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42】妖娆皇后
    残阳如血,此时在京城的大街之上三个穿着严密的人正在走向了京城最大的客栈!夕阳的余辉洒满着大地,没有人知道,京城已经迎来了一个冷酷的杀神!

    “好啦!总算赶在那些士兵前面回来了!”

    走进自己的这一个客栈之中,楚惊云马上舒了一口气!而他身边的一对美艳母女顿时翻了一记白眼!

    “你们先去休息一下么?”

    楚惊云对着她们母女说道,可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她们那同样曼妙成熟的娇躯之上!

    陆雅菲成熟端庄,而她的女儿平怡方则是浑身充满着少妇风韵,眼角害惨你留着些许!

    “哼!要你管!”

    美妇陆雅菲瞪着他道:“楚惊云你记住,我之所以跟着你只是为了防止你欺负我家方儿而已!”

    对于楚惊云,她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这一个夺去了自己母女两人的男人,让她如何是好?

    “娘!”

    平怡方娇羞地抱着自己母亲的手臂,脸上泛起了朵朵红晕:“娘,人家有话要跟你说呢!咱们不要理这个混蛋了!”

    说着,背对着自己的母亲对楚惊云吐了吐小舌头!

    “哎……狗皇帝……是时候事后算账了么?”

    楚惊云直到她们母女离开之后,那双懒散眼眸忽然流露出骇人的精光!“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哼,你的江山,你的妻子,你的女儿,我都要了!”

    从客栈出来,楚惊云换上一身飘逸的长袍,显得俊逸非凡!“先去会与会狗皇帝再说!”

    他是打定主意要报复了!虽然现在他还只是一个人,但是他却拥有着绝对的信心!

    京城的大街依然是和以前一样的热闹!只是,着一些平民百姓永远都不会知道,一场巨大的宫变正在酝酿着!甚至连楚惊云都不知道!

    “楚惊云!”

    而就在楚惊云走向皇宫的路上,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叫唤声!

    “嗯?”

    楚惊云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神来,却见一名穿着浅红色罗裳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的身材长得极其高挑,而却更是曼妙婀娜!不过,她却蒙上了一层轻纱,让人看不见她的芳容!只是,单单是凭借她的身材便已经可以迷死绝大部分的男人了!

    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微微隆起的玉臀画出性感的曲线,胸前的衣服更是被撑起了两个高高满满的峰峦!

    “谁?”

    楚惊云看着眼前的忽然出现的女人,心中下意识的警惕起来!他可不记得自己在京城还认识这样一个女人呢!

    闻言,女人纤纤抬素手,撩起了自己头上轻纱的一角,露出了那绝世姣美的月容!明眸善睐,那双水汪汪的桃花杏眼内里仿佛存在这两颗宝石般明亮照人,玩玩的柳眉恍若春山般,瓜子脸型娇俏迷人,粉脸桃腮,瑶鼻樱唇!这一切一切当真是揉合成了一张天姿国色的月容!

    “原来是皇后娘娘!竟然在市井之中也能够见到一国之母,惊云实在是受宠若惊!”

    来人竟然是当今田产的皇后娘娘!

    皇后声音很低,摇头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可以找一个地方好好谈谈么?”

    “找我?”

    楚惊云一时不知她找自己的原因,又问道:“娘娘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里人杂,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在说话,如何?”

    皇后的语气极为不善,即使她极力压制,楚惊云还是感受得到。ЬánΖhū+0○一+CǒM

    只是,楚惊云有点好奇,她贵为皇后,应该不能够擅自离开皇宫的!怎么现在却偷偷跑出来,找自己有何要事?莫不是皇帝不能满足她,想要找自己这个壮男一泻欲火?

    嘿嘿,要真是这样楚惊云还真是十分乐意呢!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客栈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去那里。”

    楚惊云伸手指了指前方,便不顾皇后是否跟着自己,大步流星的走进那间闻名京城的客栈!这里正是楚惊云刚刚离开的地方!

