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30】母女归心
    “不要!”

    东方夫人在楚惊云怀里象征地挣扎着,她真的难以想象自己母女二人同侍一夫的情景。版主零零壹点坑母虽然自己已经是楚惊云的女人,但是要她在东方雨婷的身边跟他行那羞人之事实在是让她万分羞愧!

    但是,这不但没有阻止到楚惊云对她的索爱,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一双色手越过山脚,攀上了她硕大而富有弹性的雪峰之上。

    东方夫人尖叫一声,“不要…不要…住手!我是婷婷的母亲!”

    东方夫人不断的反抗着,似乎想用自己的身份去浇熄楚惊云体内的之火。

    遗憾的是,她那娇滴滴地声音却充满着诱人的妩媚,这反而促使楚惊云更加大力的揉捏抚弄。楚惊云居高临下地笑道:“瑶儿宝贝,你还是我的女人呢!给我吧!”

    说话之间,双手的母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她逐渐坚挺的蓓蕾。时而用力按下山丘之中,时儿抓住挑搓起来,一会儿左右抖动,一会儿画圆圈般揉搓。

    “不行啦!我们……不要在这里!”

    在楚惊云的挑逗之下,东方夫人面色也越来越红,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么厉害,只是被刺激得一跳一跳的。她的口中不再叫唤,转而吐露出嘤咛的细细娇喘,身子软化下来。

    “在这里不好么?乖,我会好好疼你的!”

    楚惊云趁机解除了她身上的所有障碍。一丝不挂的成熟玉体横陈,粉脸酡红。

    正当楚惊云分开她的双腿之时,东方夫人却哭了:“不要啊!不要在这里!”

    楚惊云将身体伏下,在东方夫人的脸上亲吻着,道:“我会让你们幸福的!”

    东方夫人并没有答话,只是略显痛苦的摇了摇头,让男人看了也心痛万分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落下。

    楚惊云也知道她是因为道德的束缚而在苦苦挣扎着,双手轻抚她的脸,温柔的为她抹去上面的泪水,并在她的眼帘上吻了吻,柔声道:“难道你并不是真心爱我的?难道你刚才所过的话都是假的?”

    说完,又吻了她的嘴唇,道:“这一吻,是我要告诉你,我的决心。”

    又低下头吻了她,道:“记住了,你现在是为了自己而活着!同时也为了我这个唯一的男人而活!虽然人言可谓,但是,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道德而使自己陷入痛苦之中。你也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同样需要男人的肩膀的女人。而是,将要成为你以后唯一的男人!瑶儿,你还有婷婷,都已经是我的女人!母女共侍一夫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东方夫人猛的抬起头来,对上楚惊云那真诚澄澈的双眸,梨花带雨的说道:“难道你这个坏家伙真的想要羞死人家嘛!不行!婷婷她……”

    对于她的话,楚惊云选择用行动来回答。他重重的吻住东方夫人,这吻不同于前几次的浅尝则止,而是深入到她的檀口里,疯狂的掠夺她口中的仙露琼浆。

    “唔。”

    东方夫人脸红耳赤,对于楚惊云的热吻她已经没有一丝的抵抗力了!虽然还是有点害怕再自己的女儿身边,但是,对于男人的爱,对于自己身体的欲火这双重的刺激却让她沦陷了!

    楚惊云一见她面额通红,知道她已被挑逗起春心了,於是打铁趁热,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把嘴唇从她的小嘴中解放出来,分开了自己抚摸过无数次的玉腿,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要让你知道,当我女人的幸福所在!”

    女婿那巨大粗长的挤开了岳母的那潺潺流水的,整一根狰狞的神龙尽根莫如了岳母的成熟胴体之中!

    “啊——”

    东方夫人浑身一抖,多次跟情郎交欢的她依然不能够一下子是硬他那巨大的尺寸!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双腿用力夹住女婿的腰部!

