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6】偷人妻子
    在京城的燕王府之中,一名年约二十岁的青年此时正焦急的等待着!他在大殿之上来回的走动,脸上有点担忧,但更多的是一种狠毒!

    燕王——当今天朝的二皇子,太子龙浩的亲弟弟龙天!

    “报!”

    这个时候,手下却忽然走了进来,一脸的喜色!

    “快!到底怎么样了?”

    二皇子连忙问道!

    “启禀殿下,属下幸不辱命!”

    这一个手下恭恭敬敬地跪在了龙天的面前,“只是……我们……”

    “只是什么!你倒是一口气说出来啊!”

    “是……是这样子的!我们已经顺利抓到了楚惊云的亲生母亲,现在正有一个守卫安置在京城的一座别院之中!不过,却让东方夫人宋玉瑶跟她的女儿东方雨婷还有她的丫鬟逃走了!”

    “这个倒没有多大的关系!”

    二皇子笑道:“只要抓住了楚惊云的生母就好!你命人下去,一定给我好好对待她!不要让人伤害那个女人一根头发哦,她可是我控制楚惊云的关键所在!还有,替我修书一封,送到楚惊云所在的客栈,就说他的母亲正在我燕王府作客,让他明天晚上单身过来赴宴!”

    “属下领命!”

    “嗯,下去吧!”

    二皇子挥了挥手,心中却欢喜不已!自从知道楚惊云是一个先天高手之后他一直处心积累地想要拉拢他!只是,楚惊云的性格却不会那么容易屈服,所以,二皇子才会想到这一个办法!

    所以他无时无刻都在派人监视着楚惊云所在的客栈,直到楚惊云离开京城,东方夫人又带着楚惊云的母亲想要回苏州去!看准了这么一个机会,二皇子自然不能够错过!

    “哈哈哈哈,我的皇兄,现在看你还怎么跟我斗!我有白玉剑圣秦天相助,现在又有楚惊云在!”

    原来,当初二皇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说服了秦天进京帮助自己!而这一件事却被自己的皇兄发现了!于是便有了当初楚惊云他们被袭击的事情发生!那是太子命人试图在白玉剑圣秦天进京之前将他杀死!

    二皇子走进了只有自己心腹才知道的密室之中。BαΝΖΗú~零0一~COM他点燃了油灯,一下子将整一个密室照亮!这里的房间很多,但是,最里面的一个却是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热可以进来的密房!

    偌大的空间,却只有中间挂着一幅画!

    画中,是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但见那一个女人穿着金黄色的凤袍那婀娜曼妙的身躯都被包裹其中,但是玲珑浮凸的曲线却更加凸显!

    高挑的身材纤浓合度,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微微隆起的玉臀,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还有胸前那双高高耸起的傲挺酥胸!

    这一魔鬼般的身材让所有男人见到都会垂涎三尺!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个穿着凤袍的女人头戴着凤冠,脸上精致的五官糅合得天衣无缝!眉如远处春山,凤眸水灵暗含风韵,小巧的瑶鼻高高挺起,性感的红唇朱缨一点!

    实在是美得不可思议!即使没有见到她的真人也能够感觉到画中仙子所蕴含着的一身高高在上的雍容典雅的气质!

    “母后……儿臣很快就能够将江山掌握在手中了!哈哈哈!”

    如果楚惊云在长的话,那么他一定可以认出画中之人!那边是他三次调戏过的美艳皇后张诗芸!

    “到时候,儿臣就可以完完全全拥有您了!我的母后!哈哈,您知道吗?儿臣已经偷偷迷恋上您很久很久了!凭什么父皇就可以完全拥有您!我……一定要将您从父皇的手中抢过来!我要让您成为儿臣的女人!我让让您成为儿臣的皇后!哈哈!”

    不得不说,这一个二皇子龙天是一个胆大包天的逆子!他竟然想要杀害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想要占有自己的母亲!