    一进酒楼,那名跑堂小二见到楚惊云后态度十分的恭敬,待看到楚惊云向他打眼色后,便带着他跟皇后二人走上最高层的雅厢。

    这间雅厢其实是楚惊云的专属,其他人根本没有资格进来。带吩咐跟随着他的灭一走开后,楚惊云便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宽大柔软的老板椅让楚惊云舒适的伸了个懒腰。

    “我来找你是因为——”

    皇后一坐下来便开始说出她的目的,可是楚惊云却挥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娘娘,这里环境这么好,不如先品尝一下美味佳肴再说?”

    楚惊云说完,也不给她反驳的机会,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点心就开吃,完全没当皇后存在一般。

    看着楚惊云那难看的吃相,皇后眉头紧皱,也没有再说话。

    待酒菜上齐后,楚惊云便招呼皇后道:“来,娘娘吃吃这个糖醋排骨,味道不错哦。”

    面对楚惊云的招呼,皇后心里纵使有千言万语也无从说起,只得顺着他吃着小菜。不得不说,这菜还真是挺不错的。

    一轮酒菜过后,皇后实在受不了楚惊云完全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在那里自吹自擂的模样:“楚惊云,我这次之所以来找你,是为了你跟皇上之间的恩怨的!”

    “哦?”

    楚惊云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皇帝?那不知娘娘这是——”

    皇后换了换坐姿,道:“我希望你能够放下跟皇上之间矛盾,暂时离开京城!”

    她的语气中颇有居高临下的命令成分。

    “为什么?”

    楚惊云一边潇洒的喝酒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皇后一听,心里却生气起气来,怒道:“难道你还想要在此送命不成?实话告诉你吧,皇上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恐怕支撑不了几个月!到时候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整一个京城将会陷入慌乱之中,如果你再闹事,那叫老百姓如何安心生活?”

    她说得倒是那么光冕堂皇、理所当然的。可这话却不对楚惊云的口味。他从来都是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的。可是现在一听皇后的语气倒好象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这让他十分的反感。

    而这次,楚惊云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悠闲的喝了一口酒。

    “楚惊云!”

    皇后看到楚惊云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心里怒气顿生,不由娇喝一声,道:“在我跟你说话的时候请你尊重一点好吗?”

    她说是“请”可是语气却丝毫没有任何敬意,反倒是一副命令的神态,极像是女主人在训斥奴才似的,大有一副“你不听话我就挂了你”的威势!

    雍容华贵的皇后还是习惯了发号施令!

    楚惊云原本就对她的语气十分的不爽,现在她更是得寸进尺,好象自己是她的下人一般。

    “你别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就算是皇帝在我面前我也敢杀了他!你现在是来求我吧?这样的语气,你叫我如何和你沟通?”

    说话间,楚惊云浑身散发出一阵傲气,那是一种毫不服输的高傲。

    听到楚惊云的话,皇后一时也愣住了,她只是关心心中那件事情,倒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态度有什么不对。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楚惊云好象看穿她心底话似的,表情有点冷漠的说道:“皇后娘娘,有一点你要清楚的,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也没有义务帮助你,也没有必要听你的,而且,你更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生活!最重要的一点,我对你的态度十分的不满意!除了我的亲人外,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跟我说话。而且,我连娘娘的你闺名也不知道,这让我如何称呼你?”

    “那——”

    皇后咬牙道:“好吧!我叫张诗芸。”

    看到对方服软了,楚惊云心中甚是舒爽,不由朗声吟唱道:“真不错!张诗芸!好名字!”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一个后辈跟长被说话的恭敬,反倒像是一个男人对一个比自己年纪少的女孩子的赞美。

    要知道,直呼皇后名讳可是死罪一条!

