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28】母女相见
    “这个皇后长得真是国色天香啊!”

    原本已经离开了的男人此时却在这一个耸立在山腰之上的寺庙外面的树林之中,他站在树干之上,嘴角微微上扬,“下次,我一定要将她给采了!”

    最后看了寺庙一眼,楚惊云这才飞身离去。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原本在小桃儿激情欢爱的他得知当今皇后娘娘回到这寺庙之中参拜的他马上赶了过来,于是便有了先前的独闯浴室会皇后的情景。

    京城大街之上一片祥和热闹,商业十分的兴盛。也因为当今皇帝下令降税的原因,老百姓个个笑不拢嘴,诚心赞叹皇恩浩荡。不过,楚惊云对此却是十分的不屑,这根本只是皇帝龙元飞的帝皇权术而已。这也难怪,当权者哪个不是恩威并施的?只要对百姓好的,那他就是个好皇帝。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有包饭吃,有屋遮头,有衣可穿,不用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他们哪管你谁去当皇帝呢!

    正当楚惊云陷入沉思之际,一声娇唤从他身后传来:“惊云!”

    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楚惊云眉头一皱,他不禁回头一看,当看到来人是谁时,他眼神一亮!一张靓丽迷人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帘:一袭白色长裙轻轻飘扬,柔顺的秀发盘起一个妇人髻结在后脑,弯弯的眉毛点缀着一双十分吸引人的明眸杏眼,小巧玲珑鼻子衬托出她一脸的秀气,清新淡雅却又同时具备高贵典雅,实在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绝色仙尤物!

    “瑶姨!你回来了!”

    楚惊云一见是刚刚被自己征服了身心的美艳少妇宋玉瑶,马上走了过去,可是却见她此时一脸急色,于是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找到婷婷了!”

    宋玉瑶此时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很是急促,明显是因为剧烈运动所致!她胸前的那双丰挺傲耸的雪峰此起彼伏,深深地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

    “可是……她、她被当今的太子抓走了!”

    “什么?”

    楚惊云心中一惊,拉起了美少妇的玉手,“咱们先回去再说!”

    楚惊云带着一脸惊慌失措的美妇人回到了自己的那一间客栈密室之中。

    “到底怎么一回事?”

    宋玉瑶眼角之上挤出了两地湿润的泪水,道:“原本我是到东方家族的地点打探消息的,可是却得知婷婷那丫头尽然在京城得罪了太子,太子垂涎她的美色,命令手下的人将她抓走了!”

    “该死!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今天中午,我们还没有来到京城之前!”

    已经成为了楚惊云女人的她马上扑进了自己晴朗的怀中,双手抓住了她的衣襟,道:“我们怎么办?呜呜……”

    “瑶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就出婷婷的!哼!什么太子,今晚我就要让他成为太监!”

    楚惊云拥着美妇人,心中怒火中烧!

    “乖,别哭了!现在已经天黑了,你先去准备一下,我们今晚就夜闯!丫的,我一定要血溅太子府!”

    楚惊云安慰了宋玉瑶几句,马上找到了小桃儿安排了今晚的准备!

    夜间的寂静笼罩着大地,天空中星繁月淡。

    在京城的某处,数百道黑色身影快速的穿梭于房屋之间。

    太子府坐落在京城西城门之处,周围根本没有多少平民胆敢靠近,而此时却将整一座太子府隔离起来!

    楚惊云带着宋玉瑶穿上了夜行衣,周围是他那一百二十多名女人。

    “记住了,你们守在外面!”

    在远远看到太子府的地方停了下来,楚惊云对着她们吩咐道:“将太子府完全包围住,要是有人进出,马上杀无赦!我自己先进去,你们等我命令!”

    “不!我也要去!”

    宋玉瑶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衫,就像一个撒娇般的小姑娘。

    “嗯!”

    楚惊云点了点头,又对小桃儿说道:“毒药跟迷药还有炸药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少爷你尽管放心吧!咱们姐妹一定不会让一只苍蝇飞出太子府的!”

