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8】窃玉偷香
    皇宫之中,二皇子正在几名太监的带领之下进入了坤宁宫之中!

    这一座皇后居住着的宫殿!

    而在大殿之上,这一个身穿高贵服饰,身材极其曼妙婀娜的美妇人正看着儿子走上来!

    “儿臣参见母后!”

    龙天恭恭敬敬地对自己的母亲行了一个大礼!

    “嗯,天儿你过来!”

    皇后娘娘脸上冷峻,好像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感觉!“我问你,你是不是私底下想要做出什么伤害你皇兄的事情来?”

    “母后,您这是听哪一个小人所言?”

    龙天信誓旦旦地说道:“儿臣从来没有加害皇兄之心!母后你可不要被那些有心的小心所蒙骗了!”

    皇后娘娘看着眼前的儿子,心中却忽然升起了一阵无力感!自己的这两个儿子一只明争暗斗多年,现在皇上已经快要驾崩了,他们更是争斗得越来越明显了!这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实在不放心!要是皇帝死了的话,她还真的镇不住这两个儿子!

    “天儿,你皇兄是太子,皇位自然是由他来继承,你现在已经可以过上了逍遥快活的生活了,就不要再跟他争什么了,好么?这算是母后求你了!”

    “母后您就放心吧!儿臣一定遵照你的吩咐!”

    龙天乖巧地点头道,只是他的心中却在酝酿着一个十分邪恶的计划!

    皇位是属于他的!谁也抢不走!即使是身为他亲生兄长的太子也一样!

    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眼前的皇后娘娘微微叹了一口气,听儿子的语气她便知道了,这两兄弟只见的事情看来是不能够善了了!可是,这种为了皇位只见的争斗,最后永远只能够有一个人活着!

    不管是谁赢了,都不是皇后她想要看到的!两个都是自己的儿子,她作为母亲可不希望两个儿子其中哪一个受伤!

    只是,事实永远都是事与愿违!

    看来,自己这一个当母后的实在不称职啊!此时皇后娘娘忽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对于这两兄弟之间即将要发生的战斗,她已经再也无能为力了!

    “哎,算了!”

    皇后娘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高挑曼妙的身影顿时吸引着儿子的目光!“天儿,你答应娘亲,不管你们兄弟之间谁胜谁负,都不要伤害对方的生命,好吗?你们都是母后的儿子!”

    “是!儿臣遵命!”

    “嗯,母后有点累了,你跪安吧!”

    皇后娘娘对着儿子摆了摆手,那修长的玉腿向前跨出去,款步姗姗,婀娜娉婷的身段都是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灵动美!

    走动之间,微微隆起的股部更是荡漾出阵阵臀浪!婀娜小蛮腰款摆扭动,双手交叠在之上的皇后更是挤压着胸前的一双傲挺饱满的豪乳!

    看着皇后娘娘那绝美的身姿,二皇子的眼中尽是贪婪地占有欲!强烈的欲火让他几乎忍不住地想要冲上前去了一把将自己的母后压倒在身下了!

    “母后……您等着儿臣!您终有一天是属于我的!到时候……儿臣一定要让您成为我一个人的皇后!”

    龙天心中的邪恶思想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只是,或许世界上的事情永远都无法按照个人的医院去进行!原本龙天还胸有成竹的宫变计划却失败在一个人的身上!

    而这样的一个人,此时却正额头冒着冷汗!

    楚惊云盘膝坐在床上,双掌抵在了面前同样盘膝坐着的美少妇玉背之上,源源不断的内力通过自己的手臂传送到她的身体之中!

    可是宁楚涵身体的毒素却依然在排斥着他的内力!

    楚惊云现在的先天真气竟然一时之间无法突破!可见这毒素的厉害!

    不过,楚惊云也不是只有这么一点能耐!

    “我要发力了,等一下可能会很热!而且,那些毒素也可能从你的毛孔之中排出来!”

    “嗯,你……尽管动手吧!”

    美少妇紧紧咬着下唇,身后儿子的手掌源源不断传过来的内力让她感到浑身舒畅,几乎快要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呻吟声了!

