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25】香艳解毒
    凉风习习,在这大运河的岸边上两个身影从水中爬了上来,他们浑身湿漉漉的,身上还不停地滴着水滴。banzhu#001点com

    “瑶姨,你没事吧?”

    楚惊云强忍住心中那种剧烈的灼热渴望,声音有点沙哑,他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美艳少妇,心中差点就忍不住的想要将她马航推倒在自己的身下,用自己的的身体压上去将她就地正法!

    “咳咳……”

    美妇人轻轻咳嗽了几声,将口中的水突出,脸上有点苍白的摇了摇头:“没、没事儿!放心吧!”

    此时的东方夫人依然不知道楚惊云心中的那种十分邪恶龌龊的思想。

    “那就好!”

    楚惊云点了点头,道:“这次的偷袭也不知道是针对我们之中的什么人,总之,我们先找一个地方将衣服弄干再说吧!”

    身上湿漉漉的,这让他感觉到十分的难受!最重要的是,身体之中的春药已经正在慢慢的发挥作用,虽然还没有到发作时间,但是却已经让楚惊云有点担忧了!

    大运河两岸都是密密麻麻的大树,此时在树林之中穿行,幽暗的幻境却他们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是摸黑前进!美艳成熟的少妇走在前面,而楚惊云却故意落在她的身后,目光不断地在她那婀娜曼妙的成熟胴体之上扫视!

    此时东方夫人逐渐恢复过来,原本有点苍白的月容也变得健康红晕。可是她却不知道,此时楚惊云浑身已经变得十分难受了!从自己的丹田之上不断出来了阵阵无比燥热的气息,最后全部汇聚在他的之上!

    更是听过了的小神龙的一柱擎天表现出来!

    “看!前面有一间茅屋!”

    东方夫人跟楚惊云已经走了好几个时辰了,现在终于看到前面的空地耸立着一间小小的木屋!这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至少今天晚上不用露宿树林之中!

    “那我们就先到那里住一晚再说吧!”

    楚惊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运功将体内的春毒逼出!要不然的话,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对身边的这一个美艳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嗯!那咱们走!”

    东方夫人并没有发现楚惊云看着自己的目光已经变得越来越灼热了,甚至还充满着强烈的占有欲!她走在前面,那丰腴高挑的身体轻快地晃动着,双腿修长,款步姗姗。粉臀更是高高翘起,将衣服顶起了浑圆的弧度,那丰满的臀片勾魂荡魄!

    而且,楚惊云现在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目光闪过一道异彩,艰难地咽下口水,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走着的风韵美少妇。此时在他的眼中,东方夫人好像已经变得浑身一丝不挂!

    而在前面的美妇人却浑然不觉!她快步走到了茅屋之前,有点警惕地向里面探了探,发觉没有危险这才打开门,“这里,应该是山里的那些猎户在树林里打猎时暂住的地方吧!”

    因为小屋之中还有几张弓放着!而且还有些许黄油灯跟一根火折子,看来这屋子的主人是经常来这里了,周围也没有多少灰尘!

    点燃了蜡烛,东方夫人环视一周,这才的放心下来。笑道:“看来今晚我们要在这里一起睡一晚了!”

    可是话一说完,她却浑然抖动了一下,因为她刚才说的话中,在此时此刻显得十分暧昧!那白皙的脸蛋顿时双颊飞霞!她有点不自在地瞥了楚惊云一眼!

    她不看还好,这一看就不得了了!但见这一个大男孩此时目光十分火热,双眼紧紧盯着自己的身体猛看!身为过来人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男人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呢!

    “小色狼!你还看!”

    美妇人娇嗔一句,双手连忙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在男人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之下,成熟性感的美少妇不禁感到了十分的不自在!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实在可恶!

    因为浑身湿透了的缘故,东方夫人那一具成熟丰腴的娇躯被湿漉漉的衣服黏在上面,近乎完美的玲珑曲线尽然显示在男人的眼前!