    楚惊云对她投以一个放心的眼神,对身边的宋玉瑶说道:“那么,瑶姨,咱们走!”

    太子府之中,负责整一个府邸安全的侍卫长徐云此时却在花园之中抓住了一名小丫鬟,正要发泄自己的欲火。太子殿下今天中午抓了两名绝色对的少女,现在恐怕已经开始那禽兽的行为了吧?而他这个侍卫长却被惹出了一身火,正好抓住了一个经过的丫鬟!

    可是当他徐云的手伸到半空中突然停住,心里“咯噔”的一响,一种危险的气息刹时笼罩着他。正当他要逃离之时,自己的身后却出现一个身穿华丽衣裳的年轻人。未等徐云开声说话,年轻人却抢先说道:“怎么?你不继续吗?”

    年轻人正是楚惊云。

    “你是谁?”

    徐云淡淡的对楚惊云问道,虽然他表面平静,但内心早就翻起滔天巨浪了。为什么他能够无声无色地出消灾自己的身后?难道他的武功比起自己还要高?微微一想,徐云似乎觉得有这个可能,不过随即又予以否决,凭自己现在的武功,除了那寥寥几人以外,根本没有人做得到!眼前的少年时那样的年轻呢!

    对于徐云的问话,楚惊云并不理睬,而是用一副“你是傻蛋”的表情看着他。至于徐云的真正想要拖延时间寻找机会逃走的目的,楚惊云自是十分清楚。

    “这里是太子府,阁下如果现在离去,我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徐云见楚惊云不会话,装作十分镇静的说道。

    “哼,既然你身为太子的护卫那么平时丧尽天良的事情一定不少做吧!今天,你的报应来了!”

    楚惊云冷冷一笑。

    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徐云心中有一种被人完全看透并恣意的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他不由心慌的喝道:“你到底是谁?”

    楚惊云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想到,难道面对自己无法掌握的局面之时,人类总是喜欢说一些明明知道没有用处的废话?就好象女人面对色狼的侵犯时总是会说“不要”之类的话。

    “太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楚惊云反问道。

    “什么?太子?”

    徐云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他的目标是太子殿下?自己可是太子的护卫,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人头落地的!

    “太子不在府中,阁下还是快点离开吧!”

    见对方在装傻,楚惊云冷笑道:“既然你不合作,那么就给我去死吧!”

    “难道你以为自己能够赢得了我吗?”

    徐云神色一脸傲然,三十岁的他能够成为太子的侍卫长,自然有他的厉害的一面!

    “废话!”

    楚惊云向徐云投去一个轻蔑的眼神。“太子到底在什么地方?说!或者,死!”

    话虽这么说,可楚惊云并不指望徐云会被自己这么吓倒。

    “狂妄!”

    徐云趁此机会向楚惊云掷出数枚暗器。

    楚惊云身影一闪,便十分轻松的躲过去了。可是,对方的攻击可不只有暗器,那只是分散楚惊云的注意力而已。

    楚惊云抬头间,只见徐云手握匕首向自己刺来。可是,在自己的眼中,他的速度只跟正常人走路那么慢。

    “来世你投胎当一个和尚吧!”

    楚惊云在再次闪避间说出一句对于徐云来说显得不明不白的话,肩膀向下一顿避开匕首,另一只手却抓向徐云握住匕首的手腕。

    徐云哪会让楚惊云称心如意,击出的手顺势一横,匕首再次刺向楚惊云的喉咙。

    就在这电光火石见,楚惊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手掌迎向刺来的匕首,并让手指错开得以让匕首从手指缝中穿过,而楚惊云却毫无损伤的握住徐云的拳头。

    “嘿嘿,你输了!”

    楚惊云对着徐云露牙一笑,握住他拳头的大手用力将他拉向自己,而楚惊云的一条腿却迅速弯曲,以膝盖撞向徐云的。

    徐云前脚踢向前方以阻挡对方的攻击,另一只脚用力一蹬,身子微微腾空,随即又击向楚惊云。

    就在这时,楚惊云却突然松开握住对方拳头的手,转移迎向徐云踢出的双腿。徐云此时却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抓住双腿。

    楚惊云顿时用力一拉,前脚抬起至半空,对着徐云猛的一踢而下!

