手!

    不过,说起他这个妻子,林远可以说是难堪至极。毫无疑问,他是十分喜欢她的。只是,自己几年前就已经无能为力了!现在,他碰都不敢碰妻子一下!

    两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喝着极品女儿红,当林远的夫人进来时,楚惊云已经有几分醉意了,要不是他运用内力将酒劲逼出,恐怕他还真控制不住自己而对他夫人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罪行来。

    想起昨晚跟香兰夫人之间的激情缠绵,楚惊云心中顿时欲火高涨!

    只见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旗袍,一身高挑完美的性感的弧度,撅起的浑圆股部轮廓十分明显,走起路来搖曳生姿,婀娜娉婷,好象在衣裙下越发的躁动不安。可能是刚刚洗了澡的缘故,她里里外外透着滋润的水气,白白嫩嫩,显得甚是迷人。

    而她的一双小脚丫穿着居家凉鞋,从小腿往上线条优美而纤柔,柳腰上是一对活泼可爱的傲人双峰!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白里透红,她的身上微微发出诱人的成人的独特韵味。

    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银杏桃腮。

    这一切的一切,在旗袍的包裹下更是性感撩人。

    禁忌真是诱惑异常!

    “楚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香兰夫人先是向楚惊云微微欠身行个见面礼,随即便坐在丈夫林远身边。她掩饰得很好,丝毫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呵呵,姐姐比起昨日变得更加漂亮了!一看就知道是得到宝物滋润了啊!”

    楚惊云一语相关的说道,却趁着林远不注意之时对香兰夫人挤了挤眼!

    林远见楚惊云红光满脸,似乎心情不错,便拿起酒杯道:“来,楚贤侄,伯父敬你一杯。”

    “好!”

    楚惊云也拿起酒杯,意欲回敬。可是当酒杯触到嘴边时却发现已经没有半滴酒了。

    “夫人,还不快给楚公子倒酒!”

    香兰夫人闻言,幽怨的瞪了丈夫一眼,可是又显得无可奈何的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楚惊云的身边坐下,一双玉致雪白的纤手拿起酒壶。

    晶莹的女儿红随着水声而被倒进杯子里,清新芳香的酒味扑鼻而来。但楚惊云却似乎闻到了香兰夫人身上的那一丝丝独特的香味。

    那是绝色妇人的美艳婉约,更是一个成熟水蜜桃的清香四溢!

    “好香!”

    楚惊云拿起酒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不禁大声赞叹道。只是,不知道他是在暂酒香,还是美人余香了。

    “呵呵,好酒还需要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来欣赏才能发挥它的好处。依伯父之见,楚贤侄对此酒的喜欢就是此酒的存在价值了!”

    林远抓住每一个灌醉楚惊云的机会,甚是连马屁也拍了出来了!

    不过,香兰夫人却没有丈夫这个心思了。她十分厌恶的瞥了丈夫一眼,心里埋怨道:你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充满龌龊之色的眼睛盯着,你却在奉承着哪个亵渎自己妻子的男人!

    对于楚惊云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香兰夫人可谓看得一清二楚!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想要乱来!真是混蛋!想起了自己失身给他的那一幕幕,香兰夫人心中便觉得此时刺激万分!

    俗话说得好,酒能乱性。

    “奴……奴家有点不适,先行退下了。”

    香兰夫人粉脸泛然如艳霞般灿烂,红晕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充满无限的娇媚。

    而她面带醉意的娇呼声却是充满着对男人的致命诱惑力。当她正要站起来时却因为双脚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就要跌倒在地上!

    楚惊云见此,身体猛然向前跨出一步,双手用力一把将香兰夫人拉向自己。当两具身体相互接触的那一刻,楚惊云一阵心猿意马。

    香兰夫人那玲珑的身材被旗袍紧紧包裹得凹凸有致,充满无比的诱惑。楚惊云感受着那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在怀中扭动所带来的阵阵快意。她的皮肤白皙润滑亮,象蹭在菱罗绸缎上!

    透过她的无意间敞开的领口中,楚惊云更是看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硕大,她的很美,浑圆丰满,柔软异常,那种舒适感令楚惊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与。

    高耸雪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极深又紧密的,那阵阵扑鼻的乳香与刚刚沐浴完的清新气息令他全身血液加速流窜!

    “啊!不要!放开我!”

    回过神来的香兰夫人马上想要挣脱紧抱住自己的男人手臂。她的芳心跳动得十分厉害,楚惊云那充满男人阳光的独特气息飘入她的琼鼻中。楚惊云的怀抱很舒服,让她感到很有安全感。

    可是,她不得不推开这个男人。

    因为,她的丈夫还在旁边呢!

    可是,当香兰夫人回头望向自己的丈夫之时,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就已经睡得像死猪一样。

    楚惊云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弯腰一把抱起她那高挑柔美的娇躯,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一坐在宽阔的椅子上,一手扶着她的柳腰,一手抓住她的玉足用力分开,并让其环住自己的虎腰!

    这样,香兰夫人便跨坐在楚惊云的大腿上,双脚本能的稳稳夹住楚惊云以防止自己掉下来,而她的双手却不得不环抱着楚惊云的颈项。

    “才一天没见,香兰宝贝想我了没有?”

    楚惊云脸上露出了十分得意的神色。

    “你、你别这样!”

    香兰夫人虽然已经跟楚惊云有过苟且之事,但是让她当着丈夫的面前跟他这样亲密接触实在是让她感到了无比的羞愧!

    身为人母的她居然失身给一个比起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大男孩!而且,现在还在丈夫的面前被他这样拥抱着!

    难堪,娇羞,愧疚,紧张,刺激……

    香兰夫人此时的芳心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不!这样不是很好么?”

    楚惊云凝视着她的眼眸,柔声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是事实,你还想要逃避么?”

    “我……没有!”

    香兰夫人娇羞无限地别过头去,双手有点无措,也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可是,在现在的这一种氛围之下,她浑身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喝醉的丈夫昏迷在旁边,可是自己却被其他男人这样亲密地拥抱着!这一种仿佛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前偷情的刺激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在紧张得轻轻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