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6】敌人妻女
    镜头回到了楚惊云所在的船上,此时他正享受着激情的男女之欢!小桃儿拖着有点疲惫的身子移到楚惊云的身后,紧紧的贴着他的背脊,十分有技巧的利用自己的一对圣女峰挤压着,不时在他的背上亲吻一口。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受到双重刺激的楚惊云几乎把持不住就要提枪而上。可是考虑到即将发生的战斗,他也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来。

    “怎么了”感受到楚惊云的动作停了下来,小桃儿不由关心的问道。

    楚惊云将她拥入怀中,道:“对于莲湖的部署已经准备就绪,等一下就要与其开战了。”

    小桃儿略为沉思,便道:“那贼子生性狡猾,要对付他们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而且,我们已经包围着他们三天了,可他们仍然没有一丝大敌来袭的反应,这其中恐防有乍!”

    小桃儿虽然没有怎样带过兵,可是她以前带人打斗过,现在眼看己方兵临城下,而他们却没有任何拒敌的准备,难道那贼子就认为自己能够敌得过一万多人的围攻?况且,外围还有四万人至多。

    想及至此,楚惊云淡然一笑,道:“这个我自然想过,可是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莲山上的情况,这样贸然进攻只怕不妥。”

    周媚没好气的白了楚惊云一眼,嗔道:“那少爷你还下令进攻?”

    小桃儿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楚惊云自信的说道:“所以,我要找一个人进入莲山里看看。”

    “少爷你你说得倒容易呢!可是怎么进去?你不要看莲山外表没有什么机关,可是它能够至今为止而不被攻陷可不会这么好闯的。不过,少爷你吩咐的话,小桃儿一定完成任务的!”

    楚惊云捏了捏小桃儿的小瑶鼻,道:“你可是少爷我的女人呢!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少爷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去冒险呢!所以你不能去。”

    “那谁可以胜任这个任务?军队中的斥侯可没有那么好的武功哦!”

    小桃儿一脸幸福的笑容,可是看到楚惊云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惊,问道:“难道少爷你要自己去?”

    未待楚惊云答话,小桃儿就反身紧抱着楚惊云,道:“少爷你不能去冒险啊!我答应过家中姐妹要好好照看你的,我可不要你以身犯险!”

    见她一脸央求的看着自己,楚惊云也不想她为自己担心,可是着必须自己出马才行:“所谓不入虎,焉得虎子!不过你放心,就凭少爷我的武功,即使不能杀退贼子,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况且,我身上的暗器可不少呢!”

    说着,楚惊云还拍了拍自己身上藏着暗器的地方。

    “难道少爷你就一定要亲自去吗?”

    小桃儿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可让她失望的是,楚惊云却恳请的点了点头。其实,楚惊云之所以要亲自前往莲山,是因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莲山位于洞庭湖的一处急流里,山上终年湿润多雾,树木难以燃烧,还有其地形极易于防守。如果派精兵驻扎于此,即使做不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勇之势,也可以轻易紧受山里的阵地,易守难攻,可谓天时地利!

    “小宝贝你就放心吧,我会带着一些闪光弹防身,一有不妥便会马上求援。况且,你可不要忘记了,少爷我是先天之境的高手,那些人怎么可能伤得了我呢!”

    楚惊云轻拥着她的婀娜娇躯,并温柔的在她的秀发上亲吻着。

    小桃儿见劝不过楚惊云,也就任由他去了,只是要他一再保证好好保护好自己她才有点放心。

    “那……那好吧。人家听你的就是了。但是少爷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一点啊!”

    此时的小桃儿就像个小孩子那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小嘴微微嘟着,已经完全成熟的娇躯在楚惊云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用自己那双雪乳在他的身上摩擦!这不是在引人犯罪吗?

    小桃儿一张粉脸活象已经完全成熟的水蜜桃,娇艳欲滴,长发及肩,此时她眼睛有点担忧,但是却满含万种的风情,看起来更显性感迷人。如藕般的双臂洁白细腻,正抱着楚惊云的脖子!

    “放心吧!少爷我还没有跟你们这些姐妹一起快乐生活够呢!”

