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8】俘获敌妻
    陆雅菲她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是她的身体不仅没有按照她的意愿行动,反而贪恋起这并不属于自己的欢爱缠绵。网址:版主全拼+001+com她美眸含羞紧闭,娇羞无助,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欣喜的泪水汹涌而下。

    可是在楚惊云的进攻之下,她身为人母的理智迅速崩溃!

    却说屋顶上的一对男女在忘我的缠绵着,而屋下却又是另一翻景象:士兵的包围网越缩越小,水贼之中倒下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只剩下平三段、平炎以及新娘等一些武功较高之人。其他的大汉无一不是躺到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而没有出声的,只怕已经死翘翘了!

    相比起水贼的伤亡人数,士兵方面竟然没有任何一人死亡!重伤的仅有一百多人!要知道,他们可是从山脚下一直杀上来山顶的,一路上过关斩将!

    不得不说,楚惊云这一个月来对他们训练的收获确实丰厚!

    此时,站在士兵最前端的赫然就是楚惊云的女人——小桃儿!

    “平三段,识相的赶紧投降,要不被我擒住了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平三段没有答话,倒是平炎叫嚣起来:“狗官!有种就来一场一对一的决斗,我一定杀得你直叫爹娘!”

    听到平炎这句话,在屋顶上压在他娘亲身上不停撞击蹂躏她的楚惊云也一脸鄙视,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没营养的话来,实在丢脸!

    “说那么多干嘛!”

    平炎身边的新娘持剑娇呼道,“狗官,尽管来吧,我平怡方绝对要把你们杀得片甲不留!”

    说着还挥手在半空之中舞了朵剑花。

    屋顶上的楚惊云听后,长枪一记深入,抵在陆雅菲的圣道最深处不动,贴在身下陆雅菲的耳边说道:“你的女儿长得真是水灵灵的,我喜欢!”

    “你想要对她干什么?”

    陆雅菲强忍着那不断袭来的快感以及痕痒感,勉强撑起身子,一脸惊恐的看着侮辱了自己的男人,道:“你不要……求求你!”

    对于楚惊云的话中话,她是清楚的。可是,她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糟蹋吗?

    楚惊云也大概知晓她的心思,于是便得意的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听罢,陆雅菲扭头看了看下面的平怡方一眼,随即又转而到楚惊云身上,好半晌,她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片,像是下定了一个极大的决心一般,有点抽噎的道:“你……你想要干什么我都依你,但你不能够伤害她!”

    “好吧。那你来好好服侍我一下。”

    楚惊云得意的一笑,把扛在肩膀上的双腿放了下来,伏身从她的腋下穿过,用力一把抱起陆雅菲,随即双脚一伸,自己平躺在屋脊上,让陆雅菲做在自己的处,来了个女上男下的姿势。

    “来吧,让我好好享受你。”

    楚惊云一手扶着她的柳腰,一手抓住一座雪白的肆意揉捏着。

    陆雅菲没有办法,她不敢忤逆楚惊云的意愿,虽然有点羞涩与生疏,这是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姿势,她以前只知道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而她的丈夫又不热中于房事,所以她的经验并不会太丰富。

    可是,在楚惊云的带动之下,她慢慢的耸动着腰身,娇艳如火的俏脸深深的埋在楚惊云的胸膛上。

    这个姿势让她有点耻辱感,可更多的却是无尽充实的满足。随着动作的加快,陆雅菲也不自觉的轻声娇吟出来。

    然而,屋顶之上春色无边,可屋顶之下却是血腥的场面!

    士兵方面以灭一为首的数十人手持武器对围着的一众贼子展开了最后的攻击。而其他士兵则是驻守在一边,时刻警惕着水贼的逃跑。

    平三段一把震开灭一的长刀,怒喝道:“你们这些狗官真是欺人太甚!我平三段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也要拉一个垫背!”

    言罢,他的攻击越发伶凌厉,完全拼命的打法让灭一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比起内力来说,小桃儿等人明显不是平三段的对手,可她却胜在招式的灵活多变。而现在平三段已然放弃本身的防御而一味的进攻,小桃儿竟然节节败退!

    士兵之中楚惊云的另一名女人见此,也不再迟疑,马上手握匕首跃身攻向好象已经发狂了的平三段。

    “婆娘尔敢!”

    平炎见对方竟然厚颜无耻的以二对一,当下也加入到对敌之中。

    新娘平怡方一脸鄙视的看着那些围困他们的士兵,道:“枉你们自称天朝官兵,现在居然以多欺少!看剑!”

