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4】偎红倚翠
    当日中午!

    当楚惊云到达皇宫正殿之时,大厅中早已站满了朝廷重臣。BαΝΖΗú~零0一~COM而大臣又渭径分明分成三派。

    “你来了?”

    这一个中年人语气很淡,却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本意是想责怪楚惊云为什么这么迟到的,可是话一出口就变味了,听在楚惊云的耳中像是跟他打招呼似的。

    楚惊云没有多说,只是向他点了点头,“你是谁?”

    “林远!”

    中年人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是他浑身却有一种无形的杀气,一看便知道是久经战场的悍将!

    楚惊云并并没有询问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只是,林远这一个人他知道!天龙皇朝帝国的神将——当今的兵马大元帅!

    就在楚惊云到达不久,偏门里便传来了一个老太监的呼声:“皇上架到!”

    听罢,大殿之上的文武百官便纷纷下跪行礼:“臣参见皇上!愿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此时楚惊云心里根本就不乐意下跪,整一个大殿之上只有他一个人站着,鹤立鸡群一般,非常出格!

    龙元飞的目光在楚惊云的身上扫视着,眼中的杀机并没有逃得过楚惊云的视线!他在龙椅上坐下后,便拱手说道:“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龙元飞脸上显得有点疲惫,但他的双眼间却依然那么炯炯有神。他也不废话,道:“相信各位卿家也知道朕宣你们进宫的原因了。我天朝一直与西域傲来国修好,但它却在半个月前竟然派兵扰我境域乡镇。现在,我国西边的敌兵已经增至十万之多了。大军压境,现在,我师不得不向其宣战!而且——”

    龙元飞话锋一转,道:“江淮流域附近,那洞庭湖水贼竟敢公然造反!数万水贼凭借着天堑的护佑,屡次袭击来往的船只。而且,那水贼的头领平三段竟然对外自封为成卫皇!这实在是挑衅我天朝圣威!故此,朕召集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两件事。不知你们之中谁有良策?”

    楚惊云没想到,除了傲来国来犯之外,洞庭湖竟然也出现乱贼。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所联系?只是,这个皇帝然自己来究竟是所为何事?自己可是更他有大仇呢!

    而这时,林远离队出列,恭声道:“启禀皇上,属下认为对于傲来国我们应当给予其有力的反击,这不仅可以打压敌国而给予周边多我天朝虎视耽耽的一众国家一个威吓。更重要的是,以此来唤醒国人心中的信仰,这对天朝以后的发展尤为重要。”

    龙元飞点头说道:“爱卿言之有理。其他人有何不同意见否?”

    众人又是一阵发言,不过其意见可谓大同小异,纷纷赞成对傲来国出兵。

    “嗯,那么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不过,朕还决定另外派兵给予支援,这暂且不提。现在讨论下关于洞庭湖水贼的处理事宜。爱卿们有何高见?”

    说到这里,龙元飞顿了一下,笑道:“昨天在大殿之上的比试相信众位爱卿也看到了,楚惊云以一人之力力拼众位高手,赢得了大家的尊敬!所以,我决定现在任命他为讨贼大军军团长,领兵八万!”

    “皇上圣明!”

    龙元飞摆了摆手,又道:“楚爱卿,那么你来说说你的看法。”

    草,这什么跟什么啊?楚惊云心理纳闷得很,自己可是当着皇帝的面前杀了那个太监,甚至还公然侮辱了狗皇帝!没有想到他竟然说是比武?还封自己当大官?

    哼哼!事有反常即为妖!楚惊云也不是不懂世事的小子。

    楚惊云虽然年纪小,但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新热泪!他也不是胸无点墨,便道:“我认为,可视情况而采取两种不同的处理方案。如果水贼头领有勇无谋,只是贪婪权势,那么我们可以向其招降,先夺去他手上的兵权,再封他一个有名无实的职位便可,如若他不服,那杀了便是。”

    虽然不知道皇帝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楚惊云也乐意配合他演戏!反正,他是不会惧怕的!

    龙元飞问道:“那如果平三段真的起了策反之心,那又该如何应对呢?”

    楚惊云轻蔑的笑道:“对于竟然造反者,自然是杀无赦了!”

    这时,宰相张杰出列说道:“皇上!”

