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70章 现在是白天,如果有人进来,那不是羞死人了
    沈林此刻也是欲火焚身,看着不停的在自己的怀里扭动的玉宁,看着玉宁微张的性感的小嘴,看着玉宁面若桃花的俏脸,看着玉宁下随着剧烈的呼吸布不停的起伏的双峰,看着玉宁两条笔直的大腿,沈林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伸出一只手,准备去解玉宁的裤腰带,玉宁颤抖了一下,不由的伸出手,想阻止沈林的行动,嘴里娇喘着道:“不行的,大人,现在是白天,如果有人进来,那不是羞死人了。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

    沈林一边强硬的将手伸向玉宁的裤腰带,一边舔着玉宁的耳垂,在玉宁的耳边喘息着道:“不会的,我都吩咐过了,谁也不会来打扰我们的。:听了沈林的话,玉宁的心中叹息了一声,再加上,自己也是被沈林挑逗得欲罢不能,不由的将阻止沈林的手放了下来,沈林见玉宁放弃了抵抗,不由的心中一喜,手就摸上了玉宁的裤腰带,眼看着,玉宁的裤子就要裤沈林脱了下来,露出玉宁两腿之间的无边的春色。就在这紧要关头,一阵急剧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正在欲火焚身的两人都吓了一大跳,玉宁连忙从沈林的身上跳了下来,手忙脚乱的抚着秀发,整理着被沈林弄得凌乱的衣服,一边娇嗔的瞅了沈林一眼,嘴里轻声和道:“大人,你不是说不会有人来吗,这又是什么。”

    沈林一来在玉宁面前夸下了海口,说是绝对不会有人进来,二来,自己正在兴头上,被人打断了自己的好事,不由的恼羞成怒,一把拉开门,也不管开门的是谁,一脚就蹬了过去,只听一人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沈林一看,却发现来敲门的正是那自己派去砍二虎的手的那名军士,可是现在,这名军士,已经全身是血,一脸的苦相,看着自己。

    看到这名军士的样子,沈林不由的吃了一惊,怒喝道:“怎么了,看你这样子,难道连一个普通的山村村夫也对付不了吗。”这时,玉宁也跟着沈林走了出来,看到那名军士的样子,也是不由的吃了一惊,可是玉宁想到今早就是这名军士帮自己痛打了二虎一顿,虽然说不上是报了仇,但也大大的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口恶气,相到这里,悄悄的拉了沈林的衣袖一下,沈林本来瞪着那名军士正要发火,感觉到玉宁在背后拉他,不由的一愣,转过头看了玉宁一眼,玉宁妩媚的一笑,道:“大人,你先听听他产什么再说吗。”沈林见了玉宁的样子,心中的火气消了一大半,狠狠的盯了那名军士一眼,道:“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看。”

    那名军士便说起了自己的出门后来到村子里的情况,原来,那名士后来到二虎家里,本来是奉了沈林的翕令,要砍下二虎一只手的,可是一看,二虎家的门前围了好多的人,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那名军士鱼肉乡里惯了的,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分开众人,进了二虎的房间,。一进屋,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人,正在那里哼哼叽叽的,床边还站着两人,二虎看到军士来了,吓得混身一抖,道:“大哥,小弟,就是他,就是他打了我,还把玉宁给抢走了的。”大虎和小虎听了二虎的话,不由的愤怒的盯着那军士,那军士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认为这山村之地,不会有人敢把自己怎么样的,大步的走到了床前,大喝一声,道:“二虎,你昨天是用哪只手打的玉宁小娘子,千总大人有命,让我将他砍了下来,带回去。”

    听了军士的话,二虎吓了全国身都缩到了被子里,军士看二虎不说话,也不客气,一把宣开了被子,抓住二虎的一只手,拨出腰刀,一刀就砍了下去。

    眼看着二虎的手臂就要不保,但就在这时,军士只觉得腰眼一痛,举刀的手也不由的放了下来,转过身来一看,却是大虎看到兄弟手臂就要不保,情急之下,打了那军士一拳,从刀下救回了兄弟的一只手臂,那军士看到有人敢打自己,不由的心头火起,大喝道:“你敢打我,不要命了吗。”说完,一拳打向大虎,大虎大喝、一声,道:“乡亲们,这帮官兵欺人太甚了,我们和他拼了。”大虎也是个粗中有细之人,知道自己一人不是那军士的对手,大虎知道众怒难犯的道理,趁着乡村里的人还在为昨天军营来征粮的事愤愤不平时,才喊出了这么一句,要是他喊的是救救我们兄弟三个,那么在场的人多半会因为惧怕官兵的威势,十有八九不会出手相救。