    言语中,她也挺身而出。

    “炎哥小心后面!”

    她见到另一名官兵在平炎的背后偷袭,不由大声惊呼,她的身形也没有半点停顿,手中长剑直刺偷袭之人的喉咙。

    可是,士兵方面的人数也有十数人同时加入战场。战况有点混乱,可两方人马依然势均力敌,一时难以看出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啊——”

    屋顶上的战况也甚是惨烈!几乎呈现一面倒的局面。楚惊云自下而上的猛刺深深的刺激着陆雅菲那久未逢甘露的之心!

    陆雅菲逐渐迷失于这强悍而霸道的快感之中。她化被动为主动,一双藕臂撑在楚惊云那结实的胸膛之上,浑圆丰满的翘臀一上一下的来回索取着,以寻求更多更大的刺激。

    “我……不行了……”

    陆雅菲的身体猛然打了一个激灵。

    感受到这丰厚的元阴之力,《潜龙诀》竟然自动运转起来,虽然比起潜龙隐凤的双修效果差了不少,可楚惊云还是收益良多。

    一股股的纯阴之力转移到楚惊云的体内,快速的经过了数十道静经脉,形成了一个大周天后又通过两人的结合处流转到陆雅菲体内,依照同样的路线运转,最后分化为两股不同的内力被一男一女所吸收!

    “这是?”

    感觉到自己失去的内力竟然尽数恢复,陆雅菲有点不敢置信。可是当她跟楚惊云的目光在空中相互碰撞之时,她的一颗芳心却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着,仿佛一个小孩子遇到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般。

    激情过后,她的身子有点虚脱的靠在楚惊云的怀中,不时因为楚惊云的爱抚而轻轻颤抖着。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只属于我一个了!”

    楚惊云抬起头去把脸贴在陆雅菲的脸颊旁边温柔的摩擦着,并轻声的咬着她的耳垂说着:“我不但要你的人,我还要你的心!”

    虽然身体身体上很享受楚惊云那带有魔力的大手在自己身上爱抚的动作,可陆雅菲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玷污了我的身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嘴上说着如此强硬的话语,但她的身体却没有跟她的话一样作出应有的反抗。躺在楚惊云的怀中,她觉得好温暖,很有安全感。这是她从来都没有体现过异样感觉!

    一直以来的水贼生活让她觉得好累好累,只想一辈子呆在这样温暖的怀中不再醒来……

    楚惊云伸手抬起她的粉脸,把嘴唇贴上她的唇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而陆雅菲居然没有没有闪躲!或许是真的脱力了,又或许是她已经不想再反抗了,抑或是她心里已经已经默许了楚惊云这样的亲密行为?

    不过,到底是哪一个原因,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看到陆雅菲闭上眼睛任由自己亲吻着她,楚惊云猛的一口含住了两片唇片,舌头顶开牙关,长驱直入,与她口中的芳香小舌纠缠在一起。感受到怀中玉人的身体轻轻的震了一下,楚惊云便不自觉的温柔起来。

    轻轻的吮吸她檀口之中的津液,而后又通过舌头送返回去。他的一双魔爪也在陆雅菲身上的敏感地带处来回抚弄。

    一切好象就是那么水到渠成,陆雅菲逐渐的迷失在楚惊云所制造出来的甜蜜柔情之中。

    这时,屋顶之下的战局也逐渐走向尾声。

    平怡方被擒住,一众水贼已经伤亡惨重了。而平三段与平炎两父子还在苦苦挣扎着,已经有数十个士兵死在他们的手中了!

    见局势已定,小桃儿把刀搁在平怡方的脖子上,威胁到道:“我劝你们乖乖的投降吧,那样或许还能保得住性命。否则,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就要成为我的刀下亡魂了。”

    “呸,狗官!有胆的就现在杀了我,要不等我脱身了绝对要了你的狗命!”

    平怡方丝毫不畏惧灭一的要挟,并对另一边的平炎道:“炎哥,快点杀了这些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灭一就快速的点了她的哑,道:“平炎,你的妻子就在我的手上,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投降,要么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我们这些饥渴的士兵糟蹋!”

    平炎怒道:“狗贼,想要我平炎投降,那绝对是妄想!”

    “那么你是放弃自己的妻子了?”

    平炎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平怡方,可却对她流露出来的哀绝熟视无睹,决然道:“女人如衣服!我平炎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屈服的!”