    可是,随着楚惊云内力的灌输,她觉得自己浑身好像被火烧一般!身体之中仿佛有一个大火炉,强烈的燃烧着!

    “啊!不、不行!好热啊!”

    宁楚涵的身体开始冒着白烟,强烈的灼热感让她忍不住扭动着成熟的娇躯!

    “哎,真的不行!”

    楚惊云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内力,苦笑道:“不行啊!这样下去,你身体力的毒素怎么也不能够排除呢!”

    在楚惊云收回内力之后,美少妇呼了一口气,那种灼热感实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怎么办?”

    对于自己身体之中的毒素,宁楚涵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看来,要……要……”

    楚惊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bāNΖΗu#0零㈠点℃ōm

    “要什么啊?”

    看到儿子那紧张地表情,宁楚涵也感到紧张起来,自己的毒素不会是无药可救了吧?

    楚惊云呼了一口气,道:“我们看到不能穿衣服了!不然毛孔被衣服堵塞,很有可能让我们两人都受伤的!”

    他说完,又悄悄的瞥了宁楚涵一眼!

    闻言,这一个美少妇脸上顿时泛起了一阵红潮!

    “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么?”

    “嗯,这样吧,我……让人准备一个大浴池,在冷水上撒上花瓣……我还蒙上双眼吧!这样,我就看不到娘亲你了!”

    楚惊云觉得自己活了那么久也没有遇到过这样尴尬的事情!

    “咯咯!”

    可是,宁楚涵却忽然娇笑起来:“好啦,这有什么害羞难为情的!你快命人去准备吧!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懂不懂得就害羞!”

    宁楚涵充满母性般拍了拍儿子的脸颊,可是她的脸上也泛起了丝丝红晕。

    “嗯,那我先出去准备一下吧!就在我这个房间里吧!内间有一个很大的浴池,我让那些丫鬟来注满冷水!娘亲你先等一下”楚惊云点了点头,逃也似的马上夺门而出!

    “怎么样了?”

    楚惊云一出门便看到了相互挽扶着的宋玉瑶跟东方雨婷母女二人!她们此时正一脸紧张地望着自己母女共同的男人!

    “嗯,没关系,辛苦你们了!”

    楚惊云首先将她们母女身边的香儿拉进了怀中,轻轻地揉了揉她的秀发,“香儿也累了吧!”

    “不累!”

    香儿有点依依不舍地离开楚惊云的怀抱,笑道:“我已经睡了一觉,现在更加好多了!”

    “那就好!”

    楚惊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道:“香儿你让几个丫鬟将我房间里的浴池注满冷水,还要撒上一点玫瑰花瓣!”

    “好!我这就去!”

    香儿娇羞无限地亲了楚惊云的脸上一下,急急忙忙地向着外面走去!

    “你们……也辛苦了!”

    楚惊云向着这一对母女张开了手臂!

    宋玉瑶跟东方雨婷对视玉妍双双投进了楚惊云的怀中!

    “对不起!要不是我能力不够的话也不会让他们得逞了!”

    东方夫人依然有点自责,她紧紧地搂抱住楚惊云的腰肢!

    “乖,已经没事了不是吗?好啦,再哭就变花脸猫了!”

    楚惊云满腔柔情地抱着她们,“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才睡了一小会儿!”

    “可是……”

    “乖!”

    楚惊云在他们母女两人的小嘴上啄了一口,笑道:“睡眠不足可是会影响你们的美丽哦!你看,皮肤都起皱纹了!”

    说着他还捏了捏宋玉瑶的脸蛋!

    “哪有!”

    宋玉瑶连忙抚上自己的脸,但觉触手光滑细腻,顿时娇嗔道:“你这个小鬼竟然耍我!人家好歹也是你的阿姨呢!”

    “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楚惊云忽然吻住了她的小嘴!

    “知道么?以后不听话可要楚家家法侍候!”

    “混蛋!我让你欺负我娘!我打死你!”