    楚惊云卖力地松动着。而美妇除了发出一声声让楚惊云感到无比兴奋的娇吟以外,她不知道自己应做些什么了。此时的她脸颊绯红,樱桃小嘴半开半合,娇喘吁吁,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温热的胴体情不自禁地开始了生涩地迎合起来。

    楚惊云看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美人儿在自己的强大进攻之下,迭起,几乎是魂飞魄散,一股男人的征服感从心底油然而生,他的双手固定着如水蛇半扭动的纤腰,巨龙一次次的冲撞着她的娇躯!

    看着美妇的脸庞因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湿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下唇有两个清晰的牙印,那是她在享受的时候强忍欢愉的叫声而咬下的痕迹。楚惊云把唇贴在她的俏脸上,轻轻的舔着她脸上热莹汗珠,吻她湿漉漉的眼睛,滑过挺直鼻梁,把嘴唇重重的压在了她性感的红唇上,用力吸允起来。

    “喔……用……力……”

    在美妇那浪荡的娇尹声下,楚惊云尽情地晃动着腰部,让火热巨龙在她的圣道之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而美妇在他身下也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玉臀,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声浪语,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

    “啊……小、小坏蛋……喔……竟然要我们母女伺候你……啊……我……嗯……不要啦……别、别那么用力……哦……会、会坏掉的……啊……”

    插干的速度和力量,随着楚惊云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酥麻的快感如海潮般侵袭他们。慕容冰情不自禁加大了她玉臀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美臀贴着床单摇个不停,温湿的圣道也一紧一松地吸咬着入侵的巨龙,无限的酥麻快感逼得她纤腰款摆、浪臀狂扭地迎合着楚惊云插干的速度,小嘴娇喘不已!

    最后,神枪顶到了最深处,猛力进出数十下,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如流弹般冲击着美妇的身体。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她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玉臀不停的扭动,娇吟声似乎也变成了喊叫:“不行了……噢……”

    随着她那十分高亢的叫声,她的娇躯猛然收缩,一股热乎乎的仙露喷射而出!

    “你真是人家母女的克星!”

    之后的美妇人简直就是是一个绝色的成熟尤物!此时她那浑身的冰肌雪肤泛起了一朵朵红梅,娇喘吁吁,胸前的那双也随之而颤抖着!

    “咕噜!”

    楚惊云艰难地吞下了口水,原本已经发泄过后的神龙竟然一下子变得坚硬起来,制定在了岳母的之中!

    “喔……你、你怎么还这样啊!”

    东方夫人满脸春意,娇羞无限地白了情郎一眼!这样下去,自己母女一定会死在他的之下的!

    “谁让你们母女这么诱人呢!”

    楚惊云从岳母的身体之中退了出来,走下了床,双手拉过她的身体,让她双腿站在床下,上身趴在床上!

    “别|别这样……好羞人哦!”

    美妇人双手成在床上,向后高高挺起,眼前的越是自己那半昏迷状态的女儿!此时母女两人的目光对视一眼,美妇宋玉瑶马上觉得浑身酥麻起来!

    母女共夫的禁忌刺激实在是无敌!

    下一刻,房间之中顿时响起了春意迥然的仙乐声!此起彼伏,就好像无穷无尽的大海波涛一样!

    间,楚惊云俯子尽情的玩弄着岳母的一对,亲吻吮吸。在这双重的冲击下,岳母本能的扭动着迷人的小蛮腰,使体内的火龙不断的摩擦着玉户两壁。

    楚惊云屏住呼吸,舌尖紧顶住上颚,集中精神,抚摸着她的。看着岳母的的成熟胴体在自己眼前不停的舞动着,楚惊云不由加快了速度,使她完全沈醉在无法形容的快感当中。

    “嗯……云儿……喔……我的女婿……羞死人啦……啊……女儿还在旁边呢……啊……”

    楚惊云双手抱住岳母的小蛮腰,狰狞的每一次进入岳母的之中时,都令他有想死在她体内的感觉。楚惊云将坚硬抽至接近离开玉道,再大力的插回,粗大的火热塞满了那紧窄的通道。

    “啊……不行了……”

    在岳母的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之下,身体向后靠,弓成一个弯弯的弧度,娇躯痉挛不已,处于下躯体分泌出大量的,如潮水般侵袭着侵入体内的敌人。

    之后的佳人依然紧闭着双眼,胸前的随着她的大起大落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小嘴里更是有气无力地哼着似痛苦又像欢愉的呻吟声:“嗯……”

    梅衰未减态,春嫩不禁寒。

    楚惊云再次吸吮着她的花蕾,抚遍她全身,尽量的填补她内心的空虚之感。

    激情退去,相互拥着的这一对男女此时依然没有分开,双手皆是在对方的身体之上抚摸着!