    身为武林世家的东方夫人穿的衣服自然是上等的丝绸!可是,众所周知,丝绸是非常薄的,一湿水,几乎都变得透明了!由于平时不出门,也不会浑身湿透,这都没有什么。可是此时却让她春色大露,让楚惊云心猿意马!

    “瑶姨……我、我……”

    楚惊云发觉自己的喉咙变得十分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他身体之中的春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烈性的春药竟然让他这个先天之境的强者也抵挡不住!可见这药效的强烈!

    “你怎么了啊?”

    东方夫人不是那些青涩的小女孩,此时见到楚惊云一脸滚烫,而且汗流浃背,一看便知道出事了!她忽然想到就在刚才,楚惊云为自己挡下了地方洒出了药粉!

    “我好热!”

    楚惊云双手开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烈性春药让他变得不受控制起来!虽然,他有能力可以马上将这一种强烈的压制下去,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

    闻言,美妇人咯噔一响!似乎是已经想到了那药散到底是什么了!

    “快,快打坐运功!我来帮你!”

    东方夫人吓了一跳,马上让楚惊云盘膝坐了下来,而她自己则是坐到了楚惊云的背后,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掌贴上了他的背上!

    楚惊云还依然保留着一丝清明,或许,以他现在的这个实力想要逼出春药并不难,可是他心中却竟然有点不愿意!

    “真的好热啊!”

    他不顾身后美少妇的娇呼,大手一下子将自己的上衣撕得粉碎,那一身古铜色的肌肤顿时再次展现在美妇人的眼前!强健的男性体魄,对于久旷的美妇人来说,绝对充满着诱惑!

    “啊!”

    东方夫人掩住小嘴,近在咫尺的男人让她心悝!尤其是他裸露着的虎背熊腰,那一块块结实的肌肉让她看得脸红耳赤!中午时候那一幕再次重现,可是这次却来得尤其强烈!

    身为人母的伦理道德在这一刻恍若泰山般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心上!“不行!我是婷婷的母亲,怎么可以像这种羞人的事情了呢!”

    道德的礼教让她一时之间清醒过来,但是楚惊云身上所散发着的浓浓男性气息却在不断地包围着她,熏得她有点头晕脑胀!刚才虽然楚惊云为她挡下了地方洒出的春药,可是她在旁边也吸入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连楚惊云这样的先天高手也有点抵抗不住,何况她呢!

    更重要的是,久旷的胴体已经开始慢慢地背离她的意志,双腿之间更是开始潺潺流水了!她甚至已经不受控制的摩擦起自己的双腿来!

    不行,我不要这样!美艳宋玉瑶紧紧咬着下唇,她马上站了起来,“我、我还是先出去。你自己先运功将春、春毒逼出来吧!”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而且那成熟丰腴的娇躯也在打着哆嗦!

    当走出木屋之时,浑身不自在的东方夫人这才呼了一口热气。可是芳心却依然在不争气的乱跳,恍若小鹿乱撞一般,“砰砰、砰砰”及忽然从她的信访之中跳出来一般!

    而且,更让她感到羞愧的是,自己越是不去想,可是那些旖旎巅峰情景却越是在脑中不断地盘旋!她甚至想到了自己被屋子里面的那一个十分年轻强壮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天!我怎么可以这样!东方夫人猛地摇了摇头,此时凉风吹过,浑身湿漉漉的她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寒意,反而是变得更加燥热起来!娇躯仿佛被千虫万蚁在撕咬着一般,浑身酥酥麻麻的,阵阵电流从自己的心窝上窜出!

    “嗯……”

    美妇人脸上已经变得红扑扑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般娇艳欲滴,那双水汪汪的桃花杏眼此时更是蕴含着一池春水,秋波荡漾!小嘴微微张启,娇喘吁吁,瑶鼻之上甚至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了!

    “嗯……我、我这是怎么了啊!”

    东方夫人不知道自己自己吸入了些许春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她胸前高高耸立着的傲挺酥胸此时更是恍若大海智商的波浪,此起彼伏,一上一下的颤抖着,不断地荡漾出阵阵乳波!而且她的双腿更是不可抑制的并拢在一起,轻轻地撕磨着!瑶鼻之中不时呼出沉重的娇哼,呵气如兰的小嘴此时已经娇喘如牛了!