    东方雨婷小拳头不停地落在楚惊云的身上,小嘴也嘟了起来,很明显是责怪楚惊云没有亲她!

    “好好!是我不好,我忽略小婷婷了!”

    楚惊云大嘴一张,含住了她的樱唇,舌头突破进了她的檀口之中一阵搞动!

    而在楚惊云的房间之中,美少妇宁楚涵在那些丫鬟将浴池注满水后便关上了门,她走到了浴室之中,却见楚惊云的一条亵裤丢在了地上!

    “这个混小子!一点也不知道整理一下!”

    宁楚涵脸颊绯红的笛声啐骂一声,捡起了自己儿子的裤子放在了一边!看着这一个偌大的浴池之中漂浮着香喷喷的花瓣,她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身上动起来!

    宁楚涵虽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实际上也不过只有三十三、四岁而已,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於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

    “哎,怎么好像感觉那么奇怪呢?”

    宁楚涵一边解下自己的衣服一边自然自语,一想起等一会儿的疗伤逼毒她的芳心便忍不住乱跳起来!

    宁楚涵一只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即使是年过不惑也依然保持着那种清纯的美貌!那浑身玲珑白皙的冰肌雪肤曲线婀娜曼妙,浑身的成熟少妇气质都尽然融入于那柔媚的魅惑之中!

    虽然房间之中并没有其他人,但是宁楚涵还是觉得十分娇羞,就好像有一对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一样!她那双葱葱素手含羞带怯的褪上罗裳!

    那白皙的肌肤顿时展现在空气之中!自然的风儿顽皮的在她的身上吹拂而过!

    宁楚涵娇躯不禁一阵颤抖,这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让她开始有点害怕起来!一想起等一会儿的疗伤,她的芳心便不免加速跳动!脸上的红霞更是美丽动人!

    雪白柔嫩的肌肤在微风之中冒起了一排排细小的疙瘩!修长雪白净的玉腿迈了起来,浑圆柔和,纤浓合度,高高翘起的丰臀,嫩白光滑,更分外的引人遐思!

    房间之中,自然风儿见这么一个成熟美艳的少妇褪下了罗裳,不觉变得更加兴奋欣喜!它们吹拂着那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抚摸着美少妇那一头如云的秀发!

    那成熟曼妙的裸身在空气之中时那样的诱人!胸前那双丰满饱挺的正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晃动着,看起来却没有意思的下垂,就像是两个倒扣的玉碗般那样曼妙迷人!

    而在那颤栗抖动着的峰峦之上,两点娇嫩的花蕾微微凸起,就像小红豆般挺立着,微微向上耸翘,随着雪峰顶端晃动而抛着诱人的弧线!

    如此完美得成熟胴体,当真是上天的杰作!丰润美好的裸身让天下间任何男人见也会变得神魂颠倒、欲火焚身!

    浑身浸没在冰冷的水中,宁楚涵舒畅的呼了一口浊气!这一种放松的感觉让她身心舒畅起来!

    “娘,准备好了么?我要进来了!”

    楚惊云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闻言美少妇浑身一抖,有点紧张的回应道:“好、好了,你进来吧!”

    说着她仿佛害怕似的将自己整一个身体都完全浸没在泡满着玫瑰花瓣的浴池之中!只露出一个脑袋。

    房门被打开,楚惊云浑身光裸着,只在腰前围了一件浴巾,双眼用黑布遮掩着!不过,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这对于他这么一个先天高手来说也没有什么难度,轻易地跳进了浴池之中,楚惊云扯去了腰间的浴巾!

    “那……那娘亲你先背对着我坐下来吧!这里的水不深,你还是盘膝坐下!”

    楚惊云好像有点紧张,说话之间他自己也坐着!

    “好了吗?”

    “嗯!”

    宁楚涵的目光从楚惊云那充满着性肌肉的身体移开,娇羞无限的闭上了双眼!当儿子的手掌再一贴上她的身体之时,宁楚涵竟然浑身一抖!成熟的娇躯一阵抽搐!