    他先是恭敬的对龙元飞鞠了鞠身,接着才又继续说:“不知楚大人是否清楚,那贼子狡猾得很,他们凭借着纯熟的水性以及江河水势屡次抵抗了地方军官的围剿。楚大人说得那么成竹在胸,想必是有了定计了?”

    “那是自然!”

    楚惊云得意的笑道:“地方军官之所以会失败完全是其无能所造成!什么纯熟水性,什么江河天堑,那纯粹的扯谈!根本就是他们为自己的失败所找的借口!”

    张杰原本是想借机羞辱一下楚惊云的,可没想到对方语锋竟然这么犀利。不过,张杰他可不认为洞庭湖贼乱之事就像楚惊云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于是便道:“那不知楚大人心中计谋为何?”

    谁知,楚惊云竟然卖起关子来:“佛曰:看不懂不可说,不可说!”

    “你——”

    张杰一时怒气顿生,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可他还是极力压抑心中的怒火,道:“楚大人!贼乱之事并非儿戏,请你严肃对待此问题!”

    楚惊云看了看龙椅之上的龙元飞,见他也在注视着自己,便回答道:“宰相大人此言差异,并不是我不想说。只是,在座各位难免会有一些害群之马,要是万一泄露了风声以至于打草惊蛇,那就围剿不成了。”

    在说出“害群之马”四字时,楚惊云的目光在众大臣的脸上一闪而过。

    “楚惊云!”

    宰相一方人之中,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大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座各位的职位都是皇上亲自赐封的,你这么说难道认为皇上错误指派官职吗?”

    原本关于水贼的讨论一扯上了皇帝后,众大臣无一不是闭口不言,生怕惹祸上身。

    但楚惊云偏偏就是毫不畏惧,只见他神情自若,淡淡的说道:“那是自然!”

    众大臣一时也被楚惊云的话震撼了一翻,没想到他竟敢公然职指责皇帝的不是,就算他是皇亲过戚也难逃皇帝的怒火可是楚惊云却对皇帝的怒火视而不见,继续说道:“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即使是贵为天子也难免会犯错!”

    “楚惊云!”

    “啥?”

    对于皇帝的话,楚惊云根本就不当那么一回事,神色自若的看着他、龙元飞高高在上的打量着楚惊云,最后还是压抑着心中的满腔怒火,道:“你可认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此前你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成竹在胸的,你可否担保自己能够赢得了那些水贼?”

    楚惊云一听,他就知道这龙元飞在算计自己了。想要自己帮他卖命?想都别想!

    只是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不过,他倒没有惧怕,道:“必胜!”

    “好!”

    龙元飞双手一怕,又对楚惊云道:“果然英雄给出少年!楚爱卿你负责率领八万兵马赶往洞庭湖平乱!”

    楚惊云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并没有说出口!这情况太诡异了!自己昨天可是侮辱了这一个狗皇帝,没有想到他不但不责怪自己,还要封自己当大官?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

    只是,这个龙元飞到底想要怎么样?楚惊云在回去的途中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真的以为给自己一个官位自己就会帮他卖命了?还是想要借助海贼来消灭自己?苦思无果,楚惊云也付之一笑了。

    不过,貌似领兵打仗挺过瘾的,而且他也想要知道皇帝究竟想要怎么样!

    当楚惊云回到客栈之时已经是傍晚了。他回到后院,却发现人工湖边一道倩影迎风而立。那柔顺的发丝随风飞扬,在夜色中轻轻的摆动着。

    楚惊云嘴边挂起了得意的笑容,他快步上前,双手一张环抱在那人的纤腰之上。“婷婷,是我。”

    原来那人便是宋玉瑶的女儿东方雨婷。

    原本在出神的东方雨婷突然发现一双大手用力的抱住自己,刚要呼喊出声,却听到了耳边传来那充满着男人磁性的声音。东方雨婷身体轻轻的抖动了一下。

    看着怀中玉人柔嫩雪白的粉颈,楚惊云情不自禁的低头在上面一阵轻吻慢舔撕咬了一翻。一对魔爪腾出来攀上那小巧却坚挺的之上。

    “不!不要——”

    东方雨婷这么一个昨晚才初经人事的小妇人又怎么能敌得过楚惊云这个花丛老手呢!没多久便全身瘫软的靠在楚惊云身上喘着粗气。

    楚惊云把她抱得紧紧的,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道:“怎么了?我的小婷婷,现在才醒过来吗?”