    楚惊云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小桃儿那高高隆起的翘臀上,另一只手则是搭在那柔软的腰肢上轻轻抚摩,那感觉滑而不腻,盈盈一握。

    “少爷……”

    小桃儿浑身一抖,男人的大手带来了灼热的温度,让她变得敏感起来!不过她的话只说到了一半便被楚惊云低头用力吻住了她可爱迷人的樱桃小嘴。

    男人的舌头在她檀口之中不断搅动与纠缠,阵阵酥麻感使得她越来越感到晕眩,她微微闭着的双眼睫毛轻轻抖动着,俏脸一阵红晕。她十分陶醉于被楚惊云触摸,被亲吻的感觉!

    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似有电流在自己的身体上流过!

    而此时,就在莲山之中!这些人对于外面来为公的士兵熟视无睹!显然是习惯为常了!以前也经历过大笑数十次被这样围剿过,可是那些军队全部都无功而返!

    大厅之中众人作好了婚礼的准备之时,门外一名下人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恭声道:“启禀大当家,门外有一狗官求见!”

    听罢,某些比较冲动的大个子便拔出系在腰间的大刀,十分张狂的叫嚣道:“他敢来?我砍死那!”

    说完,大刀还在空中虚舞了几下。

    而比起这些有勇无谋之辈,另一些人则是小心谨慎的思考了一番,才对平三段道:“大当家,者恐怕来者不善啊!”

    说到这里,他又向来抱的下人问道:“对方共有多少人?”

    “只有一个而已。”

    “什么?一个?”

    别说是他,就算是在场的其他人也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平炎眉心一紧,脸上闪过一丝狠毒,道:“你去请他进来。”

    “炎儿,你——”

    成熟贵妇心中疑惑顿生,她不明白养子的想法。可是,若对方真的只是来了一个人,那么可以说这其中必然是个阴谋。

    平炎对贵妇回以一个放心的眼神,道:“娘亲你放心吧。就算对方有什么阴谋也不可能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包围下得逞的。最重要的一个,既然对方只派来一个人,那么他的目的也是十分明显,无外乎是想要打探我们这边的虚实而已。这三天我们对于他们的包围不理不睬,一点防范也没有,他们心中肯定生疑。而这个人之所会光明正大的来拜访,只怕是碍于我们莲山上的陷阱与得天独厚的天堑罢了。”

    美艳成熟的贵妇道:“那好吧,既然对方派人来送死,那我们便成全他!”

    她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脸上充满着自信地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足智多谋的女诸葛!

    不得不说,这一个女诸葛长得还真是十分的迷人!成熟少妇的魅力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她那绞美的身姿,凹凸有致,一双雪峰丰挺圆浑,微微隆起的翘臀是那么勾人心魄,修长的双腿线条十分的优美,无论是大腿还是小腿,都一样的润圆柔美,两条玉腿交叉在一起,更加凸现了她的身体曲线!

    平三段对那下人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把那个狗官叫进来吧!”

    下人应了一声便退出大厅,向山脚走去。

    美妇人又道:“那炎儿就准备跟方儿拜堂吧,其他人要时刻警惕,防止徒生异变!”

    不消片刻,一名身穿白色儒服的年轻人旁若无人的踏进内厅,当他第一眼看到厅内这个阵丈之时也是十分诧异,可是这反应让他生生的压了下去。

    只见他举止淡定,完全没有被敌人包围的担惊受怕,他微笑着道:“在下楚惊云,不知到山庄内竟然举行着婚礼,仓促之间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还请勿怪!”

    一看到楚惊云处之泰然的模样,那些过着茹毛饮血大奸大恶之徒可把持不住了,在他们眼中是绝对不能够容忍别人比自己优秀的!

    而楚惊云所表现出来的温文举止以及带有一丝丝的王者之气让他们很不舒服!当是时,便有几个恶汉持刀霍霍,准备将楚惊云这个眼中钉碎尸万段!

    “姓楚的狗官!识趣的就自己割腕自尽,要不你家大爷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割腕!”

