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7】为母解毒
    “嗯?这是什么味道?”

    当林远从迷倒的另一头走回来之时却发现这里好像弥漫着一种很怪异的味道!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有那种淡淡的香味!

    “好像,在哪里闻到过这种味道?”

    他自然自语的说道,可是自然的风儿却将这种香味一下子吹散!“是幻觉么?”

    林远摇了摇头,浑然不知到就在这里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而现在,他却是满心欢喜!只要帮助了二皇子夺得皇位,那么自己就平步青云了!到时候什么楚惊云,什么魔教还不是要被自己踩在脚下!

    “嘿嘿,你们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林远心中暗暗想道,他现在已经幻想起自己位高权重的一天了!虽然他现在也是大权在手,但是……

    “哼!二皇子这贱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林远心中的竟然开始咒骂起龙天来!“你的皇位……我一定会抢到手的!”

    正当林远在幻想着自己以后穿上龙袍,坐上龙椅,高高在上的时候,原本只有他能够进的房间之中,原本属于他的房间之中却迎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而他的妻子却被男人横抱在怀中,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床榻!

    “你这混蛋!你会害死我的!”

    香兰夫人此时脸蛋滚烫绯红,双手不断捶打着这一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直到楚惊云将她放在了地上,浑身无力的她马上变软倒在男人的怀中!

    “怎么会呢!你会很幸福的,不是么?”

    楚惊云双臂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

    “你、你干什么啊!”

    香兰夫人娇羞无限地回头瞪着他,可是身体却被他向前一推,双手不得不撑在床上!这样一来她的粉臀便向后翘起,对着楚惊云摇晃着!

    “啊!”

    楚惊云大手在她的之上用力拍打了一下,接着竟然开始解起了她的腰带,将她的罗裳一件件地解下来!

    “别、别这样……好还羞人哦!”

    香兰夫人脸上变得更加红晕了!此时她上身向前弯曲,双手撑在了床上,浑圆白皙的玉臀向后敲了起来!而男人则是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真是混蛋!我恨死你啦!”

    感受到双腿之间的异样,香兰夫人浑身一抖,羞涩得马上埋首在被子之中,可是却丝毫没有要反抗的念头,芳心急跳,脸红耳赤的她又一次迎来了这一个男人的进入!

    可是这时,香兰夫人竟然毫无征兆地一口咬在楚惊云的肩膀上!

    无奈之下,楚惊云轻轻从她的身体内退出巨龙,而后突然发力,整一条巨龙竟然全部没入了香兰夫人的身体出。ъǎЙzhu#○零壹嚸cοΜ

    “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香兰夫人痛哼一声,可是随后边手脚并用,不断地在楚惊云的身上拍打着。“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

    楚惊云低吼一声,双手各自抓住她的手腕按在草地上,而在本能上,香兰夫人的双腿却只能缠绕着楚惊云的虎腰。

    楚惊云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抽动起来,不是轻抽慢插,而是大起大落的轰击着身下的美艳!

    势大力沉,势如破竹!

    每一次冲击都让她的身体崩紧了一点,她闭着眼睛别过头去,可是沉重的鼻息以及她的小嘴之中间或发出来的娇吟却把她现在的状态表现得一清二楚。

    楚惊云深入撞击,她则是娥眉颦蹙,楚惊云退了出来,她的娥眉也跟着舒展起来。

    最后,楚惊云索性放开她的双手改为抓住她的香肩,势不可挡的全力冲刺起来。

    香兰夫人的一双玉手无力地推着楚惊云的胸膛,两条玉腿也紧紧的夹住他的虎腰,嘴里发出屈服而低声的哀求:“啊……轻一点……求求你……轻一点好吗……”

    林远自从好些年以前便跟自己的妻子分房睡了!虽然他真的很爱这一个妻子,不过失去了男性功能的他根本就不敢碰妻子一根头发!但是,他却一直都在寻找着可以医治好自己的大夫,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展雄风!

    很可悲的是,他却不会等到这一天了!而且,他的妻子此时正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任由另一个男人冲刺蹂躏!