    皇后张诗芸听到楚惊云那似是赞美,又像是调戏的话,也并没有出口责怪,只是瞪了他一眼。“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够暂时离开吗?”

    “不能!狗皇帝竟然命人围杀我,我还差点就死俺了呢!这一个仇我一定要报!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这是我跟狗皇帝只见的矛盾而已,用得着你这么关心?还有,你丈夫他没有将详情告诉你吗?或者说,你有什么事情隐瞒了?”

    楚惊云翘着二郎腿,嘴上喝着美酒,眼睛却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张诗芸那未施任何脂粉的俏丽瓜子脸上,她脸上轮廓十分的么美,带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显得分外的风情万种。

    此时却因为她急切而压抑又有点窘迫,粉嫩的脸蛋微微红晕,甚是吸引人。

    见皇后娘娘有点犹豫的模样,楚惊云不失时机的说道:“希望你不要隐瞒我,要不,你也别指望我会就这样离开!”

    皇后娘娘叹了口气,道:“也罢,告诉你也无妨。那是我父亲的事情!你也应该直到了,他……一只垂涎着皇位,现在皇帝开始病重,而且,我的两位王子之间的敌视也越来越严重了!皇位只有一个,但是争夺的却又三方人马!”

    “然后你就来找我了?”

    楚惊云问道。

    张诗芸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京城可真够乱的了!”

    楚惊云看着张诗芸那粉装玉砌的面容,忽然把手放在了她那雪白滑腻的纤手上,“可是你要我就这样离开,没有一点利益的事情我可不会做!”

    当被楚惊云触摸的一瞬间,张诗芸心里一惊,慌忙的把手抽回,语气极为不善的说道:“楚惊云,请你自重!”

    楚惊云却是得意的笑道:“这间厢房隔音效果很好,即使发生了什么打斗,外面也不太可能听得到的。你说,如果我将你——”

    他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语气十分的龌龊,可张诗芸却知道他后面没有说出的话是什么了。

    她顿时又怕又急,连忙站起来想要朵门而出。但是,当她走到门前想要伸手拉开之时,却发现楚惊云早已靠在门框上,一脸邪恶的看着自己。“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楚惊云一边慢慢的向张诗芸走去,一边说道:“我想要干什么?一个男人与一个美丽的女人共处一室,我的皇后娘娘,你说我想要干什么?”

    “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哦!”

    张诗芸被楚惊云迫到墙角边上,已经退无可退了,此时女人的本能让她感到十分的害怕,口中说出并没有多大用处的威吓。

    听到张诗芸那句十分经典的话,楚惊云几乎说出了“你尽管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听得到的”这句色狼之经典话语了,可他没有。

    他并不想将皇后怎么样,纯粹是想要吓吓她而已,顺便占点小便宜,谁叫她是狗皇帝那老狐狸的妻子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一个人留在京城么?你认为我凭我的实力真的拿他一个皇帝没有办法吗?”

    楚惊云双手撑在皇后双肩两边的墙壁上,一副居高临下表情的说道。

    从楚惊云的视线可以看见皇后娘娘胸前那双胀鼓鼓的饱满酥胸此时正在剧烈地起伏着!浑圆,傲挺的雪乳让人着迷,那形状坚挺恍若倒扣的玉碗,更是让人心动!

    见皇后紧咬着下唇没有答话,楚惊云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狗皇帝想要作我的对手,他还不配!或许,你会认为我这是痴人说梦,无可否认,其他人是不能将他这个皇帝怎么样!但是,我楚惊云可以!只要我愿意,他死一百次都不够!”

    楚惊云说的话带有一定的恐吓程度,但他说的也是不假。

    “你应该听闻我的实力吧?”

    楚惊云狞笑,三万精英士兵杀不了他!而且他还将之赶尽杀绝!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即使连皇后娘娘这个不懂武功的弱质女流也知道这个道理。要是他在皇帝身上打上那么一两掌,那么他的小命可是丢定了!