    楚惊云再次欣赏着身下成熟美艳的东方夫人,她那雪白的胴体简直可以称之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皮肤白嫩、双峰高耸、如柳般的纤腰、浑圆的股部、雪白无暇双腿,整具玉体娇嫩无比。细圆尖红的花蕾因为刺激的关系,高高地翘立着;俏脸上满含欢爱后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琼鼻,吐气如兰。

    楚惊云一边给予她激情后的慰藉,一边把熟睡中的东方雨婷也抱到自己的怀中,问道:“你们母女以后都注定是我楚惊云的女人!谁也不能够打你们的主意!”

    闻言,东方夫人那娇俏的月容顿时升起了阵阵火辣辣的红潮!她满脸纯春,媚眼如丝地瞪了自己跟女儿的晴朗一眼,把红透了的小脸完全埋在楚惊云裸露的胸膛之上,道:“以后你要是对不起我们娘儿两,那我就死给你看!”

    话毕,她小嘴大张,在楚惊云的肩膀上狠狠的一咬,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齿印。

    “痛吗?”

    东方夫人玉手抚上自己情郎肩膀那印痕,轻轻的道。

    楚惊云用力的紧抱着她,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那就不痛。因为,我喜欢你。”

    楚惊云说的不是假话,如果当他第一次看到东方夫人时,那种迷恋的感觉仅仅只是她上美妇之时,他心里那种对她的欢喜就随即转化为男女感情上的喜欢。

    有人说过,女人之于男人,先是有了爱,那才会有性。男人之于女人,则先是有了性,那才有了爱。这话可能并不完全正确,但对于此时的楚惊云来说就再贴切不过了。当然,楚惊云对东方夫人的那种喜爱并不深,所以,他只说喜欢,而不是爱。而对于东方雨婷,虽然有点爱屋及乌,但还是欲大于情。

    不过,楚惊云相信,时间会把他的这种喜欢慢慢的提升为更高层次的爱!

    就在楚惊云和东方夫人两人含情默默的相互搂抱之时,原本沉睡的东方雨婷却慢慢的睁开眼睛。当她看清面前的情景后,俏脸不由一红。虽然之前与楚惊云交欢的时候是因为中了春药的缘故,但是她的意识却不是完全的丧失。她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小宝贝,你醒啦?”

    楚惊云并没有像东方夫人那样羞不可耐,而是在东方雨婷的红彤彤的脸蛋上咬了一口。

    “嗯。”

    东方雨婷羞涩的别过头去,却看到自己的母亲赤裸的躲在这个夺去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的怀里,一脸幸福的红晕。

    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夫!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可是,适才楚惊云跟母亲之间的事情她却也知晓了一星半点,至少听到了自己的未婚夫在母亲那成熟的胴体上纵横驰骋的仙乐!

    由于自己的父亲终年都为了自己的家族忙碌,母亲总是独守空房!虽然自己并不了解那一份孤独,但是东方雨婷却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过得并不好!有时候她甚至怨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让母亲自己一个那么孤独呢!

    而现在,东方雨婷看到了!那是自己母亲久违的幸福笑容!况且,木已成舟,生米已经成了熟饭!

    见此,深爱着母亲的她心里也不由一甜,也附首像母亲一样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心中默默地想着,这是她与母亲两个人的夫君!

    “小宝贝,怎么了?”

    感受到东方雨婷的异样,楚惊云担心她一时接受不了母女共夫的事实,便关心的问道。

    东方雨婷对着楚惊云甜甜的一笑,道:“大坏蛋!竟然敢欺负我跟娘亲!”

    楚惊云见她如此甜蜜,便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先是用手拍了拍东方夫人的粉背,给予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又转向东方雨婷,道:“夫君我怎么欺负你们了?”