    “嗯。”

    东方雨婷轻轻的应了一声,任由楚惊云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

    楚惊云把下巴垫在她的肩上,埋首在她的秀法之间,贪婪的嗅着香气,不时撕咬她耳垂。东方雨婷的一双小手在身前胡乱挥动,也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来,夫君亲一个!”

    他一手把披散在脸颊上秀发拢了拢,细细把玩着,而另一只手则扳过她的头,朝那晶莹的樱唇一口吻了上去。

    东方雨婷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顺着楚惊云的侵袭,轻启朱唇,应入了外侵之舌。双舌一翻搞动,她的嘴里吐着梦呓般的娇吟,越来越酥软无力。

    两人亲吻了好半晌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对方。楚惊云让她转过身来,从正面抱着她问道:“你娘也醒了吗?”

    宋玉瑶跟东方雨婷两母女是睡在同一房间里的,东方雨婷醒了,那宋玉瑶哪里去了呢?一想起这对母女花昨天晚上在床上的销魂,楚惊云心中便充满着激动!能够拥有这么一对母女花,那可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呢!

    东方雨婷原本就脸如红霞,当听到楚惊云提及她的母亲时更是娇艳如火,红彤彤的,似要烧起来了。她的话很轻很柔:“娘在房间里休息呢!”

    说到最后,她已经羞红着脸埋首于楚惊云的胸前。

    想到自己母女二人昨晚共同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的那一幕幕,东方雨婷便感到了无限娇羞!

    楚惊云心中也一阵疑惑,东方雨婷什么时候这么害羞过?八成想到了某些儿童不宜的情景吧,例如她们母女二人同时……

    想到这里,楚惊云心里一阵激动。这可是一对美艳的母女花啊!宋玉瑶东方雨婷这样具有血缘关系的亲生母女!不过,一想到自己明天将要出征的事,楚惊云心里大叹可惜!

    少女初初破身的一段时间内,她的欲火可是烧得熊熊的。而久未逢甘露成熟少妇一旦再次受到滋润,那她心中的欲火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或许楚惊云可以将她们带在身边,可是路途遥远不说,还危险重重。而按照楚惊云的想法是留下她们母女带着自己的娘亲回带苏州去,而自己则是一个人留在京城!

    或许,今天晚上自己要花点心思在安慰这一对母女上了。首先,便是眼前这个青春少女,再然后就是她的母亲。想及至此,楚惊云便微微推开怀中的东方雨婷,弯腰一把抄起她的小腿将她横抱了起来。

    “啊!”

    东方雨婷一时未反应过来,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更是紧紧的抓住楚惊云强有力的手臂。“你、你这是干嘛?”

    楚惊云笑着在她的小嘴儿上香了一个,道:“找你娘去!”

    抱着东方雨婷轻手轻脚的来到东方夫人宋玉瑶的房间,只见宋玉瑶围穿着一身雪白飘逸的罗裳,此时正站在床前发呆着!

    那玲珑浮凸的身姿时而左右晃动,不时弯着腰,令臀部的衣服绷得紧紧的。她身上散发出一种贵重的端庄,已为人母的她却又是那么美艳动人,更增添了一种成熟少妇的独特韵味。

    这让楚惊云一阵热血沸腾!

    楚惊云慢慢放下东方雨婷,向宋玉瑶走去。听到身后传来响声,宋玉瑶不由回头一望美妇,却见深深占领自己整个心房的男人正向自己走来。

    从他的眼睛里,宋玉瑶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对自己深深的爱意还有熊熊燃烧起来的欲火!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羞涩,宋玉瑶很快就从楚惊云的身上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默默的低着头不敢跟楚惊云对视。

    “你一直没睡吗?”

    楚惊云从她的身后握住宋玉瑶的柔荑,温柔的问道。

    宋玉瑶摇头道:“我也是刚刚醒来而已。”

    她虽然是这么说,可楚惊云相信她绝对在说谎。不过,他也不说破,而是双手收拢,紧紧的拥着她,道:“对不起,昨天晚上我不应该这么粗暴对待你们母女的!现在,还痛吗?”