    “割腕!”……

    一时间,大厅内外的贼子呼天抢地的大喊着,那声音震耳欲聋,让楚惊云感到了儿膜都有点刺痛了。不过,貌似他每次到菜市场时都会听到类似的猪叫声音。

    楚惊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只是一脸笑吟吟的看着客厅的上座上坐着的平三段——旁边的成熟美艳的绝色妇人!只见她眉目清秀柔美,如清辉皎洁的新月,凤目柳眉,散发出成人的独特魅力。

    她此时穿着一件天蓝色旗袍,双脚并拢并倾斜着。虽然她坐在椅子上,可楚惊云却分明看到了她高挑的身材,完美浑圆的翘股承受着芊芊柳腰,而她的胸前,一对无与伦比的丰硕强烈的刺激男人的眼球。

    她胸前那一双白嫩而高耸的将衣服撑得满满的,随着她呼吸之间的轻轻颤动,就好像有了生命似的,在她的胸前活蹦乱跳地晃荡着。那樱桃似的小嘴儿,两边迷人的菱角线条分明,充满了成人特有的风韵与高雅的气质!长长而卷曲的睫毛犹如天上的新月,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此时却透射出无限的成熟魅力。

    从外面看来,她只是穿着平常的肚兜,可她的双峰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反而更像青春少女的拔挺。

    要是让她穿上自己现代的雷丝花边胸罩,那……那还得了!

    就在楚惊云意之时,坐在上位的平三段缓缓站了起来,临空挥了挥手,阻止了一众大汉的叫骂,道:“在下洞庭湖平三段,不知阁下到来所谓何事?”

    平三段他的语气平缓且带有尊称,可楚惊云却没有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什么尊敬,反而像是高高在上的大官人面对苦苦哀求的低等下人一般骄横跋扈!

    楚惊云强忍着心底涌现的无尽杀机,道:“我此次前来,我来劝你们停止叛乱,归顺天朝的。”

    听到楚惊云的回答,一边站着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平炎却好象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他“哈、哈”的干笑了几声,面带鄙视的回答道:“难道你认为这有可能吗?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凭什么他龙元飞能够坐上龙椅,而我们只能向他俯首称臣?”

    楚惊云以一种赞赏的眼神看着平炎,从他一进大厅起,除了一直留意那个成熟美妇人外,就数这个平炎最引起他的注意。

    从外表上看,平炎是那种内外不一的人。他外表看上去让人看不清他的底势,从而减低了戒心。可他的内里却十足的城高府深之人,这种人往往会成为一个群落里的核心人物。平三段跟他比起来,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

    而楚惊云恰恰跟平炎同属一类型。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如果刚开始楚惊云还打算招降的话,那么此时他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赶尽杀绝!

    至少,平炎必须得死!要是留下这么一个敌人躲在自己的背后,楚惊云还真是会感到毛骨悚然的。

    “或许你说得没错。”

    楚惊云淡淡的回答道,“这一个天下确实是所有人的天下。但是,既然你说龙元飞没有资格做皇帝,那你认为你自己有那个能力么?”

    平炎目光如炬,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楚惊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没有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

    “炎儿,今天是你的大婚之日,别误了时辰!”

    成熟妇人打断了楚惊云两人的针锋相对,又对楚惊云道:“楚大人,今天是小儿的成婚之日,咱们先让他们夫妇二人拜过堂再说正事,如何?”

    楚惊云笑道:“既然是夫人的要求,那在下也不好多说。承蒙不弃,今天我就当个证婚人好了。”

    听了楚惊云毫不将自己放在眼内,平炎眼中闪过一丝羞怒之色,但他很快就平服下来。而平三段见自己的夫人也这么说了,要杀楚惊云也不急于一时,便对下人道:“吉时已到,你快去请新娘出来。”

    楚惊云也不多说,他在大厅之中找了个椅子做了下来,冷眼旁观,似乎眼前之人的所作所为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他翘着二郎腿,目光不断在众人身上流连,想要从中找出一些端倪,可让楚惊云失望的是,除了平炎以及平三段之外,其余一众贼子虽然长得牛高马大,可真正有城府的并不多。

    当然了,那个成熟艳丽的美妇人除外!

    就在楚惊云打量众人之际,大厅门外一个身穿大红婚服的新娘在媒婆的相挽持之下徐步而进。

    虽然看不到新娘的脸容,可楚惊云却似乎猜得出那女子的美容艳颜。婀娜娉婷的身段,摇曳生姿的步伐,玲珑浮特的曲线,无一不引人犯罪。

    而此时,楚惊云就是那个想要犯罪的人!

    他明目张胆的打量着头带红巾的新娘,不时又转向上座的成熟妇人,暗中将这两个大小美人比较着。

    她们一个成熟美艳而不可方物,另一个却是充满年轻少女的青涩娇羞,一个会勾引男人,一个会吸引男人!

