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68章 只要你抓住了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看到玉宁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沈林觉得有点情不自禁起来,一低头,就在玉宁柔若无骨的小手上亲了一下,道:“怎么不值得,这双小手,是我见过的世上最美的小手,我愿意一辈子就这样抓着他,让他装进我的心里,以后,只要想起这双手,别人女人对我来说,都如粪士一般了。Wwω。ЬáΠzんμ○○①。cΟm”

    玉宁虽然存心勾引沈林,但是听得沈林赞美自己的手,毕竟是女人情怀,心中也不由的暗暗的高兴起来,看着沈林,道:“大人,你喜欢的话,就这样抓着把,可是,我男人可能要回来了。”沈林听了玉宁的话,把腰一挺,道:“怕什么,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在这里说说话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说完,在玉宁的香肩上拍了拍,有意识的把那只手放在了玉宁的香肩之上,玉宁感觉到了沈林的意图,却也不以为意,反面将脸在那沈林放在自己香肩上的手磨擦了两下,娇声道:“大人不怕,是因为我男人对大人没有办法而已,可是大人走后,我可就要受苦了。”说完,眼睛一红,就像是要流下泪来。

    沈林看到眼前的可人儿一副垂眼欲滴的样子,心中一热,冲口道:“他敢,看我收拾不了他。”而玉宁,要的,正是沈林的这句话,听了沈林这样说道,心中一喜,身体也软软的靠在了沈林的身上,嘴里温柔的道:“那就全凭大人给小妇人做主了。”

    沈林感觉到玉宁香软的身子,有半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的心中一乐,从玉宁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少妇的体香,让沈林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一只手,不由的在玉宁的上拍了一下,道:“小娘子,不要怕,有我在,你不会受委曲的。”玉宁在沈林的怀里扭动了一体,伸出手来,在沈林的鼻子上捏了一下,妩媚的道:“你坏死了,怎么能去拍人家那里呢,那里只有我男人才可以动的。”

    沈林被玉宁不停的在怀里扭动的身体和说出的充满媚惑的话语逗得全身发热,不由的又伸手在玉宁的上抓了一把,道:“怕什么,本大人为了保卫你们的发全,舍家不顾,来到这鬼地方,按照道理来说,你们应该把什么都奉献给本大人才是的,今天本大人只是在你那里拍了一下,又能怎么样,还要捏一捏他呢。”说完,沈林又伸出一双色手,想要去捏玉宁的。

    玉宁娇笑一声,一晃身躲开林了沈林的手,向后退了两步,诱惑的对沈林道:“就不让你抓,有本事,你来抓我呀,只要你抓住了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听了玉宁挑逗的话,沈林眼前一亮,拨腿就开始在这小屋里追起了玉宁。

    沈林必竟是练过武功的人,而且,玉宁也只是想逗一逗沈林,因此,玉宁没跑几步,就被沈林抓住了,沈林抓住玉宁后,把玉宁的一个娇柔的身体,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再也忍不住,一张嘴,就向玉宁的脸上吻去,玉宁娇笑着,一边在沈林的怀里扭动着身体,闪躲着沈林的嘴,一边喘息着道:“不行的,不行的,我男人就要回来了,被他看见就不好了。”

    沈林看到怀里的美人儿欲拒还迎的样子,哪里还忍耐得住,一边出双手,在玉宁肥大的上抚摸着,一边在玉宁的耳边舔着玉宁的耳垂,喘息着道:“好人儿,不要害怕,有我在,没有人能害伤到你,你就放心吧。“

    玉宁一边扭劝着身体,一边挣扎着,一边喘息着道:“大人,你是不知道,我那个男人可是凶恶得很的,我怕他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对大人你不利的,小妇人无所谓,被打了就被打了,几天之后就好了,可是大人你的千金之体,可受不得一点点的伤害呀。“玉宁一边说,一边在沈林的怀里摇着头,用自己的耳朵在沈林的嘴边不停的磨擦着,玉宁的秀发的香味,淡淡的冲入到沈林的鼻中,让沈林几乎不能自己,沈林一边回大了对玉宁的肥大的的揉捏力度,一边在玉宁的秀发上亲吻阗,在玉宁的耳边喘息着道:”好人儿,不要怕,我会为你做主的,你就让我抚摸抚摸你吧,你让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沈林一边说着,一边在玉宁的上揉捏着,沈林人觉得玉宁的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富有弹性,让自己是那么的爱不释手。

