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9】双子花开
    可是楚惊云却摇头道:“这个很难说,我从不缺女人!而且,平炎心中对我的仇恨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要是放了他的话无异于放虎归山,那我以后得时刻提防这只会吃人的老虎了。版主0零壹电COM”

    “那你为什么要强行占有我娘!”

    平怡方霞飞双靥,她看了也是一脸娇羞的陆雅菲,道:“你放心,我的身子是清清白白的,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亵渎过。”

    说着,还生涩的用自己胸前的两座不是浑圆饱满,甚是坚挺的,轻轻摩擦着楚惊云的手臂,不时的摇来摇去。

    楚惊云被她的摇得心神荡漾了,可他还是不想留下祸根,便道:“难道他这个无情无义负心人也值得你牺牲自己的贞么?像他这种人,存在世间上多一刻,受难的人也就多一个了。”

    这时,陆雅菲突然从楚惊云的背后抱着他的虎躯,道:“楚惊云,算我求你了,你就放过他吧!我会一辈子留在你的身边任你施为的。”

    楚惊云还是不愿意放过他:“不是我想要杀他,而是他想要杀我!”

    “楚惊云!”

    平怡方更加用力搂抱着楚惊云的手臂,道:“难道你不想尝尝我跟娘亲两个美人的滋味吗?”

    楚惊云得意的笑道:“我杀了他一样可以尝到你们的滋味!”

    “可是,那样你便得不到我们的配合。放了他,我就是你的了!要不,你得到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楚惊云盯着平怡方看,有点不解,为什么她会如此执着要让自己放走平炎?

    “那平三段呢?”

    楚惊云转而对身后的陆雅菲问道。

    听到楚惊云的问话,陆雅菲身体一僵,过了好一会儿,便道:“如果可以,也求你放过他。若然不可,也任由你处置了。”

    楚惊云呼出一口浊气,叹息道:“就依你们吧。不过我得费去他们的功力!还有就是,我要知道,你口中所说的那些‘不应该听从他们的话’,‘他们’是谁?”

    陆雅菲知道楚惊云作出这样的让步实属不易,也没有再要求什么了。

    “他们自称是傲来国的使者,给了我们一大批财宝,游说我们起来造反。当初我们不同意的,可是他们父子受不住权利与金钱的诱惑,所以……”

    “那他们人呢?”

    楚惊云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陆雅菲口中的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是魔教的恶徒!

    陆雅菲摇头道:“他们协助我们起事后便离开了。”

    楚惊云见从她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便命人将平三段父子两绑到一起。

    当楚惊云废去他们的武功后,平三段便得有点疯疯癫癫的,看来是疯掉了。而平炎竟然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

    可楚惊云却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凶光,这更加坚定楚惊云要除去他的决心!

    这时,莲山上的乱党已经被消灭得七七八八了,投降的也被收押到了大船之上。现在,练山上只剩下楚惊云、陆雅菲平怡方母女二人以及楚惊云的一众心腹。

    哦,还有被绑在一起的平三段与平炎父子。

    对于楚惊云来说,莲山易守难攻,可是个建立要塞的好地方!当然了,他可不会像平三段那样无用。

    凭借着前世的记忆,什么样的陷阱做不出来?而且,火药他有,毒药他有,连武器他也有!

    最重要的人手问题,楚惊云的手下不多,这次只带了一百人。

    可是这已经足够了!

    至于建立要塞的目的并不是想要造反什么的,只是他想要将自己背后的势力尽量扩大一点而已。

    处理好一切后,楚惊云便弯腰一把抱起陆雅菲这个美艳俏妇,大步流星的走向其中一间房间,并对身后的平怡方道:“来吧,该是你们母女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平怡方扭头看了平炎最后一眼便狠下心来尾随楚惊云。

    可楚惊云却没有发现,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横抱在怀里的俏妇陆雅菲却神色一凛,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进入房间后,楚惊云对尾随而入的平怡方不管不顾。他温柔的把陆雅菲放在床塌上。

    此时陆雅菲凤目紧闭,可是她的深情却显得典雅华丽,那宽大的外衣将她丰满成熟的包裹着,而内里的春光透过衣缝深深的吸引着楚惊云。那雪白滑腻的肌肤使他忍不住的想要马上窥视她美妙的曲线。

    陆雅菲脸颊绯红,娇美艳丽,丝毫看不出她已有三十多岁的年龄,更让人无法想象她的儿子竟然跟楚惊云差不多年纪!