    说着,大手在她胸前的椒乳之上摸了一把!

    “你——讨厌!”

    东方雨婷害羞的别开面,她虽然年纪小,而且以前未经人事,但这并不代表她什么也不懂。

    “嘿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也这么摸过你呢!没有想到我的婷婷原来这里那么大的!”

    楚惊云脸上一脸的邪笑,拥着这一对娇艳的母女花,他心中十分欢喜!

    “你这个混蛋!一开始就不是好人!哼!”

    东方雨婷缩了缩身子,却往楚惊云的怀中寻了一个十分舒服的的位置,小嘴在她的手臂之上咬了一口:“竟然欺负我们母女,我咬死你!”

    “哎哟,怎么你们母女两个都喜欢咬人呢!”

    楚惊云宠溺般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你这样夫君我可是要惩罚你了哦!来,快让夫君亲一下!”

    “哼,我偏不!”

    东方雨婷有点脸红的看了看母亲,发现她像自己一样的娇羞,不由一翻白眼,道:“不理你了。”

    “嘻嘻,没关系,你不理我,那我采取主动好了。”

    说着,楚惊云便开始亲吻起她那如玉的冰肌雪肤。那柔嫩的触感使楚惊云心底下似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他的每一个吻都在东方雨婷的娇嫩处留下或深或浅的吻痕。他轻轻放开娇羞无限地东方夫人,转而一把压在了她的女儿身上!

    “不要!”

    一想起楚惊云适才的强壮,东方雨婷一阵心慌。但是,初次承欢的她却经不起那么用力的鞭笞了。

    “乖乖的别乱动,夫君我会很温柔的。”

    很快,东方雨婷便在楚惊云的运动之下不得轻声娇哼起来,而随着快感的不断袭来,她也到达了极乐的顶峰。

    楚惊云把她那雪白的双腿分开并扛在肩膀两侧,让她露出粉嫩的神秘禁地,小心将自己的坚挺对准她柔软的花园密部。

    “不要!人家还痛”她摇晃着脑袋,女人的本能还是让她微微的挣扎着。

    楚惊云缓慢而坚定地将分身向她的身体深处顶去。

    当龙头触碰到一股软滑的肌肤时,楚惊云差点兴奋失声的叫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前进着,当巨龙慢慢的消失在臀缝中后,那充满弹性的肌肤,冰凉的表皮刺激的他差点一泄如注。

    “嗯……”

    巨大的坚硬挤开通道的大门,逐渐深入。

    只听东方雨婷眉头紧皱,“啊!疼——”

    惨叫一声东方雨婷忍受过极度的疼痛后,睁开眼睛瞪了楚惊云一下,道:“坏蛋!一点也不怜惜人家!”

    她差不多完全无力了,那种空虚被填塞的刺激让她酥麻颤抖。

    楚惊云保持着不动,附首动情的吻了她光洁的额头,道:“那夫君轻一点?”

    “嗯!”

    东方雨婷娇羞的点了点头,羞涩而充满深情的道:“你要、怜惜人家!”

    楚惊云幸福的一笑,微微抽出分身。

    “嗯。”

    “还痛吗?”

    东方雨婷双手楼在楚惊云的腰间,压着他的身体迎向自己,“爱我!”

    得到指令的楚惊云虎腰小幅度的来回着,每当一次的深入,湿润的就带给东方雨婷无法形容的快感,腰骨上产生强烈电击,眼睛里冒出了爱欲的火花。

    楚惊云双手抚摸着佳人那一对白嫩的,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揉搓着,忽而又张口含住一个分红的花蕾,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

    在楚惊云的努力下,东方雨婷渐渐产生了快感,加上春药的作用,很快便进入了初次享受到的之中。她的双手紧紧搂着在身上起伏的男人,扭腰摆臀迎合着,嘴里娇声呻吟“……哦……”

    看着身下美人的媚样,楚惊云抽动得更起劲了。

    东方雨婷如痴如醉了。“嗯……夫君,你轻点……还有点痛!”