    “嘭!”

    伴随一声人体落地的声音响起,另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从徐云口中蹦出。

    楚惊云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向后退了一大步,静静的看着徐云,任由他从地上爬起。

    “怎么样?滋味如何?”

    楚惊云得意的一笑。

    徐云顿时恨得咬牙切齿!可是,的疼痛让他十分难受。

    “说吧,太子在哪里?”

    徐云依旧没有会话,现在说了,他会死得很难看的!要是太子出事,自己恐怕要被皇帝诛九族呢!想到这里,他脑子一转,连忙说道:“我、我说!我说!”

    “在哪里?”

    楚惊云面无表情的问道。他注意到徐云一只手偷偷伸向背后这个小动作,但是楚惊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是在——”

    徐云放向背后的手突然前伸,“在你老子那里!”

    话音刚落,数个黑黑的小球射向楚惊云。

    楚惊云敏捷的向旁边一推,再快速的向后一个翻身,就在他身形刚刚站定之时,几个比较靠前的小球撞击地面,发出“嘣”的一声脆响。

    是烟雾弹!来不及多想,另外几个小球继续袭来,可是楚惊云依旧依仗着身法一一避过,而他手中的软剑却闪出一道寒光!

    “啊!”

    一条手臂应声而落!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太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楚惊云手中剑尖直指他的喉咙,脸上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别、别杀我!我真的说了!我什么都说了!”

    徐云吓得屎齐拉,颤抖着声音道:“太子……他就在府邸右殿!我、我可以带你去的!”

    而此时,太子府的右殿某一个偌大的房间之中,一道倩影急得来回走动!清风吹拂,撩起了女人的长发,只见大大的眼睛,玉致的睫毛,笔直的巧鼻子,不大不小微微噘起的两片性感的嘴唇,青纯而又不失妩媚。尤其是是她那双眼睛里竟透露着一种独立于世俗的清澈,在月光的笼罩下,是那么的明亮,就像漆黑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香儿,我们怎么办?那个禽兽太子一会儿就可能要来了!”

    恍若银铃般的嗓音带着几分焦虑。

    只见她那颜容犹如惊艳一瞥,那高耸微晃的酥胸随着她的走动而相互挤压着,隐隐消失的勾人心魄。那藏在衣服下的性感玉体令人想入非非。

    “小姐,我想我们东方家族的人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他们一定会向太子要人的!不是吗?”

    香儿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不过还是安慰自己的小姐,“毕竟我们东方家族是名门望族,太子他也不能够那样对待我们吧?”

    只是,话是这么说,但香儿的娇躯却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东方雨婷搂住身边丫鬟那在风中微微颤抖的身体,道:“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愿意陪小姐我去死吗?”

    “小姐!”

    香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香儿的命是小姐救的,香儿愿意陪伴小姐!”

    “香儿,谢谢你!”

    听罢,东方雨婷的娇躯强烈的抖动了一下,但很快被她镇静过来。一想到自己两人的处境,她就不禁黯然伤神。

    没有想到自己逃婚逃到京城来,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舅舅却首先遇上了这个太子!而且被他发现了自己女扮男装的身份,最后自己还是被他抓到了这里来!而且还被封住了自己的道,什么内力也发不出!

    都是怪那个楚家的少爷!如果不是他要来娶自己的话,那自己怎么会逃婚呢!不过要是让再次她选择,东方雨婷一定不会离开苏州的!

    “小姐——”

    香儿见母亲不说话,正要开口询问之时,却发现东方雨婷的双眼早已被泪水所蒙蔽。

    “小姐!你,你别哭啊!”