    楚惊云缓缓地脱掉她身上唯一的一件外衣,先是露出了雪嫩细柔白嫩的香肩,然后两座饱满丰挺的在里面跳动着,从山脚到山峰逐渐涌现,山峰上那敏感的两点花蕾粉粉嫩嫩的,十分诱人。

    楚惊云暗暗吞着口水,看得眼睛都发热了,颤抖的双手不作停留,继续慢慢除去外衣。越过平坦的,丰满浑圆的翘臀,楚惊云感受着她的肌肤,是那么的娇嫩,完全不像是生育过孩子。

    而她那双雪白的长腿紧紧夹在一起,似乎有点儿害羞。因为刚刚跟楚惊云欢好过的关系,她雪白的肌肤上的吻痕清晰可见,那两颗花蕾上还可以看到楚惊云的牙齿印!

    随着楚惊云的大手一拉,陆雅菲这个成熟绝色美妇人一丝不挂的横呈在他的眼前,等待着他的临幸。楚惊云站在床边上,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眼前的春景。他的双手慢慢攀上了那饱满怒突,似是在向自己招手的。

    娇嫩而富有弹性!这是楚惊云的第一感觉。

    楚惊云腾出一只手在陆雅菲的身上来回爱抚,从上到下,又自下而上,抚过她的粉脸,一路而下,来到了仙境之地。或许是因为经过一场大战的原因,那里的小溪已经是涓涓细流了。

    这时,楚惊云回过头对站在远处忐忑不安的平怡方命令道:“快来这边!”

    未经人事的少女艰难的迈着脚步走到楚惊云的身后,她不敢抬头观望。只得羞涩的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腿。

    楚惊云道:“帮我宽衣!”

    说完便埋首与陆雅菲的两座高耸入云的之间。温热的舌头贪婪吸吮着她身上每一寸柔嫩如处子的肌肤,最后吻住了她的娇艳红唇,并热烈的亲吻着。

    这时,平怡方才慢吞吞的走了过来,伸出颤抖着的双手触摸上楚惊云的腰带。而后又慢慢的扯着他的衣服往下拉,直到楚惊云露出了那健壮的后背。

    平怡方把自己的玉手印在楚惊云的肌肤上,第一次如此亲近的触摸男人,平怡方那原本就有点酡红的脸蛋更加的充血飞霞了。可是,看着楚惊云那光裸着的后背,平怡方眼中的羞涩逐渐被狠毒所取代!

    如果,平怡方此时趁着楚惊云毫无防备之时在他的背后偷袭,那么他就算侥幸不死也会重伤的。一想到这个男人完全摧毁了自己的后半生,平怡方心中对他的恨就更加深了!

    她一只玉掌继续贴着楚惊云的后背,却举起了另一只手,暗中集中自己的内力,就在她准备要全力击在楚惊云身上时,目标人物却突然说道:“你也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吧!”

    说出这句话时,楚惊云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在陆雅菲身上挑逗着。可是平怡方却好象被一只魔鬼的眼睛盯着一般,让她心跳加速,心中生起一股恐惧感。

    “唔……嗯……”

    陆雅菲被楚惊云狠狠的吻住了双唇,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鼻音。可她却睁开双眼暗中对平怡方打了个眼色。

    可是,平怡方虽然知道她的意思。不过,她的心此时却久久不能平服,她心中也在暗暗怀疑,这样的偷袭能够杀得了楚惊云吗?即使杀了他,那么她们又怎么脱身呢?

    陆雅菲见平怡方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她的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刚刚才跟楚惊云欢爱过的身体却是那样的敏感。当楚惊云的手指触及她的肌肤之时,她感觉到一阵让自己舒服又麻痹的电流窜便全身。

    逐渐的,她的身体好象失去了控制似的,不停的扭动着,让自己的敏感地带在楚惊云的身上摩擦着,以获得更多的快感。

    她的头靠在楚惊云肩上,随着小嘴轻吟而呼出的阵阵热气全都喷在楚惊云的颈项之间,让他心中的悸动越来越弄,欲火也更加的高涨!

    楚惊云调动了一子,将陆雅菲的赤裸娇躯压在身下,看着她眼睑之上的长长睫毛微微抖动着,薄薄嘴唇紧紧闭着,时而又呼吸呼出一股火热的气息。

    就在这时,楚惊云出其不意的一把拉过床下的平怡方,一下子压在她的躯体之上,未待她作出反应之前,一双利爪如探囊取物般在她的衣服上肆虐着!

    平怡方的一双小手用力的推拒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庞大身躯。可是,柔弱无力的小女人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楚惊云呢!

