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67章 上来呀,有本事的话,就来满足我呀
    玉宁现在,身体上已经是三条火热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内了,玉宁不由的鼻中发出了阵阵荡人心魂的哼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疯狂的扭动起来,在巨大的快感的侵袭之下,玉宁都不知道身在何处,心中只希望,三人用的劲更大一些,一齐用力,将自己送上快乐的顶端。www。banzhu001。com

    大虎本来就是第一次玩弄女人,看到了玉宁荡的样子,哪里还忍受得住,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让大虎第二次射出了体内生命的精华,大虎将自己渐渐疲软的抽出了玉宁的,玉宁只觉得一阵的空虚,不由的睁开了眼睛,瞪着大虎,表示着心中的不满。

    小虎见状,也顾不了那么多,将发硬的从玉宁的嘴里抽了出来,走到玉宁的两腿之间,一挺身,将自己火热的,了玉宁的身体,玉宁再一次感觉到了充实,不由的道:“来呀,来呀,你们这帮臭男人,上来呀,有本事的话,就来满足我呀。”可是话音末落,玉宁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巴里又赛入了一个火热而硬硬的东西,原来,是二虎看见小虎将从玉宁的嘴里抽了出来,二虎趁着这个空挡,将自己的抽入了玉宁的嘴巴,在里面了起来。而大虎,在一旁休息了一会儿后,觉得身上对女人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竟又走到了玉宁的身边,一只手伸到了玉宁两腿之间的微微隆起上,抚摸了起来,而,也开始在玉宁高耸的双峰上再次的磨擦了起来。

    邓家三兄弟,就这样,一个,由另一个补上,三人来回的对玉宁的身体进行着攻击,也不知三人的身体是什么做的,一直把玉宁折腾到了天色微明,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玉宁,而此时的玉宁,已经是肿涨不堪,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大虎把玉宁背回了家里。

    而玉宁经过三人一夜的折腾,三天下不了床,但是奇怪的是,自从那一夜后,二虎对玉宁突然间好了起来,在玉宁宁卧床的那几日,无微不至的关心着玉宁,可是玉宁经地那一晚的事,知道了二虎兄弟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心中已经对他们恨了个半死,但是玉宁也知道,自己心中想让三人死无毙身之地的想法一旦被他们知道了,恐怕自己就先要死无毙身之地了,因此,在表面上,还是一如往常,对二虎不冷不热的。

    三天后,邓家三兄弟的本性土又暴露了出来,在玉宁刚刚下床的那个晚上,就又把玉宁拖到了山间的那座破屋,又一次的了玉宁,玉宁面对着三兄弟,身体已经麻木了,可是,为了生存,还是不得不与三兄弟虚与蛇委,但是玉宁也在暗中找着机会,一举将三兄弟杀死。

    在经过了一阵漫长而痛苦的等待后,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村子里突然来了一队士兵,大约有五拾来人,这队士兵要在这里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山林侦察训练,为的是什么,玉宁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玉宁知道,这帮人,也许是可以帮自己收拾邓家三兄弟的人,于是,心中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想个办法接近这队士兵的头目,也就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士兵们都叫他做什么沈千总。

    可是,还没等玉宁将接近沈千总的主意想好,沈千总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帮来,这五拾多人的衣食住宿,都要靠村里的人出钱,山村本就是个穷地方,而村民们也经常是食不裹腹,哪里来的钱去给这队如狼似虎的士兵,于是,沈千总一怒之下,便亲自带队,挨家挨户的搜查,想将村民家中的东西统统的收归自己所有,一时间,把个原本宁静的小山村,弄得是鸡飞狗跳。

    搜到玉宁家的时候,正好二虎下地干活还没有回来,沈千总一进屋,看到屋中一个妇人,虽然穿的是粗衣烂布,但却掩饰不住国色天香,沈千总本是个色中饿鬼,在城里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要到妓院去一趟,发泄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是受命到了这里后,就没有了机会了,沈千总想着,山村妇人,能有多少的姿色,心中经常的暗骂那派他到这里来的总兵,可是军令难为,为了保住饭碗,沈千总也只能是将自己心头的欲火压在心里,可是今天,却让他看到了玉宁,玉宁的姿色,让这沈千总心中不由的一荡,打量了一下玉宁的房间后,对身后跟着的干兵道:“看这家穷的,肯定没有什么东西,你们到别处去搜一搜吧,别耽搁了时间,搜了半天,我也有点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喝点水。”那些跟在沈千总身边的士兵,当然知道沈千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了玉宁一眼,脸上浮现了不怀好意的笑容,转身走了出去,一个乖巧的士后出门时,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沈千总看到其他的士兵都退了出去,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玉宁,玉宁被沈千总色迷迷的眼睛看得心中有些发毛,但想到自己的曲辱能不能洗清,就要着落在这个人的身上,也不由的把心一横,盈盈的走到了沈千总的身边,道:“大人,我给你倒杯茶好吧。”说完,还向着沈千总一笑。