    “不、不可以这样的!”

    东方夫人马上运气清心咒,坚定地理智马上占据了上风,激昂身体之中的强烈欲火暂时压抑住!

    “啊——”

    可是此时木屋之中,楚惊云却忽然大喊,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痛苦一般!

    东方夫人吓了一跳,马上推门而入!可是她却当场楞在门口上!

    但见屋子之中,衣服形成的碎布满地都是!而唯一的男人此时却几乎衣不蔽体,解释的胸肌,强壮的手臂,高大的身体,还有他那……

    “啊!”

    身为人母的宋玉瑶马上转过身去,“你、你干什么啊!不是叫你运功逼毒吗?”

    “瑶姨……我好难受!”

    楚惊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失控了还是装出来的。

    “你……”

    东方夫人见楚惊云这样子不像是作假,她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听到了楚惊云的话她不得不转过身来,看着男人在地上不断的翻滚,这出动了她放心之中的那根弦,而且,还不经意之间焕发出她的母性。

    “这春毒太霸道了,我的内力根本就压抑不住!”

    楚惊云颤抖着声音道。

    要是东方夫人知道楚惊云已经是先天之境的话,那么一定会知道他此时在说谎!武学极致,先天之境的高手可能被这些下三滥的春药给迷倒吗?笑话,肯定不会!

    可是,东方夫人却不知道楚惊云的底势,花容失色地跑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扶起,目光尽量不去看他那狰狞昂扬之物。“你……这……”

    尽管平时高高在上,高贵端庄,可是面对着一种情况狂,饶是像东方夫人这种美妇人也不由得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好热!好难受!”

    楚惊云的身体被这么一个成熟丰腴的娇躯抱着,他禁不住在美妇人的怀中扭动着,用自己的身体摩擦着美妇身上的敏感地带!

    东方夫人芳心一跳,阵阵异样的电流让她变得有点迷乱起来!原本被她可以压制着的欲火此时更是看来是肆虐起来,强烈地冲击着她身为人母的心房!

    “瑶、瑶姨……你帮办我吧!”

    楚惊云抓住了美妇人那柔若无骨的芊芊素手想着自己按去!

    “不!不可以的!”

    宋玉瑶连忙摇头,可是小手试着抽动了几次却没有从他的手中抽出来,知道她的手掌心碰到了一个坚硬火热硕大之物才惊慌失措的抽离!“不行!我、我是婷婷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我……真的好难受!身体好像炸开似的!”

    楚惊云并没有用枪的,而是仿佛撒娇般在美妇人的怀中扭动着身体,同自己的胸膛去挤压摩擦她胸前饱满鼓胀的如云酥胸!

    这使得成熟美艳的已婚妇人禁不住“嘤咛”的一声,身体在这一刻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胸前传来的道道电流让她感到了心悝!

    宋玉瑶!你不可以这样的!快点离开这里!

    心中有一个声音大声呐喊,可是,强烈的欲火却瞬间盖过了这种理智的声音!

    “砰砰、砰砰”放心之中的强烈跳动声此时显得尤其清晰,美妇人在这一刻变得有点意乱情迷起来了!男人身上的雄厚异性气息,以及自己吸入的些许春药使得她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变得松动起来,坚守的心房裂开了一跳缝隙!

    “瑶姨!你就帮帮我吧!”

    楚惊云再次抓住了美妇人的小手,引导她按在了自己那已经坚硬得快要裂开的小兄弟之上!

    好大!宋玉瑶心中忽然闪过这一个词!跟楚惊云比起来,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是一条小蚯蚓!而且,多年没有跟丈夫同房的她,内心深处其实是那样的寂寞!

    在此时此刻,那种多年来形成的幽怨仿佛找到了突破口似的,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大脑细胞,撼动着她身为人母的理智!将那些伦理道德从她的脑海之中驱除!

