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4】香兰夫人(下)
    林远说完,见楚惊云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讪讪的笑道:“贤侄可能对伯父有点误会。ЬánΖhū+0○一+CǒM其实,我身为帝国元帅,我不希望见到那种慌乱的情况!现在天龙王朝帝国是整一块大陆唯一的超级帝国,周围的国家都对我们虎视眈眈,所以,我这样做是为了帝国的安定!”

    好你个老狐狸!楚惊云在心中暗骂,略为思索,道:“那依将军之见,我应该怎么样应付呢?”

    “等!”

    原本以为林远会说出一大堆废话的,却没有想到对方会是这样回答。

    “等?”

    “对,等!”

    林远继续道:“现在的你不宜跟皇上对着干,虽然你有极高的修为,甚至还可能有一个武功独步天下的师父!但是,你现在还仅仅只是一个人而已,皇上想要你的明虽然不容易,但是却不会比登天还难!这个,你也应该知道吧!”

    楚惊云仔细的想了一想,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不过好象还有些地方没弄明白过来,便问林远道:“那我需要等到什么时候?你能够保证我不动手,皇帝他不会对我动手?”

    “呃——这个嘛,我会尽力帮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如何?”

    见林远欲言又止的模样,楚惊云觉得他不像是假装的,也不说话,只是任由这尴尬的气愤继续存在着。

    不过,没过多久,一名婢女走过来,恭敬的向两人行了行礼,随即便对林远说道:“老爷,酒菜已经准备好了。”

    听了这婢女的话,林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带着些许赞赏的语气道:“嗯,你先下去吧。”

    说着又转过头来对楚惊云道,“贤侄,请。陪伯父好好的喝上几杯如何?”

    “荣幸之极。”

    餐桌间,楚惊云和林远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狐狸有一句没一句的瞎扯着,相互试探对方的底势。

    楚惊云嘴上不停的应付着林远,心里却恨不得撕裂他的烂嘴,“废话真多!”

    而就在楚惊云准备辞行之时,屋外却响起了吵闹声,不消片刻,只见一名长得如花似玉的美人怒气冲冲的夺门而入,看见了林远,劈头就问道:“爹,为什么不准我出门?”

    这一个少女身材高挑,臀部浑圆,高挺傲耸的酥胸撑起了两个帐篷,而且似有喷薄欲出的趋势。眼神之中娇嗔而带着纯真,她穿着贴身的长袖罗裳,恰好把她的身材显露得凹凸有致,细细的腰肢今堪一握,浑身散发出一股青春少女所特有的馨香韵味!

    “灵儿!休得放肆!客人在这里,岂容你一个女儿家胡闹!还不快点给我回房去!”

    林远见自己的女儿如此的莽撞,猛然一怒,这实在太丢他的脸了!

    未待这一个长得极其美丽的少女答话,门外又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娇喝:“灵儿!”

    进来的,是一名长得极为成熟性感的美妇人,她的胸部比起林灵儿这个少女来说更加丰满!胸前的衣服被撑起得鼓鼓的,似是两座大山倒扣在上面。那一双优美茶修长的玉腿曲线勾勒得完美柔和,,柳腰,翘臀!实在是完美的极品!而最让男人心动的还是她那一双剪水杏眸,水汪汪的,秀气灵动,仿佛蕴含着一池春水般让人怦然心动。

    而且,这一个美妇人跟林灵儿有着七八分的相似!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极品母女花!

    不过,楚惊云却控制得很好,并没有让人发现他充满的目光。

    林灵儿见楚惊云不搭理自己,又转向自己的父亲问道:“爹,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要嫁给太子!”

    林远对女儿的语气很是不满意,但考虑到有楚惊云这个外人在场,也忍住没有发作,道:“爹宴请客人来有事相商。倒是你,在客人面前大吵大闹的,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爹放在眼内?”