    听罢,灭一笑了,对平怡方道:“你看看吧,眼前这个负心郎就是你将要下嫁之人!他将是你一生的依靠!可是,他却为了活命对你的生死存亡不管不顾。”

    平怡方绝望的摇了摇头,眼中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她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青梅竹马的情郎竟然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可是,自己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看到平怡方悲痛欲绝的神情,小桃儿便解开她的道。

    “你说的可是真话?”

    平怡方的声音有点嘶哑,她的身体也因为害怕听到对方肯定的答案而剧烈战抖着。

    可是,事实的残酷却把她心底里唯一的一丝希望都打碎了!只见平炎抬手瞬间抛出暗器——目标竟然就是被擒住的平怡方!

    平怡方有点不感置信,可她却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睁大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暗器直取自己的心脏而来!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虚影从空中落在了平怡方身前。只听“叮”的一声,那击向她的暗器已经被击落在地上了。

    “谁?”

    平炎见自己全力一击抛出的暗器竟然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击落了,他心中顿时翻起滔天巨浪!可当他看清来人之时,他更是眦目欲裂!

    来人竟然是楚惊云!

    这倒不是引起他那么大反应。可是,被楚惊云横抱于胸前的——竟然是他的娘亲!

    “狗贼!你对她做了什么?”

    平三段见自己的妻子衣衫不整,原本穿着的旗袍已经不知去向了,此时只是批着一件外衣,而那外衣却是楚惊云之前一直穿在身上的!

    看到这情景,就算是白痴都知道了两人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了!

    可是,平三段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了妻子此时的表情!陆雅菲头发有点凌乱,凤目紧闭,双颊上还残留着两道深深的泪痕,而她的樱桃小嘴却有点红肿,显然是激吻过后的痕迹。

    平三段甚至还能看到她的粉颈还有樱唇之上所残留的牙齿印!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他痛不欲生?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他失去了男人的尊严?

    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侵犯而自己一无所知,现在看到了被蹂躏的妻子无力的任由那个男人搂抱着她而自己这个当丈夫的却无能为力!

    “我杀了你!”

    平三段完全的失去了理智,举刀便杀向楚惊云。

    可是,楚惊云的一众手下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呢!

    小桃儿率先持刀迎上。

    两刀相碰,小桃儿竟然被硬生生的震开了五六步!

    平三段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雄狮般扑向楚惊云,全然不顾周围飞射而来的匕首短刃。

    可是,就在他冲到楚惊云身前,展开了一个大鹏展翅的姿势准备将楚惊云这一个凌辱他妻子的男人斩于刀下之际,小桃儿却从怀中掏出一支长萧,萧口对着跃上半空之中的平三段按下了一个按钮!

    “嘣!”

    随着一声的闷响的产生,一颗类似于子弹的黑物急速疾射而出,几乎在同一瞬间击中了平三段的小腿!

    被击中的平三段犹如做着抛体运动的吾人却突然失去了水平方向的动力一般,垂直的掉落在地上,可他依然嚷着要亲手杀了楚惊云!

    看着平三段拖着瘫痪了的下半身匍匐着向自己爬来,楚惊云心中的杀机顿现,刚想要动手之际,怀中的陆雅菲却用力抓住楚惊云的手臂,轻声道:“不要,求你了!”

    楚惊云低头看着这个刚刚被自己蹂躏过的美艳的俏妇泪湿沾襟的模样,真是天见可怜,我见尤怜!他也不忍心想要让她伤心难过,便示意小桃儿等人将他捆绑起来。

    楚惊云回头看望了瘫软在地上,正在失神的平怡方一眼,随即又转而望向孤立无援的平炎,道:“投降吧,看在你养母的份上,我饶你不死!”

    平炎纵使心中怨恨万千,他此时却说不上话来。因为他在思考着如何才能全身而退。再他看来,自己的妻子也好,养母也好,甚至是亲生父亲也好,绝对比不上自己的宝贵生命。

    所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如果让他安全脱身了,他绝对会把今天所受到的屈辱加倍的还给楚惊云!

    可怜的是,平炎他没有想到,楚惊云早已经看清他的想法了。所以,再楚惊云看来,平炎是必须除去的!

    楚惊云俯身放下陆雅菲,道:“我替你管教一下那个不悄子!”

    “不要伤他性命!”

    陆雅菲在楚惊云的背后轻声说道。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对于楚惊云这个奸污了自己的男人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平炎看到自己的娘亲竟然如此服从楚惊云,不禁怒由心生,大声骂道:“无耻的女人!你不配做我的娘亲!”