    她的眼神迷乱,微微娇喘着、呻吟着。

    在东方雨婷的身体之上抽动之间,楚惊云抱过了身边的岳母成熟胴体,吻着她的颈项,两双手正上下抚摸着那美妙的,楚惊云的心灵开始炽热起来。

    他的吻从岳母小嘴之中离开,问吻在了妹夫的女儿那樱唇之上!东方雨婷也回吻着他,随着身上男人的律动而轻舞着,他们的心灵开始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她随着喜极的泣声,突然一阵收缩,一股直浇在坚挺之上。楚惊云忽觉一颤,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直涌而來,便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打了个冷颤,发出猛烈吼声,紧接着在东方雨婷的身体内留下了无数的生命精华!

    楚惊云也没有厚此薄彼,从东方雨婷的身上下来后,又与东方夫人共赴巫山。

    又一次的激情过后,楚惊云一左一右的拥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美人温存着。

    楚惊云好象想起了什么,转头对东方夫人说道:“你们以后愿意跟着我吗?”

    “我们都已经被你这样了,还能说不吗?”

    回话的是东方雨婷,她害怕母亲会因为矜持而拒绝楚惊云。她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楚惊云,她母亲更加需要!

    楚惊云赏了东方雨婷一个香吻,又对着陈舒敏问道:“你呢?”

    只见她双目含情,道:“妾身愿随夫君离开。”

    “能够得到你们母女,我此生无憾了!”

    楚惊云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让她们这一大一小的母女二人一位在自己的两边,享受着左拥右抱的幸福滋味。

    不过,当他想到刚才东方雨婷跟香儿所中的春毒之时脸色却忽然严肃起来!

    “你怎么了?”

    东方雨婷微微的挣扎着,抬起头来注视着楚惊云,她感受到男人身体的颤抖。

    母亲东方夫人虽然没有开口,但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也紧紧的盯着楚惊云。

    楚惊云感受着两人的深情,不由深深的吻上东方夫人宋玉致的樱唇,舌头不断在她的小嘴里翻滚着,直到她有点呼吸困难才放开她,又转而吻住一边的小美人东方雨婷。

    “放心吧,我没事。”

    说着放开紧抱着她们的手臂,一手一个牵着两人的玉手。“以后有我在,谁也不能够伤害你们!只是,我……我其实还有……”

    “是你的其他女人吗?”

    说话的是东方夫人,对于大户人家的三妻四妾她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她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楚惊云见此马上上前把她抱进怀中,大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秀发。“放心吧,虽然我有点,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委屈的。”

    东方夫人在楚惊云的脸上吻了一下,道:“我知道。”

    “如果你以后冷落我们母女,我们就再也不会理你了!”

    东方雨婷这小丫头也在楚惊云的背后抱紧他。她也知道,一个优秀的男人是不会永远的属于一个女人的。

    “可以告诉我,你刚才在担心什么?”

    楚惊云看着东方夫人有点嫣红的小脸,心里沉思了一下,随即亲了亲她的琼鼻,道:“嗯!你知道吗?我一个月前,中了的春毒竟然跟婷婷她们的春毒一模一样!而且,这种春药的药性十分独特,恐怕并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你是说……上次偷袭我们的,很有可能是太子的人?”

    东方夫人和气聪明,一下子便想到了关键之处!

    “恐怕是了!”

    楚惊云点了点头,“这个太子跟当今的二皇子不合是众所周知的!现在,狗皇帝将兵马大元帅的女儿嫁给他,太子自然就得到那个元帅的支持了!而狗皇帝将主意打在我姐姐的身上,恐怕是看中了我们楚家的万贯家财!我这次进京并不是十分隐蔽的事情,太子知道也不奇怪!”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东方雨婷虽然并不知道详情,但是从自己的男人跟自己的母亲脸上那凝重的表情依然可以猜测一二。

    “凉拌!”

    楚惊云耸了耸肩帮,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哼!这个狗皇帝竟然胆敢在我头上动土,我会让他后悔的!”

    说话之间,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浓浓的杀机!

    “好啦!不说这个了!我们快点睡觉吧!”