    “爹,我——”

    林灵儿也一时语塞,本来他是想问林远为什么要把他软禁在家里的,可是既然楚惊云在这里,她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好了,快跟你爹与他的客人道个歉吧。”

    那名成熟妇人打圆场的道。

    林灵儿看了看自己的娘亲一眼,十分不情愿的嘟了嘟小嘴,却并没有说什么,转身便退出房间。临走之前还狠狠的瞪了楚惊云一眼!因为,先前楚惊云那色迷迷的目光已经被她发现了!

    不过,这被楚惊云自动无视了。

    林远见女儿如此不懂礼节,便对楚惊云道:“看来是我管教无方啊!哎,让楚贤侄你见笑了!”

    “呵呵”的笑了一声,楚惊云道:“没什么。”

    又转向那位美丽的贵妇人,问道:“不知这位是——”

    成熟妇人见楚惊云问及自己,并没有答话,对其嫣然一笑,便望向林远,目光带有深深的真情。

    林远见爱妻望着自己,便对楚惊云解释道:“这是内子,徐香兰。”

    同时也回给自己妻子一道深情的眼光。

    “哦,原来是香兰阿姨!”

    楚惊云也听闻林远加一个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独爱自己的妻子,两人恩爱异常,羡杀旁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呵呵,如果自己想要对付林远,这个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呢!

    楚惊云脑袋急转,可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什么有效的办法。不过,他还是讨好的对其说道:“我看阿姨年纪也不大啊,最多做我姐姐而已!”

    听罢,香兰夫人脸上一红,道:“就会讨阿姨喜欢!”

    而林远却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认为楚惊云是为了向自己示好才有此一说。

    “哪里啊,我说的可是真的呢!”

    楚惊云表现得一片真诚。

    “好了,好了。来,贤侄,我们继续喝酒!”

    林远一恋欢笑,在他看来,楚惊云已经通过他的妻子来向自己示好,那他也不能不跟他暂时停战。随即又向着妻子王氏道:“你也留下来吧。”

    人性中总有一些爱炫耀的特性。他爱自己的妻子,妻子也爱他,这让他十分的满足。而他之所以叫香兰夫人留下来,一方面是为了向楚惊云表达自己已经接受他的示好,另一方面,却是向其他人炫耀他们夫妻的和气恩爱。这就好比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迫不及待的在别人面前卖弄。

    不过,要是林远知道楚惊云已经打算向他这个美丽妻子下手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活活气死。

    原本的酒席了无生趣,两只狐狸在相互虚伪着,而现在却多了一个香兰夫人,气氛截然不同。她扮演着贤良淑德的贴心妻子的角色,坐在林远身边殷勤的为两人倒酒。

    “饮酒岂可缺少助兴呢?不如让妾身为老爷与楚贤侄弹奏一曲,如何?”

    香兰夫人低声的对林远说道。见林远点了点头,又望向楚惊云:“不知林贤侄可否喜欢琵琶粗音呢?”

    楚惊云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如此,便劳烦姐姐了。”

    对于楚惊云那句“姐姐”香兰夫人虽然心里欢喜,但又不得不顾及自己丈夫的想法,刚要出口责骂,却看到了林远示意的对他摇了摇头。

    香兰夫人心灵惠质,哪会不知道丈夫的意思,况且,自己跟楚惊云也不是很熟悉,被他叫做阿姨,感觉有点怪怪的。

    香兰夫人小嘴微张,慎怒道:“我都老了,还叫我姐姐!”

    林远看着妻子在自己授意下的聪明的应付着楚惊云,不又暗暗称赞,可他却不知道,香兰夫人的表情并没有造作。

    而在楚惊云看来,却是这个美艳的另一番媚态。

    “姐姐比我大不了多少嘛,我不叫你姐姐叫你什么?”