    闻言,宋玉瑶便从他的怀中转过身来,五根纤指捂住他的嘴唇,娇嗔地说道:“哼!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母女都被你欺负惨了!不过……我、我很高兴!因为,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说到最后,这一个美妇人脸上忽然露出了娇羞的红晕,甚至不敢跟身后的女儿对视!

    楚惊云没想到怀中的成熟美人那么善解人意,他心里更加的感动了。此时除了用自己的心跳来回应美人的情意,楚惊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他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似乎要将她彻底的融入自己的身体才肯善罢甘休。

    “你可不可以不要抱得那么紧?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宋玉瑶完全没有挣扎,即使楚惊云的拥抱使她感到窒息!

    楚惊云原本被深深感动着的,可一听宋玉瑶这么一说,他心里一慌,连忙放开她。宋玉瑶也是始料未及,竟然差点摔倒在地上,要不是楚惊云眼疾手快的话,她可真的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对不起,我——”

    楚惊云充满歉意的看着东方夫人,却未想到思想十分传统的宋玉瑶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向楚惊云的嘴唇。可是,由于她的身高只能及楚惊云的鼻子,楚惊云也是仰着头,宋玉瑶竟然吻在了楚惊云的下巴之上。

    “啊!”

    宋玉瑶见到自己鼓起全部勇气的一吻竟然落空了,心里十分的羞涩难堪,一时间低着头不知所措起来。楚惊云伸出手挑起她玉致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的双眼,道:“好你个小妇,竟然敢强吻夫君?”

    说着装出一副羞怒的表情。

    “我——”

    “不过,我喜欢!”

    楚惊云爱怜的捏了捏她的琼鼻,道:“来,再亲亲!”

    宋玉瑶闻言鼻翼轻轻的挪动了一下,瞪着他道:“少来!”

    其实刚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来!

    楚惊云低头在她的下巴上啃了啃,道:“什么少来,现在你可是我的女人!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

    楚惊云的语气有点霸道,但宋玉瑶却是感到了霸道的温柔。

    她心里一甜,娇声道:“真是一个霸道的君!”

    说出这样的话,宋玉瑶已经羞涩得脸红耳赤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这是多么难为情的一件事!

    不过,楚惊云可不打算这么放过她,再次挑起宋玉瑶的下巴,道:“来,再荡一次给爷尝尝。”

    宋玉瑶虽然有点矜持,可她还是踮起脚尖,再次吻向楚惊云的嘴唇。楚惊云为了配合她,也轻轻的低下头。两人四唇一接触,便如胶似漆的吻在一起了。

    宋玉瑶主动的张开小嘴,把自己的小红舌伸入楚惊云的口中,任由他吮吸轻添着。两人互渡津液,两条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中的男女。

    楚惊云的双手并不是很规矩,他在怀中的美妇身上四处探索,搂在宋玉瑶的柳腰处上下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了她的玉臀之上,揉搓着她那丰满翘挺的臀片!

    “娘亲!你们亲够了没有?”

    东方雨婷看到自己的娘亲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亲密的吻在一起,心里既替娘亲开心,可却又偏偏生出一股醋意来。楚惊云也是自己的男人呢!他们竟然当着自己面前那么亲密的接吻!

    “小丫头,想要讨打是不是?”

    听到女儿的揶揄,宋玉瑶感到有点无地自容了,只能埋首于情郎的怀中。

    不过楚惊云可没有那么脸皮薄,他一手搂着宋玉瑶,腾出另一只手拉过东方雨婷,将这一对娇艳美丽的绝色母女花同时拥进怀中!感受着她们那曼妙娇躯的美妙触感!

    而未待东方雨婷有所反应,他便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小嘴。

    东方雨婷挣扎不了,只能任由这个坏蛋蹂躏自己的红唇了。两条舌头一翻撕杀,最后以东方雨婷失败求饶告终。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吃醋!”

    楚惊云在她的酥胸之上摸了一把,最后抓住了她的一只玉兔。

    “不敢了,不敢了!婷婷以后再也不敢了。”

    被楚惊云这么一抓,东方雨婷直接的酥胸苏苏麻麻的,教务无限的她也像她母亲一样伏在她们母女的共同情郎的怀中!

    拥着这么一对母女花,楚惊云心中顿时豪情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