    “嗯……”

    美妇人的鼻子之中呼出了灼热的鼻子,可是她的销售却并没有抽回来。仿佛被什么魔力吸引着一般,在男人大手的包裹之下,缓缓上下。

    “快、快放手!我们不可以的!”

    此时的宋玉瑶已经娇羞满脸了,那浓浓的春情在她的月容之上化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此时变得迷乱起来,内里蕴含着化不开的春情!她觉得自己手掌之中的坚硬之物不断地传来灼热之感,甚至连她的双腿之间也传来了源源不断的痕痒感与无尽的空虚!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热得快要融化了!无数的电流从身体各个地方传来,冲击着她依然保持着一丝清明的芳心!

    “瑶姨……”

    楚惊云此时的大手在美妇人的要之上轻轻抚摸着,隔着湿漉漉的衣服抚摸着她滑腻如脂的冰肌雪肤。

    此时已经逐渐迷失的美妇却根本就不知道,男人的魔爪已经在她的胴体上开始放肆起来,一点一点地向着她胸前频频起伏着的饱满酥胸移动!

    “啊……”

    当自己的酥胸落入了男人的手掌之中时,宋玉瑶混舍打了一个哆嗦,素手连忙抓住了男人的魔爪:“不行!快……放手!”

    开始,她此时的语气是那样的无力,甚至她连另一只手握住男人的分身也没有放开,脸上滚烫无比,娇喘吁吁,呵气如兰,阵阵如幽似兰的少妇幽香不断地扑进了男人的鼻子之中!

    “瑶姨!其实,我一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接受我吧!你看,你也是有感觉的不是吗?”

    楚惊云此时好像变得有点抑制不住了,他的手指隔着衣服都弄了一下美妇人胸前那已经变得坚硬的乳珠。

    “不可以!我……我是有夫之妇!不行的,而且我还是婷婷的母亲!”

    在男人的抖动之下,以及春药的影响,这双重刺激之中,人母的伦理道德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此时的美艳少妇已经开始抵抗不住着剧烈地春情了!

    她高挑丰腴的成熟胴体从僵硬变得柔软起来,最后瘫软在男人强有力的怀抱之中!

    “那没关系!我不在乎的!”

    楚惊云将这么一个成熟尤物抱在了怀中,双手已经肆无忌弹的在她胸前的双丸揉搓挤压着,“我只认为瑶姨你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已经喜欢上我的女人罢了!”

    “不!你、你乱讲!我没有!”

    美妇人抓住了男人在自己胸前揉搓着的狼爪,但是却无力移开,只能是按在他的手背上,在男人的手掌逗弄挤压之下胸前变得灼热起来,道道电流冲击着她的心房!

    “不!你有!你明明就有!不要否认了,好么?”

    楚惊云那温柔地划雨仿佛宝剑利箭一般刺穿了东方夫人那身为人母的心房!

    “不行!不行,不行……”

    美妇人咬着螓首,可是反抗却已经越来越弱了,她的鼻息逐渐变得无比沉重,浑身甚至不受控制地在男人的怀中扭动摩擦!

    楚惊云趁着怀中的美艳迷乱之际马上将她压在了身下,一头扎进了她的胸前,双手更是已经拉开了他的腰带,将她的罗裳给拉扯开来!

    “嗯……”

    宋玉瑶禁不住弓起了身体,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脑袋,“不要这样……”

    虽然她口中依然在反抗,但是却已经失去了实质行动了!

    楚惊云在她胸前高高耸起的帐篷之中深深嗅了一口,“好香!有瑶姨的味道!”

    说着便一手翻开了她那白色肚兜,两只雪白娇嫩,充满着弹性的跳跃而出!

    “喔——”

    当楚惊云一口含住了她的花蕾之时,宋玉瑶浑身抖动了一下。

    “瑶姨,我这里好难受!你帮帮我吧!”

    楚惊云抓起了身下美少妇的一只小手,重新将她拉向了自己的小和尚之上!

    “不、不行的!不可以……做这种事!”