    “我拿琵琶去了。”

    香兰夫人对楚惊云的调笑一阵脸红耳赤,一颗芳心“嘣嘣”的狂跳。这让她心里痒痒的,于是便借口拿琵琶走开了。

    看着香兰夫人的落荒而逃,楚惊云暗暗露出得意之色。

    良久,香兰夫人拿着一个娇小的琵琶走来。一袭轻盈的紫色套裙,苗条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神情里有一股从容优雅的气质,秀丽的脸庞带着甜甜的笑,眼睛很漂亮,俏俏的向上挑着,挺拔的翘股,勾人心魄。

    丰满的遮掩在薄薄的罗裳之中,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撕下衣衫,能好好的玩弄一下!在光线的照耀下,这一切融合起来,显的那么成熟和端庄。

    香兰夫人对于楚惊云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感到十分的羞涩,心里犹如翻起滔天巨浪。故意别开他那好象吃人的双眼,香兰夫人在厅中一张椅子上坐下,把手中的琵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对两人道:“妾身献丑了。”

    香兰夫人的芊芊玉指轻轻的试着拨动了两三下丝弦,接着便开始弹奏起自己擅长的曲目来。她轻轻地拢,慢慢地捻、又抹又挑,曲音如黄莺鸣叫般流利顺畅,又如小溪流水般让人心静如镜。

    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虽然楚惊云不怎么懂音乐,但他还是不自觉的沉浸其中一曲终罢,楚惊云不得不佩服她深厚的功底,能弹奏出如此佳音,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妙!妙不可言!”

    楚惊云毫不吝啬的发出赞叹。

    “弟弟见笑了。”

    香兰夫人对楚惊云淡淡的一笑。

    听到她叫自己“弟弟”显然是已经接受自己那“姐姐”的叫法了,楚惊云心里不由一阵兴奋,这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

    林远这一只老狐狸很明显是不安好心,而自己想要对付他的话,一定要从他的妻子入手,彻底的打击林远这个老狐狸!

    “哈哈哈哈,来,喝酒!”

    林远并没有楚惊云那么复杂的心思,他只是一味的劝酒。

    在相互敬酒间,林远不失时机的问道:“楚贤侄对于目前的形势可有什么想法?如果有什么需要用得着伯父的地方尽管别客气,伯父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你会有那么好心?不在我背后打一枪我就阿尼陀佛了!“那我便先在此谢过伯父了。不过,我也只能是被动地等待了啊!不过,我想凭借我的实力,那些人想要伤害我还不容易!到时候我一定要他们有来无回!”

    香兰夫人见楚惊云如此自信,便道:“那姐姐可就拭目以待了哦!”

    林远也接着道:“既然贤侄那么有信心,那伯父也不好说什么了!”

    “呵呵,咱们还是喝酒吧!”

    楚惊云是对林远说的,可眼睛却偷偷望向一旁的香兰夫人。

    香兰夫人一接触到楚惊云的眼光,心底顿时一阵火热。可是,一看到自己的丈夫就在自己身边,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无耻,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引诱吗?嫁给林远,她感到幸福。

    一个女人应该拥有的她都拥有了,荣华富贵,地位权力她都有了,而惟独在房事上却一直未曾得到满足过,也可以说是一直未曾有过!她曾经偷看一些禁书,那书写的女子在欢爱时的情景犹如亲身体验一般,但她却并没有从林远身上体会过,甚至,自己与他同床的时候也屈指可数。

    即使是这样,自己以嫁作他人妇了,居然当着丈夫的脸看着别的男人想着那些羞人的事儿,这让她产生了一丝丝背叛丈夫的罪恶感。

    “姐姐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色那么红呢?”

    楚惊云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问道。

    听到楚惊云的话,香兰夫人也从幻想中回过神来,见自己的丈夫跟楚惊云都看着自己,顿时一阵羞涩,脸色更加红了。不想这样呆下去的香兰夫人吱吱唔唔的回答道:“没……没事,只是……头有点晕,可能是喝得就多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如此,那你便回房休息一下吧。”

    “那妾身便先行告退了。”

    “天色很晚了,我也不打扰林将军了!”

    楚惊云站了起来告辞,可是外面却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天空之中那一道道惊雷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外面雨那么大,楚贤侄今晚在立着过一晚如何?”

    林远开声挽留道。

    “这……不好吧!”

    “呵呵,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堂堂一待先天高手愿意屈尊,我可是高兴着呢!”