    不消一会儿,平怡方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的小碎布,尽数散落在大床周围。

    “啊——你要干什么?”

    平怡方并没有使用内力反抗楚惊云,而是一手护在胸前的之上,另一只手覆盖住双腿之间那女性最隐秘的桃源仙境!

    楚惊云用一只手紧紧按着平怡方的玉颈,低下头吻住她的香唇,另一只手则揉弄着她的一座从未被任何男人亵渎过的雪白圣山。

    傲挺而且富有弹性,犹如新生婴儿的娇嫩肌肤。

    身上的敏感地带被难爱抚揉弄着,平怡方顿时觉得全身阵阵酥麻的,身体的温度在逐渐的升高。

    可是,这种感觉却让她有点害怕!毕竟,对于未经人事的处子来说,自己的第一次总是显得神圣而美好,可她的心底却也会产生一种本能的害怕。

    楚惊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那粉嫩的花蕾,剩下的魔爪则是沿着曼妙的曲线入侵到她的双腿之间。

    平怡方霞飞双靥,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难的手进一步入侵自己的身体。她用双手按住那只不安份的手,眼眶之中的泪水含而不落,梨花带雨的娇靥除了绯红以外还有一丝惨白。

    她之前虽然说过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楚惊云,可到了真的要失去清白时,她却害怕而徘徊不前。

    楚惊云也知道自己不能强来,便采取了迂回战术,双手一把攀上两座圣峰。山峰不大,刚好一只手握得过来。楚惊云一边左右揉捏着,他的舌头时而落在左边的花蕾上画着圆圈,不时又飞到另一边喊住那敏感的一点轻轻吮吸着。

    “不……要!”

    平怡方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沉迷于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可是,她的身体在楚惊云的挑逗下逐渐脱离了她的意识的控制。

    当楚惊云再次吻上她的小嘴之时,她感到了阵阵的酥痒,不由自主的陶醉于被吮吸着香舌的异样快感之中,她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缠上楚惊云的颈项,与他紧紧相拥,扭动身体,磨擦着她的身体的各个敏感的部位。

    见身下的女人已经进入状态了,楚惊云便抄起她的双腿,分别扛在自己的双肩之上,身体前倾,双手按住她的柔荑贴在她的耳边。

    这正是楚惊云刚刚强迫平怡方她娘亲陆雅菲的姿势!

    火热的长枪马上举旗致敬,直指敌人的咽喉,正在等待着将军下达进攻命令。

    一旁的陆雅菲吓得花容失色,她自己已经被楚惊云糟蹋了,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媳妇也步入自己的后尘。

    见此她连忙从后面抱住楚惊云的虎躯,急道:“来先给我嘛!人家要!”

    她尽量装出一副浪荡的表情,并用自己的一双在他的背后摩擦着以吸引楚惊云的注意力。

    楚惊云回过头猛然吻了她的红唇一下,笑道:“不急,先让我好好疼爱疼爱你的女儿再说。”

    说完,那已经启动的列车已经开始驶进了从未通车的狭窄轨道之中,一路开山劈石,冲破层层障碍!

    顶着那代表处子贞洁的薄膜,眼看就要作出最后一击之时,楚惊云却突然停了下来,在平怡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以后,你就跟你娘亲一样,都是我的女人了。”

    话声刚落,巨龙突破了最后的大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空间里!

    “不——”

    平怡方与陆雅菲母女二人同时呼喊出声,可是,这已经太迟了。

    “啊!不要——”

    平怡方眉头紧皱,满脸痛苦,双手紧紧的扯着床单,她感觉到自己被高举的双腿之间像是要被撕裂开来一般。

    听到平怡方那极痛苦的呼喊,楚惊云如梦方醒,他是不是做错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居然被自己这样对待。但是,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身子了,这时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传来阵阵快感如激流般冲击着楚惊云那并不容易熄灭的之源。他调好身姿,将长枪抽出又缓缓地送入,就这样开始反复的运动着。

    “你轻点儿!”