    在场的众人本就看不惯那军士骄横的样子,,只是因为怕得罪了官兵,大家都是在那里敢怒不敢言,一听到大虎的喊声,也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大家一轰而上,将那军士打了个半死,可是因为大家心中还是害怕官府,所以始终没有敢下杀手,那军士因此才捡得了一条性命。

    听了那军士的诉说,沈林不由的脸色一寒,冷声道:“高成功,你可知道,办事不力,自损威风,可是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那军士,也就是高成功,一听沈林冷冷的话语,不由的心中一寒,连忙磕头道:“大人,念在我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高成功知道,办事不力,自损威风的,在军营中,可是要打二十军棍的,自己刚刚才受了伤,这二十军棍怎么受得了,想到这里,高成功的冷汗都下来了。

    玉宁在一边看着不忍,轻轻的拉了高沈林一下,在沈林的耳边轻轻的道:“大人,我看他也是没有防备,一个人和那么多的人对阵,还能逃得命来,足见这高成功是条汉子,我看,不如这一次你就饶了他吧。”沈林霍的转过头来,瞪了玉宁一眼,道:“妇道人家,军中之事,你插什么嘴。”玉宁没有想到沈林说变脸就变脸,吓得眼圈一红,就像是要落下泪来。沈林看到玉宁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不由的一软,道:“罢了罢了,念在你和我初识,不懂我的规矩,这一次就算了吧,不过你记住,我沈林虽然好色,但是绝不充许有妇人坏了我的军中规矩,影响了我的前途。”说完,看到高成功还跪在那里,便道:“高成功,今天就看在玉宁的面子上,我就饶你一次,你还不快下去召集人马,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我太岁头上动土。”高成功没有想到,就凭着玉宁的一句话,就救下了自己的一条命,不由的感激的看了玉宁一眼,应了一声是,爬了起来,又对着玉宁施了一礼,才匆匆召集人马去了。

    玉宁本以为沈林只是个色中饿鬼,肯定没有什么本事,能混到今天这一步,也肯定是凭着关系,而不是有什么真材实学,可是今天看到沈林对下属极为严格,很有一点男人的气慨,不由的我看了沈林两眼,发现沈林的身影,在自己的眼中,竟渐渐的高大了起来。

    沈林看了玉宁一眼,走向前来,握住了玉宁的一双手,道:“对不起,我本是想凭着自己的本事来保卫你们的,可是下面的人不争气,给我丢了脸,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对你凶了一点,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玉宁听了沈林的话,突然展颜一笑,道:“你刚刚好威风呀,就那么哼了几声,那高成功就不敢说话了,你的心意我知道,虽然我是个妇道人家,但是我也知道令行禁止的道,今天你给我面子,放过了高成功,我已经很感谢了,是我不懂事,差点怀了你的规矩,请你不要见怪,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沈林听了玉宁善解人意的话,不由的宽慰的一笑,拉着玉宁的手,道:“你跟我去把,今天不把这帮山村村夫打个落花流水,他们还不知道我沈林的历害呢。”玉宁想起自从娘亲死了后,村里的人没有一个对她是真心好过的,不是对她冷嘲热讽,就是对她不怀好意,想到这里,玉宁抬起头,坚决的道:“大人,我跟你去,看看这帮人怎么在你手下发抖的,我受他们的欺负已经很久了,看了,也好解一解我心中的一口恶气。”沈林听到玉宁这么说,不由的高兴的道:“我本来以为,你听到我要去找他们的麻烦,会不高兴呢,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受过他们的欺负,好,今天就新账老帐一起算。”说话间,高成功已经把人马集合了起来,五拾多人在一起,到也是声势较大,玉宁和沈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玉宁左看右看,脸上露出了玩皮而兴奋的神色。

    一路无话,转眼间,五拾多人来到了二虎的屋外,那群村夫还末散去,可能是意识到了高成功回去后肯定会带人来找麻烦,一个个手中都握着农具,眼中都露出紧张的神色,而站在那帮农夫最前面的,却正是邓家的大虎和三虎。

    高成看到那群农夫站在了一起,脸上泛起了一丝不肖的冷笑,待到走近了以后,手一挥,队伍立刻停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的响动。高成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邓家两兄弟的面前,大声道:“你们当中,有住打了我的士兵,有种的就站出来,说不定,大爷我念在你们的勇气的份上,还会放你们一马。”那群人紧紧的握着农具,紧张的盯着沈林,却没有一个人说话。看到众人的样子,沈林又大声的道:“我数到三,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的话,我可就要动手抓人了。”

    人群中突然有一个声音道:“你们身为士兵,本来是要保护我们的,可是,你们一来,就李征粮,还抢走了我们村里的媳妇,你们这种行为,和土匪又有什么区别,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不然的话,我和你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