    要是能够同时拥有这么一对娇艳的母女花,那就不知是哪一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虽然楚惊云的女人之中比她们毫不逊色的也不少,几乎每个都跟她们在伯仲之间,所不同的只是她们身上的气质而已。

    其实,在楚惊云的眼中,称得上美女的,她们的脸容都是在同一层次,惟有气质的不同才会分为许多不同类型的美女。

    不知道是谁说过的,如果没有相配的气质,那么一个女人即使长得再美也不过是低俗的女人而已。

    当一对新人就要拜堂之时,一名虎型大汉大喝道:“且慢!”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人身上。

    “石古,你有什么事么?”

    平三段以一种极不友好的目光看着发话之人,似乎想要一刀砍下对方的头颅似的。

    那名唤作石古的大汉神色自若,坦然道:“大当家,你这话说得有点不明就里了。好歹我也是莲山的二当家,炎儿跟方儿成婚了难道我这个当叔叔的就不能发表一两句感言吗?”

    “哦?那不知石叔叔有何感言?”

    平炎心中的怒火中少,对着石古怒目而视。

    石古搪了搪手,道:“侄儿语气如此之冲,难道不乐意叔叔对你们两个的祝福吗?”

    虽然他是这么说,但是谁也可以看得出,这个石古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那你有什么祝福送给侄儿?”

    平衍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一个中年人,心中却已经在想到被自己抓在手中任意虐待的情景了!

    石古“呵呵”的笑道:“那就是他的人头!”

    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狰狞的笑容,一手指着大厅之中的某个方向!

    众人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楚惊云则是用一种看小丑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些想要生吞自己的贼子,他没有想到那个叫石古的二当家居然指着自己!

    呵呵,有趣!对方明显跟平三段一家不和!而他居然在这种场合想要发难,到底是凭借什么?不过,对方的阵型乱起来才好,这让楚惊云才能将自己的损失减到最低!

    而对于眼前的变故,楚惊云他没有当场发怒,而是对着平三段问道:“敢问大当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你们想要将我这个作为交战一方的使者斩杀于此吗?”

    未待平三段回话,石古又道:“侄儿,上吧,亲手把叔叔跟你贺礼收回去吧!”

    话毕,竟然拔出大刀交到平炎的手上。

    “你——”

    平炎没想到石古居然跟自己来这么一出戏,就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了。对于他来说,楚惊云是一定要杀的,可却不是现在。

    “石古!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座的成熟美妇人娇喝一声,道:“今天是我女儿的大婚之日,你居然要她夫君沾血!难道你是在诅咒他吗?又或者,你想要谋害他而好让你夺得大当家的位子?”

    石古笑道:“是又如何!”

    说罢,他的目光转向自己的心腹:“动手!”

    他大手一挥,浑身的杀机顿时丝毫不遮掩的展露出来!

    顿时,数十个大汉刀而起,砍向那些毫无防备的水贼!这一惊变使得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身边的这些猛然发难的大汉砍到了在地上!

    平三段反应极快,他握刀自下而上的砍翻一名来袭之人,大喝道:“石古,你竟然敢造反!”

    说话间,他的大刀已经与石古手上的斧头碰在一起了。

    “非也,非也!你这造反说得多难听,我只是要拿回应该属于我的东西罢了。这个洞庭湖是我们当初联手打下来的,凭什么就你一家独大,而我只能偏安一隅?”

    石古盯着眼前的平三段,冷笑道:“你也老了,是时候将这一个位置让出来了!大哥!”

    “哼!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一个本事了!”

    平三段也不跟他废话,马上挥刀想要他逼退!

    而此时场中,无数的刀剑碰撞声此起彼伏,刀光剑影伴随着一声声痛苦的声音而闪耀着,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总会有一具尸体出现!

    若说场中最得意的,莫过于楚惊云这个局外人了。他左闪右避,躲过了数个贼子的大刀,悄然来到了那一个娇俏新娘的背后!

    他心中暗道,既然你们作为反贼,那么就得做好了被擒的觉悟!

    此时在楚惊云的眼中,这一对娇艳欲滴的母女花已经成为了他的目标!这一大一小的两位美人当真是让他心里痒痒的,绝色母女花的诱惑,而且她们还都是那种让男人一见便为之疯狂的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