    真是应该天打雷劈啊!

    只是,原本他的计划已经十分妥当了!京城之中被他掌握了的兵马也不少!

    不过,他却在这一个十分紧要的关头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惹到了一个不应该招惹的人!招惹楚惊云将会是他一生之中做得最错误的事情!而且,他原本很有可能坐上皇位的辉煌人生也会因此而葬送在楚惊云的手中!

    甚至,他偷偷暗恋着的母亲也会……

    自然的风儿在天地之间轻轻地吹拂着!一下子吹到了楚惊云所在的这一个地方之中!而此时,他正用抱着香兰夫人这一个成熟而美艳的少妇藏到了湖中!

    香兰夫人现在已经全身无力了只能屈辱地任由楚惊云凌辱。她的成熟娇躯被他紧紧地拥在怀里,一双丰挺饱满的雪峰完全挤压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

    而又因为他们身在水中的缘故,无力呼吸的她只能本能地吻住楚惊云,以求在他的口中获得延续生命的氧气!

    此时楚惊云可就乐翻天了!他的身体压在香兰夫人的成熟胴体之上,潜龙真劲运转着不让他们的身体往上浮。

    而他的双手则是放在香兰夫人的丰臀之上细细把玩揉捏,并用力压向自己的身下的火热之处!

    至于嘴巴上,楚惊云他并没有采取主动,而是任由香兰夫人在吻着自己。当香兰夫人差不多缺氧的时候他又适时过渡一些空气给她。

    这样就好象是香兰夫人在疯狂地吻着他一般!

    最后,楚惊云体内的欲火却是越来越炽热了。他的一双魔爪已经从丰臀处收了回来,从香兰夫人的大腿曲线一直抚摩而上,最后双双抓住了一只丰满却又充满着弹性的玉兔,用力揉捏着,可还是觉得有点不满足,还推开了她那肚兜的束缚,没有任何阻隔的攀上了两座充满活力的雪峰,食指与拇指捏住双峰之上的敏感花蕾。

    “唔……唔……”

    香兰夫人轻轻地摇摆着螓首,但是她的嘴唇却始终都是紧密贴着楚惊云的嘴上。

    趁着她呼叫的机会,楚惊云果断的挥军直入,突破了她的牙关,温热的大舌头缠绕上了她檀口之中的丁香小舌,在她的小嘴中翻滚着,甚至还引导着她的小舌伸到自己的嘴巴中,贪婪的撕咬吮吸着原本只属于她的仙露琼浆!

    不知不觉之间,楚惊云开始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欲火了,他的双手越来越放肆,最后,竟然慢慢地将香兰夫人的腰带解了开来,一只手搂住她的柳腰以固定她扭动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是将她的外衣脱了下来!

    虽然感觉到楚惊云的动作,可是香兰夫人此时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她现在已经全身无力了,现在又在水里,没有氧气呼吸的她根本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光是自己竟然不知廉耻地亲吻着这个侵犯自己的魔鬼这一点就组够让她羞愧得无地自容了。

    在将两人的衣服都完全退下来后,楚惊云的的魔爪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探索着,侵略她的每一寸肌肤!紧紧贴在一起的一对男女皆是欲火焚身!楚惊云是因为怀里抱着这么一个大美人而心动。

    而香兰夫人那久未享受鱼水之欢的更是已经被催发!

    无力又无助的香兰夫人本想反抗,但是她的身体却是酥软无力,而且来自于男性的刺激感在瞬间吞没了她的理智!