    而在楚惊云的客栈之中此时却迎来了三名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

    “娘,他到底在不在这里啊?”

    东方雨婷抱着自己母亲的手臂,一脸担心地说道:“宁姨被抓走的事情一定要先告诉他啊!”

    “嗯,娘知道!”

    成熟美艳的东方夫人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秀发,自责的说道:“都怪娘不小心,才让那些人有机可乘!娘对不起他!”

    “夫人,小姐,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

    丫鬟香儿看着这一对抱在一起的母女,心中充满酸楚!“少爷他一定会将宁夫人救出来的!你们……也累了,不如先去睡一觉怎么样,不然少爷回来了见到你们这样憔悴,他会心痛的!就由香儿守在这里等少爷回来吧!”

    东方夫人跟自己的女儿对视一眼,随即说道:“那好吧,香儿就暂时辛苦你了!”

    此时的宋玉瑶已经十分疲惫了,这么半个月的赶路实在累坏她了,几乎没有安稳地睡过一天!

    而且,等楚惊云回来,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话,她也打算要跟着一起前往营救的!只是,想到香儿也并不比自己好到什么地方,她又有点担心。

    “你们还是先去休息吧!”

    而这时候,两个女人从外面走了过来!

    一大一小的美人!

    同样曼妙的身材,同样美艳的月容,那不同的气质在这两个女人的身上得到了体现!而且,她们的容貌有着七八分相似!

    真是一对美艳的母女花!

    而这一对母女,正是跟随楚惊云回来的陆玉雅跟平怡方!

    “你们是……”

    东方夫人心中一凛,这一个后院只有楚惊云还有他的女人能够进来!而现在,这对母女出现在眼前,这说明了什么?

    “你们也是……他的女人?”

    东方夫人有点酸溜溜的问道。

    “我才不是那个臭小子的女人呢!只是,他是我的女婿,仅此而已!”

    美妇陆雅菲解释道,可是这话在东方夫人听来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楚惊云不也是她的女婿么?

    而现在呢?却已经成为了她们母女二人的共同男人了!恐怕,眼前的这对母女花也是了!那个混蛋,才不见一个月就找了两个女人了!哼,而且还是一对母女!

    不过,想到自己以后有着同样身份的姐妹,宋玉瑶却变得有点放松起来!毕竟,对于自己的身份她虽然一直没有说,但是却很介意的!而现在有了相同身份的姐妹就不那么害怕了!

    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金鸡鸣辰。楚惊云意气风发地从将军府走了出来,向着自己的客栈走去!他心中却在回味着昨天晚上跟香兰夫人激情缠绵的一幕幕!

    “得找一个机会将林远给做了才行!”

    楚惊云心中十分邪恶地想着,将他的妻子女儿都给抢过来!既然他想要害自己,那么就要做好了被自己报复的准备!

    只是,原本心中欢喜非常的楚惊云在意回到客栈之时却笑不出来了!

    在陆玉雅跟平怡方这对母女的话中,楚惊云也知道了个大概!

    “该死的混蛋!”

    楚惊云心中怒火高涨,自己的母亲竟然被人抓走了!而自己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你先冷静一点嘛!”

    平怡方看着自己的情郎气得一脸铁青,连忙走到他的身边抱住他的手臂,道:“先冷静下来想想办法吧,你这样也于事无补啊!”

    楚惊云连忙坐了一个深呼吸,“嗯,要冷静!”

    “哼,臭男人就是这样!”

    看着楚惊云拥着自己的女儿,陆玉雅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酸酸的感觉!

    楚惊云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这一个成熟美艳的俏妇,见她神色有点不悦,情场老手的他一下子便知道了问题所在!他对着怀中的美少妇眨了眨眼睛,打了一个眼色!

    平怡方心领神会地白了他一眼!可是想到自己母亲以后的幸福,她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男人的怀抱!