    见她在无声的哭泣着,香儿也被感染了,紧紧的搂抱着她大哭起来。

    就在此时,一阵让人迷醉的香气飘来,相互拥抱着的两女二人不由心神一荡,一丝丝的痕痒感从双腿间那神秘之地慢慢袭遍全身。

    被东方雨婷紧抱着的香儿娇躯轻微的扭动着,身体的敏感处不断的摩擦着对方婀娜的娇躯,可是未经人事的女孩怎么也排除不了这突然袭击自己的异样感觉,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紧香儿。

    “哈哈,两位小姐是不是已经等得很急了呢!”

    房门被推开,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紧抱在一起的两女面前,“嗯,不错!好一对美艳的少女,哈哈!看来今晚本太子有福了。”

    说着伸出舌头猥琐的添了添上唇。

    “啊!”

    东方玉婷马上拉着瑟瑟发抖的香儿逃进了内间!

    见两女二人逃进屋里,太子并没有急色的马上追赶,而是慢慢的走向内间。嘿嘿,中了我的“艳情散”还想走出我的手掌心吗?他一面想象着等一下与两女两的销魂之夜,一面不紧不慢的走向猎物。

    他喜欢这种感觉!慢慢的吞食猎物,享受着她们的挣扎反抗!

    可是,他并不知道,这房间将会让他投入死神的怀抱!

    “嘻嘻,美人儿,我来了!”

    太子笑着撞开紧闭着的房门,随即发现绝色双花正相互拥抱着在墙角上瑟瑟发抖。

    “你别过来!”

    东方雨婷一边忍受着难以启齿的之源,一边又要兼顾着自己身边的香儿。

    太子对于东方雨婷的话置若罔闻,一步一步的走向墙角,眼睛一直看着东方雨婷那迷惘无助的表情笑道:“中了我的烈性春药,我看你还怎么跑!嘿嘿,美人儿,你就尽管喊吧!这里是太子府,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来这里扰我们的好事!

    太子每走一步所发出的声音都深深的撞击着两女二人,面对这个贼子,她们两个被封住道的女人根本是手无搏鸡之力,实在难以反抗。

    看着太子那魔爪正慢慢地伸向自己的双峰,东方雨婷真的很想一死了之。难道连老天也要亡我?

    “如果有人救了我的话,我愿意当他的女人!”

    东方雨婷雨停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她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所谓的未婚夫!“楚家的白痴少爷如果在这个时候救了我,我一定会乖乖的嫁给他!”

    可是,这个时候她心中的想法却没有人知道!而且也没有人来营救自己两人!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魔爪,东方雨婷只好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审判。

    而就在太子那魔爪将要触及那让人神魂颠倒的之时,一阵寒风忽然一窜!

    接着便是一声杀猪般的吼叫响了起来!

    预想之中的侵犯没有出现,东方雨婷跟香儿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却见一名俊逸不凡的男人站在了自己的眼前!

    “竟然敢动我的女人!找死!”

    楚惊云一脸怒火地瞪着躺在地上疼痛翻滚着的太子。

    “你……”

    东方雨婷只觉得这一个背影好熟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婷婷!”

    而在这时,门外的东方夫人宋玉瑶也跟着跑了进来,见到自己拿缩在墙角智商的女儿依然完好无缺,她心里便松了一口气!

    “娘!”

    东方雨婷见到自己的母亲,马上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中。“呜呜!娘亲,婷婷刚才吓死了!呜呜!”

    “好了,别哭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美妇人伸出手臂紧紧搂住自己的女儿,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玉背,柔声道:“放心吧!有娘亲在,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嗯!”

    世上只有妈妈好,东方雨婷觉得自己的母亲那温暖的怀抱始终都是那么安全,那么舒悉!

    楚惊云看着这母女二人,心中邪念顿生!要是能够将她们这一对绝色母女花同时抱上床的话,嘿嘿,那自己可真是艳福不浅了!

    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思来思考这些!因为眼前的太子已经引起了他心底的怒火了!东方雨婷是自己的未婚妻,这个家伙竟然胆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

    “太子殿下!”

    楚惊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太子的身边,冷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哼!”

    说着,手中的利剑一挥,剑尖在他的胸膛之上画出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啊!好痛!别、别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当今太子!”