    沈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门咣的一声,被推开了,二虎铁青着脸走了进来,正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沈林连忙正了正衣服,打量了一下超大型虎,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而玉宁则连忙将自己已经散乱的头发抚好,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当家的,你回来了。”二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走进屋里,拿来起玉宁倒给沈林的水,一口喝了下去,转身冷冷的看着沈林,道:“大人,我们的屋子太小,你呆在这里有点委曲,请回吧。”看到二虎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样子,沈林的鼻中不由的发出一声冷哼,一摔袖子就要出门,可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对玉宁道:“小娘子,这次来本是要来征粮的,可是我看你们家里太穷,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我看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你就到军营中,帮着做做饭,洗洗衣服什么的,就当成是给我们纳粮了吧。”说完,也不等玉宁回答,一昴头,走了出去。

    二虎本是在地里干活的,可是村里的人跑来告诉他,一个军官进了他家,而且还把门给关上了,让他赶紧的回去看一看,二虎一听,哪里还有心思干活,扔下东西就跑回了家,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屋里玉宁和沈林调笑的声音,二虎哪里还忍耐得住,可是二虎也害怕当官的威严,在推开门后,看到搂着玉宽的是个军官,不由的也是心里发虚,只是冷哼了一声,把沈林赶走了,看到沈林走后,二虎一转身,狠狠的盯着玉宁,看到玉宁脸上的红潮还末褪去,而身上的衣衫也是凌乱不堪,有的地方还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不由的恶从胆边生,一反手,只听啪的一声,玉宁娇嫩的脸上顿时起了五个鲜红的手印。

    玉宁被二虎打了一巴掌后,冷冷的看着二虎,一转身,走出了屋子,干起活来,而二虎被玉宁冷冷的眼神一看,竟是心中一寒,第二掌就打不出来,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玉宁走出了门。

    第二天一早,二虎还没出息起床,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二虎心中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的起来开门,门一打开,人影都还没有看清,上腹上就挨了一拳,一个人大声的喝道:“你***,怎么这么慢呀,老子都敲了半天的门了,你才来给老子开门,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一拳,让二虎痛彻心扉,半天也没有缓过劲来,二虎嘴里怒吼一声,就要上前和来人拼命,可是当二虎看清了打他的是一位士兵后,身上的火气全消,但是却也是狠狠的一双眼睛,盯着那打人的军士。那军士看到二虎在挨了打以后,还敢瞪自己,不由的又是一摔手,一记耳光打在二虎的脸上,直把二虎打得眼冒金星,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二虎哪里受得了这个呀,再也忍耐不住的一声怒吼,和身扑了上去,那军士看清二虎的来势,一个闪身,躲过了二虎的一扑,一拳击出,正好打在了二虎的腰眼之上,二虎只觉得腰上一痛,几乎喘不过气来,不由的扶着腰。慢慢的蹲了下去。

    那军士看到二虎的样子,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又是一脚,踢在了二虎的下巴上,二虎不及防备,只觉得下巴一痛,仰头就向后倒去,在倒下的同时,一个牙齿飞了出来,原来,那军士这一脚,竟将二虎的牙齿踢掉了一颗。

    这一下,二虎只能是躺在地上喘粗气的份了,可是那军士好像还是不过瘾,又在二虎的身体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嘴里道:“还敢还手,不是看在你娘子的份上,今天就要打死你。”

    玉宁在内屋听到外面的响动,连忙穿起衣服走了出来,看到屋中的情形,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是那沈林昨天被二虎赶出门后,觉得失了面子,在玉宁的面前丢了脸,今天,特意派了一个人来,找超大型虎的麻烦,想到这里,玉宁的心中快意大起,看到正因为痛疼而在地上乱滚的二虎,眼中露出一阵报复的快意。那军干看到了玉宁只觉得眼前一亮,知道这是他们千总看上的人,连忙一弯腰,对玉宁施了一礼,道:“小娘子,今日是你到军营中干活的日子,千总大人叫我过来,接你过去,千总大人说了,要是有人敢阻挡的话,先打他个半死再说。”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二虎一眼。

    玉宁点点头,还了一礼,道:“小妇人怎敢有劳军爷的大驾,真是不敢当,麻烦军爷了,请军爷等一会儿,我收拾一下,就跟你去军营。”那军士拦住了玉宁,微微一笑道:“小娘子不需要要收拾什么,昨天我们千总大人回去后,已经派人到镇上去将小娘子的日用物口都买了回来。”

    玉宁一听,没有想到那沈林、还挺细心,不由的对那军士一笑,就要跟着那军士走。可是就在这时,玉宁只觉得脚下一紧,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二虎拉住了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