    楚惊云走到了陆玉雅的面前,但是却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不得不说,陆玉雅虽然是平怡方的母亲,但是却丝毫不像是一个年过而立之年的妇人,反而更像是她的姐姐!俏脸光洁白皙,五官精致,透着棱角分明的柔美线条,乌黑而亮泽的眼眸犹如点点繁星,泛着迷人的光彩。那弯如新月的娥眉,高挺的玲珑的琼鼻,性感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主人的高贵与优雅,成熟与稳重,却又同时具备着端庄秀丽的气质!

    “你、你看什么!”

    男人的目光让她感到了浑身不自在,就好像自己在他的密切乃去呢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陆雅菲甚至情不自禁地响起了那一个被他压在身下,蹂躏征服的晚上!那一个跟自己的女儿共同承受着他冲刺撞击的晚上!

    “对不起!”

    “什、什么对不起!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雅菲的心跳忽然剧烈地加速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她有点不自在的转过身去,留给了他一个姣美的背影!

    那一身的白色的罗裳完全将她那成熟的玲珑身段展现出来,丝毫不输于她的女儿!修长雪白的美腿健美迷人,肌肤白皙如牛奶一般,美臀婀娜,腰肢纤细如柳,盈仅堪一握。上衣之中被她胸前的两座高耸挺拔的雪峰撑得鼓鼓的,实在诱惑男人的心!

    “你知道的,那天……我……真的很对不起!但是,相信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补偿给你的!”

    “补偿?”

    美妇人的声音忽然尖锐起来,她转过身双手有点愤恨地握紧拳头,“你这个恶魔!你不是人!侵犯了我,又来祸害我的女儿!现在还说给我幸福!”

    “娘!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平怡方的脸上羞红一片,她跺了跺脚,娇嗔道:“人家不跟你们说了!我回房间去了!”

    聪慧的美少妇知道此时自己的母亲还有点放不开,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让母亲跟自己的情郎他们两人独处!

    “你在吃醋!”

    楚惊云一脸笑意地看着眼前的俏妇,道:“是不是?你一定是在吃醋?”

    说着就要伸手将她拥进怀中!

    可是陆雅菲却连忙推开他,双手叉腰,怒道:“你别胡说!你夺去了我的清白,这一个仇虽然因为你成了我的女婿而被我刻意压制下来,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

    美人那不经意的动作当真是诱人之极!因为她的上身微微前倾,却更加突出了胸部的丰盈,似乎将要裂衣而出一般沉甸甸的,隐隐散发着阵阵乳香。而且,或许是想到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她竟然不可抑制地留下了丝丝泪水!

    “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

    楚惊云不顾她的看对,一把将她拉到了怀中!

    “你、你放开我!我可是方儿的母亲!”

    陆玉雅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心中充满着悲伤,道:“你是她的男人,我们之间就算了!但是如果你胆敢辜负她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还对着楚惊云挥了挥可爱的小拳头,然后嘟着性感可爱的小嘴,对着楚惊云重重地捶打了几拳然后马上便将他推开!

    “以后……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可是方儿的母亲,你记住了!”

    陆玉雅好像是在告诉自己,也好像是在告诉这一个男人!

    说罢,她转身便想要离开!可是楚惊云却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不由分说便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让她再次跌入自己的怀抱之中!

    “你干什么!楚惊云,快点放开——”

    原本还想着要斥责他的美妇却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小嘴竟然被楚惊云出其不意地狠狠吻住了!

    “唔——”

    陆玉雅直觉的大脑一阵冲击,一时之间竟然空白一片!可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被他入侵到自己的檀口之中了,丁香小舌被动地缠绕着,口中的甘美香津被他吮吸着。

    “嗯……”

    被男人紧紧搂抱着,被他重重的吻住,这一个成熟美妇琼瑶小鼻之间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声的闷哼来责怪他,脑袋左右摇摆企图摆脱男人的强吻!

    可是她的脸蛋却被楚惊云的双手紧紧地抱住而动弹不得。一双粉拳虽然毫无用处,但还是不停地挥落在楚惊云的肩膀之上,被他压着的成熟娇躯更是扭动不已,成熟曼妙的身体在他的怀中不断地扭动着,但是不但没有正退出来反而加重了两人之间的摩擦!