    楚惊云的舌头开始占据了主动地位,恣意横扫着她的贝齿,她的牙床,甚至是她的丁香小舌都被他纠缠着。

    一个多年未曾被雨露滋润过的深闺美妇人,遇到这突然而美妙的强烈触电般的刺激,香兰夫人几乎忘记了挣扎与反抗,只是抱着她身上男人的双臂越来越紧,几乎要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融入到对方体内似的。

    这时,楚惊云却再也不能够阻止自己心底那兽欲的爆发了!潜龙真劲再次急剧转动,楚惊云的身体压着香兰夫人慢慢的沉到了湖底。

    湖底之下是一层软软的泥沙。

    楚惊云将香兰夫人紧紧的压在身下,双腿硬是挤开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火热的巨龙因为他们身体的扭动时不时地摩擦着神秘的仙境之门,那一道道的电流轰击得香兰夫人只知道紧紧地抱住楚惊云,仿佛将他视为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

    下一刻,巨龙开始了艰巨的任务!水底作业!随着楚惊云的向前,巨龙慢慢地挤开了圣道两边的岩壁,一路开山劈石,直到前面无路可进为止!

    “唔……唔……”

    香兰夫人螓首摇晃,可是她对楚惊云的入侵却毫无办法。

    看着这个成熟美人,楚惊云不由得更加兴奋,他清楚地感觉香兰夫人的源源不断的湿润着自己的巨龙它们在欢迎着这个巨大火热的入侵之物。

    “……”

    香兰夫人挣脱了楚惊云的嘴唇,在水中娇呼着。可是却又被楚惊云重新吻住。他紧紧的握住香兰夫人的腰肢,开始了激烈的着,本能地高高的翘起自己的,手紧紧的抱着身上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眼睛绝望的闭上。

    楚惊云将巨龙尽根刺入,用力几下后,狠狠转动着,然后又开始了剧烈的碰撞,将丰满的女人撞击得头首摇摆,玉体颤抖。高频率的抽动让他们逐渐沉浸在男女欢爱的之中。

    楚惊云一边感受着巨龙在身下这个成熟美人的圣道里翻江倒海的强烈快感,又一边欣赏着云鬓散乱、面红耳赤、闭目轻哼的香兰夫人的荡媚态。

    “唔……”

    香兰夫人不可抑制仰起螓首,一双玉手死死地抓住了楚惊云的手臂,她的樱桃小嘴依然保持着与楚惊云接吻的姿势。只是,在水中,她的泪水谁也看不见,包括她自己。

    虽然有河水的湿润,却也增加了阻力,楚惊云虽然运功到极至了,可还是没有在岸上之时那么得心应手。不过,这样他虽然不能提高速度,却加大了力度!他的每一次都是深深地刺入!

    “唔……”

    香兰夫人的身体在楚惊云的抽动之下就象要燃烧起来一般灼热无比,瞬间的感官冲击令她的身体产生了一阵阵的痉挛,脸上泛起热滚滚的微红,强烈的快感让她有如腾云驾雾一般。

    楚惊云一边进出着香兰夫人的身体,一边抱住她热烈的狂吻着,津津有味地吸吮着怀中美妇人的性感柔舌。随着楚惊云的动作,香兰夫人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那凌散的长发在水中轻轻地飘荡着,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兔则是在一荡一荡的,泛出一朵朵浪花。

    她的喉咙深出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的娇喘。一双娇羞却又暗含怒火的媚眼妙如繁星,春水荡漾,樱桃小嘴像熟透的水密桃般性感迷人,吐气如兰,荡漾着迷人的芳香,让人想咬上一口。

    雪白的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成熟春魅力,正在配合着楚惊云的冲刺而荡漾着的一双娇嫩雪白而又富有弹性,看上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花,在水中抖动不已。

    楚惊云从她的表情上就知道她已经无力反抗了,便开始了猛烈的袭击,大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亲吻着,一手捏着涨满的嫣红花蕾,不停地捏动着,下边的巨龙更是用力地快速抽动着,越来越猛且越插越快。

    渐渐地,香兰夫人的身体已经不再那么僵硬了,她开始微微身体来迎合着。

    越来越快的节奏突然在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两人的一声闷哼之后停止了下来。

    体内的氧气不多了,楚惊云的双手从香兰夫人的腋下双穿过,以老树盘根式将她抱着站了起来。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楚惊云感到了一阵身心舒畅!