    所谓关心则乱,张诗芸现在想到的是丈夫被楚惊云击杀的场景,完全没有想到楚惊云会不会这么做!

    要是他真的可以杀了皇帝,又何必要等到现在呢!可是,此时的皇后娘娘有点恐惧与惊慌了。

    她那双桃花杏眸之中的泪水却闪烁着迷惘与无助。

    看到这只小白兔的表情,楚惊云心里一阵得意。他的手轻轻的搭上了皇后娘娘的香肩之上,道:“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要亲你一下而已,可以吗?”

    楚惊云说是请求,那还不如说是威胁。

    皇后惊恐不安地扭摆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那双在肩上不停轻抚的魔爪,可任她怎么扭动就是挣脱不了,但她那玲珑玉致的身段却因为她身体的摆动而更加的诱惑着楚惊云,再加上她浑身散发出的夺人心魄的迷人而成熟的体香,楚惊云还真的有点把持不住想要将她推倒了!

    “别,别这样,求求你了。”

    皇后娘娘一手护在胸前,一手用力地推拒着楚惊云的胸膛。

    楚惊云用力将她的头扳过来,用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似吻非吻般碰了一下,“就让我亲一亲而已,我不会为难你的。”

    他说的也是真话,并不是他不想将这个成熟妇人推倒,而是现在确实不是时候!

    听到楚惊云说只是亲吻她而已,而自己确实又无力反抗,皇后娘娘只得闭上眼睛,表现出一副任命的表情。

    楚惊云见她不再反抗,便将双手移到她的腰间,大嘴贴着她的脸轻柔地说道:“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想要紧紧抱着你狠狠的亲吻你!”

    说着又轻轻在她的嘴唇上添了一下,随即吻住她的香唇,用舌头顶开她的贝齿,深入她的檀口之中尽情肆掠!

    张诗芸的的小嘴吐气如兰,散发着酒精味道的同时也夹杂着淡淡的体香,十分的好闻。此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这样拥吻着,她那姣美的月容之上顿时双颊飞霞,一行清泪从她的脸颊边上滑落,她虽然没有反抗,可她的身体却轻轻的颤抖着。

    楚惊云一边继续轻轻挑逗着她的舌尖,时而相缠,时而画着圆圈,另一边则是隔着衣服轻轻爱抚她的柳腰。

    皇后娘娘虽然还紧闭着眼睛,但她的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了,鼻腔里也发出沉重的鼻息以及微弱的呻吟声。

    楚惊云顺着她腰臀间的玲珑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十根手指在她的身上跳动调情着,这让皇后娘娘她既害怕又痕痒,不多时便开始气喘吁吁。楚惊云趁机解开她的腰带,一只魔爪滑进她的衣襟里,触及那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那白皙丰满的上部和深深的沟壑便透过松开的衣领而变得若隐若现。

    “不,你不能这样!”

    被楚惊云触摸的那一瞬间,王燕身体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她双手用力的按住入侵到衣服里的大手意图阻止楚惊云的进一步侵犯,可是这样却把楚惊云的摸爪按在她丰满的胸部之上。

    皇后娘娘身体一颤,刚想要推开楚惊云,可却发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紧紧的搂住自己的柳腰了,而那只魔爪也是大张,将一座握于掌间。

    皇后娘娘哀求地看着楚惊云,道:“求求你放过我吧!”

    美人楚楚动人,天见可怜,我见犹怜,梨花带雨,煞是令人怜悯。说话间不停的挣扎,扭动着那卓约丰姿的成熟娇躯。

    楚惊云却越发用力的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深深地吻住她的小嘴,而皇后娘娘却是扭头躲开了楚惊云的亲吻。

    楚惊云也不强迫她,而是转变目标。他低下头,转而去亲吻她半裸的酥胸。

    皇后娘娘想要挣脱出来,可是她的身子被楚惊云紧抱着!那曼妙婀娜的胴体,充满着弹性,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让人爱不释手!