    她很想要反抗!推开这一个男人,然后狠狠地扇他一巴掌!不过随着男人呢那狂野的亲吻动作而引发自己体内的欲火!道道酥麻的电流不断地轰击着她的心房!

    最后,陆雅菲反抗的动作渐渐地低缓下来,最后那双手臂竟然情不自禁地环住了楚惊云的脖子,整个婀娜玲珑的身体酥软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使得胸前那傲挺丰满的双乳被两人紧贴的身体挤压在一起,变得扁扁的!

    直到怀中的美妇有点呼吸困难,楚惊云这才将她放开!陆雅菲那娇嫩的唇片之上顿时残留下了自己的牙印!

    “不要再逃避了!好么?你是我的女人!方儿也是我的女人!你们都逃不掉的!”

    楚惊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

    “混蛋!你、你让我自己想一下!”

    陆雅菲轻轻地推开了楚惊云,转过身去,道:“你……真是魔鬼!不折不扣的魔鬼!我……看来真的要死在你的手上了!”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这一个成熟的俏妇竟然红着脸蛋夺门而出!

    看来,让她们母女成为姐妹的日子不远了!

    楚惊云邪恶地想到!

    而就在他准备派人出去打探一下自己母亲的消息之时,二皇子却命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擦!该死的二皇子!原来是你!”

    楚惊云一脸愤恨地将信撕得粉碎!

    燕王府,此时内外都被二皇子龙天派了重兵把守着!

    只是,这一点对于楚惊云来说却只是一纸般的压力!

    “让龙天滚出来!”

    楚惊云孤身一人走到了燕王府之前,对着门外的守卫冷言道。

    “大胆!皇子殿下的名讳岂是你等贱民所叫!”

    其中一个侍卫马上将剑拔了出来准备将这一个人拿下!

    可是,他的眼前忽然闪过了一道黑色的身影,接着,自己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身体好像不受控制地倒下!

    “死!”

    楚惊云一击得手,手中灌注了内力的软剑变得锋利无比,他冲向了这些侍卫之中,那速度十分的诡异!那些侍卫只是见到一道身影在眼前闪过,然后便倒在了血泊之中了!

    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十多名的侍卫竟然无一生还!

    楚惊云一下子将大门踢开,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而此时,那些侍卫早已经从里面涌上来了!他们将楚惊云包围得密密麻麻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

    “啪、啪!”

    这时,两个掌声响了起来!一名穿着极其华丽的年轻人在多名侍卫的保护之下走了出来!

    “不愧是先天高手,恐怕本王的这一点侍卫还真是拦不住你呢!”

    龙天一脸笑意,“你们都退下吧!楚公子,请到内里一聚,如何?”

    “废话少华,我娘亲到底在什么地方,你最好别让她少一根头发,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楚惊云没有马上冲上前去!因为眼前的这一个男人给他的感觉比较阴冷,一看便知道是一个阴险奸诈之人!他没有任何防备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恐怕是有恃无恐!

    “呵呵,楚公子此言差矣,令母只是暂时到我王府作客,原本我还打算到了晚上再请你过来的。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早就来了!这边请吧!”

    “哼!”

    楚惊云见他竟然丝毫不理睬自己便向着内殿走去!他也跟了上去,不过却是留了一个心眼!

    而在大殿之中,一名穿着淡蓝色罗裳的美妇人此时正在两个侍女的左右服侍之下坐在了一张偌大的椅子之中!可是她的神情却是无比的担心!

    这时,大殿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美妇抬头望去,却将人群之中,那一个高高挺拔的身影!

    “云儿!”

    美妇人惊呼一声,马上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

    “娘!”

    楚惊云见自己的母亲平安无事,心中大定!只是,这个二皇子就这样放人了?怎么也不太可能吧?

    不过楚惊云可管不了这么多!他脚步一跃,迅捷的身法玲珑飘逸,身影一闪便来到了美妇的眼前!

    “云儿!”

    宁楚涵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扑进了他的怀中!“你、你怎么来了啊!这是他的一个陷阱!你、你快逃吧!”

    “放心吧!这些人我还不放在眼内!”