    竟然……竟然就这样达到了!天啊!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天生的么?身后的这一个男人可是自己的儿子啊!自己的亲生儿子啊!现在他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疗伤解毒而已!而自己却竟然……

    宁楚涵实在不敢想象下去了!此时她娇羞万分,幸好儿子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不然让她这一个当娘亲的还怎么有脸见他呢!

    楚惊云双手抵在了自己母亲的背脊之上,源源不断的内里开始灌输到她的身体之中!

    “喔……”

    舒服的感觉再次侵袭而来,美少妇这一次竟然忍不住发出了一个无比销魂的身影声!

    羞死人了!宁楚涵紧紧的咬着下唇可是那倾国倾城的俏脸此时已经红霞密布了!她的芳心更是开始了剧烈的跳动起来!

    汹涌澎湃的内力一下子冲击着她身体之中的毒素!强烈的痛苦顿时取代了舒服感!

    宁楚涵紧紧地咬着下唇,忍受着强烈的痛苦!

    好久好久,她只觉得自己在这一种痛苦之中死去活来!最后,痛苦消去,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

    浑身上下的细胞都舒展起来!宁楚涵大脑变得迷迷糊糊的,而且意识越来越弱,最后只觉眼前一黑!

    睡梦之中,宁楚涵只觉得自己全身愉快,就好像飞上了天堂般的感觉让她心情舒畅!

    “娘!”

    楚惊云慢慢的收回自己内力,中算是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了!可是宁楚涵却已经昏迷过去了!他连忙抱住了宁楚涵的身体!

    可是,此时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这使得他的手掌一下子贴上了娘亲的肌肤之上!那充满弹性的肌肤当真是触手美妙无穷,柔顺滑腻,就好像蹭在丝绸之上一样!

    而且,楚惊云此时更是邪念顿生!身体之中的欲火正炽,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理智!会中昏迷着的美妇身上散发阵阵成熟少妇特有的幽香,那些想起就好像调皮地小精灵般钻入他的鼻端,深深地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熊熊欲火强烈的冲击着楚惊云的理智!

    “不!不可以!她可是你的母亲!亲生母亲!楚惊云你这个禽兽!”

    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这么一个声音!只是,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抱住这么一具成熟曼妙的娇躯,这实在不是一般男人所能够忍受的!

    楚惊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着这么一个充满了诱惑力的美艳尤物,让他如何不动心呢!

    只是,他可以么?怀中昏迷着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啊!

    “不!楚惊云,你不是这一个世界的人不是么?虽然你的身体是这个女人所生,但是,别忘记了,你是二十一世界的人!你不属于这里,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女人不全是你的母亲!至少,你的而思想没有将她的当做是你的母亲!”

    “不!楚惊云你醒一醒吧!她可是怀胎十月生你下来!虽然你的灵魂来自于异世界,但是可不否认这个女人是你的母亲!而且还是亲生母亲!你这个禽兽!你亵渎自己的母亲会被雷劈的!天打雷劈啊!”

    “呼……”

    楚惊云头上冒着冷汗,只是受伤依然触摸着母亲的冰肌雪肤,不禁大着胆,轻轻的搂紧这一个赤裸着的美少妇!只觉得母亲的肌肤柔软嫩白,滑不溜手!

    身上被男人所触碰,敏感部位的之间的轻微触摸,使得昏迷着的宁楚涵一位自己正在做着一个十分美好的春梦!她只觉心头荡漾,浑身抖动起来!

    感受着母亲那浑身滑腻的肌肤,楚惊云一下子变得迷恋起来了!一想到现在自己的母亲是赤裸裸地瘫靠在自己的怀中,他便马上就欲火焚身,兽性大发!他贪婪的手掌轻轻地在母亲的身上移动着!在母亲那嫩滑白皙的躯体上轻柔的抚弄着!

    宁楚涵再睡冥之中紧闭双眼,弯弯的柳眉轻蹙的娇媚模样,脸上更是泛起了阵阵红晕!那样充满着致命诱惑力的红霞使得她原本俏丽的练练胆更添增无限的风情!