    楚惊云一手掀开她的肚兜,轻易的咬住了嫣红的花蕾。

    “啊!不要!”

    皇后娘娘仿佛被点了麻似的,身子酥酥麻麻的,竟没了抵抗的力气。随着胸前不断传来的触电快感,她的反抗逐渐弱了下去,但她那成熟的身子依然轻轻扭动着,小嘴中发出似是压抑的的轻哼声。

    见此,楚惊云放弃在她的上的侵袭,而是重重的吻住她的樱唇。皇后娘娘虽然还是轻微地反抗着,但也微微地张开了嘴,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楚惊云把她的舌尖含在嘴里吮吸着,轻吸慢吮着,舌儿互缠,甘液交流。

    低头看着怀中这个成熟了的水蜜桃,她眼睛微闭,性感的小嘴唇正被他一口含住,而她的眼角却慢慢的渗出了两行清泪。见此,楚惊云便放开她的唇片,温柔的亲吻着她的脸颊,为她舔去了脸上的泪珠。

    “皇帝他并不能满足你吧?”

    楚惊云看着身下的皇后问道。

    “不,他——”

    皇后娘娘刚想要反驳,却被楚惊云猛的吻住了。

    楚惊云的声音有点嘶哑:“难道你认为一个将死之人他能给你幸福吗?”

    从皇后娘娘的反应可以看出来,她的婚姻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美满。或许物质上十分的富裕。可是精神上却从来未曾满足过。要不,也不会让楚惊云随便挑逗也会春水泛滥了。

    “这不需要你来心!”

    皇后娘娘别过头,却把自己那粉嫩的雪颈展现于楚惊云的眼前。她十分害怕,但是却没有办法!

    望着皇后娘娘不经意露出白皙的脖颈,楚惊云顿时血脉贲张,差点忍不住要将她强行推倒了!他艰难的咽下口水,将嘴唇移到她的的耳边,轻轻的咬着她晶莹的耳垂,并不时用舌尖在她的耳洞挑动。

    “不要!”

    皇后娘娘双手推拒着楚惊云的胸膛,把头扭过来正视他,以此来避开他舌头的扰。可是,当她一看到楚惊云那深邃的眼眸之时,粉脸上刷的一下泛起了一片红晕,鼻息也粗长了许多,间中呼出一丝丝充满着情火的热气。

    鼻尖处传来了清馨丰韵的成熟体香,楚惊云温柔的揽住她柔嫩的肩头,让她偎进自己怀里,道:“让我来给你幸福吧!我会好好爱护你的。”

    听到楚惊云深情的话儿,皇后娘娘顿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乖乖的紧闭着一双媚眼。楚惊云见她俏脸羞红,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便将头一点点地往她的脸上移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楚惊云并不着急付诸行动,而是静静的盯着那俏丽的脸蛋看个不停,口中呼出的火热气息尽数喷在皇后娘娘那火红的脸颊之上。

    终于,楚惊云还是低挡不住那无形的压力,那贪婪的大嘴,印上了性感的樱唇。

    他迫不及待的将舌头伸了进去,纠缠着绵软的小香舌。皇后娘娘睁开双眼,用迷离的目光看着贴在她脸上的男人一眼,随即又紧紧闭上,却没有丝毫的反抗,而是声色的回应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住楚惊云的脖子。

    她唇儿半开,顺从的把舌头伸入楚惊云的嘴里,任他吻着,添着,咬着,吸着。

    一个轻柔的湿温,在男女的激情燃烧下,逐渐变狂热起来。直到两人的呼吸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才依依不舌的放开对方。

    皇后娘娘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羊般依偎在楚惊云的怀里,长长的睫毛时而跳动着,眼角间竟然益出一丝泪水。

    楚惊云也知道她心里定必是天人交战,知道此时便是打破她心房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