    楚惊云双臂收紧,拥着怀中的美妇,目光却仿佛猎鹰般盯着眼前的二皇子,冷声道:“说出你的目的!”

    “楚公子当真是快人快语啊!”

    龙天挥退了所有的下人,自己却丝毫不惧怕楚惊云这一个先天高手!他坐到了主座之上,道:“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楚惊云,既然已经跟你这样说明了,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令母可是吃了一种十分珍贵的宝品呢!啧啧,那东西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说它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闻言,楚惊云心中一凛,手掌抵在母亲的背上连忙运气内力在她的身体游走!可是却忽然遭到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抵抗,他的内力竟然无法继续输入!

    “娘,你先站到一边去!”

    楚惊云做了一个深呼吸,将怀中的美妇放了下来挡在身后。

    “二皇子是么?那么……你这是找死的!”

    楚惊云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已经窜到了龙天的面前,一手捏住了她的脖子将他整一个人提了起来!

    “到了地狱之后,你还是学会重新做人吧!得罪了我楚惊云,你别想着有活路!”

    “唔……”

    被楚惊云用力掐住了脖子,武功远远不如他的二皇子顿时有点窒息!不过,他却狞笑道:“楚惊云,你如果就这样杀了我的话,你的母亲也一定活不过一个月!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没有防备你会忽然想杀我的冲动么?”

    “切!”

    楚惊云愤愤地放开手,可是脸上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这个家伙竟然伤害自己的母亲,还想要威胁自己!对这一种敌人,楚惊云从来是不手软的!

    “说出你条件!”

    “咳咳……”

    二皇子贪婪地呼了一口气,脸上这才变得正常起来,刚才,楚惊云身上释放出的杀气让他感到了害怕!不过,想到自己既要讲这么一个年轻的先天高手掌握在手中,他又变得兴奋起来!

    “给!”

    从怀中带出了一颗黑色的丹药,二皇子道:“吃了它!不然你就别想着可以救活你的母亲!”

    楚惊云的目光在他的手中扫视一眼,也没有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便抓起了药丸!

    “不要!”

    宁楚涵连忙想要阻止,可是楚惊云却将药丸一下子放到了口中,咀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了!

    “哈哈!好!好!实在太好了!”

    二皇子见打破楚惊云吞下了药丸,顿时变得疯狂起来:“听好了,楚惊云,你刚才吃下的可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剧毒,还有你母亲也一样!这一种毒药每一个月发作一次,如果没有解药的话,那边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全身腐烂而死!而且,这种毒药可是无药可解的!哈哈!我的目的很简单,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二皇子从怀中又拿出了两个白色的药丸,“这是一个月的解药,你们先服下,等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派人找你的!”

    楚惊云神色一愣,双眼之中的凶光在二皇子的身上扫视一下,心中暗道:你丫的死定了!

    可过他却二话不说便退到了母亲的身边,“娘,咱们先离开这里!”

    说着却不管宁楚涵的话便弯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诡异的身法迅速施展!

    “你……你不应该吃下那东西的!”

    被楚惊云抱在怀中可是宁楚涵却感到了一阵哀伤!

    “你放心吧,我哪里有那么容易中计!”

    楚惊云一边抱着美妇在屋顶之上跳跃,口中却忽然突出了一口黑色的口水!

    “这……”

    宁楚涵为了稳定自己的身体,双臂不得不抱住了楚惊云的脖子。

    “就是刚才的毒药!我可没有那么傻呢!”

    楚惊云抱着她很快便落到了自己的这间客栈内院之中!“我先帮你解毒再说!”

    “可是,那个二皇子不是说了,这一种毒要无药可解么?”

    宁楚涵被楚惊云横抱在身边,脸上有点愧疚的说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被他们抓到的话,也不会让你为难了!”

    “你这是什么话!”

    楚惊云柔声道,“现在什么话也不要说,我先帮你试试能不能运功将毒药逼出来!”

    他抱着宁楚涵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将她放了下来!

    “那……那要怎么做?”

    楚惊云顿时一愣,脸上有点不自然起来:“这……这个……你先盘膝坐在床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