    “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理智忽然占据了上风,楚惊云横抱着自己的母亲从浴池之中站了起来,运起内力将两人身上的水分逼走!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之上,盖上了被子,又将她先前退下的衣服放倒了床头,自己马上抓起衣服胡乱穿上便跑出了房间之外!

    房间之外凉风习习,可是却死后没有吹熄楚惊云心中的欲火!此时的他更是被谈点之中的一团邪火灼烧的浑身发烫!

    情急之下他马上向着其他女人的房间跑去!

    宋玉瑶跟东方夫人她们这对母女是不可能的了,而香儿也累得不行!现在只剩下了陆雅菲跟平怡方母女两人了!

    楚惊云也不记得哪一间才是平怡方的房间了,胡乱之下他随便便闯进了一间关着房门的房间之中!而在大床之上,一张被子隆起,看来下面是有人躺着了!

    他也没有看是谁,马上一个虎扑跳上了大床之上!

    可是当他扯开被子之时却忽然发现被子下面竟然是一团厚厚的枕头!

    “咯咯,采花贼中计了!”

    一个清脆的嗓音从房间的一角响了起来,接着一个曼妙的身影依稀子扑上了楚惊云的身上!

    “抓到你了!混蛋!色狼!你闯进我娘亲的房间想要干什么!”

    平怡方骑在了楚惊云的腰肢之上,双手竟然开始拉扯着他的衣服!

    楚惊云可没有理会身上的美少妇,目光却投向了远处站着不知所措的陆雅菲!

    “你干什么!想要我么?”

    楚惊云双手环住了身上的这一个脱着自己衣服的美少妇腰肢,笑道:“这样夫君我可是要惩罚你的!”

    “哼!就许你我们母女!我现在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平怡方的脸蛋霎时间变得通红起来!她的双手更是颤抖着,但却还是在楚惊云的配合之下将他身上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

    “咯咯!你这个臭男人!就这么不老实!”

    平怡方娇羞无限地抓住小惊云,直觉的手掌之间传来了阵阵灼热之感!

    “别那么用力啊!”

    楚惊云倒抽了一个凉气,“弄坏了你们母女以后可就得守活寡了!还有其他千千万万的女人也会怨恨你一辈子的!”

    楚惊云调笑道,可是他的双手却没有闲着,“脱衣神功”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的他马上开始对着身上骑着的这一个美少妇反攻!

    “啊!别!不是我要对付你啦!”

    平怡方的腰带被楚惊云拉车了下来,那一件外衣顿时敞开,露出了内里那粉色的肚兜!

    肚兜包裹着的那双高高耸立着的峰峦此时看起来鼓鼓胀胀的,随着平怡方身体的扭动而上下左右地摇晃起来,似乎想要将这一块薄薄的布片都撑破似的!

    “娘亲救命啊!”

    平怡方将男人谈到自己胸前的色手给抓住,连忙对着身后的母亲求饶!“娘,你快过来啊!女儿就要被这个坏男人凌辱了!”

    “臭丫头,连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真是不要脸!”

    听着女儿的话,美妇顿时变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可是看着被女儿骑在身下的男人,她心中却又不争气的加速了跳动!

    她想起了在之前女儿跟自己说过的话:“娘,幸福可是要自己争取的哦!反正,那个混蛋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女人的!你也不想看到女儿被他的其他女人起欺负吧?而且,我听他说,那个混蛋早已经收了一对母女啦!”

    想到这里,再想到自己失身给楚惊云的那一个夜晚,陆雅菲顿时变得娇羞起来!自己真的要跟女儿共享一个男人么?这样可以吗?

    可是,她想到东方夫人跟东方雨婷这一对母女,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挣扎,只是,女人的娇羞矜持让她拉不下脸来!而且她还说过自己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而现在要自己取悦这个男人,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这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涩!而且,母女共夫的这一种禁忌让她变得兴奋起来!

    一丝丝莫名的兴奋感让她的娇躯也变得酥麻灼热起来,就好像心底深处被什么东西在撕咬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