    可是,香兰夫人却在轻轻的抽泣着。她的双手无力地推拒着他的胸膛,成熟美艳的俏脸上那之后的红晕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失身的痛苦。

    对与湖底之下的所发生的这一切,美妇的丈夫此时却浑然未觉!他悄悄地来到了假山之中,寻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暗格按了下去,假山中间原本狭窄的的空间竟然升起了一条长长地阶梯,直通往湖底之下!

    接着,林远便拿起了火折子点绕墙壁之上的火把,向着里面走去!

    林远他心中忽然有一种沉闷的感觉!就好像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过去一般!

    “奇怪,怎么忽然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只是,在外面人工湖下面,自己的妻子已经失去了贞洁,被男人深深的进入!

    而他这一个作为丈夫的男人却什么也不知道!他一只往里面走去!在走到了一处地方,他又忽然按响了一个机关!

    直到这一条长长的通道尽头闪过了一丝亮光之时,他才继续往前走去!

    外面,小湖中央忽然当起了一波波的浪花,忽地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触动着!

    好半晌,原本泛起阵阵波浪的湖面之中却慢慢地浮现出一个人影!

    这一个人骇然就是楚惊云!而在他的怀抱之中赤身裸体的美妇人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了!此时她被男人横抱在身前,身上只罩着自己那湿漉漉的衣服!

    可是,她的心却无比的沉重!那种强烈的失身痛楚让她感到了绝望!自己竟然在乎地被这一个男人找有了!

    彻底地占有了!

    这让她身为人母还怎么样活下去?

    可是,现在她的身体却依然在微微抽搐着!刚才,男人的款爷动作造成的痉挛感依然存在,强烈的电流阵阵地冲击着她的心房!

    男人强壮的身体已经印入了她的芳心之中!而自己的身体也留下了他的烙印!

    无论如何,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是的,自己不贞,自己失身给丈夫以外的男人了!

    “先穿好衣服吧!”

    楚惊云看着她那空洞的眼眸,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愧疚!他运起了潜龙真劲将两人身上的水给蒸发掉!

    温柔地将怀中的赤裸美妇放了下来,自己动手穿好衣服!可是却见一丝不挂的香兰夫人抓紧了自己跌衣服,蹲了下来痛苦的抽泣着:“呜呜……你、你这个恶魔!你毁了我的一生!呜呜……”

    “哎……”

    楚惊云蹲在了她的面前,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但是,刚刚……你也感到了身为女人的幸福,不是么?别欺骗自己了!刚才你比我还要主动!难道你敢说自己不想么?”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我不要你碰我!”

    香兰夫人连忙用力推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她也顾不得自己身上不挂寸缕,站了起来转身就想要逃跑!

    可是,这个假山之中的空间确实如此窄小,只有里面的一条通道!慌忙之下的美妇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逃了进去!

    “等等!”

    楚惊云马上追了进去,她的丈夫可是在里面呢!要是让林远发现了还真是有点麻烦!

    里面光线比较暗,但是却依然可以看得到。此时的香兰夫人就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之中慌忙穿上衣服!可是她的身体却依然残留着刚刚男人将自己带上了欢爱的刺激!

    她那多年来没有受到男人滋润的身体变得十分敏感起来,双腿之间还是火辣辣的痛,就好像处子破身一般!

    “你这样何苦呢?”

    楚惊云向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去!

    “你、你不要过来!你这个恶魔!”

    香兰夫人退到了墙角上,可是已经退无可退了!现在的她就好像一只饿狼前面的猎物般,看着楚惊云慢慢走来!

    他每走一步所发出的声音都恍若重锤般撞击在她的心房之上!

    “刚刚我——”

    “快别说了!我不要听!”

    香兰夫人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猛摇着螓首,一脸痛苦!