    在主卧室的大床上,楚惊云左拥右抱的搂着娇艳母女二人,鼻子时不时的在她们的粉脸上轻轻的摩擦着。

    “别闹了,人家……那里现在还痛着呢!”

    东方夫人双手按住楚惊云那只在自己处游离的魔爪,出声哀求道。

    楚惊云得意的笑了笑,道:“告诉夫君,哪里痛了?”

    “唔,你坏!”

    东方夫人伏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并不回话。

    一边的东方雨婷看着自己的母亲与楚惊云旁若无人的调笑着,心里不由有点吃味,故意用力拍了楚惊云的肩膀一巴掌,道:“大色狼,不准欺负我娘亲!”

    “哦,感情是夫君我没有欺负静儿,让婷婷不开心了?”

    楚惊云也知道东方雨婷这是女人的心理在作怪,亲了亲她的小嘴,又道:“想不想夫君也欺负欺负一下小婷儿?”

    “人家哪里小了?”

    东方雨婷对楚惊云的称呼有点不满,说话间挺了挺自己的那双可爱。

    楚惊云像是发现新大陆的色迷迷的盯着东方雨婷有点儿发红的俏脸,一只狼爪蹬上了其中一座山峰。东方雨婷的小手一把按住狼爪,重重的压在自己的饱满之上,道:“就会对人家使坏!”

    她手上的力度并没有减少。楚惊云也乐得如此,五根手指缓缓的移动,似有把整座拔起的势头。

    另一边的东方夫人看着女儿十分享受的眯着眼睛,掩嘴娇笑了一声,对楚惊云说道:“好了,你别逗她了!她还……还刚刚破身呢!”

    看着男人另一边的自己女儿,成熟美妇禁不住一阵脸红耳赤!

    楚惊云一边感受着东方雨婷坚挺饱满玉兔,一边对东方夫人说道:“美丽的娘子有命,夫君我焉敢不从呢!”

    “胡说什么呢!”

    宋玉致将自己那滚烫的玉颊埋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了身边的女儿,她更是觉得羞愧万分!

    但是,现在的她却依然无怨无悔!楚惊云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她现在永远也无法离开这一个小男人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十多年前命运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却没想到是为了今天的幸福而作的铺垫!

    想到这,东方夫人内心一阵甜蜜。

    “哼!就只有娘亲最漂亮!”

    东方雨婷见到自己的男人竟然只顾着跟娘亲说话,完全不打理自己,心中顿觉酸溜溜的。

    “当然咯,瑶儿宝贝长得跟我的婷婷一样的漂亮!”

    “油腔滑舌!”

    东方雨婷娇慎一句,但她的表情却把她此时的幸福表露得一清二楚,楚惊云的话对她显然很受用,她十分温顺地依偎在男人的身边,享受着这让她感到心暖的一刻!

    没过多久,东方雨婷便在楚惊云温暖的怀里香甜的睡去。又过了片刻,确定她已经熟睡后,楚惊云和东方夫人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

    东方夫人回头看着熟睡的女儿,“扑哧”的轻笑了一声。

    “怎么笑了?”

    楚惊云适时的在他身上批上一件外衣,并伸手把她那成熟的娇躯搂到怀中。

    东方夫人像个新婚小娇妻那样温顺的靠在楚惊云身上,回话道:“我觉得我们好像在背着婷婷在偷情呢!”

    楚惊云亲了她一下,道:“我们不偷情,我们要光明正大的谈谈情。”

    “美得你呢!”

    美妇人杏眸含春地白了情郎一眼。

    两人相互拥抱着走出房间,漫步于幽静的后花园中。

    “有什么话要对夫君我说的?”

    楚惊云大手怜爱的在她那柔顺的发丝间穿梭着。

    “你是谁的夫君呢!”

    美妇娇嗔道。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就知道欺负人家!”

    东方夫人有点害羞的说道,转念又问道:“你说,现在我们已经得罪了太子,是不是应该趁着他养伤的时候离开京城?”

    “放心吧!那太子被我打成了太监,量他也不敢说出来!就算他暗地里来阴的,我也有办法对付他!”

    楚惊云傲然地说,语气之中充满着自信!

