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7】娇媚双子
    此时,她的头巾已经被摘了下来,露出那一副绝美的容颜。banzhu001点扛她两腮绯红,凤目怒视眼前欲要攻击她的大汉。她持剑而起,出剑一把格挡住来敌的一记猛攻,身子借力向后跃起,握剑的玉臂趁机横了一圈,攻向敌人的。

    敌人也甚是机警,他的大刀迅速挥下,在电光火石之间堪堪挡住了几乎致命的一击。可是,那新娘高挑苗条的身形在半空中轻巧的一个回旋,修长的大腿猛然击在敌人的肩膀之上,在他捂住疼痛之处呻吟时,她手中的长剑没有半点犹豫的刺进他的喉咙。

    好毒的辣美人!

    当楚惊云正想要上前一亲芳泽之时,他感到背后一凉。来不及多想,他双脚用力一蹬,竟然一下跃出了数米之外。当他落地后才有时间观察来袭之人,竟然是那个成熟美妇人!只见她面带嘲笑,手中的短剑化作了一道流光,极速刺向楚惊云的要害。

    “想不到你的身法如此轻灵,实在让人惊讶!”

    贵妇说话间也不忘攻击楚惊云,她手上的短剑似乎活了过来一般,或左或右的突刺着,时而右手进攻,时而又在楚惊云躲避的瞬间换成左手,杀了楚惊云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楚惊云也不是好相与的主儿,不过他没有伤害眼前的这一个目标——一个成熟美艳的俏妇!每次对方攻击他都跳出好一段距离。

    就在两人的一攻一躲之间,他们已经出了大厅。而这时,平三段以及石古的两方人马却是却战越激烈。痛苦的呻吟声响遍了整座山庄。

    楚惊云一边应付着贵妇的攻势,一边思考着是否应该让自己的军队杀上来。可是,站在莲山之上俯首忘向山脚,凭借着惊人的夜视能力,楚惊云依然清晰的看到山脚下所驻守的重兵,他们没有因为山庄上面发生内乱而慌张,反而更加井井有条,时刻警惕着围绕莲湖周围的朝廷大军。

    看到这,楚惊云心中也不由暗暗赞叹,好高的纪律性!先不说莲山周围所布下的陷阱,单就这些守卫兵来说,楚惊云的军队要攻陷莲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楚惊云事先命人下的迷药估计就要发作了吧?说起这迷药,可谓是楚惊云苦苦钻研十多年了,加上了上一辈子的记忆,现在他那些女人炼制的毒药简直多不胜数!他现在使用的这一种迷药不但无色无味,而且中了迷药后让人难以发觉。只要中毒之人运用内力达到一定程度之时就会发作,药效并不强烈,只能让人产生丝丝麻痹感而已。不过,这对于楚惊云的军队来说,已经足够了。

    楚惊云的五万大军虽然大部分都是从一些新兵里挑选出来的,可是经过楚惊云一个多月的地狱式训练后,他们所训练出来的惊人体力以及良好的团队合作力可不是那些所谓的精兵可比的。

    想到这,楚惊云便不再迟疑,利用躲开贵妇的一刺突击的间隙,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球,对贵妇道:“夫人,看暗器!”

    说着便用力将黑球砸向地上。

    那贵妇听到楚惊云说要用暗器时心中也略为一惊,当看到楚惊云拿出暗器之时早已跳出三丈之外了。可是,那黑球砸在地上顿时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在“砰”的一声之后,又散射出数道红光。不过,红光却是转瞬即逝。

    其实,这哪里是什么暗器,只是一个类似于闪光弹的烟花而已。这正是楚惊云下达进攻命令的一种方式。

    “卑鄙!”

    贵妇以为楚惊云借用暗器之名诓点她,心中怒气顿生,手中的攻击越发凌厉,每次都是击向楚惊云的要害位置。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喝!”

    借着身体倾斜避开对方的短剑,楚惊云突然一改之前只顾闪避的作风,左手猛的拍出,击向贵妇人的胸口。

    可是这一掌力度是够了,但速度实在太慢了,至少在对方眼中是这样的。“无耻!”