    “好吧!”

    楚惊云走到了他的面前,柔声道:“可是,你认为自己以前过得快乐么?那你再想想刚才,你快乐吗?你满足吗?”

    “你混蛋!”

    香兰夫人挥起了拳头砸向了眼前这一个夺去了自己清白,让自己背叛丈夫的男人身上!

    可是楚惊云却将她的手腕抓住,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唔……”

    四唇相接之时,他们的身体仿佛都产生了一股电流,侵袭了楚惊云,也侵袭了香兰夫人。那种电流很奇怪,似酥如麻,恍若醉酒一般乏力却又让他们渐渐地沉浸于其中。原本久旷的身体在经过了男人的一度滋润之下已经变得燥热敏感了!现在更是被他深深地吻住,香兰夫人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开始迷恋上这一种偷情的刺激!

    被男人深深地吻住,香兰夫人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晃忽之中受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着她的行动,让她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只知道本能地迎合着,她一双雪白的藕臂环住了楚惊云的颈项,编贝皓齿微微轻启,好让在自己牙关之外徘徊的大舌头得以顺利进入自己的檀口之中。

    “嗯……”

    她的气息逐渐沉重起来,喷到了男人的脸上,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加狂野!渐渐地,楚惊云亲吻的动作越来越狂热,他贪婪地吮吸着香兰夫人口中的芳香仙露,展转缠绵!

    而此时,楚惊云怀中的美妇她丈夫却从一个小小的出口来到了一件偌大的密室之中!

    “你怎么来了?”

    这一间密室原本就站着一个男人!正是二皇子龙天!

    “殿下,大事不好了!”

    林远连忙诉苦着,将自己被那一个中年人威逼的事情一一说出!

    “别担心!我已经找到了控制楚惊云的方法!”

    二皇子狞笑道:“到时候,我的皇兄必定死在我的手上!还有……躲在背后想要渔人得利的——魔教!放心好了,林远,你到时候一定是我天朝的功臣!高官厚禄我一定少补了你的!”

    在通道的进口位置。

    楚惊云轻吻着怀中忘记挣扎的美妇,他的双手情不自禁地伸到了她的粉背之后,解开了她那还没有系好的肚兜!

    顿时,一对羊脂白玉般的雪乳便跳着摇着颤抖着弹了出来!跃然于眼前!

    那跌荡有致的峰峦丰满而傲挺,观之白如霜雪,触之滑如凝脂!淡淡的粉色地带包裹着两颗漂亮的小花蕾,散发出的阵阵乳香薰得他心醉神迷!

    “楚……惊云……不行的!不要!”

    香兰夫人双手推拒着男人的身体,可是自己却已经好像再也无力反抗了!

    “别再逃避了,你已经喜欢上这一种感觉了不是吗?”

    艰难地咽下了口水,楚惊云轻轻地亲吻着她那玉致晶莹的耳垂,雪白却布满红晕的粉颈,裸露的削平玉肩,性感迷人的锁骨。最后,楚惊云的热吻停留在一双抖动不已的雪白,从山脚一路攀上,山腰,山顶,然后一口含住了娇艳殷红的花蕾!

    “不!我不要!”

    只是,面对着怀中女人的反抗,楚惊云再一次吻上了香兰夫人的小嘴儿之上,含住了两片性感的唇片,轻轻地吮吸着。

    真的迷乱了!理智在挣扎,可是身体却已经开始臣服了!香兰夫人浑身都颤抖起来!那一种自己从来就没有从丈夫身上享受过的快感如海潮般侵蚀着她的理智!

    酥麻酸痒,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而当男人的舌头冲入自己的檀口之中时,香兰夫人竟然很是温顺地张开了贝齿,任由外面的入侵者顺利而入,在自己的领地上一路攻城掠地,疯狂地抢夺着自己的津液!她的丁香小舌迎了上来,却并不是反抗,而是主动跟男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对与这一切,对于自己妻子向别的男人臣服,身为香兰夫人丈夫的林远此时正在跟二皇子商量着对策!