    沈千总听到玉宁清脆的声音,心中一荡,抬起头来,色迷迷的看了玉宁一眼,点了点头。

    玉宁转过身,就去给沈千总倒茶去了。由于玉宁的家里穷。玉宁穿的只是最为普通的麻布衣服,可是,因为家里太穷的缘故,玉宁身上的麻布衣服又和别的村妇所穿的不一样,原来,玉宁为了节省,将自己家的麻布纺得薄薄的,而且,为了节省布料,衣服也是贴身做的,所以,玉宁身上的衣服,向来都是紧紧的小小的,所以,玉宁一转身的时候,那肥大的,却被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就呈现在了沈千总的眼前,沈千总看到玉宁衣服包裹下的肥大的,在走路的时候,还一晃一晃的,充分的显示着玉宁的弹性和丰满,而且,沈千总看到,在紧紧的衣服的包裹之下,玉宁的是那么的浑圆挺翘,仿佛不廿衣服的束缚,想要挣脱出来似的。

    沈千总看着玉宁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晃动的,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心中暗道:“我沈林一生也玩弄过不少女人,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动人姿色的美女,就光是这个,就可以让人玩弄三天三夜而不会让人感觉到厌倦,天见尤怜,我沈林终于可以不再忍受这独身之苦了。”

    在沈林心中,一个山林村妇,就算是长得再美,也肯定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自己只要稍稍的使出一点手段,那么玉宁还不是手到擒来,沈林没有想到,玉宁的身上曾经的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使得玉宁一心想要报复,就算沈林不使什么手段,玉宁也会想个办法,将沈林勾搭上手,好让沈林给自己报仇。

    沈林的眼睛,一直随着玉宁丰满而浑圆的,不停的游走着,从眼中闪出的色迷迷的光芒,好像恨不得马上就把玉宁的裤子脱了下来,好将玉宁的抓在手里,好好的玩弄,玉宁转过身来,看到沈林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宽,对自己的复仇计划又有了几分的信心,玉宁拿着一杯茶,走到了沈林的面前,弯下腰,将水放在了沈林面前的桌子上。

    而玉宁这一弯腰,胸前那在紧紧的上衣包裹之下的高耸面坚挺的双峰,几乎是凑到了沈林的面明,把个沈林看得是两眼发直,仿佛闻到了从玉宁的双峰之间散发出的阵阵乳香味。

    那沈林本是色中饿鬼,看到眼前的这香艳的情景,哪里还忍耐得住,伸出一只魔抓,向着玉宁高耸的双峰抓了过去,嘴里道:“上娘子,你胸前怎么有点脏东西,让本大人为你拿下来。”

    玉宁轻轻的一扭身,嘴里淡淡的道:“山村村妇,整日里忙这忙那的,身上有点脏东西,那也是很很的,不敢有劳大人,我自己来就是了。”玉宁虽然扭过身子,躲开了沈林控、探过来的魔抓,但是却有意无意的,装做慢了半拍的样子,还是让沈林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的拂过,沈林只见得入手处,一片弹性和温暖,让沈林有点魂不守舍,一时间竟望了说话。

    玉宁看到沈林呆若木鸡的样子,心中暗骂了一声臭男人,可是脸上却泛起了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拿起了桌上的水杯,对沈林道:“大人,请喝水。”沈林回过神来,看到玉宁春笋般的手指就在自己的眼前,不由的眼睛一亮,伸出手来,连水杯和玉宁的手,一起抓在了手中,沈林只觉得玉宁的小手柔若无骨,抓在手里让人心神一荡,不由的将水杯放在了桌子上,而一只手,却紧紧的抓住了玉宁的小手,玉宁微微的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妩媚的看着沈林。沈林抓起玉宁的小手,将玉林的手拉到自己的鼻子前,深深的闻了一下,闭上眼睛道:“好香”看样子,是陶醉了。玉宁娇笑一声,伸出另一只手,在沈林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眼中像是要滴出密来一样的看着沈林,道:“大人,一双臭手,有什么值得大人挂念的,看你的样子,真可爱。”