    贵妇怒骂间,芊芊玉掌混注精纯的内力,迎击袭向自己傲挺酥胸的一掌。

    两掌相对,两人转而比拼内力的强弱。可是,一时间也是势均力敌,难分高下。不过,楚惊云的攻击可不会只有一掌,他击出的一掌只用了自己的两成功力而已。一掌击出,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出另一掌,堪堪拍打在贵妇的左肩之上。

    贵妇顿时向后退出七八步才勉强站定身子。

    “怎么样?”

    楚惊云挑衅的凝视对方。

    面对楚惊云的挑衅,贵妇却笑了,只见她道:“先前我确实小看你了。可是,你以为单凭你这样的功力能奈何得了我吗?”

    她说的也是实话,楚惊云刚刚那一掌虽然击中了她,可是她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根本没有影响到她的实力。只是,她却并不知道,眼前的少年却是扮猪吃吃老虎的先天高手!

    楚惊云也笑了:“难道你没有发现自己在运用内力之时身体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吗?”

    听到楚惊云这么一说,贵妇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她刚刚确实是感到了一丝丝像被电流击中的麻痹感,虽然对她的行动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如果强行动用内力的话只怕不能正常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准,而且还有麻痹这一后遗症。

    “砰、砰、砰!”

    “嘣、嘣、嘣!”

    正当两人在僵持之时,一阵阵响天彻地惊鸣声打破原本有点肃杀的氛围。莲山周围的军船上击出数十个炮弹,尽数击落在山脚下。有的击在浅水中,溅起巨大的浪花;有的击在泥土中,砸出一个个深坑;有的击中守卫的水贼,在一片痛苦呻吟声中带走了无数的生命。

    “怎么回事?”

    贵妇警惕愤怒的盯着一脸贼笑的楚惊云,在她认为,军官的进攻绝对是刚才那个闪光弹发出的信号。

    “你不需要知道怎么回事,你只要清楚——今天就是莲山水贼的覆灭之日就可以了!”

    楚惊云的攻击再次发出,一掌一腿无不配合得天衣无缝。

    而他的手脚之间的攻击也贯注了潜龙真劲,无可匹敌的力量虽然没有相应的速度与之相配合,可是那势不可挡、势如破竹的威力绝对是贵妇不能正面对抗的。

    所以,聪明的她选择了避其锋芒,灵巧的身形左闪右突,娴熟的身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躲避楚惊云的攻击同时也趁着空隙反击,每一招一式都是恰倒好处。

    可是,楚惊云的近身搏斗实在太过诡异了,完全没有路数可看!

    “喝!”

    贵妇娇喝一声,手中的短剑应声而出,如离弦的利箭刺向楚惊云的胸口,速度之快,让人产生了些许残影,甚至还能听到短剑划开气流破空声。

    楚惊云微微一笑,只见他的手掌疾抬而起,竟然只用两根手指夹住短剑锋利的口刃,而他的手掌却发出了刺眼的金光!

    楚惊云没有想到潜龙真劲竟然可以跟空气发生摩擦,从而产生金色的光芒。可他没有时间多作思考,趁着贵妇短暂的闭眼之时,一双擒拿手快而准的伸向她的要害。

    贵妇显然是身经百战,她料到楚惊云会趁这个机会攻击自己,故而身子微微左侧,恰好闪开楚惊云的毒爪。她的一只长腿半弯,迅速的踢向楚惊云的。楚惊云眼疾手快,猛然出手握住她的小腿,然后用力向自己怀中一拉。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

    “无耻之徒!”

    贵妇见自己的腿挣脱不了,索性放弃挣扎,转而倾注自己的内力于玉掌之上,强忍着那令她酥软麻痹的无力感,倾尽她全力的一掌击在楚惊云那后来而上的掌击。

    “嘣!”

    两人再次比拼起内力,所不同的是,这次贵妇却是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依偎在楚惊云的怀中。

    可贵妇此时却没有心思去理会自己的姿势如何了。她一脸的震惊!没想到自己的内力竟然畅通无阻的侵入到楚惊云的经脉之中。可是,她的内力却好象是流入大海的细流一般,居然毫无反应!

    楚惊云咧嘴一笑,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伸出另一只手搂抱住她一手盈握的柳腰,让两人的身体来了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你——”

    贵妇一时挣扎不了,刚想要开口大骂之时,却敏感的发现自己的仙境竟然紧紧贴着一具火热的毒龙!“不要!”