    林远看起来很是高兴,他命下人将楚惊云带到了后花园的客房休息去。

    天,依然在这下磅礴大雨,吃过晚饭,楚惊云却无所事事地躲在客房,他可不想要在跟林远客套了。那样真累!

    这一场大雨足足下了整一个傍晚,直到晚上夜深之时才稍稍停了下来!倾盆大雨洗净了天空之中的尘埃,空气一下子变得清新起来!

    躲在房间的楚惊云却走了出去,实在太无聊了!要不是答应了林远住一个晚上,他现在早已经跑了!

    这一个将军府的占地面积相当广阔!淡淡的后花园便已经大得离谱了!楚惊云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走到这一个人工湖旁边的凉亭之上!

    凉风习习,空气之中蕴含着清新的气息,让人心旷神怡!

    湖中心的那一座假山此时更是好像被朦朦胧胧的水汽笼罩着一般。

    这让楚惊云想起了这么一句古诗:“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好诗!原来弟弟的文采也是那么呢!”

    在楚惊云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恍若银铃般清脆的嗓音!

    “原来是香兰姐姐啊!”

    楚惊云转过身来,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个女人之时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是产生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一身天蓝色的罗裳将她的娇躯遮掩着,可是露出来的玲珑曲线却是润圆柔美,纤细婀娜。目光上移,那如水蛇般的小蛮腰,如若无骨,纤细如柳!

    目光继续上移,一双饱满丰挺的雪峰映入眼帘,最要命的是那一双入云酥胸此时正随着主人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似有裂衣而出之势!

    “那么晚了,香兰姐姐还不睡?”

    楚惊云笑道。

    来人正是林远的妻子,香兰夫人!

    “我刚洗完澡出来乘一下风,没有想到你还在呢!”

    香兰夫人微微点头,刚刚出浴的她恍若芙蓉板娇柔,身上还依然保留着那种水嫩嫩的感觉!

    楚惊云的目光定格在眼前俏妇那一张精致无暇的俏脸之上,如芙蓉般的面容,桃腮杏眼,琼瑶小鼻,一张樱桃小嘴性感迷人,线条分明,长长的秀发扎成了一个高野端庄的妇人髻,一身罗裳随风而扬,很有飘逸出尘的感觉!

    “我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了呢!”

    楚惊云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姐姐实在是太美了!”

    “净瞎说!”

    香兰夫人脸上微微一红,桃花杏眸却是风情万种的瞪了他一眼,芳心京快了半拍!“对了,刚刚你吟唱的那一首诗叫什么?”

    “啊?”

    楚惊云心中苦笑,那可是自己上一辈子前人所作,名字他早已经忘记了!“呃……名字不重要,不是吗?”

    “真的不重要么?”

    香兰夫人微微一怔,却笑道:“可是我没有想到原来你的文采是那样的出众呢!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听你即兴作一首诗?”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美艳俏妇,楚惊云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将她推到就地正法的感觉!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珑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楚惊云千思万想,总算是从脑海之中想出这么一首古词来!

    “玉人浴出新妆洗……”

    香兰夫人低声重复着这一句话,这不是在夸奖自己么?这个小混蛋居然调戏自己!哼!

    想到这里,香兰夫人那娇俏的玉颊之上忽然废弃了两抹嫣红!

    可是,正当她刚要说话之时,楚惊云的神色却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

    香兰夫人问道。

    “有人来了!很……很大的杀气!”

    楚惊云心中警惕起来,达到先天之境的他六感灵敏,刚才香兰夫人来到之时他也早已经察觉了!而现在,远处的来人却让他本能地警惕起来!

    “杀……杀气?”

    香兰夫人吓了一跳!

    “香兰姐姐,得罪了!”

    楚惊云忽然走到了眼前的这一个美妇人身边弯腰将她横抱起来,灵巧的身法无声无色的施展,两人一下子飘落在这一个偌大的人工湖中央的假山之上!

    “啊!”