    楚惊云挥手阻止了欲要说话的陆雅菲,对平炎道:“便宜儿子啊,你怎么这样没,没大没小的跟你娘亲说话,是不是要我这个便宜父亲好好教育你一番?”

    “啊!”

    平炎大喝一声,随即拔腿就冲向楚惊云,他没有拿武器,因为,他的双手就是他杀人的利器。在快要冲到楚惊云前面之时,他奋然跃起数丈之高,一记凶猛有力的劲腿疾击而来,夹带着“呼呼”的破空声。

    楚惊云没有选择与其硬碰,而是十分巧妙的击打在他的小腿处,无声无形的化解了一记猛击。

    可是,平炎那带有强大内力的手掌不失时机的击向楚惊云的胸口。时间拿捏得恰倒好处,让楚惊云避无可避。

    可是,比起楚惊云的功力来,平炎现在的武功简直就像是一张破纸般不堪一击!

    楚惊云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而是硬接了平炎的一掌,而他却趁机弯腿用力顶在平炎的处。

    相互受到对方攻击的两人迅速的分了开来。平炎胸口一闷,不禁吐出一口黑血。反观楚惊云,却依然一脸笑容的顶着平炎那略显苍白的脸庞,道:“便宜儿子啊,你无论如何也赢不了我的。况且啊,儿打爹,会被雷劈的!”

    “噗!”

    平炎气得可不轻,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楚惊云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向着他走去。平炎这人报复心极强,而且城府又深,要是让他逃走了的话估计楚惊云就得头痛了。

    “你输了。”

    楚惊云的语气很淡很淡,就像是在对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在说话。可是,就是这平淡的一句话却直刺进平炎的心底最深处!

    是啊,他输了。只要逃不掉,那他就彻底的输掉了!

    楚惊云看着他有点颓废的表情,道:“有个问题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亲手杀死那个未拜堂的妻子?按理说,自己你不爱她也不至于要杀了她吧?”

    难道是那句:爱你爱到杀死你?

    听到楚惊云的问话,原本失神瘫软在地上的平怡方也关心起来,她也想要知道那个跟自己一起张大的男人要杀自己的理由。

    她慢慢的从地上撑起来,缓步走到楚惊云身旁不远处,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依然有点希冀的望着平炎。

    想到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平炎仰天大笑,待他笑得喉咙有点沙哑了才停了下来,道:“既然我已经逃不掉了,那告诉你也无妨。”

    平炎话锋一转,眼神变得有点犀利,道:“楚惊云,你认为我们洞庭湖的叛乱军真的就只有莲山上面那么一点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告诉你,在其他隐蔽的地方还有我的一些心腹在秘密的培养着军队!而杀她就没有人知道那些势力所在了!只是——”

    说到这里,平炎的眼神又转为黯然无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没想到我处心积累那么久了,到头来却功亏一篑!都是你!要不是你的出现,我一定可以坐上龙椅的!都是你这个天杀的!”

    一旁伫立的美妇陆雅菲看到自己的儿子变得如此陌生,心中不由一痛,她徐步走到平炎跟前,泪流满面的说道:“炎儿,我们都做错了!当初就不应该听从那些人的话!”

    “贱人,你住嘴!”

    平炎向着陆雅菲猛扑而去,像是一头觅食的饿狼向着自己的猎物张开了血盘大口。

    可楚惊云却快他一步,他一把将陆雅菲拉到自己怀中,一只脚用力踢在平炎的脸上,将他击出了数丈之外。

    楚惊云还想要补上一脚,却被怀中的陆雅菲死死的拉住,他也只好作罢。不过,平炎是必须得死的,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

    平炎躺在冰冷的地上,痛苦的泪水已经汹涌而出了,可他却选择了用狂笑来掩饰。

    “成皇败寇,要杀要剐随你便是!”

    楚惊云刚想要答话,可一旁的平怡方却突然问道:“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她面无表情的娇靥出现了一丝坚定的神色,可惜并没有人留意到。

    “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得到我的爱!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只是一个女人罢了!等我当上皇帝的那一天,天下的美女还不是任我采摘!你算什么!”

    平炎几乎是大吼着,他已经绝望了。

    平怡方好像是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道:“你走吧,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楚惊云眉头紧皱,他想不明白这个平怡方到底怎么回事了,这里可轮不到她来做主呢!

    就在楚惊云皱眉之际,平怡方却走到他的身边,一把将他的一只手臂抱入怀中,对上楚惊云疑惑的眼神,她淡淡一笑,问道:“你觉得我如何?我的身子可否抵得过平炎那条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