    “我太你妈!”

    楚惊云抬脚马上用力地狠狠踢在了他的身上!堂堂天朝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被人这么虐待!强烈的疼痛让他马上昏迷了过去!

    “惊云!别杀他!他毕竟是太子,杀了他会很麻烦的!”

    宋玉瑶道。

    “嗯!放心吧!”

    楚惊云走到了昏迷着的太子面前,手中的利剑直指他,“我不会杀他,但是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就让他成为一个太监皇子好了!”

    话音刚落,剑尖一划,太子的裤裆之下顿时渗出了鲜血的血液!

    “啊!”

    东方雨婷看到这残忍的一面,俏脸吓得花容失色!不过,当她注意到楚惊云的样子之时心中马上一凛,“是你?”

    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当初在苏州楚家轻薄了自己,抓了自己玉兔的男人!

    “傻女儿,他就是楚家的少爷楚惊云,你的未婚夫呢!”

    宋玉瑶看着女儿,心中不觉酸溜溜的!是啊,楚惊云是女儿的未婚夫,那自己呢?自己怎么办?难不成还要母女共侍一夫?

    天啊!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这样充满禁忌的事情,只要一想,宋玉瑶那成熟丰腴的娇躯马上颤抖着打了一个哆嗦!

    “嗯。”

    未待楚惊云接话回话,东方雨婷却整个身躯缩进了自己母亲的怀中,口中喃喃道:“我、我好热!”

    未懂人事的她只会用她凹凸有致的摩擦着宋玉瑶,以获得更多的快感。

    “这是……”

    宋玉瑶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夫人!我、我们中了太子下的春药!”

    香儿战战兢兢地站在了宋玉瑶的面前,不过比起东方雨婷,她也好不了多少!那玲珑有致的娇躯此时却是颤抖得十分厉害!

    “什么!”

    宋玉瑶脸色大变!

    “娘……我好难受啊。”

    春药发作的东方雨婷欲痒难忍,身体最深出的正在剧烈地喷涌着,这让她娇躯微颤,脸红耳赤。

    东方雨婷只感得了自己的娇躯越来越滚烫,一丝丝前所未有的热流从她的心底里升了起来,开始了疯狂的冲击着她的心房!

    她的一双玉手情不自禁的伸到了自己的胸前,双腿更是夹得紧紧的,并且慢慢撕摸,似乎想要让自己那双腿之间的痕痒感平息下来。可是,随着她的动作,那一种强烈无比,势如海潮一般欲火熊熊的燃烧起来,将她的理智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燃烧起来。

    “婷婷!你……”

    宋玉瑶看着已经有点失控的女儿,心中却是百感交集!难道真的要让自己的情郎为女儿解毒吗?那样不就是母女共一夫了吗?

    东方雨婷想要克制住自己的这一种不受控制的冲动!可是,理智却又在自己情不自禁的动作之下变得模糊起来!

    “好热啊!嗯……”

    她的身体却慢慢地失去控制,仿佛那不是属于她似的。她的呼吸越发急促,鼻息越来越沉重,呼出的气息灼热无比,樱桃小嘴娇喘吁吁,胸前的雪峰快速的起伏,荡起了阵阵波澜。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听到外面那些喊杀声已经逐渐停了下来,明白自己拿一百二十多名女人已经将太子福利的所有人都解决掉!

    “嗯!先离开这里!”

    宋玉瑶将女儿退到了楚惊云的怀中,而身后的香儿却不知为何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她面前跟着几人退出了太子府!

    楚惊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搂抱着怀中未婚妻那已经差不多完全成熟的胴体,而东方雨婷却好象一只非洲树熊般搂抱着他,就这样吊在了他的身上。

    被男人紧抱着,他身上散发灼热的雄性气息熏得东方雨婷的欲火猛然爆发!她双臂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的虎背熊腰,火热的娇躯紧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用力扭动摩擦,使胸前高耸的傲挺在他身上挤压着。

    这使得楚惊云不禁感觉到有点飘飘然,酥酥麻麻的电流袭击着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