    香兰夫人没有想到楚惊云会这样忽然抱起她!失去了平衡只好双手抓住他的衣襟!可是这样一来,她的上身却已经贴上了男人的身上!

    “嘘,姐姐别出声!”

    楚惊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人躲在假山的中央,完全隐去了身形!可是,湖中央的假山之中的空间实在太小了,楚惊云不得不将怀中抱着的美艳放了下来!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香兰夫人故意压低声音,可是这样狭窄的空间只能勉强占两个人!而现在,她的身体却爱着楚惊云,了两人身体的挪动而产生的摩擦让她感到了阵阵心悝!

    “先别说话!”

    楚惊云低头对上了香兰夫人的目光,可是原本严峻的表情却在那一刻变得迷蒙起来!

    近在咫尺的美妇人看起来实在是让他心猿意马!

    而就在远处,两个男人并肩而走,一直来到了楚惊云跟香兰夫人他们刚才所在的凉亭之中!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个看起来样子相当普通的中年人率先问道。

    而在他身边的,竟然就是香兰夫人的丈夫——林远!

    此时在这一个中年人面前,他显得有点战战兢兢,“是!已经、办妥了!楚惊云进入我将军府的事情已经被皇上他们知道了!”

    “嗯,那就好!”

    中年人微微颔首,点头道:“对了,我收到消息,二皇子很有可能会在皇帝驾崩之前发动宫变,你要注意一下!”

    “是!”

    林远点头哈腰道:“那……楚惊云呢?他要怎么样对付?”

    “这个我们现在不能够动他!”

    “可是……”

    “难道你认为自己可以杀得了他么?”

    这两人的对话声音虽然有点小,但是楚惊云听得清清楚楚。

    “香兰姐姐,你扎个夫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啊?我、我怎么知道!他的事情,我从来都不过问!”

    香兰夫人有点紧张地移动着身体,可是这一个狭窄的空间之中却让她根本就没有多少地方退后,这样一来只却使得她的身体跟楚惊云更加重的摩擦!

    “不知道?香兰姐姐你可是他的妻子呢!”

    楚惊云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个成熟美艳的妖艳美,可是偶他的目光却十分放肆地杂她的身上打量着,最后停留在那一对高耸丰挺的之上!

    两人的身体此时就相互碰触在一起,但是香兰夫人却侧过身去!只是,从侧面看上去,她的胸前撑起了两座雄伟壮观、高耸入云的雪山!平坦,那一张倾城的月容之上白里透红,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这仿佛魔鬼般的曼妙身材,再加上她那一种成熟少妇的独有风韵,还有她的丈夫竟然就在不远处!这一种好像偷情的刺激感觉让楚惊云心中虚火大盛!

    “你——”

    香兰夫人编贝皓齿紧咬着下唇,对于楚惊云那种充满着强烈占有欲的目光感到了十分不自在。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就好象要将自己融化掉一般。

    只是,自己的丈夫就在不远处,而自己却竟然跟着一个男人躲在这里,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越轨的事情。但是着一种气氛,还有两人相互靠着的身体都酝酿着这一种十分暧昧的氛围!

    “砰砰、砰砰……”

    香兰夫人觉得自己的芳心竟然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身体跟男人接触,时不时摩擦而产生的电流让她感到了心悝!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细胞!就好像自己真的是背对着丈夫在偷情一般,身为人母的愧疚,还有伦理道德的压抑让她窜不过起来!

    不过,在她的心底深处的黑暗一面却变得异常兴奋!打破禁忌的偷情刺激让她浑身的细胞都舒展起来!

    即使没有真的偷情,不过这种氛围却更加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这一位美艳成熟的俏妇此时更是双腿紧紧夹住,脸上泛起了些许红晕,甚至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胸前那双胀鼓鼓的酥胸此时上下晃动,就好像在勾引着男人一般!饱满傲挺,形状较好,没有呈现一丝下垂,就好像两只倒扣的玉碗般!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楚惊云似乎忍不住的想要探手而去,在这一个美艳少妇的酥胸之上狠狠地抓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