    美妇人连连摇头,但是小手却没有用力抽回,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任由男人引导自己。

    “瑶姨,你就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楚惊云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脸红耳赤的美艳尤物,语气变得出奇地温柔起来!“而且你也是对我有感觉的不是吗?”

    “不!那不是……”

    宋玉瑶刚要说话,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楚惊云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小嘴!

    “唔……”

    宋玉瑶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变得一阵空白似的,根本无从思考,被男人强有力的身体挤压着,被他那双强健的手臂拥抱着,这让她锁闭多年的芳心浴巾慢慢地打开!这一种被男人拥抱得感觉在曾几何时也发生过,但是她却已经忘记得七七八八,此时在她的眼中,只有这一个近在咫尺的大男孩!

    意乱情迷的她禁不住樱唇微张,迎入了男人极具侵略性的舌头!她的凶相小舌主动伸了出来跟他纠缠在一起,津液互渡,两人舌来舌往,相互交缠着,亲吻着!

    楚惊云身体之中的欲火的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极点!他在亲吻着身下的美艳之时,双手更是岑这这一个机会将她身上的障碍退了下来!大手更是握住了她的胸前的双乳揉搓着!

    当两人的嘴唇分开之时,一跳银色的丝线在黄橙橙的油灯映照之下变得十分旖旎!

    “惊云……你、你还是让要一起来吧!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浑身无力的美少妇却并没有再次反抗,之时有点羞愧得别过头去,双手依然撑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瑶姨,放心将自己交给我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也疼你的!我知道的,瑶姨你一直都没有满足过不是吗?东方叔叔他只顾着自己的武学跟东方家,他什么时候将你当妻子对待过?”

    “不!不要说了!”

    东方夫人连连摆动禽兽,眼角之中溢出了丝丝泪水!

    “瑶姨,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忘了他吧!把自己给我,好吗?”

    这一次,宋玉瑶那双湿润的眼眸凝视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久久不语!最后,她的眼帘缓缓闭上!

    这一动作对于她来说,已经是默认接受楚惊云接下来的所有动作了!

    但见她那弯弯的睫毛此时因为闭着眼睛的关系,也因为她内心深处的紧张而抖动起来,鼻翼是不是的扇阖着,被楚惊云亲吻过的娇艳香唇此时紧紧地抿着,一双小手更是紧张地用力抓抓了他的衣襟!

    楚惊云看着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下,心里大喜,浓情热吻马上铺天盖地地落在了她的额头上、眼帘上、瑶鼻上,脸颊上,粉腮上,最后两人的嘴唇在一次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唔……”

    说真的,东方夫人此时的芳心很乱很乱!对于楚惊云的求爱,她不知道应该接受还是决绝!理智在告诉她,应该将自己身上亲吻着自己的男人推开,然后狠狠地扇他一个耳光!可是多钱来潜藏的欲火却让她欲罢不能!这一种十分矛盾的思想却在那烈性春药的作用之下,身为人母的成熟美艳尤物心中的天平逐渐向着欲火的一边倾斜!

    或许,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追悔莫及!可是,此时她的大脑一阵空白,源源不断的电流冲击着她紧锁的心房!在这一刻,她什么都不用去想,只知道用自己身体的本能来迎合身上男人的索取!

    直到男人将她的双腿分开扛在了肩膀之上时,身下一丝不挂的东方夫人这才有点清醒,可是此时她却已经没有能力去阻止男人的下一步动作了!

    “惊云,住手吧!我……我不想这样……”

    她说话的语气已经十分无力了,美丽蝶首摆到了一边,不敢跟身上的男人对视。

    “不!我是不会放手的!”

    楚惊云微微移动着身体,对准位置,语气温柔但却又十分坚定的凝视着身下的美艳,说道:“我会在你的身体里留下我的印记!我会在你的身体上烙上我的烙印!让你不再离开我,让你不能离开我!让你什么地方也不能去,永远的呆在我的身边!”