    她本能的慌张起来。

    可是,楚惊云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近距离的看着这个成熟美艳的雅儒妇人,楚惊云更加的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欲火。

    她的脸蛋娇艳如红桃,流连着异光的凤目上盖着一双长长而弯弯的睫毛。“你可别乱动哦,万一引起我的‘性趣’来,你就吃亏了!”

    贵妇的一只手掌依然跟楚惊云贴在一起,可她的内力却在疯狂的消耗着,一条长腿被握住,这个姿势让她的身体有点麻痹,可她却没有办法挣脱得了。

    “快点放开我!”

    她腾出的一只手不停的拍打在楚惊云的肩膀之上,可楚惊云根本没有将她那像搔痒的击打放在眼内。

    见楚惊云对自己的反抗毫不在意,贵妇竟然张开樱桃般的小嘴,露出了洁白的贝齿,一口咬在楚惊云的手臂之上。

    楚惊云慌忙运起潜龙真劲散布在伤口之处。虽然手臂已经被咬得流出了一丝鲜血,可楚惊云却被她鼻中吐出的气息迷得头脑沉昏昏的,的长枪更始变得犀利无比。他的嘴唇也变得干燥起来,让他忍不舔着干干唇片。

    “不要!”

    贵妇见楚惊云的嘴唇竟然越来越近,不由心慌的扭过脖子以避开对方的侵犯。可是,当楚惊云与她两首相缠的时候,她蝶首怎么也避开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红唇落如对方的大口之中!

    楚惊云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她的唇缝便再也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嘴唇盖上了怀中被自己牵制住的美妇那如樱桃般娇艳的柔唇。

    只觉触口芳香甜美却又滑腻柔软!

    楚惊云正在品味着绝色美妇人的娇嫩红唇,可是他的眼角却发现了几个水贼正在不远处相互撕杀着,并不断向自己这边靠近。

    没办法,楚惊云可不想被打扰,便抽回了跟贵妇比拼内力的手,转而双手搂抱住还没反应过来的美人儿,一下子从地上跃起,跳到屋顶之上。借着夜色的掩盖下躲开了众人的视线!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唔——”

    贵妇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樱唇已经被一张大嘴侵占了。全身酥软无力的她只能挥动一双藕臂,毫无意义的击打着楚惊云的胸膛。

    可她却推拒不了他强壮的身体!

    楚惊云的身体逐渐向前倾去,慢慢将怀中的绝色妇人压在身下。他含住美妇人的两片红唇,轻轻的吸啜着,又伸出舌头在她的贝齿上来回添吸,并不时进攻她的齿缝,试图想要侵入温香的檀口之中。而他的一双魔爪却沿着旗袍的边缘滑进内里包裹着成熟胴体。

    “唔……唔……”

    贵妇人对于楚惊云的侵犯毫无办法,眼中的泪水早已如泛滥的洪水般倾泻而出,沾湿了两人的衣襟。楚惊云对她的哀鸣无动于衷,依然我行我素的在她的玉体上探索着。

    此时的她虽然极为可怜,可是,谁又知道到底有多少条无辜的生命终结在她的一双纤手之上呢?

    既然杀了人,那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当然了,楚惊云是不会伤害她的性命的,至少现在不会!

    在美妇人的哀鸣声中,楚惊云双手一边一个的握住了一对丰硕饱满的!可是其体积之大,楚惊云实在无法用一只手完全握住。入手柔滑细腻,如同摸在毫无瑕疵的美玉之上。感受着那种肤如凝脂的触感,楚惊云仿佛置身于天上的云雾之端。

    面对着陌生男人的侵犯,贵妇心生紧张害怕之感,全身都在楚惊云的身下瑟瑟发抖,可她的口中依然不停的蹦出一些没有任何作用的话语:“别……求求你,不要这样……啊!”