    陆雅菲一脸痛惜的望着自己的儿媳妇,她依然贴在楚惊云的身后,双手搂住他的虎腰以降低他冲刺的速度。

    眼看着已经无力挽回的局面,女儿已经失身给他了!她这个当母亲的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

    楚惊云紧紧压着平怡方,一送一抽连绵不断地用力运动着。

    而他对于平怡方在自己身上拍打的一双小手熟视无睹,他疯狂而贪婪的吮吸着平怡方口里的津液,一手用力紧搂着那滚烫的胴体,另一只手抚摸着她那不大也不少的少女,慢而不轻地揉捏着,不时用两根手指弹弄着,轻抚着,打着圈的轻抚揉压着。

    楚惊云不时用力的进入平怡方的最深处,停在里面左冲右突。平怡方轻轻地“啊”的呼喊了一声,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秀眉微闪,粉脸娇柔,香汗淋漓,气喘如牛。总是心中有千百个想要亲手杀死楚惊云的念头,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平怡方在楚惊云的身下激烈的扭动着,一双玉腿更是紧紧夹住楚惊云的脖子,冰肌雪肤变得恍如桃花绽放,而缕缕渗透出的涓涓香汗,使她的肌肤越显光泽,充满动人的魅力。

    在楚惊云的身下,平怡方除了感觉到疼痛以外,还感到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刺激。可是,她却拚命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他快一点结束。

    不过,女人的身体不会骗人,随着楚惊云那越来越深的进入,她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不由自主地渐渐配合他的动作。

    在楚惊云的刻意爱怜之下,她处子破身时的痛楚渐渐被痕痒以及满足所取代,领略到欢爱的禁果滋味,她忍不住轻吟出来,仿佛要向跪在楚惊云身后的母亲诉说着自己的快乐。

    “嗯……嗯……啊……用力……”

    “不……停下来!”

    平怡方内冲击得有点语无伦次了,她已经放弃了挣扎,转而偷偷享受起这并不属于自己的强壮男人的疼爱。

    楚惊云一边奋力的冲刺着,一边用舌头在那双摇晃不定的上着,用牙齿轻咬因为欢爱的快感而坚硬如豆的小花蕾。

    “…………喔……”

    平怡方的小嘴中吐出了充满激情的呻吟,她的俏脸上更是红通通的,一双凤目微微闭着,可是那双靥之间却是被泪水湿润了。

    望着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身体,楚惊云的欲火燃烧得更加的炽热!

    “啊!”

    最后,平怡方娇哼一声,双掌十指紧紧扣住楚惊云的指缝之间,柳眉一皱,娇躯剧烈的颤抖着。

    楚惊云也在这时释放出自己的生命精华。

    在两人的结合处,一丝强大的唇阴之力随即产生,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运转着,分别在两人的体内的静脉窜过,最后分成两份分别进入这对刚刚从仙境的顶峰回到人间的男女。

    看着平怡方娇躯乏力地躺在床上被自己压在身下,她的一对玉兔剧烈的起伏着,深深的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让刚刚才发泄过的巨龙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

    楚惊云放下平怡方的双腿,扭身一把抱过身后的脸红耳赤的陆雅菲,让她仰躺在平怡方的娇躯之上,楚惊云则整个人俯伏在她雪白光滑柔腻的身体上面,的巨龙如洪水猛兽的冲击那已经降下春雨的仙境之门!

    “不要!”

    陆雅菲虽然已经失身于楚惊云,可是却从来未曾想过要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被他蹂躏!

    可是,楚惊云却用嘴堵住了她的小嘴,双手反而用力抓住她身下的平怡方的玉兔,一个来回运动,他的双手也随之左右摇晃一下,带动着玉兔的颤抖变形。

    抽动之时,楚惊云低下头,用自己的大嘴享受着那美丽动人、成熟艳丽,像发出诱人香气的成熟水蜜桃般的玲珑玉体。

    百战神枪,带动母女两人的阵阵如坠仙境的飘渺异感。狂热却不失温柔,大开大落,势大力沉的冲击不仅为“攻击”的一方带来了熟悉而又酥麻的快感,更是推动着“防御”的一方进入欢爱的顶峰。

    陆雅菲羞得满脸通红,浑身散发出一种成人的艳丽妩媚。

    楚惊云那宛如狂风怒浪的冲击引发出她那久未旷春心之中所深藏着的春焰。

    或许是因为已经失身于楚惊云的缘故,被火热春意迅速侵占全身的陆雅菲完全崩溃了,那久旷寂寞的玉体在这个比起自己的儿子还要小的男人身下享受着从来都未曾满足过的欢爱极乐!

    “啊……哦……”

    陆雅菲忘形的发出声声仙乐之音以及娇喘颤抖,她的眼神里似乎荡漾着丝丝涟漪。

    楚惊云双手分开了美妇的双腿,挺着着巨大坚挺的火龙,对着潺潺流水的发动者最猛烈的进攻!那紧窄如处子般的紧紧地夹住她的,阵阵销魂的感觉当真是妙不可言!