    眼前,一具不着一缕的成熟玉体便横呈在楚惊云的眼前!只见宋玉瑶身材高挑,身段曲线婀娜凹凸,错落有致!胸前娇嫩高耸,完全没有半点下垂。雪峰之上,那两点敏感的花蕾娇艳粉嫩,微微摇晃着。平坦纤瘦,腰肢曼妙婀娜,玉臀翘挺润圆,一双雪白修产长的美腿交叉相合,将中间的神秘禁地遮掩着,那呈现倒三角形的萋萋芳草浓稀适中,勾人心魄!

    楚惊云的全身马上变得热血沸腾起来。他一把搂着眼前这个成熟美那白晰娇嫩的赤裸胴体,一口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一双魔爪用力地覆盖在高耸的之上抚揉,捏弄,并不时地用指头去逗弄那之上的敏感两点花蕾,用自己的手指纹轻轻摩擦着宋玉瑶被吻得娇躯不停地扭动着,并微微地颤抖起来,小嘴里却发出了她的挣扎之音:“不要……求求你了……唔……”

    可是,在楚惊云那娴熟的吻技之下,浑身无力的东方夫人只能被动地承受着自己未来女婿那狂野霸道的湿吻,予取予求,檀口之中的芳香津液被贪婪的吮吸,她浑身火热无比,深藏的逐渐脱离了她的意志,不受控制地爆发起来。

    “不、不要这样……”

    “不!我就要你!要你的身体,也要你的芳心!”

    楚惊云不敢浪费时间,直到了宋玉瑶双腿之间的齐齐仿造一片狼藉的时候,他马上重重地覆盖在宋玉瑶那成熟赤裸的胴体之上,双手分开她的双腿,自己的身体挤进了她的玉腿之间,火热的巨龙对着那湿润的,缓缓地推进!

    “瑶姨,即使你是我的岳母,我也要占有你!从下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说话之间,他那强壮的身体已经向下压去!

    在两人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的那一刻,身下的东方夫人微微闭上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眼角上却留下了不知道是兴奋幸福还是悲哀绝望地泪水……

    “不——”

    宋玉瑶忽然高亢惊呼地挣扎,可是,楚惊云却不与理睬,腰部突然用力,那粗长坚硬的完完全全的进入了身下这个绝色美的娇嫩却又成熟的玉体之中,没有一丝间隙!

    “啊——”

    随着楚惊云巨龙的完全进去,宋玉瑶不由得再次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雪白的胴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她的那双玉腿拼命用力夹住了入侵者的腰部,娇靥之上已经被失身的痛苦泪水所沾湿了。她绝望地闭着眼睛,螓首扭到一边,她的脸上滴着泪,她的心中却是在滴着血!天啊!她竟然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她竟然失身于自己的未来女婿!

    “瑶姨,我要你好好感受我的存在!还有我的爱!”

    不过,楚惊云可没有她那么多顾及。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要让自己尽快达到。

    于是,他双手固定着宋玉瑶的柳腰,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便开始大开大落地冲刺起来。那晃如般的冲刺撞击,产生了一波波的酥麻快感,不断的侵袭着宋玉瑶的身心。

    “啊……你、你不要……啊……不要这样……嗯……”

    的爆发让她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雪白的丰满的玉臀疯上下摇摆着,毫无意识地迎合着,胸前两座高耸挺拔地更是不甘寂寞地晃动着,荡漾出阵阵乳波!在楚惊云那强有力的之下,宋玉瑶浑身颤抖,喉咙处发出阵阵娇哼,可是却与脸上那失身的痛苦与耻辱的泪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你混蛋……啊……我可是你的岳母……”

    她黛眼紧闭,樱桃小嘴娇喘吁吁,吐气如兰。楚惊云的每一次撞击都让她情不自禁地紧皱眉头,螓首左右摇摆,那如云的秀发被四处飞舞,显得性感迷人!

    楚惊云紧紧抱住身下这个绝色,跨下奋力着她的圣道,越插越快、越插越猛!他的龙头不停地猛力撞击着成熟美的娇嫩,耳边听着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忘情呻吟,楚惊云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在她的玉体之中不断的翻进翻出!他大力的着,享受着自己的分身在美人柔软湿润的圣道内的快感,溅出了阵阵水声!