    她倾尽全力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躲开楚惊云的侵袭。可是,楚惊云压在她身上的虎躯却在她的扭动之中越发贴身的压迫着她成熟曼妙的娇躯,胸膛挤压着两座饱满怒凸的圣峰。

    楚惊云在她的唇片上占完便宜之后便一把伏在她的胸前,埋首与那深深的之中。他的双手也强行撕开她的旗袍,裸露出粉红色的小肚兜。

    美妇人虽然是躺着,可她的一双却依然将其完美的轮廓展现出来,似有裂衣而出的趋势。

    楚惊云贪婪的吞了吞口水,他在幻想着这么一对宝贝要是带上特大号的花边会是怎样的一种诱惑。

    想及至此,楚惊云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看看这对的庐山真面。

    一只魔爪挥动,撤断了肚兜的绳带,随着楚惊云另一只手的侵袭,一对雪白坚挺的玉兔跃然于眼前,随着主人的旋身扭动,两只玉兔更是调皮的摇来晃去,上下蹦跳着,像是要把楚惊云的心魂都抖散一般。

    楚惊云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分开她的双手压在她蝶首两侧,俯去亲吻她精致的耳垂,不时伸出舌尖调弄她的耳洞,并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看下面。”

    贵妇人心里虽然恨不得将楚惊云碎尸万段,可她还是转过头去朝向地上打斗着的水贼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原本激战在一起的双方人马此时已经放弃了内斗。可是,在他们的外围却有数不清的军队士兵围攻着他们!

    “是你?”

    贵妇人一脸怒意的盯着楚惊云道。

    楚惊云无视她那杀人的目光,道:“你想想,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还有机会逃得了吗?而且,他们早已中了我的迷药,只要他们强行运用内力便会全身乏力,到时也是难逃一死的。你再想想,如果抓住他们以后,我会放过他们吗?”

    话毕,楚惊云突然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摄人寒光。

    “凡是拒绝投降者,一律杀无赦!”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贵妇没有丝毫的害怕,她坦然对上楚惊云那骇人的目光。

    “屈服于我,或者看着你的丈夫、女儿、养子被杀死。”

    贵妇人别过头去,纵然她的心中有千怨万恨,可她的口中只是跳出两个字:“妄想!”

    见贵妇人一脸决然的表情,楚惊云也不再多说,而是在她的粉颈之处大肆撕咬,双手撤着她的旗袍用力一拉,一具几乎全裸的雪白玉体便呈横在自己的眼前:瘦削的香肩连着微微突起的耻骨,晶莹剔透的娇嫩雪峰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吸引男人的眼球,毫无赘肉的纤细柳腰完全不像是一个生育过似的。而她的却穿着一条粉色亵裤。

    贵妇人连忙伸手护住胸前外露的春光,道:“你不能那么做!”

    楚惊云抓住她的手腕,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呼唤着:“你认为现在还能逃走吗?”

    闻言,贵妇人的身子轻轻一颤,楚惊云便趁此机会一把拉开她的双手,大嘴一张就是含住了去中一个粉红的花蕾。

    “不……不要……”

    “雅菲小宝贝儿,你就给我吧!”

    楚惊云依然轻唤贵妇人的闺名,在此之前他早就打探清楚关于莲山水贼的一切信息了,身下的这一个美艳闺名正是陆雅菲!

    “不行!”

    陆雅菲别开泪流满面黔首,道:“如果你在这样的话,我就死在你面前!”

    楚惊云淡然一笑,用力的搂抱着陆雅菲,享受那成熟胴体所散发出的勾魂夺魄之感。他盯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对于楚惊云的话,陆雅菲扭头不语。

    楚惊云继续说道:“难道你就真的想要作贼子吗?你们这些叛乱份子,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无辜性命,也不知道害苦了多少黎民百姓!你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而已,根本不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或者,你们是有所依仗。可是,难道你现在还以为你们能够赢得了我吗?莲山的防御确实坚固,不过,你们也只是仗着它的有利地形而巧设陷阱而已,被大火一烧,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陆雅菲想要反驳楚惊云的话,可她却无言以对,她看着山脚远处的大火依然在剧烈燃烧着,心里十分的不解!

    莲山周围终年多雾,树木都湿透了,怎么可能燃烧得了呢?

    似乎是看出她心中的疑问,楚惊云便说道:“你不要以为湿了的木材就不能燃烧,那是因为火焰的温度不够高而已!但是,我可以做到这一点!只要有其他燃料就可以轻松解决了这个难题了!”

    其实,楚惊云只是使用了一种名为“钠”的金属而已。钠可以在空气中点燃,也可以与水剧烈反应,放出大量热!而这种“钠”楚惊云可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海盐中获得的。

    言罢,见陆雅菲依然别开头,楚惊云便一把撕开她的亵裤,并将她的一双修长玉腿抗在双肩之上。

    “不!”