    两人相依着走到一个凉亭里,楚惊云先是自己做在冰冷的石凳子上,又用力搂住东方夫人的纤腰,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来。东方夫人拗他不过,只好从了他。双手不得不环住楚惊云的颈项,整个身体横坐在他的大腿上,深深的感受着来自爱人的火热坚挺。

    东方夫人不由羞红了脸,白了楚惊云一眼,道:“尽会使坏!”

    对此,楚惊云可是大喊冤枉啊!要是一个成熟美丽的俏妇坐在自己的腿上,而自己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那算是男人吗?

    “来,快跟夫君说说娘子的打算。”

    楚惊云怕触及到她的伤心事,又搂仅她道:“放心吧,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撑着呢!”

    “嗯。”

    东方夫人感动的点头回答道,发现不够,又亲了亲爱人的脸。深呼吸了一阵,平复心情后,东方夫人搂住楚惊云颈项的双手紧了紧,好象害怕楚惊云抛下她不管似的。

    楚惊云并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的抱着她,让她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深情。

    东方夫人抬头对着楚惊云甜甜的一笑,道:“我们现在可是进退两难了!将来太子跟二皇子争夺皇位,我们一定会受到牵连的!如果我们现在不选择将来所要站的阵营,只怕到时候就会变得举步难行!”

    “不!我们不需要这么做!”

    楚惊云拥着身上的俏妇,道:“相信我,我绝对有实力保护你们母女的!”

    东方夫人再次抬首吻了楚惊云一下,接着说道:“我知道!哼,你这个小家伙的实力还不止表面上的那样呢!“说着,她又好像小时候那样捏着楚惊云的脸颊!

    只是,以前她是以长辈的身份,现在却是以楚惊云女人的身份!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之所以答应做我的女人,完全是因为对我实力的依恋罢了?”

    楚惊云开玩笑的问道,他并不怀疑东方夫人对自己的感情。

    “你啊,人家跟自己女儿都已经跟你那样了,你还想人家怎么样啊?”

    东方妇人就像小姑娘办不依地捶打着楚惊云的胸膛,胸前那波涛汹涌的双峰时不时挤压在他的身上。

    “哪样了?”

    楚惊云看得出她羞涩无比,一只手环住她的细腰,另一手则登上了那高耸的峰顶,感受着那娇嫩的滑腻。

    “啊——大坏蛋!”

    俏妇人顿时双颊飞霞,可是却并没有太大的挣扎,反而是挺起了自己的腰肢,似乎想要将自己的酥胸送到男人的手中!

    情到浓时,自然是无声胜有声!感情至上得到了升华,自然会用最原始的办法来释放!

    楚惊云忽然弯腰一把抱起美丽的东方夫人,大步流星的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这一夜,没有般的结合,也没有天雷地火般的欢爱,更多的,是柔情蜜意的朦胧爱欲。

    清晨的柔风轻轻的吹拂着窗上的轻纱,和煦的阳光照耀着生机迥然的大地。

    黑夜的美好在于它的包容一切!白天活跃非凡的仙曲早已沉寂于它广阔的胸襟,而经过一天劳顿的人们也可以得到适当的休息。

    大自然昼夜更替的规律谁也无法改变。随着旧的一天完全逝去,新的一天在阳光明媚的辰景下破开寂静的夜空。

    经过了一个夜晚的休息,劳动人民已经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而在天朝京城的某处院落里,两女一男三条赤裸裸的身体却依然沉醉于昨晚的美好当中。两女不知道是否同时在做着同样的美梦,她们的嘴角都轻轻上扬,露出了她们并不知道的幸福笑容。

    昨天晚上,楚惊云最后可是将宋玉致跟东方雨婷母女二人跟贴身丫鬟香儿都报上了同一张大床之上呢!

    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太狂野了,她们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楚惊云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通知了自己楚家在京城的总办事处帮自己联系皇宫里面的人。

    他要亲自去见皇帝!

    想到这狗皇帝那庞大的后宫,身为黑暗之中的采花贼,楚惊云顿时心里痒痒的,心中算计着是不是找一个机会再见见那一个国色天香的皇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