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005】无助美人
    在那雪白的罗裳之中,沈雪柔一身成熟的胴体被包裹着。banzhu~001~com裙摆之下,一双健美修长的玉腿曲线柔和,匀称娇柔,纤浓合度!

    “害怕了吗?”

    楚惊云的身体从她的身后慢慢地靠近,最后贴上了她的粉背之上!双手更是握住了她的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

    “我一定要杀了你!”

    沈雪柔心中悲愤交加!被这个少年调戏轻薄,这让她实在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将这歌舞可得男人碎尸万段!可是,她此时却只能是无助地任由他抱着自己!

    此时的沈雪柔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天圣门下的弟子能够赶过来救她!

    只是,这可能吗?先不说她追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一个弟子。单凭这一个贼的武功,就算弟子来了也不一定能够救得了她!甚至还可能被贼当着自己的弟子轻薄!

    无助,绝望!这一刻的沈雪柔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只是她现在却根本什么都做不到!道被点住的她又被楚惊云点下了其他大,一时之间她根本就不能够冲破道!更何况现在她已经受伤了呢!

    “现在,很绝望吧!”

    楚惊云那灼热的气息不停地喷在她的耳根子上,让沈雪柔浑身变得不自在起来!就好像身体之智能光有千虫万蚁在撕咬着她一般!

    “贼!”

    沈雪柔闭着双眼怒道,可是喉咙之中却异常痕痒!她好像防身呻吟,可是却不得够屈服在这个下贼子的威之下,值得紧紧咬着下唇!

    楚惊云可不跟她客气!他的身体紧紧贴上了前面这一个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美艳少妇背上,狰狞的小迪欧诺各地重重抵在了她的臀片之间!而他的双手则是沿着她那丝毫没有一丝赘肉的向着她那高耸入云的丰挺酥胸爬去!

    这一刻沈雪柔可彻底的慌了!

    “不、不要!”

    可是她也只能是含着悲愤羞愧的泪水求饶着,“别这样!快放手!”

    此时的她根本就不像那一个传闻之中对的天圣门女侠,更像是一个遇到无法承受眼前威胁的小姑娘罢了!

    试问天下间又有哪一个女人在面对这样的威胁还能够保持平静的呢!或者说,这是女人一种本能的害怕!

    只是,要这样放过怀中抱着的美艳少妇,那楚惊云这个采花贼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每次女人只要求饶他就收手得了!

    虽然他一直采的目标都是那些贪官、奸臣、奸商的家眷,可他还有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虽然他做过的好事并不多!

    而此时,他发觉自己好像更加适合去当一个坏人!

    双臂环住这么一个成熟丰腴的美妙娇躯,他心里早已经蠢蠢欲动了!那双魔爪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将眼前的美艳身上的衣服全度撕碎了!

    “不要——”

    沈雪柔发出一声娇呼!可是楚惊云却丝毫没有停下来,那双大手准确无误地爬上了她胸前的那双高挺峰峦之上!

    “好大!好柔软!好有弹性!”

    这是楚惊云在这一刻的唯一感觉!要是用现代人的看法,那么这一个美少妇的酥胸至少有着D罩杯的伟大!

    楚惊云虽然手掌大张了,可却依然不能够讲这么一座高高耸起的雪峰全部握在手中!

    “轰!”

    沈雪柔在这一刻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空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只有女儿那么大的少年轻薄!

    在这一个时代,女人对于贞节可是看得很重的!未成年女子不得跟男人直接见面,不能够有肌肤相触!

    当然,那只是对于大户人家来说的!武林之中的女人虽然没有这么繁琐的礼节,但是已经嫁为人妇的女人是绝对不能够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

    否则就是不忠!

    可以这样说吧,你摸了一个女人的胸脯,那就跟了她差不多!

    “贼!我要杀了你!”

    沈雪柔忽然叫喊起来,可是却依然无法动弹的她只能够这样毫无用处的挣扎了!

    “杀吧!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

    楚惊云对于怀中的美艳的威胁完全不放在心上。他的手臂环住了美人的娇躯,手掌却忽然用力一抓!

    “喔——”

    着突如其来的疼痛从自己的胸前传了过来,美少妇禁不住发出让男人疯狂地一声呻吟。

    “混蛋!你一定会被我碎尸万段的!”

    “好吧!我一定会被你碎尸万段的!”

    楚惊云凑过头去,一口咬住了美少妇的耳珠,双手却不断地玩弄着她胸前的那双高耸峰峦!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沈雪柔现在恨不得自己自杀得了!免得被这个男人亵渎!可是她现在却只能够默默承受!她此时甚至觉得自己的芳心就好像被男人握住一般,酥胸传来的阵阵胀痛却又同时夹扎着让她浑身燥热的酥麻电流,这让她更加不安起来!

    可是身体却有点叛离她的意志,根部不听使唤地变得敏感起来!自己的身体多少年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她几乎都忘记了这种销魂的感觉了!

    自从十五年开始,丈夫就没有跟自己同房过!这些年来她一直过着守活寡的生活!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需要男人的滋润!

    可这一个男人却并不是自己的丈夫!甚至比起自己的女儿还大不了多少!

    “夫人的身材真好!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享受一下你的身体了!”

    楚惊云的双手依然有技巧的玩弄着那双玉兔,口中含住了她的耳珠轻轻吸咬还故意将自己口中的二期喷到了她的耳蜗之中!

    “嗯……”

    这三重刺激之下,沈雪柔的身体更加强烈地叛离她的意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该死的贼轻薄之下有了感觉,这对于身为人母的沈雪柔来说却是多么残忍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