    “啊……轻、轻一点……嗯……啊……你插得我有点痛了……嗯……轻一点啦……啊……”

    宋玉瑶粉嫩光滑的玉手情不自禁地紧紧搂抱着此刻正在奸着自己的男人的脖子,眉眼如丝,妩媚撩人,朱唇微喘,吐气如兰,甘甜芬芳!胸前一对高耸饱满的诱人剧烈的颤抖着,散发出阵阵乳香!看着身下纵体相就的美俏脸涨红,风情万种!

    楚惊云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姣好娇嫩玉颊之上轻轻摩擦着,淡淡清新的体香扑鼻而来,温热春情娇俏艳丽的脸蛋之上浪态毕现。楚惊云张开嘴巴,一口吻住了美人的性感樱唇,宋玉瑶滑腻香甜的丁香美主动地伸了出来,散发出宛如兰花般清新的气息。

    楚惊云被这娇艳欲滴的媚态迷得神魂颠倒,体内的欲火燃烧得更加猛烈,他耸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大有将身下这一具成熟的胴体刺穿方可罢休!那硕大狰狞的龙头每一记都撞击在她的花蕊之上,溅出了阵阵春水!

    “要死啦……啊……你好威猛……嗯……云儿……啊……我的好女婿……啊……好男人……嗯……真、真厉害……啊……”

    宋玉瑶满面羞赫的红晕,她的双臂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在她身上恣意冲刺,纵横驰骋的男人的脖子,趴在她的肩头上,胸前丰满坚挺的紧紧贴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楚惊云每冲刺一下带动和她的娇躯颤抖,玉端的两点嫣红在他赤裸着的胸膛上画着圆圈。

    被自己身上这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强力进入,被自己的女婿所占有,宋玉瑶感受到了那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一阵阵袭来,让她浑身酥软无力。理智告诉她,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夺去了她身为的,这是个恶魔!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叛离了她的意志了。

    楚惊云一手搂住了她的粉颈,一手搂住她的纤腰,虎背熊腰开始大力抽动,下腹重重地撞击在身下这个绝色美的玉臀之上,发出“”的浪荡声响。看着宋玉瑶雪白的翘臀在自己的撞击冲刺之下左摇右晃,强后耸动,楚惊云心中心中激荡不已!

    在楚惊云的频频冲刺之下,美妇人娇喘微微,星眸半闭,瘫软着任其施为。如芙蓉般的俏脸飞上娇羞的云彩,玉面含春,两颊酡红,她慢慢张开迷人的樱桃小嘴喘息不已,神情却甚是迷惘。

    “瑶儿的好男人……好夫君……啊……你真好……哦……弄得人家好舒服……”

    她闭上杏眼,胸前的玉兔轻轻跳动着,温软嫣红的樱唇时而微张,时而闭合,呼出的热气,带着一种成性所特有的阵阵清香,令人心迷神醉,心旷神怡!

    忽然,她那成熟丰盈的胴体剧烈的颤抖着,的玉臀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热情激烈地迎合在楚惊云的动作,双手情不自禁的攀上了楚惊云的脖子,小嘴娇呼着:“啊——不行了——”

    “飞起来了……啊……飞了……”

    楚惊云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马上抄起了宋玉瑶的一双玉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双手从她的双腿之下伸了过去,按住了她削平雪白的香肩之上,的巨龙开始带动着丝丝狠劲,他疯狂的抽动着,强有力的撞击着身下的成熟胴体。

    “喔——”

    一声高亢的娇吟之后,宋玉瑶的柳腰向上弓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双腿绷得直直的,用力夹住了楚惊云的脖子,双手更是抓住了他的手臂,尖见的指甲深入了楚惊云的皮肤之中。“我死了——”

    楚惊云在最后一记撞击之后,巨龙深深刺入了身下这个成熟美的赤裸胴体之上,强大的岩浆源源不断地进入了宋玉瑶的玉体之中!

    “哎呀呀……好热……呵哦……好烫……啊……呵”之后的东方夫人随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婿那在身体之中的振动,小嘴有节奏的呻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