    陆雅菲见楚惊云解开腰带并释放出那巨大的分身,她的心一阵害怕!这是怎样的一个尺寸?只怕自己的丈夫也没有他的一半!“不要!”

    楚惊云并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而是俯去亲吻陆雅菲的小嘴儿。她想要反抗,可是她的双腿却踏在楚惊云的肩膀上,而她的身体也被压得死死的,除了能够扭动着颈项,她只能无助的哭泣着。

    “你也知道伤心吗?那你杀人之时怎么没有想过那些被你杀害之人的至亲会如何难过呢?”

    “我没有!我杀得只是一些大奸大恶之徒而已!”

    楚惊云反驳道:“那下面那些贼子呢?他们也跟你一样只杀一些该杀之人吗?恐怕未必吧!再且,你知道他们杀害无辜却不去阻止,反而默许他们那些禽兽不如的行为,难道这些罪行还不够你受到惩罚吗?”

    说罢,楚惊云便按住她的一双小手,肩上抗着她的长腿,提枪对着如小溪长流的仙境秘道缓缓刺进。一杠如浸没过火热岩浆的长枪一路过关斩将,穿山钻石,开岩破冰,直攻到了桃源秘境的最深处!

    “啊——”

    虽然已经年过而立之年了,可陆雅菲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被强行撕裂了一般,钻心的疼痛差点让她昏厥过去。或许是长久未被雨露滋润,她的圣道依然紧窄如处子。

    楚惊云没有一丝犹豫,马上开始了连番征战。火热长枪随着楚惊云的来回而不停的进行着“日出”运动!

    陆雅菲的双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抓住楚惊云的手臂,她的身体也随着楚惊云的撞击而上下震荡。

    她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是她的身体不仅没有按照她的意愿行动,反而贪恋起这并不属于自己的欢爱缠绵。她美眸含羞紧闭,娇羞无助,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欣喜的泪水汹涌而下。

    随着楚惊云的动作,陆雅菲从闭嘴不发一言到不断呼出沉重的鼻息。最后竟然抑制不住的娇喘连连。

    陆雅菲的圣道好象有一股火热的旋涡,在不停的吸压着楚惊云的巨龙。在她的吸引下,楚惊云只觉得她的圣道有若处子般紧窄,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分身,让他进出艰难!可是,那更是一种无发言语的快感,这让他不知不觉间更加用力的抽动着,撞击着,冲刺着!

    陆雅菲在他的猛烈进攻下下,虽然理智上极为抗拒,可她的身体却在轻轻的挺身而上,迎合着敌人的侵犯!那近乎微不可察的娇吟声时断时续,却是在逐渐的由小到大的越来越响!

    陆雅菲那屈服的娇喘让楚惊云更加的兴奋,他把这具成满成熟诱惑力的雪白娇躯搂得更紧,抽动得更加猛烈,与之间的互相撞击声不断于耳,犹如人间仙乐!

    却说屋顶上的一对男女在忘我的缠绵着,而屋下却又是另一翻景象:士兵的包围网越缩越小,水贼之中倒下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只剩下平三段、平炎以及新娘等一些武功较高之人。其他的大汉无一不是躺到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而没有出声的,只怕已经死翘翘了。

    相比起水贼的伤亡人数,士兵方面竟然没有任何一人死亡!重伤的仅有一百多人!要知道,他们可是从山脚下一直杀上来山顶的,一路上过关斩将!不得不说,楚惊云这一个月来对他们训练的收获确实丰厚。

    此时,站在士兵最前端的赫然就是楚惊云的女人——小桃儿!

    “平三段,识相的赶紧投降,要不被我擒住了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平三段没有答话,倒是平炎叫嚣起来:“狗官!有种就来一场一对一的决斗,我一定杀得你直叫爹娘!”

    听到平炎这句话,在屋顶上压在他娘亲身上不停撞击蹂躏她的楚惊云也一脸鄙视,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没营养的话来,实在丢脸!

    “啊……你……轻点……”

    陆雅菲倒没有楚惊云那样可以分出心神来留意屋顶之下的事情。她此时早已经飞上了云雾之端了。

    楚惊云的每一下深入都带着她在云中穿插,感受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她胸前两只饱满的随着后面的猛烈冲击而前后晃动,好像在诉说着主人身体的快感。

    陆雅菲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喊起来:“不要了……快停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