    “殿下,如果这如你所说的控制了楚惊云,那么太子就不是你的对手了!上一次,太子府被人夷为平地的事情,我也已经查清楚了!那是楚惊云干的!当时,太子抓了他的未婚妻!”

    林远的话让二皇子心中一楞,背脊隐隐发冷!自己的皇兄抓走了楚惊云的未婚妻就受到了这样的报复,那自己抓走了他的母亲,岂不是……

    不过,想想自己控制楚惊云的手段,二皇子又淡定起来!“好了,这件事情就先这样,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就在半个月之后,我一定要将所有的障碍全部除掉!”

    “是!微臣一定好好辅助皇上!”

    林远此时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就好像二皇子已经真的成为了天子一般!

    从原通道返回,林远此时心中也镇定了不少!有了二皇子的计划,那么自己也有了保障!

    “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楚惊云的耳力相当好,就在林远踏上通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

    “那……你放手!我的衣服!”

    香兰夫人满脸娇羞地推开他,心中对他是恨死了!可是此时自己偏偏变得那么羞涩!

    “我帮你穿吧!”

    楚惊云不顾她的反对,从她的手中抢过了那一件飘逸的罗裳,温柔细心的为她穿着起来!而香兰夫人却说不出一句反抗的话,竟然乖乖地任由他帮助自己穿衣!

    这样的举动,自己的丈夫可是从来就没有做过的!从楚惊云的动作眼神之中,久旷的深闺美妇感受到了他的柔情,心中也不免得感动!

    楚惊云为她整理好一身的衣服后,他的双魔爪却马上便握住了那双曾经被自己蹂躏过的雪乳之上轻轻揉搓,感受着它们在自己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香兰夫人“嘤咛”一声娇呼,却并没有挣扎,反而脸色红红地无力地瘫软在楚惊云的怀中,闭眼任由他揉捏着自己那充满着青春活力的一双玉兔。

    而她的口中却呵气如兰:“别……别揉了……嗯……轻一点啦,有点痛!”

    她按住了男人在袭击胸前的魔爪,但是却并没有将他推开,反而是将他的双手压在了自己的酥胸之上!

    楚惊云的双手从香兰夫人的双峰之上收回,转而搂抱住那具丰满成熟的动人躯体,双手捧住了她的粉颊,柔声道:“或许,在之前,我只是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可是我发觉在这一瞬间我好像已经爱上你了!”

    说着,他吻上了她的朱唇。

    男人对于女人,多半是现有性,然后才会有爱!这也正应了那一句:爱,是做出来的!

    香兰夫人的丈夫越来越近,可是此时她却一脸陶醉的依偎在男人的怀中,主动地迎合着他的亲吻!被男人拥抱着,被男人深深吻住的她清晰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电流。

    似乎,自己真的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了!身体已经向他臣服了,而自己的锁闭多年的芳心也被他即开了一道缺口,被他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不管是自己的芳心也好,身体也好,都已经背着一个男人留下了不灭的印记了!

    “嗯……”

    情动不已的香兰夫人唇儿微微张开,将舌尖轻轻的送进了楚惊云的嘴里,像一条水蛇般在他口腔里游走,跟他的舌头交缠着,温顺地任由他吮吸着,舔舐着!

    似乎是兴奋,有似乎是在挣扎,香兰夫人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却也感受到了一种深身的负罪感,一种因为背叛了自己的丈夫所产生的负罪感!她的身体在楚惊云的怀里不停的颤抖着。

    在男人一阵狂吻之下,香兰夫人的身体渐渐地变得火热了起来,面色潮红如三月盛开的春花般娇艳动人,媚眼如丝,双目含春,樱桃小嘴娇喘吁吁,整一个人陷入意乱情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