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08】真正身份
    夜色如苍龙一般在天地穿梭,天边最后一丝绯红也完全的退色了,奇妙的大自然在经过了一天的活动终于归于平静。banzhu001点扛但是,人类的活动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更加的喧哗非凡。

    而就在树林之中,荡漾着一声声恍若弦乐的声音!

    最后在一声高亢的叫很之下,一切回归平静!

    “恨吧!你有怨恨我的权利!”

    楚惊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对着所在地上的这一个美艳少妇说道:“我承认,为了许啸天报仇是真的!但是我的目标只是杨风!”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

    沈雪柔浑身酥软的抓起地上的依附着掩着自己雪白的胴体,双眼之中已经充满着悲愤的泪水!

    “你是我的女人!”

    楚惊云轻轻地叹了叹气,道:“从今天开始,你休想让杨风再碰你一下!虽然他已经成为了太监!不过,我告诉你,我修炼的这一个武功,嗯,刚刚你也感觉到了!那是双修!从此之后,只有我才可以进入你!其他男人休想!”

    “……”

    沈雪柔真的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男人!她真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化了很多!似的,她能够感觉到圣道之中有一股外力在阻挡外物的入侵!

    正如他所说,自己以后只能有他这一个男人了!

    见她不说话,楚惊云心中的罪恶感又增加了一分!他向着她走了过去,默默地将她横抱起来!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沈雪柔大骇,可是此时她却浑身无力!只能人有这个男人抱起了自己想着原来的房子回去!

    楚惊云无声无色的进入了沈雪柔的房间,将她轻轻地放在大床之上。

    “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回来找你的!”

    丢下这么一句话,楚惊云便扬长而去!

    “哎,我怎么能够这样邪恶呢!”

    楚惊云心中责怪,可是当时他是在忍受不住!

    “丫的,这双修武功,好像让我越来越好色了!”

    他现在修炼的武功,正是从他当年老子给的族谱之中无意发现的!楚惊云竟然发现,这楚家竟然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的后代!

    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守着这么了得的武功秘籍而不自知!

    楚惊云心中暗笑,一边向着江南扬州方向赶去!而他的肩膀上正是那滑翔鼠跟灵猴两只小畜生!

    江南扬州城,第一首富楚家!

    “当年老子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看着这一间超大的豪宅,楚惊云心中感慨万千!“没有想到灵魂穿越的事情竟然会被自己遇到!”

    原来,楚惊云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十八年前,他可是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原本就是孤儿的他被有钱人家收养,从此发奋图强,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中国最著名的学府!

    可惜,就在那一个晚上他竟然被一道石柱粗壮的紫色雷电击中!当醒来的时候便发觉自己竟然成为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当时可把他给吓坏了!

    可是既来之则安之!经过了三年的时候。楚惊云也习惯了这一种新的生活!可他却故意不说话,其他人就将他当做是白痴来对待!

    而就在十八年前,被杨风利用卑鄙手段伤成太监的许啸天路过的时候竟然发现他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心灰意冷的他将楚惊云劫走,并将自己的比生武学都传授于他!

    对于楚惊云来说,那是一次改变他整一个人生的机遇!当时正在练功的他发现了楚家家谱的秘密,从里面竟然悟出了两种武功!

    《潜龙诀》跟《隐凤诀》这两种相辅相成的双修武功!

    于是,在吃了诸多灵果,达到了先天之境的他修炼《潜龙诀》起来得心应手!可是却发现自己变得更加好色了!

    三年前,他在江湖上便犯下了第一桩菜花案!

    再往后的三年里,他一共作案一百零三起,劫走的女人达到了一百五十五人!

    至于这一百五十五人到哪里去了,那一个地方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处于这个世界的他深深地知道,唯有拳头才是硬道理!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于是他利用许啸天这个一代邪王教授他的《摄魂大法》将诸女以前的以及洗去并让她们一起修炼《隐凤诀》相信在不就得将来,这一支娘子军会是他最有利的助手!

    一时之间,楚惊云是感慨万千!想到来到这个时间已经有十八年了,他心中唏嘘不已!

    “站住!”

    当他正要走进楚家大宅的时候,一名看守大门的门卫喝住他:“这里是江南楚家的地方,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似乎是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些楚家的看门狗很是骄横跋扈!一个小小的门卫也胆敢对他这一个离开十五年的楚家少爷这样无礼!

    “喂!给大爷我站住!说你呢!”

    两个门卫见楚惊云并没有离开的意识,纷纷拔剑将他围住!

    “小子,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识趣的给大爷乖乖的滚蛋!”

    “看来,楚家养的疯狗还真多呢!”

    楚惊云双眼眯成了一条直线,“给我叫楚扬老头子出来!”

    楚扬,这是楚惊云这一个身体的生父!

    但仅仅是身体而已,楚惊云可从来就没有将他当做是自己的父亲!倒是他的生母宁楚涵这个生母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喊一声“娘”“大胆!竟然敢直呼老爷名讳!兄弟们,咱们拿下他老爷定必有重赏!”

    其中一个好像领头的中年人喊了这么一句,周围的人马上持剑向着楚惊云攻过来!

    “不自量力!”

    楚惊云冷哼一声,对着迎面而来的这一个门卫就是一拳!用力击在了她的之上!那门卫顿时恍若断了线的风筝白倒飞而出,转载了大门旁边的石狮子身上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上!丫的,竟然还敢伤人!”

    其他的门卫见此马上向着楚惊云涌去!

    “等等!”

    楚惊云虽然不惧这些人,但是他也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面十分精致玉佩,对着侍卫道:“你们应该认得出这一块玉佩吧?”

    “什么?”

    为首的那人看了看楚惊云手中的玉佩,只觉得那是一块十分昂贵的美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只是他却不知道对方拿出玉佩来到底所为何事!

    “上!管你什么玉佩!今天就算是你拿出皇帝的免死金牌也救不了你!”

    其他人皆是听从了他的话,马上再次攻击过来!

    “丫的,那是你们找死!”

    楚惊云收好了玉佩,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不认识!他冲向了迎面而来的十多个侍卫之中,手掌或成拳,或成掌,皆是毫不留情的击在那些人的身上!

    但见周围的门卫一个个的倒地不起!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刚才为首的那个中年人!

    “怎么样?刚刚你不是很嚣张的吗?现在怎么双腿发软呢?”

    楚惊云一脸邪笑的向着他走过去!

    “别、别过来!”

    此时的这个侍卫哪里还有刚才那么嚣张的气焰!眼前的这一个人简直不是人!那么轻松就将他们这些平日里骄横跋扈的门卫给打得倒地不起,生死未卜!

    “哼!今天就算是你拿出皇帝的免死金牌也救不了你!”

    楚惊云将这个男人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的身体给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