    那晶莹透明的润滑无比,缠绕到巨龙的身上顿时让它如虎添翼,让楚惊云每一次都刺到了美妇的身体的最深处,重重的抵着她的之上!

    “啊……好大……”

    陆雅菲双手抓住了楚惊云的手臂,不自觉的听懂起来迎合着他的!

    当楚惊云那巨龙艰难地推进到前,她总是忍不住娇吟起来,那是如此的消魂,让辛勤耕作着的楚惊云听了不由得挺直起腰部,双手按住她的玉臀,开始肆无忌惮地功城掠地!

    动情不已的美妇人尽量把玉臀翘高迎上了的动作,家嫩的花唇一开一合的吞噬着她的!

    “啊……好厉害……嗯……”

    此时的陆雅菲只觉得男人深深刺入自己身体之中的长枪是那样的火热,那样的坚硬,那样的粗长,它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是如此的猛烈,每一下的都几乎让她魂飞魄散,飘飘欲仙,仿佛飘上了天上似的!

    楚惊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渐渐地忘却了外面的一切,开始忘情地冲撞起来。与相互接触时发出的“”之声不绝于耳。

    “我……啊……不行了……要……啊……要坏掉了……啊……顶到了……嗯……人家受不了啦…………”

    楚惊云每撞击一下,她的就跟着晃动一下。她抬起双脚,缠绕到楚惊云的腰间,上下抽动身体来承受着楚惊云的撞击。

    随着楚惊云那越来越快的速度,陆雅菲只能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轻声的吟叫着,如被狂风吹到空中的树叶,在下落的过程中又被另一阵风卷起。

    这样此起彼伏的强烈快感让陆雅菲再也忍受不住的达到了爱的顶峰,整个娇躯不规则的痉挛着。

    楚惊云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满足,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让自己体内默默运转的《御女真诀》将这纯阴之力完全炼化。

    片刻之后,楚惊云让陆雅菲翻身趴在平怡方身上,楚惊云的长枪时而进入陆雅菲这个家婆的体内,须臾又侵入到她女儿平怡方身体之中,享受着着母女共欢之时所发出的阵阵娇呼。

    那一声声的呻吟如同天上仙女所颂唱的仙乐一般悦耳动听,绕梁三日。

    楚惊云不知疲惫的快速运动着。终于,在他的一声虎吼之时,把自己的精华尽数注入陆雅菲的圣道之内!

    此时的天色已经微微发亮了,莲山之上刚好可以看到黎明之后那一丝丝曙光。

    在莲山上面的山庄之内的一间房间里,一名一丝不挂的男人光着身子仰躺在大床之上。而在他的身边,两名同样赤裸的绝色美女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这个熟睡的男人。

    在她们的眼中,有怨恨!有无奈!还有那一丝不易被发觉的无奈柔情。

    两女之中的那名成熟美艳的熟妇举起自己的玉掌,向着男人的命门就要一击而下!

    可是,在她的手掌即将击中男人之时,她却突然停住了。她看着男人的脸容,心中怎么也不能够狠下心来。

    只是,眼前的男人可是夺去自己贞,毁去自己幸福生活的罪人啊,自己怎么会狠不下心来呢?

    想不通这个问题,准确来说,是她不愿意去想明白!熟妇求助的望向另一边的赤裸少妇,她的女儿!在这之前,女儿还是玉洁冰清的黄花闺女!在就在刚才,自己竟然荒唐地跟女儿同时时候一个男人!

    初为少妇平怡方叹了叹气,她雪白的肌肤上尽是被男人宠爱过的痕迹,脸上带着一点青春朝气,却有暗含着初为人妇的独特魅力。

    她强忍着双腿间那撕裂的疼痛,来到男人跟前,抓起一把锋利的匕首,依然向着男人的命门刺去!

    可是,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她的身上。少妇手中的匕首也在男人命门上面停了下来。她回望着自己的母亲,也是一脸的苦笑,只是,她的双腮之间已经布满了痛苦的泪水了。

    陆雅菲无声的叹息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抱着女儿,轻轻的抽泣着,似乎想要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怨恨!

    很久很久,两个拥抱而泣的母女二人对望一眼,顿时明白了对方眼中的决心。她们相视苦涩地一笑,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又无声无响的退出房间。

    只是,在她们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她们却回头凝视着那个依然熟睡的男人那轮廓分明的俊脸,一丝泪水从她们的眼中流了下来,所不同的是,这泪水是解脱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